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44章 部落的黄昏(限免一更)
    西风萧瑟,入秋的寒风,让燃烧平原上的一切显得更为干燥。

    干枯而贫瘠的大地升腾着近乎无尽的热量,热量的来源自然是平原上那几座高高隆起的活火山,包括燃烧平原西北部的黑石山在内,这些火山不停地缓缓喷吐着熔岩,炽烈的岩浆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改变着整个平原的地貌。

    坐在黑石山的黑石塔的东面高台上,大酋长奥格瑞姆有点茫然地看着远处的景色。

    说是黑石塔,实则在外面看来,这个‘塔’并不明显。

    因为整座‘塔’都是嵌在高耸的黑石山里面,十数道炽热的熔岩从山体上的熔岩喷口淌下,在视觉上制造出好多条竖线,把灰黑色的黑石山打竖分成好多部分。

    所谓的黑石塔,其实应该将之称为黑石要塞更为贴切。

    奥格瑞姆并不知道,他正坐着的平台,在将来会成为黑龙王子奈法利安的葬身之地。他只是茫然地看着高台外的景色。

    往北是同样散发着高温高热的灼热峡谷,新近跟部落达成合作协议的黑铁矮人正在峡谷里的粗糙炉具里,不分日夜为部落打造武器。

    往南是燃烧平原,超过十五万兽人战士正在黑石山下稍微平整的地方扎营。这些跨越黑暗之门,刚来到艾泽拉斯世界的兽人们并不知道联盟与红龙军团的恐怖,他们正摩拳擦掌地等候着这场荣耀之战的到来。

    而十万兽人苦工也对自己被分发到精良的武器感到兴奋,他们觉得这是一次改变自己地位的机会。

    这时候,龙喉氏族酋长祖鲁希德来了。他看了看坐在平台边缘上的奥格瑞姆,粗鲁地说道:“大酋长,新来的部落勇士们希望你去说一番话。”

    “说话?我会去的。但不是现在。”奥格瑞姆头也不回。

    “为什么?你知道我们的人都没什么耐性?毕竟他们都喝了那东西。”

    “对啊!或许我们该感谢恶魔之血,让兽人变得暴躁好战而且不必担心士气低落。”奥格瑞姆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讥讽:“对,正因为有了恶魔之血,我们兽人依然对胜利抱有绝对的信心,也可以容忍我这个糟糕的家伙继续坐在大酋长的位置上,而不是来个勇士发起玛克戈拉把我干掉。”

    祖鲁希德沉默了。

    黑石塔看出去,在下面的兽人大多是新来艾泽拉斯,脑子一根筋的家伙。他们没有体会过占尽上风却不能取胜的那种无奈。也没经过占据了大半个大陆最终却被人类一步步杀回来的那种痛苦绝望。

    曾经部落里最强的那些氏族,现在在哪里?

    黑石氏族几乎可以宣告灭族,在经了火烧艾尔文森林,暴风城焚城,外加渡海作战和洛丹伦城之战后,再加上黑手兄弟分裂出去的黑牙氏族,当年全部落最强,拥有将近三十万人、近二十万战士的黑石氏族,现在全族上下只剩下五千人不到。连一个三流氏族都不如。

    黑牙氏族在黑手兄弟带领下,先是在阿拉希高地被杜克坑了一把,接着在追杀古尔丹之后,就是稍微杀了风暴掠食者氏族大几千人,然后就消失了。谁都知道黑手兄弟是故意的。

    非常能打的战歌氏族崩了大半,残存的族人在格罗姆的带领下,躲到了提瑞斯法林地的深山老林里。

    血环氏族也崩了,基本上都赔在丹莫罗的铁炉堡面前。前期大多死在攻城战里,最近是因为执行大酋长的堡垒群战术,给红龙军团一把过全扫清了。基尔罗格*死眼手下只剩下不到一万族人。

    霜狼氏族一战前期就被古尔丹流放到了北部大陆的奥特兰克山脉,在杜隆坦被杀之后,霜狼氏族彻底和部落断绝来往。

    龙喉氏族在红龙军团的反叛下,遭到最惨烈的血洗,祖鲁希德手下剩下不到一千人。

    火刃氏族本来就是个人数稀少的氏族,当达尔*三重血刃和萨穆罗战死之后,剑圣队伍也受到了重创,部落里只剩下不到10个剑圣。

    曾经的风暴掠食者氏族和食人魔为主的暮锤氏族,这两个背叛的氏族更不用说了。鬼知道那些死剩种跑去哪里了。

    黑疤氏族……在卡什德拉克战死在格瑞姆巴托要塞,而大部分族人也被愤怒的红龙所杀之后,据闻是卡什德拉克的亲信带着下任酋长,年幼的纳兹格雷尔趁着联盟未展开反攻的时候,穿过阿拉希高地,投靠了霜狼氏族。

    碎掌氏族倒还好,卡加斯*刃拳这个战斗狂人昨天还向大酋长请战……

    然而,只要有点脑子的兽人都知道,部落要输了。

    奥格瑞姆无意刁难自己的副手。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我在思考这场即将失败的战争的意义。”

    “意义?”

    “对!”奥格瑞姆抬头望向北方的天空。

    人类口中的黑暗之门元年,那是整个部落最为波澜壮阔,最为光辉的一年。部落的版图向着整个北方疯狂扩张,所开辟的领地,几乎等同于‘我们的世界’所知道的全部疆土。

    这也是整个部落战意最浓,酋长们野心最为膨胀的一年。

    感谢那些经过跟德莱尼人战争的老兵们,正是这些精锐,轻易摧垮了暴风王国的抵抗。

    然而如同一切幻梦都有始有终一样,部落开疆辟土,三年内占领整个艾泽拉斯世界的狂妄梦想,在这一年达到了最鼎盛。随即在第二年就一头撞在了冰冷而残酷的现实之墙上,貌似偶然,实则必然地变得四分五裂了。

    奥格瑞姆深深地叹气:“回想起来,即便没有杜克*马库斯,我们也必然会失败。”

    “为什么?”祖鲁希德不解。

    奥格瑞姆粗犷的脸上写满了后悔。

    “我们太狂妄了,刚开始我们几乎屠杀了这个世界所有能见到的智慧种族。几乎把所有智慧种族都推到部落的对立面上。如果时间可以回到过去,我又能更早掌控部落的话,我会采取更温柔的手段,比如先占领所有没有智慧种族居住的野外。然后消灭那些弱小的种族为部落腾出更多的生存空间。最后获得绝对优势时,再毁灭可能出现的联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