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六章 强杀
    吕府又是城主府,十分巨大,占地八百亩,大气奢华,甚至有神光不停的腾起,给人一种尊贵的感觉。

    “吕府强者不少,至少有十位大仙之境的客卿坐镇,还有一位吕布降服的仙将,对付他们不难,难的是吕府有一座大阵,一旦启动,能诛杀仙将,非同小可!”

    吕府之外,萧峰凝重道。

    “什么阵法?”楚阳问道。

    萧峰摇头:“不知!只是传言,六百年前,有一位仙将杀入了吕家,无人能敌,吕家之人就催动阵法,将来犯之敌杀掉。至于什么阵法却不得而知,让外人十分忌惮。”

    “不管有没有阵法,都要先灭家主!”楚阳说着,就朝吕府正门走去,“你对付那个仙将,其余交给我如何?”

    “行吗?”萧峰迟疑。

    “没问题!”楚阳肯定道。

    吕府门前,有两位大宗师之境的青年作为门童守卫,他们一左一右,笔直的站着,颇有威势。

    楚阳直接往前走去,根本没有理会两个守卫,他们也似乎没有发现一般,没有动弹。

    “你出手了?”萧峰意外道。

    楚阳点头,“除了那个仙将,其余者都交给我!”

    萧峰默默点头,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到楚阳深不可测,至于刚才如何出手的,他竟然没有发现。

    府内正厅。

    “奎儿,你慌慌张张的回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雷云城遭到了雷兽袭击?不应该吧,雷海中的强大雷兽根本无法走出,被禁锢里面,威胁不了你。雷云城又是偏僻之地,也没有什么强者,你应该很安全才是!”

    吕家的家主叫做吕懋王,膀大腰圆,十分富态,脑袋上带着一个三角帽,正看着脸色略白的儿子询问。

    “我碰到了一个强敌,要不是爷爷送给我的挪移蟾蜍,我就回不来了!”吕奎惊道,“可惜啊,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方法,硬是在最后关头,将我的‘绿蟾蜍’给粉碎了,好在瞬间我逃离了五万里开外,又急匆匆的赶回。”

    “知道是什么人吗?

    吕懋王询问。

    吕奎摇头,“不知道来历,不过我猜测,应该没有什么背景!”

    “没背景就好!”吕懋王道,“明天我就派人前去调查情况,然后将他灭掉,至于你,既然回来了,就在府中老老实实的呆着,否则要是外出被别人发现了,传到帝城,会有麻烦!”

    “不就奸了一个南宫家的小女孩吗?至于吗?”

    吕奎不满道。

    “那可是仙将家血脉。”吕懋王冷哼道,“若不是你爷爷强势,你早就被撕碎了。”

    这时候他们感应到外面进来两个人,吕奎不在意,低头喝着仙茶,吕懋王却恼了,还没看到人就喝道:“没有吩咐,谁让你们乱闯的?去刑堂领三百魂鞭,让你们长长记性!”

    “好大的威风!”

    楚阳处在了门口处,冷哼一声。

    “你们是谁?”吕懋王看到两人十分陌生,就感觉到不妙,“左右护卫,将他给我拿下!”

    “是你?”吕奎感觉到了熟悉的气息,一抬头就看到了楚阳,惊道,“你、你怎么这么快就追到这里?”

    楚阳不答,而是扫视房间,感叹道:“阴气缭绕,怨气沸腾,在这里,我感觉到了百万冤魂,他们时刻哀嚎,不停呐喊,就等着吃你们肉,吞你们的魂!”

    “你们就不感觉内疚吗?”

    楚阳询问道。

    萧峰跟在楚阳身后,一路上碰到不少吕府的强者,可他们两个却旁若无人的一直走到了正厅之外,让他疑惑又震撼,却没有多问。

    “内疚?”吕懋王站起身,冷笑声声,“这就是个吃人的世界,龙吃人,修罗吃人,妖吃人,万族都吃人,就连人也都吃人,这又算得了什么?”

