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49章
    “主上你这次,可算是把刑法堂与月崇山,全都得罪了。”

    等到飞出了刑法堂之后,林厉海就驾着遁光,紧随于张信身后,语声怪异的说着:“不过确实有气魄,当时便连我都被主上吓到了。”

    紫玉天亦眼神复杂,心想怪不得张信回来的时候,一点掩饰功法都不做。

    如果要用这招的话,不做比做了的好。后者迟早会露出破绽,前者则可让人找不到确凿证据。

    张信则好奇的回望:“你也知道月崇山?”

    “怎么能不知道?月神心的私生子,青天月氏,如今最为杰出的后起之秀。”

    林厉海道:“主人得罪了他,算是得罪了小半个月氏。还有月神心,那位虽只是法域,可根基深厚,实力不比天域弱上多少。”

    “不管他!”

    张信冷声一哂:“他既然接下了此事,就已是站在了我对手那边,难道还以为本座,会顾忌他的脸面?所谓的青天月氏,能拿本座怎样?至于刑法堂,那就更非是铁板一片。你稍后帮我联络一下月氏嫡支的那边,再看看是否有对月崇山的位置,感兴趣之人?”

    林厉海心想张信这时,还真不用顾忌。有天元霸体,有摘星之术,那就等如是一张保命金符。

    此外更关键的是,这位的身后,有着离恨天,有着宗法相

    除非是有人拿到了确凿罪证,可以确证张信的罪名,否则无人能拿这位怎么样。

    “属下遵命!主上稍后,此事简单。最多下午,属下就可回报。”

    林厉海语含钦服的一礼之后,就径自化光离去。

    他现在对这位霸道张扬主上已不再抗拒,之前虽是曾经后悔过,可现在却想自己说不定是拿了张好牌。所以这次再见张信,不但对张信尊敬有礼,办事也尽心尽力。

    在林厉海离去之后,张信则带着紫玉天,直奔篆星楼的第九层,准备为自己挑选中阶功法。

    此时他的大风诀与大都天雷诀,金神诀都已圆满,是时候进入下一个阶段的修行了。

    金神诀可能还需拖一阵,等到他继续完善这门金系功诀。可风雷二系,却已迫在眉睫。

    而加上这次诱杀薛智司空绝的功绩,他手中恰好有着挑选三门九层绝顶功法的权限。

    张信事先也有了目标,风系他准备选择《风元破》。这与他前世的选择不同,不过这门总共九层,可完成三次性质变化的法门,也同样能助他修成‘风神无极’的神通。

    而尽管这功法,在性质变化上,比他前生所习的那么稍稍差了些。可这却与巩天来选择的中阶功法相同,圆满可以修成无上秘式‘风元破’,无上极招‘风元爆’。

    也就是叶若所说的,氢同位素聚变核爆!不同的是,前者只要法力足够,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后者则要准备一些时间,可威力也将是‘风元破’的十倍以上。

    张信前世就很羡慕巩天来,天元霸体加上风元破真是绝配,别人打不动他,攻击力也大的吓人。平常的天域,都不配做巩天来的对手。

    至于雷系,倒是与他前世的选择一样,是顶级的中阶功诀‘九霄雷神’。

    总共有十二层,四次性质变化。圆满之后,可以习得无上极招‘九霄雷神’,简而言之,就是‘雷神’的变体,比普通的‘雷神’要强的些。

    张信前世,也依靠这门功法,掌握了‘雷天神寂’这门雷法极招。

    这一世他再修行此功,好处自然是不比前世。可张信依然不打算更改,只因这门功法,到了第三重圆满,就可掌握‘赤霄雷神’。

    ‘九霄雷神’,共有九个境界,赤霄、碧霄、青霄、玄霄、绛霄、霄、紫霄、练霄、缙霄。每一境,都会比前一境要强不少。

    而光是‘赤霄雷神’可以瞬发施展,不用时间准备,就已具备足够价值了。

    接下来是金系,张信却还未能定夺。一方面是对金系的了解,并不如风雷二系;二则是委决不下,是偏重于自己的御刀术,还是偏重于金系灵术,无法做出选择。

    到了他现在这一步,兼修是肯定不行的,那会使他的根基更加厚实,也会浪费时间。

    而众所周知,带不上圣灵境界的所谓根基,那就不算真正的‘根基’。

    可张信接下来找遍整个篆星楼的**层,浏览了所有七门顶级金系功诀与御刀之法的概要,都仍没能拿定主意。

    不过很快,张信就不再为此发愁。就在他迟疑犹豫的时候,离恨天一枚信符传来,让他眼神微亮。

    “金系一门,居然还有这样的功法?”

    之后他却返过身,直奔篆星楼的第七层。

    ※※※※

    “混蛋!”

    传法堂内某处的灵居,月无极蓦然大袖一挥,甩落了他身前茶几上,所有的杯盘。

    “张信这个混蛋,他是根本就不将兄长与我月氏放在眼里!”

    “连刑法堂,他都不放在心上,又如何能看得起我?且我现在与月氏,终究还是不同。”

    月崇山目光幽幽,自失一笑:“这次却是我的失策,没想到此子,居然狂傲到这个地步。”

    “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月无极胸膛起伏,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怒气:“这个张信,一定有问题!一般弟子被刑法堂传唤,哪可能会如此争锋相对?”

    “我也是从常理去想,才一脚踏入到这泥潭。”

    月崇山的语声,多少含着几分悔意:“关键是,即便我们知道他有问题,也暂时动不了他。你不知道,就在张信离开法堂不久。第一天柱就已发函,询问究竟。”

    “宗法相?”

    月无极瞳孔微缩,随后又凝声道:“即便有第一天柱插手,我们也绝不能善罢甘休。有朱八八的事在前,再有今日之辱,兄长如果不做反应,我们族人会如何看兄长?”

    “我知道!”月崇山眯起了眼,目中闪现凶厉之意:“此事我自会筹谋,不急于一时。此人身拥天元霸体与摘星术,身份特殊,被宗门上下瞩目,一旦动手针对,必须考虑事泄的后果。又所谓打蛇不死,反受其害,我需考虑一个完全之策。”

    “那就不妨双管齐下。”

    月无极也是冷笑不已:“我这边也可想想办法的。”

    月崇山闻言,却皱起了眉,语声严厉:“无极你别乱来!你月无极虽是四天骄之首,可以战力论,多半非其之敌。这个人嚣横归嚣横,可他也有足够的本钱,不要自取其辱!”

    “不摸清他底细,我绝不会亲自出手!”

    月无极有些不服气,可他依旧按捺下了战意,笑容更盛:“且即便不是他对手,也多的是办法,让他出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