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三章节 搏命
    第二百七十三章节搏命

    刑天这一剑,散发出刺激性骨的寒意,不过这寒意并非是冰冷之寒,而是无尽的杀意所凝聚出来的,刑天的这一剑快到了巅峰,剑锋一出撕破空间,根本不给对方反应的机会!

    “好锋利的剑,好犀利的剑法,只可惜这样的攻击依然无法打败我,打不败我,你就休想活着从这里离开!”说话之间,那阻挡刑天之人再次挥臂去抵挡刑天的这一道剑攻!

    只听,到一声清脆的轰鸣声,手臂与宝剑再次碰撞间,那坚硬无比的手臂在一阵轻响之声,终于被刑天那恐怖的剑锋硬生生地撕裂开来。不过,刑天对此却没有高兴,反而微微地皱起了眉头,剑锋切割入对方的血肉之中,竟仿佛跟切割在精金之上一样,连拖动剑身都变得极为艰难。

    “好强悍的炼体之术,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怎么可能有这么恐怖的炼体之功,那怕是混沌神魔的肉身也不过如此!”刑天的心中不由在暗自感叹着,也在担忧着接下来的战斗,这突然出现之人完全超出了刑天的想象!

    刑天在进入到这宝得之中那可是没有半点的清闲,一直都在疯狂地猎杀凶兽来增强自身的实力,也正是因为刑天的疯狂,所以他方才能够在短短的一年之内有如此的进境,原本刑天以为在这宝星之中不会有人能够有与自己这样强悍的身体相比之人,可是现在他明白自己错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体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就在刑天暗叹之时,一道厉风朝着他眉心瞬间袭杀而来,定眼看去。那是一根如同枯枝般的手指,猛然地点向刑天的眉心,要将刑天的眉心一指洞穿,若是被对方击中,就算刑天有再大的力量都没有用,绝对是身死魂消。

    刑天想都不想,脚下微微一错。紧跟着,身躯向后暴退,拉开与对方之间的距离。虽然这一次的交手。不过是双方的一次小小的试探而已,但是这仅仅试探,却让刑天的心中为之一凛,让他感受到了无边的压力。在这压力之下刑天不由地生出一种浓烈的战意。

    压力。在这近一年的时间里,除了一开始刑天还有点压力,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刑天再也没有压力了,以他那强悍的肉身还有那强大的至宝与神通,完全可以在这宝星的外围之中进退自如,可是现在他却遇到了对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这是一名圣人级的顶尖强者。至少对方的肉身已经达到了圣人级的存在,要不然不可能有如此恐怖的防御力量。能够抵挡得住自己‘噬魂枪’的攻击。

    在拉开距离之后,刑天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对手,这是一个身穿黑袍,全身笼罩在黑袍之中的强者,不过从对方的手臂上看,这是一个老者,对方血肉的衰老让刑天感到震惊,这样一个强者怎么可能会有如此衰老的血肉,对方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

    刑天实在是想不明白,越是想不明白,刑天越清楚对方的恐怖,反常即为妖,这样反常的事情其中若是没有什么惊人的秘密,打死刑天也不会相信,有秘密的人那自然是更加危险,特别还是在这样一个强者的身上!

    血肉的衰老让刑天感到意外,手臂手臂之上的伤口更是让刑天为之震骇,在对方的手臂之上有一道清晰的伤口,以刑天的眼神自然可以清楚地看清一切,在那伤口之上呈现出青褐色,宛如生铁,伤口之中竟然没有半点鲜血流出,而且,对方的伤口还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不过转眼之间便恢复如初。

    只听那老者平淡地说道:“好锋利的剑,好厉害的空间法则之力,空间法则果然不愧是天地间最为强大的力量之一,连我枯木真身的强悍战体都被破开,不过你的实力太差劲了,根本发挥不出空间法则的真正力量,想要杀本座,你还差得太远。”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在你的身后可是离开这里的传送法阵?”刑天大声地向对方质问着,想要从对方的口中探索出一点点有用的信息!

    只可惜刑天的想法虽好,但是现实是无比残酷的,对方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小子,废话少说,想要知道一切,可以,只要你能够斩杀我,那你便会知道一切,要不然就把性命给我留在这里!”

    虽然对于刑天能将自己打伤,心中有些诧异,不过对方很明白没有把刑天放在眼里,在他看来刑天与自己的实力相差甚远,所以没有太多的顾忌,刚刚不过是小小的试探而已,他一身战力,连五成都没有动用,对付一个小小的刑天这样的准圣之人,他可不认为会有什么意外发生,能够让刑天逃出自己的手掌心。

    “混元大罗金仙级的强者,不要以为你有多了不起,想要留下我,你得拿命来换!”说到这里之时,刑天的眼中精光一闪,暴发出无尽的杀意!

