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八十章 西门吹雪和独孤求败
    雷霆滚滚,倾泻如瀑。

    楚阳站定之后,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查看周围的情况就是一呆:“又是雷海?这个地方,似乎很熟悉?”

    依稀记得,当初在风云世界中,他被赤松子破虚虚空带到了飞升之后的世界,那里就是一片雷海。

    “同样的雷云,同样的气息,可又怎么会一样?”

    楚阳疑惑不解。

    从风云世界飞升和从诛仙世界飞升后到的世界若是一样,就有些说不通。

    “这就是传说中的仙界吗?”

    苍老而虚弱的声音响了起来。

    “应该就是仙界吧!”

    楚阳看了过去,露出复杂之色。

    当时一战,他和青叶都爆发了最巅峰的力量,最后打破虚空,两人被一卷就来到了这里。

    青叶已经是弥留之际了,头发散乱,委顿在地,望着落下的雷霆,露出疑惑不解之色,片刻后,也随之释然,露出了笑容。

    “仙界,我终于还是来了!”

    低喃一声,体外的防御法力彻底的消散,被雷霆之力一卷,便成了焦糊,最后被击成了粉碎,洒落在他认为的仙界之中。

    “不管如何,你也算梦想成真了!”

    楚阳叹息一声,他体外光芒闪闪,将雷电之力排斥而开。

    如今,这种雷电对他已经构不成威胁。

    正要探查周围的情况,他就感觉到右侧传来一股恐怖的气息,扭头看去,不禁一呆。

    雷云之中,有一头至少三十丈的巨兽往这边缓缓而来,体外缭绕着无尽的雷弧,他望着天空的眸子忽然转移过来。

    楚阳身子一僵,想也不想,就朝相反的方向急速遁走。

    吼吼吼!

    雷兽巨大的眼睛露出了看到食物后的兴奋,身形一动,就追了过来。看着身躯庞大,可他的速度竟然超过了楚阳。

    “这是什么东西?”

    楚阳心颤,死亡的危机萦绕心头。

    后面的雷兽给他的压力太大了。

    “快、快、快,再快点!”

    遁空步施展到了极限,依然无法摆脱背后的气息,而且越来越近,他甚至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追赶的雷兽头顶上的独角光芒一闪,便接引一道雷光朝着楚阳落下。

    雷海之中的雷电,一闪便到了近前。

    “该死啊,再快点!”

    楚阳紧张到了极点,然而却快不过雷电,被一击而飞,全身焦糊。

    “他么的,老子这是倒了血霉吗?”

    若不是关键时刻祭出了佛光珠,这一击就要了他的老命,哪怕如此,让受伤的身体再次加重。

    他感觉到,这头雷兽的实力绝对达到了真神的层次。

    前不久,青叶以阵法加持,到了最后关头,最多也只是勉强达到了真神最低层次的攻击罢了。

    而身后的雷兽,却是真真实实的真神强者,还是在雷海之中,加成之下,攻击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

    唰……!

    又一击而来,引动了百米方圆的雷霆汇聚,化作水桶粗的雷光降落。

    “快!”

    楚阳心神一跳,脚步一迈,竟然进入了某种奇特的境界,一步便消失无踪,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雷海边缘。

    停下之后,他都是一呆。

    “竟然进入了遁空步的第四层,天涯之境,咫尺天涯,一步之间,便是天涯海角!”

    楚阳露出了笑容。

    可惜,这里是雷海范围,受到了干扰,没有达到理想的程度。依然没有将雷兽彻底的甩开,循着的他的气息,已经追了过来。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楚阳回头遥望,在雷兽后方极远的地方,有浓郁之极的雷霆云层,黑色的、蓝色的、还有紫色的雷云。

    雷兽三十丈多高,浑身披着厚重的鳞甲,头长独角,外形却和夔牛有几分相似,却是四个蹄子。

    “待他日,再回头将你解决!”

    楚阳低喃一声,又一步踏出,冲出了雷霆范围,他身躯却骤然一僵,一动不动,额头上冒出了冷汗。

    因为雷电干扰,他并没有用心灵之力感应,双眼所及,雷霆之外是平坦的大地,感觉没什么危险。

    然而此刻,他却一动不敢动。

    左右高空,分别悬浮一人。

    左侧之人是一位老者,灰衣麻布,穿着朴素,倒背着双手,在他周围是密密麻麻的剑气,每一道剑气,都在演绎着一种剑法,神奇而可怕。

    右侧之人身穿白衣,一身纤尘不染,干净的过分,他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年轻,只是双眸淡然,冷静的可怕。

    他怀抱长剑,静静站立,在头顶上孕育着一股石破天惊的剑意。

    他们两人之间,密布着无形无质的剑气,楚阳闯了进来,打破了平静,可两人却没有伤害无辜的打算,并没有动手,又维持平衡。

    “西门吹雪,你善杀人,为何不杀?”

