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40章 狗血的胜利(700月票)(求打赏)
    三姐妹都没有想到,杜克不闪不避不用魔法,他居然以自己的血肉之躯,毅然迎上这一箭。

    那张并不算特别帅气但尚算清秀的脸上,竟然出现了解脱的表情。

    没错!解脱!

    在两姐妹看来,17岁的杜克不该有这样的表情。

    他的祖国被兽人灭了,他不曾放弃。

    他的王都被兽人占了,他不曾放弃。

    在联盟最恶劣,有超过三个王国的首都被毁灭,连身为盟主的洛丹伦都差点被毁的时候,他也不曾放弃。

    在面对超凡的红龙军团肆虐之际,在他身中最残酷的生命流逝诅咒的时候,他都不曾放弃过。

    然而这一刻,杜克却因为感情的困苦,有生以来第一次选择了放弃,而且放弃的是他的生命。

    杜克的选择让她们震惊,那是从身体到灵魂最深深处的无比震撼。

    “笨蛋!闪现啊!”希女王充满怒气的脸上终于出现了惊容。

    “杜克,别傻!”奥蕾莉亚惊唿,想起的却是杜克那神奇的【真实镜像术】。

    “不要”一边惊叫着,温雷莎一边想起的却是杜克在最后关头打开【寒冰屏障】的神奇一幕。

    所以不管是奥蕾莉亚还是温雷莎,都有了那么一刹那的犹豫。

    但……

    在两姐妹极为夸张的动态视力当中,希尔瓦娜斯的箭矢毫无阻碍地刺中了杜克的胸膛。

    箭头撕开法师袍的刺耳裂帛声,在俩姐妹那对细长的精灵尖耳朵当中,简直是无法忍受。下一个刹那,血花四溅。

    跟箭矢射入差不多速度飙出来的血花,最大限度地刺激着两姐妹的视觉神经。

    假的?

    不!这是真的!

    完全没有魔法的波动!

    杜克是真的要殉情了!

    仅仅因为她们姐妹的相逼。

    联盟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英雄杜克*马库斯没有死在兽人的百万大军手下,没有死在被控制的红龙军团的龙息下,没有死在死亡之翼的追杀下,却因为感情问题而寻死?

    不!绝不可以!

    不管是出于感情,还是出于理智,两姐妹都绝对没想过,要逼杜克到这个地步。更没有想过,杜克会因为她们的相逼,痛苦难过到这个地步。

    在最后的最后,两姐妹闪电般同时出手。

    “”一阵雷光闪过。

    时间仿佛定格一般。

    花园中,四人如同中了时间停止魔法,每个人的动作都凝固了。

    十米开外的树上,希尔瓦娜斯保持着僵硬的射箭姿势。

    地上最前方,温雷莎的右手抓住了自家二姐箭矢的尾部箭羽,附在上面的雷霆之力大部分去到她那条看似纤弱的手臂上,手指部分更是一片漆黑。

    中间,奥蕾莉亚的左手抓住的是箭杆的中部,高速的摩擦,几乎把这位风行者大姐的手指皮给全数磨掉,在箭杆上留下一抹触目惊心的鲜血。

    最后方,杜克昂然挺胸,特别尖细的箭头已然刺穿了杜克的胸肌和肋骨,只要再多那么半寸,就会刺破心包,要了杜克的命。

    然而,差点就是差了点。

    杜克毕竟是活了下来。

    “你疯了!?”俩姐妹同时转头,异口同声破口大骂。

    “疯了?或许吧。但总比要你们姐妹硬是分个胜负要好。抱歉,我真的无法做出选择……”刚才是左眼,这一次是右眼,杜克的第二滴泪水,潸然滑落。

    看到自家大姐和三妹的表情,希尔瓦娜斯终于意识到,这一次是她白当恶人了。这位后世让无数人闻风丧胆的女王陛下,此刻只能恨恨地一咬牙,勐地一跺脚,转身就走。

    留下的,唯有一声怒骂:“便宜你了,混小子!”

    国宾馆花园里闹这么大动静,自然瞒不了谁,幸好加文拉德还算尽职尽责,让凡妮莎帮忙驱走了围观群众,又勉强自己当个大号电灯泡,帮杜克三个治疗伤口。

    其实希尔瓦娜斯还是留手了,如果真是全力一击,两姐妹怎可能治治就好。

    闹到后半夜,总算国宾馆再次静下来了。

    在阳台,杜克和两姐妹吻别。

    奥蕾莉亚当仁不让地占先了,温雷莎只能气鼓鼓地看着自家大姐需索着,然后又毫不示弱地使用了相同的时间。

    不多一分,不少半秒。

    感觉上,似乎两姐妹已经做出了某种不为杜克所知的协定?

    “早点休息吧。明天早上你还有联盟会议吧?”奥蕾莉亚关切地说道。

    “嗯。”

    “要想我哦。”温雷莎更为简单。

    “嗯。”

    终于打法走风行者两姐妹,杜克总算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睡在软软的床上,杜克长叹一口气,心中暗暗道:“幸好小爷我机智,拼着不要一条命,丢节操复活都不选丢一个要一个。”

    没错,一切都是套路。

    谁叫杜克可以复活呢?

    反正节操掉了就将来找机会捡回来吧,倘若真的伤了哪一个的心,让随便哪个走向悲伤的绝路,杜克才是真正无法饶恕自己。

    杜克很快睡着了,然而就睡了……不到五分钟。

    迷迷煳煳地,杜克被突袭了。

    杜克睁开眼睛,视界里满眼都是那一头哪怕在深夜里也仿佛会自己发光的金闪闪秀发:“奥蕾莉亚?”

    见鬼了!她竟然敢在这时候偷跑?她们两姐妹不是应该做了些不许偷跑之类的协定?

    杜克刚刚假仁假义地说无法在两个当中选一个,这头就跟奥蕾莉亚相好,这不是自打嘴巴吗?

    杜克立马想说拒绝的话,谁知道奥蕾莉亚一根嫩葱似的指头封住了杜克的嘴唇。

    或许杜克可以找出一万个理由推诿,谁知奥蕾莉亚一句话就搞定了杜克。

    她说的是:

    “我想你了。”

    ‘我想你了’和‘我爱你’,都是无比简单的一句话。任何的文学家都能为这句话创造无数个定语、形容词什么的,但最后的最后,都比不上这么简单的一句来的直白,来得有力。

    这一句话,轻易勾动了天雷地火,杜克同样压抑许久的感情,瞬间倾泻而出。

    系统提示:

    “你对奥蕾莉亚的盔甲发动了【撕裂打击】!”

    “你发动了【压制】!”

    “你发动了【杜克神剑999连击】”

    ……

    “boss奥蕾莉亚被击败,陷入【瘫痪】状态。”

    终于,打赢了!

    这时候蓦然一对手臂从后保住了杜克的脖子,在杜克眼睛的余光当中,看到了一抹同样闪亮的银色光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