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269章交流会开始
    “不愧是剑魂!”

    剑无双嘴角笑着,“当初覆灭剑祖一脉的那方级势力,对剑侯府的诸多普通弟子毫不在意,可一旦出现觉醒了剑魂的天才,便会立即出手将其灭杀。”

    “剑魂,的确非同凡响。”

    剑魂,不仅让他感悟剑意剑意的度比常人要快的多,感悟本源的度同样也是如此。

    这也难怪,当初出手抓他母亲的那名神秘男子,会施展莫大手段将剑南天的剑魂夺去了。

    “本源感悟达到势这一层次,我的实力倒是又提升了不少。”剑无双正在想着,忽然抬头看到了一道身影降落在院落之内。

    “剑客小友。”凌寒连上带着笑容。

    “凌寒长老,都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剑无双看了过去。

    他刚刚在演练剑术时,便隐隐察觉周边有人存在,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剑客小友不是想要我大罗天宗的剑域吗?老夫特意送过来了。”凌寒说着便从乾坤戒中拿出一门秘籍来,递给剑无双。

    “剑域?”剑无双目光一亮,旋即却笑道:“我还以为大罗天宗是想事成之后,再将这剑域交给我的呢。”

    凌寒哈哈一笑,可心底却有些尴尬。

    之前他们的打算的确是想等事成之后,剑无双真的将那陈枫给斩杀了,再将剑域交给他的,但刚刚他们在外边看到剑无双对本源的感悟,才临时改变的主意。

    “剑客小友,还有三天时间,这门剑诀你可以好生钻研一会,对你说不定也有不少的帮助,老夫今日就不打搅了,告辞。”凌寒说完后,便直接离开了。

    而剑无双则立即开始翻看起这门秘籍来。

    一个时辰后,剑无双方才将这门秘籍合上。

    “剑域,的确不错。”剑无双微微笑着。

    剑域,的确是一门颇为独特的剑诀,它是驱动剑意形成一个小范围的剑意领域,在领域当中剑意不断冲击阻碍对方,虽然很难真正做到杀敌制胜,可却能够给对方极大的影响。

    像当初剑无双陷入君怡的剑意领域当中,便如同深陷泥潭一般,行动上都变得艰难几分。

    且剑域一共有三式,剑如雾、剑如潮、剑如海!

    而君怡施展的剑如雾,只是剑域的第一式,而且这一式领悟起来,并不难。

    可第二式剑如潮跟第三式剑如海,那就不简单了,在大罗天宗内曾经也有不少人修习过这门剑诀的,可大部分都只能达到剑如雾这一层次,达到剑如潮的都少之又少,至于剑如海……大罗天宗还从未有人将剑域钻研到那种地步。

    “这大罗天宗之所以会在今晚就将这剑域交给我,怕是想让我在这三天内,将剑如雾这一招掌握,等三天后跟那陈枫交手时,把握也更大些。”剑无双嗤笑着。

    他也猜到大罗天宗的人,对他的实力存在质疑,可他不在乎。

    他要做的,只是在三天后,诛杀陈枫而已,事情一了,他便会离开,至于这大罗天宗的人如何看他,他根本就不在意。

    ……

    三天时间很快便过去了。

    整个北域那些古老宗门每年都会举办一次的弟子交流会,开始了。

    清晨,天蒙蒙亮,大罗天宗年轻一辈的几名天才弟子,以及剑无双,在凌寒的引领下,来到了一片巨大的演武场上。

    此刻这演武场上已经人山人海,汇聚着大量强者。

    大罗天宗的几名天才在演武场最上方的座椅上坐下,而凌寒则是暂时离开。

    剑无双也在靠近后排的座椅上座下,微闭着眼睛,在他周边那几名大罗天宗的天才弟子,包括君怡都时不时看着他,面色有些古怪。

    “叶瑟师兄,这人是谁啊,他也是我大罗天宗的弟子?可为何我之前不曾见过?”一名弟子忍不住询问。

    “闭嘴,别多问。”叶瑟呵斥了一句,并未回答。

    大罗太宗一直在筹划的那件事,只有最高层的那些长老们知晓,而他作为年轻一辈弟子当中的第一人,且还是大罗天宗年轻一辈中,唯一一个有资格跟陈枫抗衡的天才,也有幸知晓此事,清楚剑无双的身份。

    可其他的那些天才,包括君怡,对这件事都一无所知的。

    就在这时,一行十数人从虚空缓缓落在演武场上,这些人一出现立即便吸引了整个演武场上各方宗门强者的目光。

    这十数人,来自大荒剑宗!

    大荒剑宗近些年来虽然没落了很多,但在这北域,却依旧还是霸主,也依旧还是八大顶尖宗门之一,大罗天宗虽然实力上已经足以跟大荒剑宗抗衡了,可在名气风头上,始终还是要逊色大荒剑宗几分。

    也正是因为如此,大罗天宗才会一直渴望将大荒剑宗取而代之。

    这十数人里边,为的一名面如满月的紫男子,他身形修长,眉宇间带着一丝高傲,当看到坐在这里的大罗天宗天才后,他嘴角微翘已经走了过来。

    “叶瑟,好久不见了啊。”这紫男子笑着,可头却微微扬起,隐隐有着一股俯瞰之意。

    “陈枫。”叶瑟抬头,看了这紫男子一眼,“是很久不见了。”

    “我们两个似乎也很久不曾见过手了,今日的交流战,你可别输的太惨了。”陈枫看似只是开玩笑的道。

    叶瑟眼瞳微微一缩,并未回答。

    陈枫也不恼怒,随后目光移开又凝固在君怡的身上,一看到君怡,陈枫脸上当即露出了惊喜之色,“君怡,我们两个也好久不见了,我听说你之前一直在外历练,在历练过程当中甚至还跟一方中型王朝生过冲突,怎么样,有没有伤到?”

    “是哪个中型王朝敢对你不敬,告诉我,我立刻带人却灭了它,给你出气!”

    “我跟那个中型王朝只是误会罢了,并没有真正生冲突,所以你的好意,我只能心领了。”君怡坐在那里,面色冰冷,显得无比冷漠。

    “是这样?”陈枫微微点头,随后却笑道:“那你以后小心点,若是遇到什么事情,直接跟我说。”

    “我若是遇到麻烦,自会有宗门的师兄或是长辈出面,就不劳你费心了。”君怡冷声道。

    听到这话,陈枫明面上依旧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可目中却有着一丝阴霾,当他转过身去后,他的面庞却变得有些扭曲起来,心底暗道:“臭婊、子,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老老实实跪在我面前的服从我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