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13 左川
    左江双手合十,发出啪的一声,但又和纯粹的掌击声有些微妙的差别,让我不禁觉得她掌心中的神秘之种被打破了。不过,左江再次摊开手掌的时候,神秘之种仍旧完好无损,不仅如此,还在放射着肉眼可见的光芒。

    “这是?”江川的脸上浮现微微的好奇。

    “通过妄想体验将里面非编号002的成份净化了而已。”左江此时的声音,再度变得柔软下来,之前在战斗中表现出来的坚硬就好似一点都没存留在她的体内。她轻轻地微笑着,凝视着手中的神秘之种,就好似花农看待自己的花种,“江川,是你的话,应该可以感受到吧,现在的神秘之种才是它本来的样子。虽然那个意识行走者创造了它,但最初的它,却不是之前那副模样……准确来说,是意识行走者得到了神秘之种后,将它改造成那个样子,以满足他的需求。”

    “你的意思是,神秘之种并非黑袍的神秘?”江川有些讶异,她不太能理解,皱起了眉头。

    “不,净化之前的神秘之种,的确是那个意识行走者的神秘,但是,神秘之种在变成那个样子之前,应该不是属于他的。”左江似乎在净化神秘之种的过程中发现了什么,却故意吊着我们的胃口,不愿意一下子就解释清楚。她的目光从我和江川的身上掠过,落在编号002的身上,“虽然看起来很巧合,但是,应该不是巧合。原初的神秘之种,就是我手中现在的模样,其特性和那个黑袍的相性很差。却和编号002十分匹配。硬要说的话,感觉就像是特意为编号002准备的一样。我觉得这并非是巧合——”

    “你是说,有人主导了这一切?给予黑袍神秘之种,算计到他的行动,然后通过我们的手转交给编号002?”江川显得很难相信这样的事情,因为。各种因素的纠缠,以及时间线上的长度,都让这种事情是人为的几率很低,“说实话,左江,我更相信这就是命运。正如我会碰到主人和你一样,这就是编号002的命运,或许,其它编号的人造人。也有各自的命运,我们生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也许起初看起来是失败品,但是,命运或许并没有那么残酷。我和编号002遇到了命运中的转折,其他人也一定有着类似的际遇。”江川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坚定,到了最后。似乎已经认定了自己所说的命运,并为此露出一副解脱的表情。似乎长久以来淤积在心中的抑郁。因为这种理解,而渐渐开始消散。

    “命运?也许,不过,我还是坚持这并非偶然。”左江并没有挑拨江川的意思,仅仅是一副陈述自己想法的口吻说:“如果我的感觉是正确的,说不定。我们会遇到将神秘之种给予这名意识行走者的人。”

    “是吗?即便碰到那样的人,也不说明什么,这个世界上,不可能有人可以算计到这么深远。”江川沉声说:“如果真的有什么存在可以做到,那么。那样的家伙,不是神明就是恶魔吧。”

    “神明?恶魔?虽然我没有见过神明的,但是,在这个世界上,恶魔还少吗?”左江还是那副柔软地语气,仿佛自言自语地说:“可以拨动因果线的力量,虽然很难得,却也不是那么罕见。”她的语气,就像是她曾经见过一样,不过,从我的角度来看,这并非是左江在夸大其词。只是,不理解左江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的江川,对她所说的一切都抱有怀疑罢了。人无法看到一个事物的全貌,只因为,人们受限于自身的认知和视角,只能以自己为基点,去观测事物的某一面。我也同样如此,江川也同样如此,左江或许也如此,但是,站在“江”的立场上,使用“江”的本能和视野,大概可以看到更多吧。

    何况,左江只不过是众多人格中的一个,如果每一个人格都能看到事物不同的面,那么,将复数人格所观测到的情况综合起来,一定比正常人多得多。以对“江”的了解为出发点,比起江川的固执,我更相信左江的感觉——也许,就是有什么人,通过某些神秘在关注这一切,这个人或许并不了解过程,但是,确定一个因和一个果,任由其因果过程自动演化,仍旧是可以接受的。

