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2章
    那琴音初时微不可闻,可当张信注意到的时候,就在短短瞬间爬升高涨,音浪汹涌,气势磅礴,刚强浩大,只是短短两个音符,就令张信元神震颤,浑身酥麻。

    可让人很奇怪的是,在他周围的那些灵师,竟都全无所觉。即便旁边的紫玉天,一开始也未觉有异。直到张信目视着悬崖下的月潭,浑身杀机沸腾,紫玉天才蓦然惊觉。

    “怎么回事??”

    问出这句,紫玉天就又瞳孔一缩:“音杀之术!是在这月潭之下?”

    她未假思索,就蓦然从手腕处伸展骨刀,身影往前,欲直扑这月潭深处。

    只是在她准备动作之前,张信就已经将她一把扯住:“别去,那是陷阱!”

    此时他的神念,正承受着巨大的压力,说话动作都已极其困难。仅仅这六个字,就让他的脸色,又青白了几分。

    不过紫玉天的心神,也在这刻骤然清醒,之后她的浑身上下,就汗毛耸立。知晓刚才的自己,多少受到了些幻术的影响。

    月潭乃是日月玄宗的禁地,也是日月本山中,法禁最为严密的所在!

    此处除了十天柱与十二位天域圣灵之外,其余人等,都必须获得宗门的临时允可,才能有进入的资格。

    而她紫玉天,身为一个魔奴,贸然进入的后果,可想而知!

    除此之外,她此刻也依稀感应得到,在这山崖之下,隐伏的杀机。

    这确是陷阱,不止是针对张信,也同样是在针对她紫玉天!一旦自己,踏入到这月潭之内,很可能就是身死道消之局!

    也就在下一刹那,张信的周身,又传出了‘轰’的一声爆响。瞬时无数的碎石,爆裂纷飞,

    这并非是那琴音,已经开始作用于外。而是张信的一身元力灵能,在那琴音的干扰之下,部分失控暴走所致。使周围三丈之内,罡风暴起,雷光闪烁。

    而此刻张信周围,包括紫玉天在内的所有人等,都仍听不到半点的声响。

    不过已开始有灵修惊醒,纷纷转过身,注目望了过来。

    “这位不是我们日月玄宗的摘星使吗?”

    “怎么回事?这难道是,灵能失控?”

    “有些像,却又似是而非。看起来,确实是已经控不住的样子。可他的元神,分明还算稳固,”

    “该死!我才刚有了些灵感。这个家伙,难道就不会去别的地方?扰人清净!”

    “不太对劲,我看最好还是请巡山堂的人过来瞧瞧”

    张信对周围的议论声,却是浑然不觉,那琴音鼓荡,正不断压迫着他的耳膜。神识意念,则在阵阵音浪的冲击之下,始终无法凝聚。

    更有仿佛一股山一般的压力,碾压过来,似可将他的所有意识,都全数压碎磨灭。

    “轰!”

    随着这一声震鸣,张信的双膝处,再次炸出了数十道凌厉罡风。同时血肉爆裂,无数的血点纷飞四散!

    紫玉天的瞳孔骤缩,注目看着张信的伤处。发现他那里的血肉,虽在迅速的蠕动恢复着。可却气机紊乱,彼此冲突。每当伤口才刚恢复些许,就有一丝丝的罡气爆发,将那里的血肉,再次撕成碎片!

    可此刻却偏无半点外力,施加于张信之身,那些暴乱冲突的气机,都完全来自于张信自身。

    紫玉天不禁握了握拳,心中一阵焦躁无比。她有心相助,可此刻却完全帮不上忙。只能聚灵于目,仔细望那月潭之下。

    依稀可见那里,一位紫袍男子正盘坐于内,手抚长琴。神色悠然,说不出的闲适自若。

    紫玉天不禁猛咬银牙。正当她准备不惜一切,冲入到那月潭内的时候,她的视角余光,却蓦然望见张信的唇角微翘。这一刻竟不怒反笑,眼神则肆意张狂。

    “就这么想让本座给你跪下?未免太得寸进尺!“

    他的语声未落,就有一道匹练般的刀光,蓦然从张信的袖中穿空而起,带着浩瀚如龙的雷电,往月潭中垂落!沿途之中阵阵气爆,银白色的刀光,带动起了无数的残影。

    直到坠落至距离那石亭大约十丈的所在,张信的独霸刀,才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拦。那就仿佛一面不可目视的铁壁,牢牢阻拦着独霸刀的刀势下行!而在那刀锋锋芒处,更是传出‘嗤嗤’的声响,不断有碎散的劲气透出,使四面石壁碎石纷飞,渊潭中激泉倒涌。

    而就在这两股力量剧烈交锋对峙之时,悬崖之上张信已是七窍溢血,浑身上下,都已透出了血点。可他却似浑不在意,继续冷笑,戾念蒸腾:“分心二用,你可拦得住?”

