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51章
    “玄级血猎?”

    张信眉头紧皱,良久之后才压住了心中波澜。

    天穹大陆血猎灵域,同样也分三五九等,共有人,地,天,玄,神五级,玄级血猎,正是第二等,仅次于神级。

    其中人,地,天三等,基本都只限于地方,只有灵域之地附近的灵修宗派参与。

    可到了玄级,却必将搅动整个天穹大陆。七大玄宗,十九家准玄门,都会参与进来。

    这种层次的血猎,也极其的危险,异常的血腥残酷,死伤率大到吓人。不过往往收益也极大、每当出现往往会伴随着大量的奇珍,一到数件顶级的天地至宝,也必定是各个宗派必争之物。

    尤其遇到宗门急需的物资,整个宗门的力量都会参与进去。不但要投入门中,最具实力的道种天柱。更将动员数位天域,保驾护航。

    血猎在玄级之上,各家之间默认的潜规则,就已失效了。在猎场灵域中成功夺得至宝,却在撤离之时失手被夺的例子,比比皆是。

    至于神级,那个级别的血猎灵域,便是神师等级的人物,也可有限度的参与,争斗更为残酷。

    张信终于明白,为何宗门会给予自己这样的厚赏了。遍观宗门,此时有资格参与到这场玄级血猎的,也不过只是道种名单的寥寥百余人而已。

    而有着力挫,诛杀鬼见这些战绩的自己,已是宗门这一代,无可置疑的主力支柱。

    可在释然之余,张信却觉为难。他不是不愿意为宗门出力,而是这场血猎,来的真不是时候。

    他这次返回宗门,还有无数的事情要做,需要为日后之事布局筹谋,也需关注宗法相平反上官玄昊一案的形势。

    试问这个时候,自己怎能轻离?

    可张信却又知,自己的选择余地只怕不大。尽管宗门并未有强迫之意,可传法堂在血猎之前,赐给他此等厚赏。而掌教归真子的殷殷期盼,更在信符里的文字中,显露无疑。

    张信又思忖了片刻,决定还是等先调查一番再说,他先得知道,这次的玄级血猎,到底出了何等样的至宝,让宗门如此重视?

    不过在决断之前,自己倒是不妨做些准备功夫,比如囤积丹药,换取合用的法器灵宝等等。

    张信前世身为上官玄昊时,并无资格参加玄级血猎。他真正出头的时候,是神师时代,那个时候,已经没可能进入玄级血猎的灵域中。

    故而他对玄级血猎了解不多,只知道宗门六十年来,虽也有不少上位天柱级的英才,可在连续四次的玄级血猎中,却从没能真正赢过,只拿回一些还算过得去的奇珍,可却为此陨落了不止一位的绝顶天才。

    而他现在,即便自问一身实力,在同阶中绝对可算是‘超天柱’一级,可也自问自己,未必就有万全的把握。

    别的不说,光是那紫薇天女林紫若,这次就肯定会现身的。

    这位如果真的身具虫灵体,并且融入了顶尖的冰系灵虫。那么此女的战境,很可能将会连续跨越两个境界!

    所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再见之时,此女必将成为自己的强敌。

    而当世之中,有着类似于林紫若这样资质实力的存在,绝不下于九人,每一个都能以灵师之身,抗拒道种级的神师!

    好在

    张信手抚了抚自己袖中的‘九霄雷印’,这件伪神宝的功用,可不仅仅只是产生雷电,施展一些雷系灵术而已。

    上官彦雪将整整五枚完整的‘狄拉克龙’鳞片,融入在内,使得此宝,有着极其特异的能力。

    如自己有机会,再次与林紫若的‘万丈青'交手,他绝不会像上一次那么狼狈。

    随后张信,又取来了第二枚剑符,他稍稍感应,就又疑惑的呢喃。

    “朱八八”

    这张剑符,真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里面是约他出去,至一处所在商谈事务。说起来,几日前的时候,朱八八也确实说过,要找他谈一些事情。

    而信符之内定下的时间,就在今日的下午,位置则在月峰的山腰处。

    张信其实不太愿意过多与朱八八接触的,可当想及这位所谈之事,很可能与上官玄昊的平反案有关,就决定还是见一见为好。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朱八八为何选择了这个地方?那里是祖师堂的出入口,几乎每日都有人前来拜祭,签订灵契,借地修炼等等,可谓是人来人往。

    再这样的场合谈事情,真的合适?

    张信摇了摇头,随即就带着紫玉天与薛冲之,动身前往。他这里距离日月双峰,本就很近,三人只飞行了片刻,就已来到了月峰的山腰。发现这里,已是人群密集,

    除了那些前往祖师堂之人,这山腰的左面边缘处,还有一群的灵师,端坐于一片悬崖之上,他们之间的距离大约是十丈,或在冥想入定,或在苦思参悟,总之都是与修行有关,

    这是因悬崖之下,就是日月玄宗的‘月潭’。而在这‘月潭’附近,灵脉旺盛,修行的效果往往远胜于普通弟子们的灵居。在感应参悟功法之时,据说也有奇效,能够使人更容易的进入顿悟状态,甚至进入到天人合一之境。

    张信前世,就是这里的常客。

    可是当张信到来之后,却并没看见朱八八的身影。他先微微蹙眉,随后心生预感,重新将那枚信符,拿在了手中。

    随后他的脸色,也变得怪异起来。含着几分自嘲,也带着几分轻蔑。

    “怎么了?”

    紫玉天感觉张信的气机有异,杀机凝冷,不禁诧异的看了过去。

    张信则是轻描淡写一般,将手中的那枚剑符,捏成了粉碎。

    “没什么,只是不小心上当了而已。看来是有人,要寻本座的晦气!”

    他心中却是深深惊醒,看来自己回归日月玄宗之后,确实是松懈了不少,

    虽说这也是因对方约定之地,是日月玄宗内最安全的所在,守御阵法最核心的地域,所以大意轻心的缘故。

    “那可要撤离?”紫玉天也是眉眼一凛,扫了周围一眼:“此地鱼龙混杂,我辨认不出来,是谁欲对主上你很不利。”

    “没必要!”

    张信大袖一拂:“这些人的目的,应该不是为刺杀。且我们既然到了这里,想要再退走,已不可能。接下来无非是水来土掩,兵来将挡”

    才说到这里,张信就神色微动,听到一缕缕的琴音,钻入到了自己的耳膜之内。

    张信的神色微肃,目光也立时往前,那深不见底的月潭方向看了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