    正如现在的情况,如果真如左江所说,那么,这个幕后黑手,大概是不了解我们和黑袍在这件事中扮演者这样的角色,却能肯定,将神秘之种交给黑袍,神秘之种就会转移到编号002的身上。那么,如此一来又有一个问题,对方为什么要通过这么隐晦麻烦的方式?将神秘之种转移到编号002身上,又是否为他的最终目的?拥有神秘之种的编号002又会在他的计划中,扮演怎样的角色?这一切,都如同雾里看花,在没有确切的证据时,左江也只是用“感觉”这个词汇来描述。

    “无论这其中有什么秘密,暂时都已经过去了。”我做下定论:“如果我们和对方必然有碰面的一日,那么,现在讨论也没什么意义。重要的是,假设神秘之种是预谋的产物,那么,转移到编号002身上,会否出现什么后遗症?”

    “不会。”这一点,左江十分肯定地说:“神秘之种就是和编号002最适配的神秘,当然,具体会发育成什么,还得看编号002自己。神秘之种已经被彻底净化了,要做什么手脚,也只能针对编号002本人。考虑到有人处心积虑推动事情发展的可能性,如果没有神秘之种,编号002的生活或许会更加平静一些,江川,你作为她的同类,拥有代替她发表意见的立场。”这么说着,左江凝视着江川,问到:“你觉得是否应该将这粒神秘之种重新植入她的意识中?”

    江川一副不假思索的情态张开嘴巴。但却过了半晌,都没能做出肯定地答复。

    “如果这是我的命运,那么我接受。”突然间,一个声音插入我们之间,我转头看去,只见编号002不知何时已经转醒。试图从地上撑起上半身,她所受到的伤害,让伤痛仍旧残留在她的身上,让她看起来格外虚弱。即便如此,她仍旧用一种决绝的语气说:“正如编号004所说,我们的期盼,我们的意义,就算是踏过地狱,也无法抛弃。我愿意接受这粒神秘之种。承担它可能带来的厄运。我没有什么好东西作为报答,但作为交换,我接受你们提出的任何条件。”

    “哦?这么快就醒来了,看起来挺清醒。”左江的眼神微微有些锐利,但又很快变回常态下的温柔和平静,“你的意识恢复能力,比我估计的还要强,大概。这就是神秘之种会落到你身上的原因吧。”

    “也许。”曾为敌人的编号002艰难地支撑起上半身,因为用力过度。还轻轻咳嗽起来,“我的伤势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

    “阿川,你是怎么想的?”左江朝我问到。

    我和编号002对视了半晌,她的目光平静而顽强,这个时候,彻底展现出她和江川是同类的一面。她将承载神秘之种的决意毫不掩饰地呈现在目光中。就像是一名终于看到了希望的寻道者。那浓烈的情感,让我难以产生拒绝和怜悯的想法。现在的她和过去的江川一样,不需要任何规劝和怜悯,她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决定承受那可能超乎自己想象的坏结果。拥有这种觉悟的人,在我眼中,就像是同类一样——是的,因为我就是秉持着这样的想法走到现在,并还要走到更远的这类人。

    “如果,我要你和江川一样,将一切奉献于我——”我这么说到。

    “好。”编号002没有丝毫犹豫地回答到。

    “我并非趁火打劫。”我说。

    “我认可。”编号002说:“您不仅从那两人的手中拯救了我,还给予了我所希望的可能性,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更珍贵,除了全心全意奉献于您,我没有任何可以回报您的东西。”

    “我需要你。”我继续说到。

    “能够被您需要,是鄙人的荣幸。”编号002勉力支撑起身体,跪伏在我的脚边,“我的一切,就是您的一切,您的需求,由我来实现,赞美您,我的主君。”

    我从左江手中接过那粒神秘之种,放在编号002的头顶上,这粒发光的种子,顿时沉入了编号002的身体里,我对她说:“从现在开始,你的名字叫左川。”

    “谢主君赐名。”编号002,如今的左川低垂着头,身体绽放出和神秘之种相同的光芒,这些光芒就好似一根根丝线,以她为中心,编织出六道圆环,每一道圆环都由魔法阵般复杂的纹理构成。下一刻,光环转动起来,不仅在沿着圆周旋转,也同时在翻转,让通道中的光影变得格外的绚烂。

