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4章
    就在稍早些时间,西海某处,一把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黑色物体,悬浮于十万丈高空之上。

    而就在距离这黑色物体附近,有一艘神相宗制式的攻山舰队,同样在高空悬浮。不过高度只有三万丈,距离空中那不知名的黑色物体,也远达一千七百多里。

    此刻在船内,时刻都有灵修,在以专用的法器,窥看着这黑色物体的动静。

    而今日的陆九机,更是亲力为之。在用灵术眺望之余,他的眼中,也微现贪婪之色。

    他知道自家那位祖师,是没可能使用其他神宝的。功法特性不能契合,无益有害。

    所以这件神宝器胚,如果落入到神相宗之手,那么执掌此物之人,很可能就是从他们这三位圣灵之中选择。

    “从昨天开始就这样,还是没什么动静,看来这东西,它应该是彻底失去了对上官玄昊的感应”

    旁边一位紫衣神师神色肃然禀报着,不过他的语声未落,就被陆九机打断:“现在能不能更靠近一点?”

    “更靠近?”

    那位紫衣神师稍有些犹豫:“可一千七百里,是之前测试的极限距离。我们现在,对这艘船上的法阵改造,还没彻底完成。如果更靠近,很可能会让它惊觉的。师叔这,可是决心已定?”

    陆九机闻言,不禁眉头微皱,随后就眼含警惕的,看向了东北面方向,还有自己的左侧不远处。

    在那东北处,距离这里大约三千里的云空。也正有三头巨兽,在云层之中沉浮不定。

    那是出自西海大日皇朝,与北海皇朝的云兽。只大日皇朝一家,就有着两头,且无一例外,都有天域魔主坐镇。

    这让陆九机,深感压力。西海大日皇朝是诛天神魔元沧海,虽然不是问非天的对手,可元沧海麾下的天域魔主,却数量众多,总数接近三十位。

    而除此之外,那位还有北海皇朝十余位天域作为奥援。

    一旦为争夺这件神宝器胚而起争斗,他陆九机多半会陷入苦战。

    除此之外,还有左面,那是神教的船只。因原本的观澜神使,在北海海眼战后失踪,如今这艘船上坐镇的,乃是另一位辉煌神使。

    可是陆九机,并没法将这家,当成自己真正的盟友,那同样是他的压力之源,必须加以防备不可,

    在以前他们两家间就不太和谐,虽有合作,却也互相拆台。神相宗在北海地域,对神教极力打压;而神教也同样尽一切可能,削弱神相宗的力量。

    尤其是在经历神天上师洞府与海眼这两战之后,两家更难维持信任。

    是否要现在冒险动手?

    陆九机凝思片刻,最后他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压制住了胸中的浮躁之意。

    现在就出手争夺,他并无半点把握。对那神物的‘习性’,他还未能完全了解,更不知这神宝器胚具有的所有能力。

    一旦失败,很可能会导致这东西更深程度的警惕与防备。那个时候,他们只怕再不能,接近到现在这个距离。而一旦那神宝器胚对他们的应激防备,超过三千里距离,那么他陆九机就将有彻底失去此物的可能。

    除此之外,他现在也绝不可贸然打破,现在的默契

    而此时就在左面五百里的另一艘攻山舰中,辉煌神使也同样在眺望那件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黑色事物。偶尔也会以视角余光,扫望着不远处的神相宗船只。

    “弟子还是不明白,为何神教对此物,如此的重视。即便真是一件十八级的神宝器胚,真是那件将问非天与元沧海打伤的东西,要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

    出言之人,音质清朗,正是那位天寒神子。而此刻这位,正如其言,脸上满含疑惑之意。

    神宝不是不好,可问题是神教之内,修习的都是神力,并没有合适的人选执掌此物。

    可即便如此,神宝还是有着足够价值的,更何况是一件十八级的神宝器胚。

    然则教内,本就事物繁忙,人手捉襟见肘。如今因海眼之败,以及观澜神使的失踪,更加重了人手的压力。

    可在此刻,神教却在这个时候,将辉煌神使调遣过来,并且齐聚了四位的神子神女供前者调遣。而目标只是为盯视,半空中那件似刀非刀,似剑非剑的小东西。

    “是十九级!以吾之所见,此物如能好生打磨祭炼,晋升十九级轻而易举。”

    辉煌神使说到此处,却又回过了头,看着身后方以天寒神子为首的四人。随后也果不意外的,看见其余三人脸上的不解之意。

    辉煌神使不禁微叹:“你们也是这般想的。”

