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010 编号002
    敌人正体不明,连锁判定无法观测到对方的踪影,而且攻击速度很快,就像是不需要喘息一样。从墙壁和地面呈现出的撕裂状态,大致可以猜测这种攻击性神秘的特性,如果不是具备两种以上的神秘,那就是具备空间性质的神秘。空间性质的神秘普遍来说都是硬骨头,如果不能确定敌人的方位,那么就只能暂时撤退了。在速掠的力量下,即便是瞬间移动和空间传送这样的神秘,想要抓住我也没那么容易。考虑到对方是主动袭击,那么,此时选择撤离,说不定可以将这名敌人引诱出来。

    我再一次提升速度,无形的高速通道转过安全楼梯,盘旋着抵达上一层的电梯门前。我们三人停下来时,距离受到袭击的当时也不过去了一秒多的时间。江川的神情还维持在遇袭时的紧张,被我放下来的时候,看着四周和前一秒印象中不大一样的景状,眼神有些茫然。我过去也尝试过用速掠携带其他人,但是,可以在高速移动中反应过来的人却不多,左江当然是没有问题的,当我进入速掠状态的时候,她明显也可以融入那无形的高速通道中,获得和我一致的时间感和速度感。不过,江川的表现,显然在感官上,完全无法适应如此高速的移动。

    “这是?”江川有些迷糊,“敌人呢?”

    “被抛开了。”我一边说着,一边用连锁判定观测下方层落的动静,我特意停下的地方,正好是我们最后一次受到攻击的地方,在那之后,敌人的反应就完全跟不上我的速掠了。他会亲自踏入现场观察线索吗?我想着,只要他进入连锁判定的范围。我就有八成的几率解决他,距离根本就不是问题。

    “真快。”江川长长呼出一口气。

    “你们还能感觉到那人的存在吗?”我问。

    “之前一度感觉很强烈,但现在已经感觉不到了。”江川的回答,大致让我确定了敌人原先所在的位置,他当时的所在之处并没有超出连锁判定范围,仅仅是通过神秘屏蔽了连锁判定的探知。我的速度太快了。让江川无法反应过来,若非如此,当时有可能通过江川的感知,直接锁定那人具体的位置。不过,我的速度大概也吓了对方一跳吧,现在的动作,就变得更加警惕起来。

    不过无所谓,如果他无法直接撕裂空间,传送到基地之外。就必然要向上攀登,早晚都必须来到这一层。我们三人所在的位置相当隐蔽,加上江川的固有结界,没有特殊的侦测方法,是很难发现我们的。之前光明正大地走在通道中,也有诱敌的想法在内,如今的变化,大致符合预定的计划。

    “他开始移动了。”左江突然说。虽然她在之前也失去了敌人的位置。但是,她的直觉明显比江川更加强烈。即便无法确定对方的位置,也可以把握对方的行动。

    不一会,在连锁判定的观测范围内,漂浮在空气中的尘埃产生了剧烈的变动,逐渐在我的脑海中,勾勒出一个模糊的形象:应该是一个男性。就这么陡然出现在一个人都没有的通道中。看不清具体的现场景象,不过,基于之前的判断,这就是敌人没错。我正准备行动,江川却突然对我说:“我感觉到他了。就在脚底下,我觉得自己可以解决他。”她的眼瞳中,在说出这番话时,燃烧起十分强烈的战斗**,似乎迫不及待想要将自己新获得的神秘运用到实战中。

    我微微考虑了一下,就朝她点点头,同意了她的求战。江川的眼神一亮,猛然半跪,双手朝地上一按,以她为中心,固有结界-自我牢笼以一种更清晰的方式,朝四面八方扩展,眨眼之间,就让我们身周的景象出现了异常的变化。

    江川的神秘在具现化之后,和连锁判定一样,会构成一个有限的领域范围,不过,连锁判定只有方圆五十米,而固有结界-自我牢笼却几乎占据了三分之二的通道,上下的扩展,更是直接包括了三层的范围。

    在固有结界扩展的时候,异常感是相当强烈的,但在成形之后,却和之前一般,直接融入了通道原本的样子中,仅仅用肉眼很难分辨出来,不过,即便相似度极高,连锁判定却也仍旧可以根据观察到活动迹象的巨大差异,来确定这个固有结界的范围。只是,固有结界的范围,已经超出了连锁判定的观测最大距离。