    左川身上的伤口迅速愈合起来,苍白的脸色也在变得红润,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好似重新焕发了青春,恢复到最佳的状态。之后,六道光环回缩到她的体内,那绚丽的景象,就好似梦境般消失了。

    “这是你的神秘?”我不由得问到,如果是,那么,神秘之种的发育比我预计的还要快速。

    “是的,我称之为六道。”左川的精神饱满,但情绪却已经平静下来。但是,在获得了神秘后,她的确和江川一样,更靠近完美战士计划的初衷了,“六道是六中神秘的集合,分别是愈合、金刚、坚物、匿流、无音和破魔,每一种神秘都可以单独使用,也可以同时开启。”

    “看起来和你的战斗方式十分匹配呢。”我不由得说。

    “是的,我在最初调制时,就以中央公国日本特区古代特有的斥候和特工综合性职业忍者作为模板。”左川谈到过去,脸色微微有些异常,似乎想起了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不过,也只是一瞬间就已经恢复正常,“被主君处死的两名逃逸者因为某些原因。一直受到nog的重点关注,我被派到他们身边,就是为了收集所有和他们有关的情报,却没有想到,我的身份似乎在一开始就暴露了。”

    “嗯?”我捕捉到左川话中的一丝异常,“nog对他们的关注。并非仅仅是因为逃逸者的身份?而且,你认为自己的身份一开始就暴露了?”

    “是的,具体的情况我也不太了解,上层封锁了情报。”左川皱起眉头,说:“这些判断都来自于我的感觉。”

    “nog中有内鬼?”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这个可能。

    “不,nog刚刚才整合,即便是有内鬼,应该也是一些反对nog却不得不暂避风头的顽固分子。”左川毫不犹豫的回答到:“而且,也绝对不是出自雇佣兵协会。所有成为常任理事的神秘组织都不太可能是怀疑对象。我的身份被暴露,只有可能是在nog成立之前,和雇佣兵协会合作过的势力,也有可能是个人。不过,我的地位无法触及雇佣兵协会的高层,所以,具体的怀疑对象也无法肯定。”

    我想了想,虽然事情看起来内幕重重。nog内部的矛盾已经凸显出来,但是。跟我们要做的事情暂时还没有太大的牵扯。无论这两名逃逸者的背后有什么黑幕,他们的死亡就已经证明,在nog的主体意向中,这些黑幕和矛盾都不会影响拉斯维加斯战役,反而,所有会影响拉斯维加斯战役的因素。都会在战前一一清理干净。

    “不管这些内幕了。”我说:“比起这些,左川,你加入我的麾下这件事,nog和雇佣兵协会方面是否会有影响?”

    “不会,被雇佣兵协会派遣到这个基地。就已经认定我们拥有寻找各自主君的自由。对雇佣兵协会来说,这其实是一种投资,我们所认可的人,基本上都会成为协会的盟友。我可以侍奉您这样强大的主君,对雇佣兵协会来说也是乐见其成的。只不过,您已经拥有我和江川,大概会对您竞争最高指挥官职位产生影响。”这么说着,左川露出歉意的表情,“虽然这次竞选拥有很大的自主性,但是,清理者中也有一部分是执行nog意向的使者。”

    “我明白,候选者本来就是来自于nog下属的神秘组织,自然不可能彻底排除nog高层的意向。”我对左川笑了笑,安抚她心中的愧疚,说:“没关系,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竞选最高指挥官的职位。说不定,正是因为有人看穿了我的意向,所以,才会有刚才那一战的发生。”

    左川有些惊讶,说到:“您是说,这两名逃逸者会碰到主君您,是被刻意推动的结果?不过,在我的记忆中,并没有这方面的迹象,虽然当时我的意识已经被神秘之种侵蚀,但是,这并不代表我没有判断力,神秘之种的控制仅仅是扭曲了自我对身体的控制权而已。”

