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3章
    “检测到主人脑电波急剧波动,附近有强烈电磁干扰,干扰源不明,正在检测中,疑与音波震荡高频有关。”

    “警告!警告!主人的内分泌已经严重失衡,并且大量失血,脑磁场震荡已经接近最高阈值,百分之三十的神经元联系,已经处于极度失序状态,并检测到腿部附近各个细胞体间联系断绝”

    此刻张信的视界中,不断的有红灯亮起。

    “这是超音波!”

    叶若的神色焦灼,可对张信现在的状态,却又无能为力。

    “若儿建议主人使用天元霸体,应该可以隔绝这些音波武器的。”

    “用不得!”

    张信言简意赅的答着,双眼中已经泛出了几分血意。

    这种音杀之术无孔不入,无隙不钻。在他的天元霸体没有修到一定境界之前,并无法完全隔绝。

    可相应的,他如果将这音杀之术彻底屏蔽,那么对方也就自然而然的能够知道,他现在的天元灵体,到底修至到何等层次。

    “是这样啊?”

    叶落的眉头打结,随后她就又将一串分子式,显示在了张信的面前:“那么主人可以尝试一下,塑造出这几种合金与复合材料。对方的超音波频率应该是在37294到37424之间,是一种专门针对主人,也只有主人能够听见的音波频率。我列出的这几种材料,应该能有效隔绝的。还有还有,主人能不能让紫玉天为主人你制造出一个真空场?声音传播需要介质,绝对真空场,也可以彻底隔绝这种音波的。”

    张信心中微动,随后就微一摇头:“暂时不需要。”

    叶若后一种方法倒是可行,可前面的,却是太想当然。他现在的状态,控制独霸刀,就已拼尽了全力。再要施展其他的术法,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除此之外,倒也不是没有其他的方法。

    此时张信的一只手,已经触摸到了自己袖中的那枚印玺。随后刹那,他的周身上下,就又爆发出浩大的雷网,覆盖着周围十丈地域。

    当这雷网生成,张信果然感觉好受了不少,不但浑身上下的血肉崩散之势,大幅度的缓解。他元神中所面临的压力,也降低了至少四成!

    “这是,以电磁干扰对抗干扰吗?”叶若的眼神释然,目中的担忧之意,终于淡去了几分。

    张信不说话,趁着自身神念的压力大减,他的双手,已经结出了一个法印。

    就在下一瞬,他的周身就已经覆盖了一层装甲。按照叶若提供的分子式,改变了外层装甲的合金材料,尤其是他的双耳处,叶若也已为他设置了一个简易的耳塞。

    不过这身装甲才刚完成,张信就听到一阵刺耳的金属摩擦声,钻入耳膜,让人难受之至。

    他随后又看向了自己的肩膀,只见那里已经是一片模糊,外面覆盖的甲片,也已经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撕裂。

    张信不禁眼神阴沉,看向那悬崖之下,也恰好与那音王乐灵鹤上望过来的目光对视。

    后者面无表情,可眼中却浮现着毫不掩饰的轻蔑与冷意。而随着这位再一拂袖,张信的膝前,也蓦然爆出一条血线。张信以术法构造的那层装甲,就好似纸糊一般,被轻易的撕裂。

    张信再往自己的身下看了一眼,目中先是现出了几分惊艳,可随后他胸中,却浮起了更多惋惜与恼意。

    他已认出了对方施展的根本**,那是‘神天音剑’,一种无上级的中阶音杀功法。

    据他所知,目前门中修成此术的,绝不超过三人,且都无一例外,已证就法域之身。

    可正如此,张信才觉心痛与惋惜。

    他与月崇山冲突,却只想过通过规则之内的方法解决事端,从没想过对这位同门直接动手。可这位倒好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就在张信思绪闪动之间,他的腰侧,又有另一条伤口显现,无数的鲜血飙射而出。

    可此时的张信,却再次唇角一弯,浮现出冰冷冷的笑意。

    换成是一个月前,他可能是真拿这位无可奈何。可是现在,似‘音王’这种类型的灵修,正是他最擅长应付的类型

    张信在袖中紧紧握着那枚印玺的手,蓦然间青筋毕露,同时一点点荧光,在这枚‘九霄雷印’之外显现。

    不过就在张信,正准备发动这件法宝之前,他却又心神微动,想起了自己,似乎还有种手段,可以应付眼前的音杀之剑。

    眼神微亮,张信就蓦然眼现出怪异的笑意。

    “本座不过是顾忌这月潭,不愿贸然出手,毁损这宗门重地。不想你这狗东西,居然还没完没了。对同门亦肆无忌惮,敢施如此辣手。既是如此,本座便杀了你,又有何妨?”

    这些话,不止是令周围观战之人一阵愣神,月潭中的乐灵鹤,也同样错愕。这位奇怪的看了张信一眼,就一阵摇头,只当此人是情急败坏之下的疯言疯语。

    他想不出这位摘星使,还有什么方法,能够破解他的‘神天音剑’。

    可就在这时,张信已不假思索,手捏剑诀,朝着那独霸刀的方向,遥遥一指。

    “春能和煦秋摇落”

    当这长吟之声响起的刹那,那独霸刀蓦然一阵急骤的颤鸣,随后就在半空中,划过几道玄异无比的轨迹,竟然轻而易举,就突破了乐灵鹤布置在身周一丈之外的无形音障。

    乐灵鹤不禁大惊失色,他周围散出音浪,也在这刻瞬间失控,使得四面石壁,以及周围十里之地,都爆出无数的烟尘粉末。

    而乐灵鹤的身躯,也再无法安坐原地,身影急速的滑退,一双手则操控身前古琴,十指挥动,连续打出十数道无形音剑,全数向那独霸刀斩去。

    可这些音剑,都全数打在空处,那独霸刀的周围虚空,蓦然间扭曲变化,一路毫无阻碍,将所有的无形音剑,都视如无物。

    而此时张信的吟声,也至终结。

    “春能和煦秋摇落,生杀还同造化功!”

    那独霸刀的刀身之上,忽然爆出了无数的酷烈刀芒,混同一丝丝不可视的虚空裂隙,将前方的乐灵鹤完全淹没。

    也在下一刹那,乐灵鹤的浑身上下,也爆射无数的鲜血。只是这一瞬,他的身躯之外,就已现出了数十道伤口。

    而那些刀芒,那些虚空裂隙,则依然是无穷无尽之势,潮涌而来。势如破竹,轰破了他一切试图抵御的努力,也在顷刻间将他手中的宝琴,切割成粉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