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47章
    也就在张信叶若这主仆二人,在议论巩天来的同一时间,距离张信伴山阁足有四百里地的神玄峰顶,也同样有人在说着他与天元战圣的事情。

    “听说你出手,给巩天来那个家伙解围了?亲自为张信炼制了一枚安置金神的乾坤戒?”

    出言之人是一位白发老者,此时正站立在窗台之旁,神色悠闲的给窗外的一群白鹤喂食。

    “简直是岂有此理!我还想见巩天来那家伙,继续出乖露丑了,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我总不能看着他们继续胡闹下去?张信修行的事情,也必须尽早解决不可。他现在危机重重,根源是在修为不够。只需有一日他能身登神师之境,一切碍难都可迎刃而解。所以唯独这修行,此子一日都不能松懈。”

    掌教真人归真子,同样立在窗台之旁,神色平静的看着外面的闲云野鹤。

    须臾之后,这位就又状似随意的问着:“如今我们南面的形式,不知师兄你是怎么看的?”

    “好的不能再好。”

    那白衣老者微微一挑眉:“俱比罗这一场血祭之后,已晋升天域。借助血咒石之助,就是神域也能够对抗一段时间。如今这位,已经稳住了神威遗脉的基本盘,却暂时无法正面对抗南面那十几位天域魔主的压力。预计在未来几百年内,我们的南方,都不可能再有威胁。现在唯一可虑的,是他手底中的势力太过孱弱,很可能撑不过这最艰难的二十年。”

    说到这里,白发老者更是忍不住咒骂:“这得怨巩天来这厮,这个家伙,完全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薛智与司空绝二人,杀一个就足够了,他倒好”

    “这个倒不需要太担心,俱比罗本身的能力不错。他手里的血咒石,也能拖至少三五位天域魔主同归于尽。荒原深处的那几位,没这个胆量把他逼到绝境。”

    归真子摇着头:“所以我倒觉得,巩师弟能够一举将两人击杀,其实是件好事。薛智与司空绝,对日月玄宗的敌意太强也极易被人所用,除掉了才可永绝后患。”

    归真子说到这里,就见白发老者一脸的不以为然。他失笑一声后,就转过了话题:“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俱比罗与上官玄昊吧。”

    “俱比罗与上官玄昊?”

    那白发老者顿时有些不解之色:“这两个人,难道还能扯上什么关系?”

    “怎么没有?只是你我想不到而已。我查过了,血咒石此物,很可能是由上官玄昊安排,落入到俱比罗的手中。”归真子神色淡淡的说着:“此物最早也是上官玄昊,在北海一处古代遗迹中所得。”

    “竟有此事?”

    白发老者面色大变,眼神惊骇,好半晌才回过了神:“这还真像是上官玄昊的风格,他应敌的手段,从来都是不显山,不露水。居然在十年之前,就已经埋下了解除南方魔患的伏子了么?”

    “所以我喜欢他,如今藏灵山之南,几百年时间再无忧患。俱比罗看似借助血咒石一步登天,几乎跨入当世至强者之林。可其实是自毁前程,他的三昧神眼很难再进阶到合道之境。我想如果没有天柱山一战,上官玄昊他仍然是宗门天柱,那么这一役,多半会更加的波澜不惊。”

    归真子一边说着,一边叹息:“那个孩子虽然天资不佳,永生都无望天域。可却是最适合继承我这个位置的后辈,可惜,可惜”

    “可惜什么?是你关键之时见死不救,如今却在这里假惺惺的说这些,岂不惹人发笑?”

    白发老者冷笑,然后他又心中一动,神色凛然的问着:“我说你为什么会坐视楚悲离,操纵刑罚戒律二堂传唤张信。如果摘星使正如我们预想的,与上官玄昊有联系。那么这一次很可能是上官玄昊故意为之,让张信在荒原现身,给俱比罗以可乘之机。师弟,你对张信是不太放心?”

    “只是一次试探而已,师兄别想太多。”

    归真子的神色依旧平静:“这水面实在太宁静了,偏偏又水质混浊,让我看不清水底之下,所以丢一颗石子,听一听响动。”

    “可也能顺带试探一番张信与上官玄昊之间的联系,到底是在什么程度吧?”

    那位白发老者,毫不买账的嗤笑:“记得几年前,你也是这样小心翼翼,不停的试探。可结果了?小心这次重蹈覆辙。”

    “那不一样。”

    归真子的神色复杂,眼中竟现出几分悔意:“不一样的,他们两人,终究还是不同。上官玄昊的身份,与我们摘星使岂能一概论之?师兄你当初,对他不也是防备有加?”

    听到这句,那白发老者也神色默默,不发一言。

    而归真子也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转而问道:“我听有人说,你又准备在考功堂,为张信评定一次十五级的特等功勋?”

    “是有此事。”白发老者笑着回应:“难道不行?我宗对薛智与司空绝的悬赏,是两次特等的十六级特等功勋。这一次,巩天来拿了大头,可张信亦有着诱敌之功,这有何不妥?”

    归真子闻言,不禁再次摇头:“拔苗助长,你也不怕害了他。”

    “可他已经没有了时间。”

    白发老者语声冷酷的说着:“如果在那之前,他还成长不起来,日后也一样下场凄凉。早死晚死,有何区别?拔苗助长,好过于日后被人一巴掌拍死。你该知道,等到那个时日来临,我们迟早护不住他的。”

    “师兄说的,也有道理”

    归真子说完,忽的心神微动,若有所思的聚灵于目,往这间大殿之外看了一眼。

    透过重重石壁,可见那门外,正有一个青袍身影,手捧着一枚紫金色的剑符,匆匆往殿内行入。

    归真子见状,不禁吃了一惊,随后语声微沉:“看来师兄你才是对的,不过力度还有些不够。这次对张信的奖赏,师兄能否在规则之内,再酌情增加些许?”

    “力度不够?”

    白发老者先是奇怪于归真子突然转变的态度,随后他也看见了,那走入到门内的青袍弟子,还有那枚样式奇异的紫金剑符。他的脸色,也顿时大变:“这是,玄级血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