    江川刚刚开发出神秘便有如此壮观的异常,在我碰到过的那些圈内新人中,几乎是最顶尖的那一批好手了。

    和江川释放的固有结界融合通道既不完全是原本的物质态,也不完全是这个神秘原初的意识态,给我的感觉十分奇特,那是一种浑浊的,身处在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的感觉。也许是我的感觉还不够敏锐的缘故,之前仅仅用来隐藏我们三人的时候,虽然可以感觉到异常,但是,这种浑浊的感觉,却一直都没有感受到。在我所熟悉的旧理论中,神秘的本质和临时数据对冲有着紧密联系,若将整个世界量化,那么,神秘相遇于一种正常稳定的数据和不正常又不稳定数据的数据产生对冲时,临时产生的异常现象,这种异常往往是短暂的,若没有特殊情况,环境必然会迅速恢复为正常又稳定的数据结构,所以,才产生了个人神秘和相对巩固和巨大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的区别。

    如今江川的固有结界,就像是以自己的力量,临时创造了一个比一般神秘更加巨大也更加持久的临时数据对冲,近乎真正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在我所见过的神秘圈内人士中,也是极为罕见的强力。

    被连锁判定观测到的男人似乎也大吃一惊,想要发动自己的神秘逃离固有结界的区域,但他失败了,最终仍旧停留在那条通道中。不知道什么时候起,灰雾已经在我们的脚下流淌。想必下方的通道中也是如此。

    灰雾和相对稳固的异常领域,几乎就是一般而言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所具备的特性。敌人已经被切实困在了江川的固有结界中,但是,这个固有结界的真实名字是“自我牢笼”,和江川的妄想有着密切联系,自然不可能只有这种程度。仅仅是困住敌人。是打败不了敌人的,即便,这个神秘本来就不是用来直接攻击敌人用的,但是,身为完美战士计划的产物,江川的攻击性显得十分强烈,在她的意志下,这种神秘已经和妄想体验中的样子有了不少区别。

    我和左江听到了开门的声音,只见到被固有结界化的通道中。所有的门同时开启,一个又一个的江川从中走了出来,目光朝我们一聚,随即狼奔而走,朝敌人所在的层落涌去。在那凝聚的目光中,没有任何的迷茫和困惑,充满了生命的灵动,就像是一个个真实的江川。而绝非镜像伪物那么简单。

    我和左江对视一眼,如今的情况已经十分明显了。江川就是要用人数上的绝对优势,将被困死在结界中的敌人吞没。固有结界中的江川有多少个?虽然猜想应该和江川自身的承受力有关,但至少,目前仍旧源源不绝地从房门中走出来。不仅仅是我们所在的楼层,所有被固有结界化的地方,只要有门。就会有江川走出。不一会,连锁判定中,江川汇聚成的洪流宛如拍打到了礁石上,迅速崩裂,但又源源不绝地拍打上去。宛如礁石般的敌人,只坚持了不到十秒,就被这股洪流彻底冲垮。

    “死了?”我不太肯定,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的人形太密集了,几乎分辨不出细节。

    “没有,消失了。”江川回答道,同时取消了固有结界。只是一眨眼间,所有的江川都已经不复存在,原本敌人所在的位置空无一物。

    “他有帮手,是意识行走者。”左江好似在探知什么般,凝神沉默了一阵,说:“看来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这些逃逸者已经勾结在一起了。”

    “阿江,你和江川也是意识行走者,可以将意识行走者揪出来吗?”我不由得问到,虽然没有亲眼看到敌人是怎么消失的,但这种消失无形无迹,显然是一种隐匿性很强的神秘。nog的情报还没有上传,之前的敌人,或许就是连nog都没能锁定的逃逸者。如果我们没有识破对方行迹的能力,依靠这种隐匿性,他们很可能会轻易通过我们所在的这一层。

    “无法锁定,但是,只要他们靠近,应该可以感知到。”左江说到,却没有什么紧张的神色。

    的确没有什么好紧张的,之前的交锋已经足以判断出,他们没有能力给我们造成威胁,而就算他们逃出我们的防线,也不会给我们带来任何坏处。虽然参与了这次猎杀,但是对于最高指挥官职位,我并没有太大的需求,仅仅是给予nog一个证明,那么之后还有更多的逃逸者可以选择,没必要现在就和当前这一对死拼。