    “理由其实很简单,你之前说过,nog一直都对这两人严密关注,不是吗?”我说:“既然一直都处于nog的视线内,那么,就证明nog对其拥有很大的影响力,但是,这种影响力并不需要用暴力的方式直接体现出来。nog可以设计一系列的动作,去引导这两人的思考方向,并从他们的心理特征和行为模式,干涉他们的行动路线。如果你对内幕的感觉没有错,那么,这两人是被‘驱赶’到我这里的。这样一来,也间接证明了,将神秘之种给予黑袍的人,有可能就是暴露你身份的人,他和雇佣兵协会有过合作,很可能就是完美战士计划。这个人或许并非是nog中的势力,而是敌人……和敌人合作,虽然不能正大光明,却并非罕见的情况。”

    “您的意思是……末日真理教?”左川皱起眉头,身为雇佣兵协会的一员,她看起来对欧美神秘圈的公敌末日真理教自然也没有什么好印象。

    “不,不一定是末日真理教。末日真理教已经有最终兵器系列了,完美战士计划对他们没有什么用处。不过,完美战士计划借鉴最终兵器系列也是有可能的,或许,是末日真理教的某些人私下和雇佣兵协会达成了合作。”我在心中一一筛滤着可疑的人选,我在这个世界的复苏时间十分短暂,但是,碰到的角色却不少,在这些人中,也的确有符合这些推断出来的苛刻条件的人选。

    “爱德华神父?”左江插口道,她也想到了这个拥有六百六十六变相的末日真理教异端,虽然我和其他人联手击破过他的一次阴谋,但是,说实话,那次胜利并不完全,而且,在我离开伦敦前,nog已经确认了,爱德华神父并没有死亡。这名强者在过去那么多年的潜伏期间,到底利用自己的身份实施了多少阴谋,没有人可以完全知晓,而且,他自身的确在展开一些诸如沙耶病毒之类的诡秘研究。如果说,他和雇佣兵协会合作,开发了完美战士计划,也不是没有可能。

    “爱德华神父……我听说过这个家伙。”江川这时开口了:“他的情报权限级别很高,我也是在一次偶然中才听闻这个名字的。”

    “看来,十有**就是这个家伙了。”左川的表情有些愤恨,但是,也有些迷茫。如果爱德华神父真的是完美战士计划的开发者之一,也是引发这次遭遇的幕后黑手之一,那么,他的身份和立场,对于左川和江川这些人造人来说,是十分特殊的。

    “你迷茫了,左川。”江川的语气有些尖锐,“他过去做了什么事情,扮演过怎样的角色,对现在的我们来说,没有任何意义。只有主人才是我们唯一的真实。”

    左川的表情显然没有江川那么决绝,但也迅速安定下来,说:“不需要你提醒,江川,我知道现在自己的立场是什么,也绝对不会违背。”

    “但愿你真的谨记。”江川淡淡地说:“否则,我不会放任一个不稳定因素留在主人身边。”

    左川猛然转过头去,狠狠瞪了江川一眼,我觉得她们之间的气氛有些不妙,作为同类,她们拥有同样超出正常的偏执,聚在一起时,根本就没有想象中那种友爱的氛围,反而,即便没有交流的时候,也充满了淡淡的疏离感,就像是彼此之间都不想深入理解对方……亦或者,早已经洞穿了彼此,才因此抗拒着彼此。

    好在,她们大概顾虑我的存在,而不打算将矛盾扩大话,在几句针锋相对的话过后,便不再理会对方,看起来就像是将对方当成了空气一样。队伍膨胀得太快了,看来在调和上还要多下工夫,不过,从她们那偏执的个性和理念来看,只要我还在队伍里,这些矛盾都不会激化。之后的战斗还有许多,日常也还有许多,总会有机会修补这些隐患的。

    左川的加入,让我们这支队伍更加趋向全面和完备,就算接下来没有更多的人选出现,也没有太大问题了。而且,正因为江川和左川之间暴露出来的问题,让我意识到,编号前十的人造人都是个性十足的家伙,而并非量产流水线下来的产物,短时间内聚集在一个队伍中,可能并不是什么好事。即便,她们全都是雇佣兵协会的战士,也不一定具备理想的配合精神——正如左江所说,她是针对特工任务而进行调制和培养的,成长后所进行的也一直是单独任务。江川的情况要好一些,执行的是十分正常的雇佣兵任务,拥有在战场上和临时队友配合的经验。但其它编号,也各有特色,要说彼此之间全无矛盾,也并非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