    轰!

    这一刹那,独霸刀前忽然散出了数十道细小而又犀利的风刃,将那无形的‘墙壁’,强行撕开了数处缺口!而独霸刀则趁隙而行,刀身之外,真正带起了一条,长达百丈的巨大雷龙。在雷光炸闪中,那些溢散出的雷电,也将那正极力修复中的无形力墙,彻底摧毁。

    之后仅仅须臾,就是一声巨大的爆音,席卷了整个渡灵之渊,也包括了灵渊之外的悬崖。

    那座建于水面之上的石亭,也在这刻,炸为粉碎!

    悬崖之上的诸人不禁纷纷注目,存神细观。当那些石粉在狂风吹拂之下散尽,那个紫袍男子的身影面貌,终于显现。这附近的诸多人等,就不禁再次哗然。

    “那是,音王乐灵鹤!”

    “七十二道种中,排名第十九的那位,竟然是他?”

    “原来如此,我刚才就说这位摘星使的情形,好生古怪,竟原来是这位出手了”

    “这就有趣了!据我所知,这个回音千响之地,本是最适合发挥音杀之术的所在。这位音王,看来也是已进入天人合一的状态。”

    “可恼!这个家伙,以神师之身,欺凌一位入门不到一年的六级灵师,简直不知羞耻!”

    “岂有此理!这是对同门出手了吧?这个音王乐灵鹤,他竟敢做出此等悖逆之事?“

    “我倒是觉得,这也没什么不好、让这位摘星使出乖露丑一次,倒也很不错。这个家伙,自从入门以来,实在太嚣张了。”

    “可知鹿野山一战,摘星使大人力挽狂澜,一举毁去了南面那两位魔主大军,救了我玄宗数万人的性命!”

    “嘿!他在鹿野山大展雄风,我就不能看他不爽了?”

    “关键是,找不到证据吧?这位音王至今,可没显露出半点痕迹,反倒是这张信出手,有意图毁损灵渊之嫌,事后只怕难逃罪责。”

    “且偏偏是在这灵渊之内,我等纵然有心相助,也无能为力。”

    “总而言之,这位摘星使怕是有难了。”

    就在同一时间,在月潭附近,某个视野绝佳的角落。月无极也正背负着手,神色莫测的注目着眼前一幕,而他的唇角旁,也透出了讽刺的笑意。

    “回音千响,至少可增十级音杀之威。天人合一,还可再增五级。”

    在月无极的身后,另有一位少年人的身影,正匪夷所思的惊叹。

    “在这种情形下,他居然还能出手反击。这个张信,真是强到出人意料。”

    “不过是徒劳挣扎而已,乐灵鹤他还未出全力。”

    月无极的神色从容,语声也饱含信心:“此子即便加上灵体战境,也最多六层,且据说元神中伤势未愈,能够在乐灵鹤的音杀之下,支撑多久?”

    “也就是说,只需这位灵鹤兄加把力气,最多三五十个呼吸内,他必定崩盘?”

    那少年语含唏嘘:“话说回来,你这次能请出这位音王出手,这真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那是因我与兄长手中,恰好有他想要的东西。”

    月无极又话音一转,目略含得意之情:“原本只是想在大庭广众面前,狠狠落一落他脸面的,再如能顺便让他的元神失序,或者诱杀了他那位魔奴,那就更好不过。结果此子,居然敢在灵渊之内悍然动手,这也同样出我意料。”

    “所以在事后,还可问他故意损毁灵渊之罪吗?你这家伙,真是恶毒”

    那少年失笑,眼里闪着莫测光泽:“不过,不过我劝月兄,还是不要太自信了。一旦乐灵鹤露出什么马脚,后果可非是这音王一人,能够承担得起。”

    “可能吗?”

    月无极先嘿的一哂,随后又神色一凝,继续注目着前方,

    那位少年,也同样把视线,再次扫望了过去,语中略含期冀:“好像是打算认真了?看来那位摘星使,是把我们的音王给彻底惹火了”

    就在他二人注目之处,那紫袍男子正抬起了头,眼望灵渊之上。他的脸上漠无表情,可眼中却是蓝光萦绕,就似有蓝色的火焰,在他的眼瞳里面燃烧。

    而张信的独霸刀,虽是在他的身周左右环绕斩击,却只能在一丈之外,不能进他之身。

    此时的紫袍男子,也再一次,拂动了他身前的一条琴弦、

    崖上的众人,依然听不到声音。可张信的浑身上下,却在这刻,再次爆出了血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