    “原来整个世界都崩坏了吗?”

    楚阳心情低落,他眸光陡然一凝,厉喝道:“那你们先给我去死吧!”

    心灵之剑跨越时空,降临到吕懋王脑海中,至于吕奎,他暂时忽略了。

    杀人,当然要捡最重要的人来杀。

    嗡……!

    吕懋王体外冒出一股青光,将心灵之剑弹了出来。

    “又是这样?”

    楚阳眉头微凝,手中出现了天戈战戟,五大神源汹涌,周身窍穴形成共振,神光腾起,力量苏醒。

    “我是家主,岂是那么好杀的?”

    吕懋王震惊过后,露出狞笑,“马仙将,还不出手更待何时?”

    唰……!

    远处的一个院落中,腾起一股强大的气息,迅速来到了这里,可不等他出手,萧峰就已经杀了过去。

    “尔等肆意屠戮同胞,比妖还可恶,比修罗还残忍,当全部灭杀!”

    萧峰爆喝一声,一掌拍出,就是一招亢龙有悔,掌心中喷吐出一道真龙气劲,将来人拍飞出去,整个大厅也震塌。

    与此同时,楚阳战戟扬起,朝着吕懋王落了下去。

    快、狠、准,还带着镇压之力,让对方根本无法逃避。

    砰……!

    一戟落下,吕懋王倒飞出去,尘土飞扬,整个大厅彻底的崩溃。

    楚阳没有追击,一把抓住了想要逃走的吕奎,掐住了脖子。

    “你可想到会有今天?”

    他一呲牙,露出深寒之色。

    “我是战神吕布的唯一孙子,你不能杀我?”

    吕奎终于变色。

    “不能杀你?”楚阳舔了舔嘴唇,眸中红芒闪烁,他竟然有种想要将吕奎给吞下去的**,“你可知道,在来这里之前,我杀了鹰缘?”

    “杀了鹰缘?”

    吕奎惊骇,随之面无人色。

    鹰缘是仙君的儿子,他只不过是仙君的孙子罢了。

    敢杀鹰缘,又岂能畏惧他?

    “你说,你会怎么死?”

    楚阳周身神光闪闪,将所有的尘雾一扫而空,他一手抓住吕奎,一手倒背着大戟,却不看周围一眼,只是恶魔一般的盯着吕奎。

    “你若杀我,你也必死无疑。”吕奎强压下心头的惊惧,“兄弟,我和你到底有什么冤仇,不分青红皂白就追杀我!”

    “想知道?我就是不告诉你!”

    楚阳说着,运转吞天功,开始吞噬对方的精气。

    “放开我儿!”

    不远处,吕懋王已经站了起来,他体外的青光已经黯淡,可看到吕奎被擒,立马喝道。

    “你放心,我不会让他这么痛快的死的!”

    楚阳咧嘴笑道。

    吞噬的速度并不快,一点点的抽取对方的精气,让他感觉到恐惧。

    “那我就让你痛快的死!”

    吕懋王看到空中大战的两人,他吕家的客卿马仙将完全被压制,甚至因为两人的大战,波及到整个府中,不知震杀了多少奴仆护卫。

    “给我杀了他!”

    他一挥手,吩咐已经来到近前的十余位大仙。

    “家主,少主还在他手中?”

    其中一位大仙犹豫道。

    “能救就救,不能救就杀!”

    吕懋王稍微犹豫,便狰狞道。

    “父亲,你不能这样?”奄奄一息的吕奎心寒了,大叫道,“你们谁敢出手?我是爷爷最疼爱的孙子!”

    正要扑上前的十余位大仙,再次一顿。

    “奎儿,此人心狠手辣,意志坚定,能闯入我吕家就绝不会妥协!如今你被擒,他根本不会放了你,只有强势将他击杀,你才有一线生机!”

    吕懋王神色狰狞,大手一挥,“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