    老者开口。

    “独孤求败,你有攻无退,为何不杀!’

    白衣青年开口。

    楚阳却眼睛一眯,露出莫名之色。

    “我向来不杀无辜之人,何况这个小家伙,我也不一定杀了他!”

    独孤求败淡淡道。

    “我只杀该杀之人!他同样给我一种内敛的感觉,虽能将他压制,却很难将他斩杀!”

    西门吹雪说道。

    两位剑道强者都感应到了楚阳的不俗。

    却在这时,追杀楚阳的雷兽已经来到了雷海边缘,它仰天咆哮,引动雷云滚滚,形成可怕的异象。

    “妖兽,当诛!”

    独孤求败并指如剑,朝着雷兽一指,一道道剑气好似活了一般,刹那间凝聚成剑网,将雷兽笼罩进去,渗入了体内,让它身子一僵,眸子中流露出惊恐之色。

    “不能让你专美于前!”

    西门吹雪同样并指如剑,一点之间,飞出一点剑芒,犹如流光遁影,顷刻间没入了雷兽的眉心。

    气息泯灭,生机消散。

    身子倒下,却割裂成万千碎片。

    楚阳虽倒背着无法看到,可却清晰的反应他心海之中,不禁嘴角抽搐。

    这两位的恐怖,超出了他的想象。

    “独孤前辈,你可是创出独孤九剑的那个前辈?”

    “西门前辈,你可是四条眉毛陆小凤朋友的那个西门?”

    楚阳眸光闪闪,心灵迸发,忽然开口。

    “来到此间三千余年,我从未告诉过任何人有关九剑的事情,你是如何得知?”

    独孤求败神色微动,反问道。

    “我就是,你怎知?”

    西门吹雪万载不动的表情流露出了异样。

    “你们真是啊?”楚阳露出激动之色,可心里翻起了滔天骇浪,连忙道,“两位前辈,不如坐下来说道说道?”

    “或许是故人,暂停如何?”

    独孤求败望向西门吹雪。

    “可!”

    西门吹雪落下。

    一老一少,来到了楚阳对面,他们望着楚阳纷纷露出疑惑不解之色。

    楚阳从佛光戒中取出三个蒲团,盘坐下来,这时他已经平静,好奇道:“看两位前辈的样子,不像仇敌,为何对峙?”

    “为证道!”

    独孤求败简单回答,就反问,“你是如何知道我的?”

    “纵横江湖三十余载,杀尽仇寇,败尽英雄,天下更无抗手,无可柰何,惟隐居深谷,以雕为友。呜呼,生平求一败而不可得,诚寂寥难堪也。

    凌厉刚猛,无坚不摧,弱冠前以之与河朔群雄争锋。

    紫薇软剑,三十岁前所用,误伤义士不祥,乃弃之深谷。重剑无锋,大巧不工。四十岁前恃之横行天下。四十岁后,不滞于物,草木竹石均可为剑。自此精修,渐进至无剑胜有剑之境。

    既无敌于天下,乃埋剑于斯。呜呼!群雄束手,长剑空利,不亦悲夫!”

    楚阳慷慨说道:“您老将境界分为利剑级、软剑级、重剑级、木剑级、无剑级,给后人指明了剑道之途,让人钦佩。本以为您老埋骨襄阳城外的山谷中,没想到在这里的见到了您老人家!”

    “莫非你去了我假死之地?”

    独孤求败略微激动,随之平静,“不对,你若是我的后辈之人,又怎么会知道西门吹雪?”

    楚阳不动声色,心中再次掀起了涟漪,独孤求败一句话就说明了很多问题:知道他,就不应该知道西门吹雪!

    “您老假死之地,后来被一个叫做杨过的人找到,他悟道了重剑之境;之后,又有一位华山剑派名叫风清扬的人,传承了您老真正的衣钵,学会了独孤九剑,之后传于华山弟子令狐冲!”

    楚阳没有回答,而是斟酌语句,心中莫名的想起了火舞,又不禁道,“那个杨过,曾和一代宗师、武当派的创派祖师张三丰有过渊源。”

    “你可知张三丰现在是什么身份?”

    独孤求败忽然似笑非笑道。

    “我刚刚飞升而来,又岂能知道?”

    楚阳摇头。

    “等以后你自然会知道。”西门吹雪插言道,“你又如何知道我?”

    “圆月之夜,紫禁之巅,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楚阳缓缓说道。

    西门吹雪神情大动,怔怔出神,许久微微一叹。

    那一战,他永远都忘不了。

    “你若是刚刚飞升而来,不可能同时知道我们两人,说,为什么?”

    西门吹雪神情一冷,眸中升起了一道破灭剑意。

    “莫非你们两个飞升之前所在的世界并不同?”

    楚阳试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