    虽然全身散发着无尽的杀意,不过刑天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踏立在前,全身的血气在疯狂地运转着,在血气运转之时,他的身上又散发出一道惊人战意,一种不屈的信念在他的身体之中流转着,与那杀气交融在一起。

    对于刑天的蓄势,对方并没有去阻拦,而是摆出一副任由刑天施展的架式来,那种姿态激起了刑天心中的傲气,这是在赤/裸裸地无视自己的存在,将自己当成是一个蝼蚁,对方如此的姿态让刑天如何能不为之愤怒!

    对方仿佛是感受到了刑天心中的愤怒,冷笑一声说道:“小子,准备好了吧。准备好了本座便成全你,让你知道天外有天!”

    说到这里之时,那黑袍之人抬脚向前踏出一步。那本来微微弯曲的腰背,豁然间挺直,身体之上瞬间爆发出一股滔天气势,那气势如虹,引得虚空都为之震荡起伏,与此同时一道异象突然间冲天而起。

    只见,在那黑袍人的身后。出现了一幅奇异的景象,一颗通天巨树竖立在一座高山之上,那通天巨树全身没有一点的绿气。整颗树都散发出浓烈而又冰冷的死气,仿佛是不容于这天地之间一样,那气息慑人心魄。

    黑袍的这异象一出,整个天地间都浮现出一种恐怖的阴森气息。仿佛有阵阵阴风自天地间不断的吹了过来。一种恐怖的威压,如潮水般席卷整个天地,四周虚空,都仿佛在异象下,硬生生被禁锢镇封。连天地元气都被生生定住。

    “法则异象!大道真义!”刑天的眼神不由为之一凝,脸上神情格外凝重,看着那宛如实质的画面,他的内心则是起伏不定。黑袍背后的异想可是法则的凝聚,是大道真义。虽然刑天也渐渐摸到了这法则异象的门槛,可是依然没有掌握这种力量。

    “不错,小子你还有点眼光,这就是法则异象,大道真义,你是投降还是要继续与我一战?”那黑袍得意地向刑天说道,神情说不出的嚣张!

    刑天明白这法则异象就代表着对方所修炼的功法,还有他自身对天地大道的领悟,所有的一切,彻底汇聚在一起,最终形成的独特法则异象,法则异象是能随着自身修为的提升而不断蜕变提升,没有止境。

    刑天实在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样的地方遇到这样强大的对手,这样的对手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刑天不明白大道想要干什么,这样的对手分明已经超出了培养精英的概念,大道用这样的对手究竟在保护什么!

    法则异象混元大罗金仙最强大的攻伐手段之一,这些法则异象,不是虚幻的,而是真实的,这是大道的显现,法则异象中蕴含独特的大道神韵,具有不可思议的强大伟力。法则异象一出,直接就镇压四方,席卷天地。

    可以说现在刑天所面对的不是黑袍,而是一方天地,他在与一方天地为战,与大道为战,这样战斗那是无比残酷的,这也是刑天自进入到宝星之中所面临最凶险的战斗,刑天丝毫没有怀疑对方的杀意,想要活命,刑天只有放手一搏!

    “杀!”那黑袍一声沉喝,身后的法则异象冲天而起,朝着刑天毫不客气地袭杀过来,那颗通天的枯木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有如死亡降临一样,恐怖的气息,笼罩整个虚空,仿佛天塌地陷,如洪水般地席卷而来

    死亡气息,亡者法则,若是被这法则的力量所笼罩住,法则的力量将会不断地抽取着对方的精气,至于死亡为止,这等凶残的手段那是无比恐怖的!

    “业火红莲出,火焚天地!红莲盛开!”刑天没有犹豫心念一动‘十二品业火红莲’疯狂地爆发了,一道道的红莲业火疯狂地涌出,一朵朵的业火红莲在这片凶地之上盛开,强大的红莲业火在疯狂地向对方反击!

    刑天这一反击,一边是烈焰焚天,而一边则是死亡降临,两者气息在疯狂地交锋着,红莲业火不断地被那死亡的气息给淹没,一朵朵的红莲盛开,伴随着一朵朵红莲业火的消散,这是一场疯狂的较量,如此疯狂地反击对于刑天来说强力很大,他的内世界在不断地运转着,一道道的世界之力被‘十二品业火红莲’给抽走。

    “哈!哈!哈!就算你有法则异象又能如何,我刑天不惧怕你,就算我的境界比你差上很多,可是我要杀你,依然如屠猪狗!”在感受到自四面八方传递而来的巨大压力,刑天内心之中的战意在那外力的不断压榨下,轰然间爆发,他仰天间发出一阵狂笑着。

    “杀”刑天大吼一声,身躯突然一变,只见刑天的整个身躯如充了气的皮球一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剧烈膨胀,不过只是数息时间便涨到了十数丈高,然后那身体则又在肉眼可及的情况之下疯狂地在缩小着,一胀一缩如此反复了三次,刑天的身上散发出浓烈的爆炸气息。

    刑天要搏命了,面对这样的强者,他不得不舍命一搏,动用了自己最后的手段,连续压缩了三次的力量,那恐怖的世界之力在他的压缩之下已经到了极限,三次之后,刑天化作一尊十数丈高的巨人,一身狂暴的气息散发出来,在那狂暴的气息之中有着无尽的杀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