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41章 这就是剑舞(求订阅)
    再没有别的高等精灵,能把银发的美丽演绎到这个极致的地步。

    能无声无息出现在这里的,有且只有温雷莎一个。

    “啊!”明明今晚热情如火,纵意在杜克面前展现自己一切美好的奥蕾莉亚,突然间害羞得如同鸵鸟,居然死死捂住了……自己的脸。

    杜克目瞪口呆:这算什么鬼?

    “呐,虽然早就偷听过,但亲眼看到之后,还是无法想象我家那位端庄美丽,充满睿智气息的大姐会是这样的啊!”温雷莎平淡中略带调侃的语气,让奥蕾莉亚全身如同火烧。

    下一刻,温雷莎从后面搂住了杜克。

    那份丰润而充满弹性的迷之感触,让杜克一个激灵,犹在剑鞘当中的杜克神剑不由得舞了个剑花。奥蕾莉亚没差被杜克坑死,发出一声她自己都不相信会那么娇媚的轻嗔。

    从手指的缝隙中露出一双眼睛,依然遮住大半张脸的奥蕾莉亚怒视杜克……后面的温雷莎。一句“kalamannsida!”以高等精灵语翻译过来,大概就是“死丫头,你故意示威是吧?”

    温雷莎吃吃地一笑:“没有啊,我只是跟大姐你一样,迷上了一个叫杜克的小男生罢了。”

    说罢,如同一条滑不留手的泥鳅,一下子从杜克背后钻了过来,躺到奥蕾莉亚身边,羞涩无比地对杜克说了一段高等精灵语。

    这是一段结合了诗歌和音乐的祈祷语,配合温雷莎清脆的声线,相当地动人悦耳。

    当然,在撇去了那些单纯为了声调和曲调的无意义音节,如同牛嚼牡丹一样简化翻译过来,最贴切的翻译就是:

    “小女子不才,日后请你多多指教。”

    嗯嗯,标准的新婚妻子的对白。

    奥蕾莉亚拍了杜克一下,杜克当场会意,杜克神剑顿时拔剑出鞘。

    于是乎,杜克和温雷莎开始了剑舞。

    随着变化万千的快速节奏,温雷莎不断摆动着白皙平坦的腹部,五根白如青葱的玉指轻轻张开,小指和无名指向掌内弯曲,轻轻抵在杜克胸口,似乎在抗拒杜克的攻击。

    初次对舞,温雷莎显得有点紧张,她使劲地收紧了挺翘的臂部,偏偏又配合着神剑的攻击,让一双洁白如雪的大长腿以极快速,错综复杂的性感舞步,摇曳不止。

    一如杜克穿越前的欧美狐步舞,交叉摇摆的舞姿,时而优雅大方、时而感性妩媚,时而傲酷神秘。久经锻炼出来的人鱼线,却在此刻展现出近似肚皮舞的迷人特质,令杜克目不暇接。

    明明业已被杜克神剑所击溃。偏生温雷莎的神情依然那么自信,那么骄傲,那么暧昧,那么撩人,仿佛此时的她是美神维纳斯上身一般,一切都充满了美感。

    恍惚中有一种错觉,杜克觉得似乎眼前的高等精灵跟穿越前某个国民妖精完全重叠在了一起!

    生命不息,剑舞不止。

    然后……

    两姐妹彼此激斗气氛被杜克差点以死明志之后,荡然无存。当狂风暴雨般的剑舞结束之后,反而有股宁静感荡漾散开。

    “见鬼了,杜克,我跟我家三妹真是中了你的邪。”奥蕾莉亚恨恨地轻轻咬了杜克肩膀一口。

    杜克龇了龇牙。

    “咯咯,好男人也好,好女人也好,总是不乏追求者吗?这不正是证明了杜克的优秀吗?”相比起奥蕾莉亚那份不时浮现的野性不驯,温雷莎倒是温柔似水。

    杜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嗯嗯,我已经对你们施展了神级催眠术,你们一辈子都离不开我了。”

    “切。”奥蕾莉亚不屑。

    “呜呜,那我怎么办?祈求杜克你怜惜我?”温雷莎擦着眼泪。嗯,眼角那几滴晶莹的眼泪是真的,却不是现在流出来的。

    “三妹,别拆台。”奥蕾莉亚嗔怒。

    就在嬉闹中,天边泛起一股白芒,天快亮了。

    第二天,杜克是被凡妮莎的敲门声惊醒的。

    “喂喂!禽兽公爵,天亮了,你今天早上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联盟王座会议要开。”凡妮莎毫不客气的声音穿入房间里面。

    杜克一阵迷煳,突然觉得好像有什么不对。

    “等等!凡妮莎,你刚才称唿我做什么?”

    “马库斯公爵啊!”门外的凡妮莎声音无比镇定。当然,加文拉德忍不住的偷笑声出卖了耍脾气的小侍女。

    杜克飞快瞥了一眼系统里的记录,顿时将小侍女杀人灭口的心都有了。

    “臭丫头,别当我听不到你偷换了称唿。”杜克愤愤地叫道。

    “不,一定是公爵大人你睡迷煳了,听错了。”小侍女一口咬定。

    “哼哼!”

    小爷我心情好,不跟你计较。

    这时候,杜克一转头,蓦然发现身后一空。几秒前还在的风行者姐妹以闪电般的速度穿戴整齐,然后不知何时闪人了。

    这……这也太牛逼了吧。

    杜克穿戴好走出来的时候,加文拉德和凡妮莎向杜克行礼。

    凡妮莎补充道:“隔壁的阿莱克斯塔萨大人似乎天没亮就消失了,她留下一张纸条。”

    杜克拿起来打开一看,上面满是歪歪斜斜的人类通用语。

    上面第一行字就是:

    “不敢相信!你昨晚居然没碰我!?”

    呃,这算什么鬼?万年老处女的哀号?

    “好吧,恭喜你,你捡回一条命了。”

    喂喂,这是谋杀陷阱吗?

    “其实,我睡相很不好。不管是什么形态,我睡觉的时候一旦入睡,受到刺激就很容易发飙。上次某条上古巨龙就因为紧急事态冲进来,给我不小心拍到重伤,熬了几十年才好。”

    看到这里,杜克没差一口老血喷出来。女王这个名词代表的光辉形象,开始在杜克心中崩塌。

    最后一段留言是:“其实我可以通过秘法追溯回去看我过去发生的事的。昨晚,抱歉了,也谢谢了,看在你让我心情舒畅的份上。我给小的们打了个招唿了,红龙军团的原则是不允许介入凡世种族的矛盾争斗的,但……”

    接着就是一串晦涩的龙语。

    杜克借助系统翻译看完,顿时有种如获至宝的感觉。

    哈哈哈!我辛苦这么久,真的没白救你阿莱克斯塔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