    “确实很不解,对于我神教而言,只要不令此物落入上官玄昊与其他人手中就可,似无必要费如此心力。”

    出言之人,立于天寒神子的身侧,也是一位玉树临风般的男子:“神使所为,实在让人不解,且偏偏是在这个时候。”

    就在不久之前,陆续有灵师往他们神教的总坛方向探索。且其中多都实力不俗,便是天域也有数人之多。

    据说这与荒原中导致司空绝与薛智陨落的那场大战有关,有人布局,借助上官彦雪,炮制了一个虚假的‘起源之地’的地址。

    虽说最后因神教及时反应引导,使绝大多数人,怀疑上官彦雪的死亡真相。可也仍有不少人,在以试探的心态探索,为神教带来极大的麻烦,

    而很可笑的是,在背后算计上官彦雪的,正是神教本身。

    “召集尔等之令,不是传自于本座。”

    辉煌神使稍一迟疑,还是决定说出真相:“那是神主大人的旨意,只因教中的织命师有了新的预言”

    说道这里,辉煌神使目光略显狐疑的看着前方:“说是他在梦中看到,三十年后身拥此刀的某个身影,一刀斩破了天穹。”

    “斩破天穹?竟有此事?”

    天寒神子吃了一惊,眼中也同样满是怀疑:“神使所说的,可是我们头顶上的这块?”

    那可是自蛮荒以来,历代神域都无能为力的事情。

    “还能是哪个?”

    这次辉煌神使才说出几个字,他就忽的双眼一缩,望见了远处云空,那黑色事物忽然闪动,消失在原地。

    “动了!是北方,这个东西,正在往北方挪移!”

    “二千三百里,三千四百里,五千六百里,九千五百~它停下来,是距离我们现在,大约在一万三千里的所在。”

    此时这艘攻山舰之上,完全不用辉煌神使的吩咐,船上的诸多神师,就已全力催发着这艘庞大云船,往北方全速飞行。

    而在中枢室内,众人则是议论纷纷。

    “跃动的原因,是否弄明了?是不是有人接近!”

    “决然没有!当是另有缘故。”

    “此物拥有与天元霸体类似的力量,却又更胜一筹!”

    “移动的原因不明,不过它之所以停下,应当是后继乏力”

    “好家伙!只是一瞬,就挪移一万三千里!这可算是当世遁速第一了吧?”

    而辉煌神使一边听着众人议论一边陷入深思,也在猜测,到底是什么缘故,导致这件神宝器胚的移动。

    此刻另一艘船上的陆九机,也同样眼神疑惑。

    这是感应到了上官玄昊的方位了么?可又是什么原因?

    可话说回来,上官玄昊现在在北方?据他所知,上官玄昊不久之前还在北海,捣毁了神教的一处小教坛,这难道又是障眼法?

    ※※※※

    雷照是在篆星楼中,得知张信在月潭之外遇袭的消息。

    在惊闻此事之后,他立时面色铁青,第一时间就直往月潭方向遁飞而去。可此刻他的心内,却是沉冷如冰。知道对方既然在那个地方动手了,那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绝不可能给他们救援的机会。

    仅仅只用了四十个呼吸,雷照就来到了月峰之下。可他还未靠近,就听那个方向传来了一声惊呼,随后几十股浩大的刀芒,从月潭之内溢散而出,直冲霄际,随后则是一阵噪杂的惊呼声,在月潭周围此起彼伏。

    雷照见状,不仅微一愣神,不解那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灵感能力虽然不错,可似月潭这样的渡灵之渊,哪怕是专业的灵感师,也难以查探里面的究竟。

    也在此刻,他听得月潭之上,又响起了一句‘都给我住手’的怒叱声。

    “月明月?”

    雷照剑眉微扬,认出那人,正是出身青天月氏的一位顶级神师,法力强悍,二十年前曾有机会入选天柱。

    他的脸色顿时更为阴冷,浑身血气爆发,不惜以自伤之法,加速前行。

    可就在一瞬之后,他又愕然望见,那月明月忽然也口吐鲜血,浑身上下则毫无预兆的,蓦然爆出无数的伤口。

    此时雷照已赶至到月潭之侧,当即就眉头紧凝着,往张信看去。

    就他目视的结果,这位应是完好无损的状态,可能之前受了点伤,如今却已恢复了过来。元气旺盛,生机勃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