    退一万步来说,即便必须要杀死已经遭遇的敌人,我也还有更多的想法可以实施。战斗从来都不是单纯依靠神秘就能获胜的,以自身的神秘为核心,辅以一系列战术和心理上的交锋,往往可以在看似势均力敌的情况下获得胜利,这样的经验,早在上一个世界就已经积累得足够多了。何况,在我看来,我们这边连一半的实力都没有拿出来,江川的攻击不过是对自身神秘的检测而已,那种依靠人数来摧毁敌人的场面看似宏大,但也并非江川的固有结界最佳的杀伤方式。

    在这种没有太大干劲的情况下,我们如今所做的一切,最多只能称得上中规中矩罢了。

    中规中矩的办法,似乎没太可能解决这次的对手。不愧是经验丰富的专家,如果我们不再次逼迫,他们大概会很有耐心地潜伏到更好的机会来临吧。我这么想着,连锁判定再次展开,笼罩了五十米方圆的范围,四周都是空荡荡的,除了我们三人之外。没有任何生命的感觉,在这种环境下,哪怕是一丁点足音,也足以传到我们的耳边,但是,没有。什么动静都没有,就好似有一种力量,将除了我们之外的声音都消除了一般。

    灯光突然一阵闪烁,似乎是线路出了点故障,不过,在当前的情景下,无疑更增添了一丝诡秘的气氛,异常感再一次将整个通道包围。

    “又来了。”左江说:“这次似乎换了对手。”

    虽然左江这么说,但我的连锁判定还是没有找到敌人。这段时间,克制连锁判定的神秘出现得越来越频繁了。

    江川拍了一下墙壁,这一次,她的动作没有上一次那么大,但是效果却同样好,看起来已经开始习惯自身的神秘了。以她为中心出现的异常感迅速产生,又迅速低落下去,固有结界-自我牢笼再一次和周边的环境融合。一片灰雾不知何时从脚下浮现,沿着通道和门缝。向四面八方散逸。

    紧接着,她脚边的灰雾开始凝聚,向上隆起,构成一个粗糙的立体模型,正是固有结界所覆盖区域的地形模型。我和左江看着模型,一眨眼的时候。模型中似乎有什么地方产生了变化。虽然我无法分辨出来,但是江川显然已经锁定了位置,下一刻,那个地方便传来一阵怪异又刺耳的响声。

    敌人出现了!

    “主人,不要过去!那边已经超出固有结界的范围。是敌人的意识领域。”江川脸色严肃地说到,“前去侦查的我被一个怪物轻易杀死了。”

    “意识领域?是和你一样的固有结界具现化?还是我们已经进入意识态世界?”我看着立体模型问到。

    “之前通道灯光的变化,是被强行扯入意识态的先兆,但是,被我的固有结界排斥了。”江川正色说:“现在我们是在固有结界里,出了固有结界,就会立刻陷入意识态世界中,派出的江川其实就是为了验证这一点。敌人的意识态怪物很强。”

    “也就是说,这名意识行走者的能力是将人带入意识态,并在意识态中进行强攻的类型?”左江端正了一下表情,说:“那就应该还有一个人,一个可以轻易从固有结界中救走第一个敌人的家伙。那个家伙的能力,可以渗透到固有结界中。”

    她的话突然一顿,正要做出闪避的动作,但我已经捉住了那一闪而逝的身影,之前连锁判定无法观测到他的动作,似乎是受到了环境因素的干扰,但现在,他距离我们太近了。这个刺客已经来到左江的近侧,在发动袭击的一瞬间,才堪堪被连锁判定锁定。我抓住左江向后退了一步,只见一名将头脸用头套遮得严实,一身暴露身材的紧身衣,身形几乎透明,可以轻易看到其身后景物的女性拔出腰间的短刀,以在我眼中极慢,但实际极快的动作削割了左江之前所在的空间。

