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六十五章 逼迫(六十四)
    羽箭破空之声响起,在空中带出凄厉的呼啸。直向正在慢慢提速的恒安甲骑队列射来。

    这是守在谷口处几个卡栅中奴兵仓皇放箭。

    徐乐在队伍前面,根本连点闪避的意思都没有,这羽箭声响,一听就是胡乱发出,不知道会落在哪里去。

    而且甲骑冲击,哪怕对面射来的箭雨如林,也不会稍动闪避,直到将对面敌人冲垮,才算罢休!

    徐乐身后的恒安甲骑队列,果然没有一名甲骑稍有动作,仍然沉默的结成紧密队列,只有数十顶鲜红盔缨,随着战马奔驰起伏如潮。

    恒安甲骑的速度由慢至快,直直冲过了谷口,没有人稍顾旁边卡栅一眼,两边据守的零星几名奴兵放了几箭之后,绝望的停弓不射,只是将示警的号角吹了一遍又一遍。

    呜呜的号角之声响动,短促而刺耳,恒安甲骑面前的青狼骑大营,一片纷乱!

    才退下来的大队青狼骑,本来散处在营中各个地方,才在喘息舔伤口。这个时候也全被惊动,从各个地方涌出,准备应对这又突然杀至的大队重骑!

    对于这些被选为前锋,可以称为精锐的青狼骑而言,今夜实在是太过悲惨的一夜。厮杀那么久,最终还是败退下来,伤痕累累。

    这些青狼骑也看清了,虽然在壬午寨,在胸墙前,在两翼山地中和他们血战的汉军,精锐能战,但人数并不甚多,一场厮杀之后,也再无什么能力追袭到谷中大营而来,凭借奴兵就足以稳住阵脚,大家可以稍作喘息,等到天明再做计较。不管是进是退,还是干脆想法子脱离执必思力节制,归于哪个贵人麾下,都可以慢慢打算。

    退下来之后,不少人连回营帐呆着的气力都提不起来了,只是四仰八叉的在雪地里喘息。奴兵送来了热水热食,还有点气力的青狼骑就争抢过来,吃点喝点恢复元气。

    这点热水热食还未曾入口,就听见示警号角响动,震动全营,然后马蹄声轰然响起,又是有敌人来袭!

    这下这些青狼骑,才真正感受到了恐惧!

    这些身经百战的执必家战士,不是没打过败仗,不是没遇见过强敌。但是今夜遭逢的敌人,这股狠劲,却是从来未曾见过的。从山上打到山下,寸步不让,不放过每一个可以杀伤青狼骑的机会,死死堵住山道,说什么也要将壬午寨的青狼骑烧个精光。

    山道之战打得如此惨烈,却始终还藏着一支重骑不来援应。直到最后才放出来,来抄这些青狼骑的老窝,非要赶尽杀绝。

    汉人人多钱多粮多,突厥与之相抗,就是靠着草原民族的凶狠剽悍。但是今夜遭逢的这支汉军对手,在凶狠剽悍程度上,远远压过了突厥人,这样情形,怎么还与之相抗?

    如此变故之下,在如雷蹄声在谷口处开始轰响,在示警的号角声不断震动全营,在执必思力这位统帅不见踪影的情形下,这大群本就败退下来,散乱不堪的青狼骑,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各个残存下来的青狼骑百夫长,自行其是。有的扑向执必思力大帐,要执必思力出来主持大局。有的开始呼喊周遭奔走的奴兵,让他们先上去顶一气,为青狼骑赢得整理的时间。有的就开始召集自家人马,准备亲身上前迎敌。有的就干脆寻找哪里是退路,今夜看来已经没有回天之力了,先退走暂避锋芒就是。

    营地之中,各种呼喊声响成一团。青狼骑和奴兵队伍错杂,各人心思不一,乱成一团。哪里像是一支整然大军的模样。

    徐乐一直深藏这全金梁的恒安甲骑,在几处同时展开决死厮杀之际,都未曾调动使用。道这个时候,才放出来,完全超出了青狼骑的预料,当这数十甲骑出现在谷口,发起冲击,还未曾真正交手厮杀之际,就已经摧垮了仍然占据优势数量的青狼骑的全部抵抗意志!

    此战最终胜负已定!

    曹无岁也夹杂在恒安甲骑队列当中,不过是放在最后一列。

    对于这位在边地营寨中戍守了数十年的老卒而言,今夜战事,一切都是那么新奇刺激,不可思议。

    往常对于突厥的战事而言,就是死守在壬子寨当中,看着突厥青狼骑耀武扬威的从寨子旁边的大道经过。一群浑身散发着臭气的边地汉子,在寨子当中死守个一两个月不敢出寨。

    等到突厥人带着掳掠而来的百姓牲畜财货回返之际,这个时候大队汉军才齐集,追击上来。而壬午寨中这些憋了许久的边地汉子,才会才曹无岁的带领下依靠熟悉地形,偷袭突厥人分散的小队,捞点斩获报功。

    随着大隋乱象渐显,突厥人越来越强盛,这边地战事越来越难打,突厥人的为祸越来越深。曹无岁自己也不知道,还能在壬子寨中坚持多久。反正祖一代父一代都死在这里葬在这里,了不起自己与壬子寨同殉也罢。

    直到去岁,云中城来了个了不得的豪杰人物刘武周,重整云中精兵恒安鹰扬府,而什么唐国公又带领大军来援,才打了一场胜仗,据说斩获突厥执必部青狼骑数千。

    在曹无岁看来,齐集三四万汉军,打出这么一场胜仗,已经是难能可贵。

    但是今夜,曹无岁是真真切切看在眼里,那位乐郎君就带领数十人,斩获青狼骑已经有数百之多!

    而且现在恒安甲骑已经发起冲击,曹无岁虽然在后列,仍然清清楚楚的能听见那些青狼骑慌乱的呼喊之声。

    大军肃然列阵,那种传令之声,军马整齐的应和呼喊之声,划一的脚步声,强弓拉弦之声,一概不见。

    恒安甲骑马速已经放开,雪尘狂溅,红缨跳动,铁面之下长长白气喷吐,马鬃上下起伏如浪。

    一杆杆马槊长矛,已然伸出。再下一刻,撞入青狼骑大营之中,就是一场大屠杀,这些青狼骑,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所有一切,都是这位乐郎君带领!

    曹无岁这在边地已经呆得老了,心肠早就硬了的汉子,这个时候终于按捺不住沸腾的热血,举起兵刃,率先声嘶力竭的大喊。

    “乐郎君,万胜!”

    数十恒安甲骑,同声应和,震荡整个夜空。

    万胜声中,徐乐冲在最前。出现在眼前的,已经是青狼骑和奴兵清晰的面孔。这些原来凶悍的异族战士,已经是满脸慌乱,集结不起阵列,不仅没有人上前迎战,不少人还掉头便跑!

    吞龙长声嘶鸣,声若虎吼。后腿用力,已经腾云驾雾一般飞跃而起。在下一刻,徐乐已经率先撞入混乱的青狼骑中,马槊舞动,血雨飞溅,青狼骑惨叫之声,震天响起!

    在徐乐身后,恒安甲骑冲击溅起的雪尘如墙一般,弥漫舞动。然后数十鬼面重甲之士,就在雪尘墙壁之后突然闪现,一声不吭的撞入青狼骑大队之中,各色兵刃挥舞,开始大砍大杀!

    青狼骑一排排的倒下,营帐被踏倒,火堆被挑开四下燃动,从一开始,这场屠杀就变得血腥而惨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