    这个女人的打扮和使用冷兵器的动作,让人联想到日本特区传说中的谍报专家“忍者”,但是,她的身材,脸型和暴露在外的一丝丝金发,都充满了欧美人种的外型特征。她那近乎透明的身体,在连锁判定中呈现为一种几乎没有任何物质运动的空白,但正是这种空白,才在这个空旷的空间中,变得十分明显。

    她的能力充满了可怕的渗透力、速度感、爆发力和隐匿性,但是,仅仅谈论速度,她仍旧差了我不止一筹。对我而言,这种近身作战能力极强的敌人,只要可以被观测到,又不具备超乎想象的防御力,都是没有威胁的。

    她的攻击就像是放慢了数倍,我在带开了左江后,已经转到她的身边,狠狠用行李箱击中了她的腹部。速掠停止的时候,女人彻底被打出了透明的状态,惨叫一身,狠狠撞在墙壁上,还没落地,就被左江一手扭断了持刀的手腕,一手按住脑袋砸在墙壁上,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让人觉得她的头盖骨是不是已经裂开了。

    不过,她的身体素质还真不错,即便如此仍旧没有昏迷,反而将口中的鲜血聚成一线喷向左江,用膝盖顶向左江的下腹。左江稍偏了一下头,躲开血线,但面对膝盖撞击却迎了上去,即便下体被结结实实地击中了,但对她来说似乎不痛不痒。

    “你想死吗?”左江语气很温柔,但却因为与当前情状强烈的反差,而流露出一股寒气。

    还没等女人说话,她猛然膝盖一顶,还了一击下体重击,这一次,女人紧绷的身体终于软下来了,甚至在空气中,开始弥漫一丝丝的尿骚味。

    “江川,给那个意识行走者传话。”我没再理会左江那边,如何对待猎物,左江有自己的兴趣。已经到了手中的俘虏,说不定可以充当诱饵,以带来更多的收获,毕竟,谁也不能肯定,这些逃逸者是不是个个都冷酷无情。对方和这个女人有着难以斩断的情感也说不定。

    不需要我详细说明,江川也明白我的意思,通过自己特有的方法,将这里的情况传达了过去。这种要挟在她手中做得十分熟练,应该是没少用过吧。江川一点不好意思的表情都没有,她在过去虽然没能拥有神秘,但却是地地道道的雇佣兵,战斗人造人,不参与战争业务什么的根本就是天方夜谭。在第一次和我碰面时,所表现出来的那种稍显娇弱的文官气质,只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

    “主人,敌人同意见面了。”江川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地对我说到。

    “让他们进来。”我说。

    这个时候,另一边传来衣物的撕扯声,我和江川转头一看,原来是左江撕开了女人的头套,露出让人意外的平凡脸蛋,她的身材在紧身衣的密着下,显得和江川不相上下,但是长相比江川还要普通,不过,和江川一样,单单从五官的某一个来看,却是相当有特点的,只是组合起来,就没有预想中那么惊艳。

    “果然是你,编号002。”江川面无表情,也没什么惊讶的情绪。

    江川口中的编号,让我意识到,这次捕获的猎物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和江川一样,是雇佣兵协会完美战士计划的失败品,编号002,不过,从她的行动来看,明显比原来的江川强得多,那种悄无声息渗透到固有结界中的能力,应该是一种神秘。江川的同伴应该都是无法用正常方式开发出神秘的,而且,身为特遣的人造人,为什么会站在逃逸者一方?从剩下正在对峙的逃逸者的行为来看,彼此之间似乎还有一些羁绊,不得不说,编号002有些异常。

    不过,审问在疑惑出现的同时,就已经得到了解答。左江的妄想体验不知何时已经完成,从编号002的大脑中套出了这些答案。

    “她的意识经过改造。”左江说:“为了执行卧底任务,所以才和逃逸者打交道,nog已经怀疑那两人了,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结果,她的伪装被看穿了,被那名意识行走者用极为残酷的方法改造了意识,种植了一种名为神秘之种的东西,她的神秘,并不是她自己的,而且因为副作用,只剩下十天的性命,十天后,她的人格意识就会被成为神秘之种的养分,而神秘之种成长后,就会变成强力、残暴又具备灵性的意识怪物。”

    “主人。”江川的声音平静到冷酷:“可以让我干掉那两个家伙吗?”

    “如果你可以的话,我没意见。”我回答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