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46章
    “我这里,也确实有事要吩咐你们。”

    张信笑了笑,毫不客气的下达命令:“一是组建猎团,明法会不能在这方面受制于人,必须有自己的猎团不可。猎团的等级高低无所谓,可一定要有;其二是稳定的丹药与法器来源,这方面我已有考虑,稍后给你列出商家的名单,你可去一一联络;其三则是刑法戒律二堂,”

    说到这里,他目中闪着莫测光泽:“我要你亲自选定五个人选,并且倾尽一切可能,在五年之内,将他们送上刑法戒律二堂的副司主之位,你可能办到?”

    源域的身躯再震,抬起头以不敢置信的目光,与张信对视。

    可当见后者那灼人而又不容置疑的眼神之后,他就放下了惊疑,很认真的思考了起来。

    “第一条不难办到,这也是我们明法会上下所有人的期望;第二条也简单,可靠的丹楼器楼还是能找到的。至于五位副司主只要主上能提供足够的资源,也不是不能办到。可我们明法会,有问鼎副司主资格的人,加上我也才二人,必须要从明法会外,延揽人才不可。请容会主,多给我一点时间考察。”

    张信闻言,不禁唇角一挑,心想林厉海的眼光倒还行,这位源域,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人才。

    他原本以为,这位会报出四人的,可却只有两位。这说明此人,不但有识人之明,更知以公为重,私心甚少,至少知道克制。

    而随后他又心中微动,问道:“你在刑法堂,对于月崇山此人你知道多少?”

    他感觉此人并不简单,对朱八八,有些担心了。

    “月崇山?我恰好知道一些。”

    源域毫无犹豫的答着:“听说这位是青天月氏的家主,月神心的私生子,早年失落在外,在二十岁之后,才被月神心寻回。初时这位并无修为在身,可在回归月家之后短短十年,就已修到了神师之境,并在二十四岁那年创出一门功法,被我日月玄宗特简入门。只因这位进入备选名单的时间尚短,月氏又有意雪藏,所以外人少有知道这位月氏子弟的,也极少在意。”

    说到这里,源域的话音微顿:“可我听说这位的实力深不可测!且已经是月氏下任族主的有力候选,威胁到了月氏嫡支,别的许多月氏族人推崇。会主你知道四天骄之一的神雷天骄月无极吧?”

    见张信点头,源域才继续说着:“神雷天骄乃是四天骄中,唯一出身四天旁脉的,却以强横雷法,傲视余子。在会主入门之前,他与六圣胎中的天神胎,并列为年轻辈的第一人。可就是这位有望在二十年后问鼎天柱的神雷天骄,一直都是以月崇山为马首是瞻。”

    “除此之外,这次负责传唤问询会主的,正是这月崇山。”

    源域又说出了一个劲爆的消息:“此番之事,我也已打听清楚了,似乎是出自于第四天柱楚悲离的手笔。还请会主小心应对,也万不可小觑了那月崇山。”

    这一番会晤,主从都尽欢而散。张信将源域等人送走之后,却又感慨着自己得力的人手不够。尽管现在,他也算是小有势力了,可无论对内对外,都是力不从心。

    不过这人手方面,一时间也是急不来的。以他现在手里的资源,不是不能请不到人。可扩张太快的话,只会滋生隐患,于事无补。

    随后张信,也迫不及待的,研究起了离恨天给的那些符与乾坤戒。

    前者好用,只需给他的金神力士贴上一枚,就可让这个大家伙平静下来,进入到近乎沉湎的状态。

    可这张符所用的符文,张信只看懂了三分之一。他也从没见过,与之类似的符。

    “难道这符是临时创成?”

    张信心想这就未免可怖了,感觉这位掌教真人是深不可测。想来这位的一身法力修为,绝不止是他表现出的那些。

    张信接下来又看那枚乾坤戒,这个运用起来就比较复杂了。需要配合一些特殊的灵言与手印,才能将之激发。

    当张信好不容易,掌握了启动的灵诀,就发现里面,堪堪是可以容纳他这尊金神力士的空间。等他把这尊力士丢进去,这枚乾坤戒的表面,就立时散出了银白色的荧光。张信将之戴在手中,仔细感应了片刻,就已经知道了那些符文的作用。

    “强化五个等级的金系术法吗?除此之外”

    张信向前方屈指一弹,顿时有四道死灰色的光束,往前方穿空打去,轰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之上。使得那片石质墙壁,瞬时腐蚀风化,往内凹陷、

    这是他的金神力士,从司空绝那里继承来的神通‘幽冥神光’。灵术等级是五十,威力很是不弱了。要知道他前世压箱底的风灵斩,也才只有五十七级。甚至司空绝本身,也只掌握着六十五级威力的‘幽冥神光’。

    不过由于张信。对死系灵术并不擅长,所以只能让金神力士遵循本能,照本宣科的施法,无法做到任何程度的强化与调整、也就是像叶若所说的,能量利用率不高。

    不过只凭这神通的等级。就可以对顶级神师还有大部分的法域圣灵构成威胁,毕竟这是无上级的秘式神通,绝不是普通的灵术可以比拟。

    张信发现这方法确实很不错,平时自己可以借用这尊‘金神’的部分力量。而在一些关键的时候,他还可将这尊金神力士释放出来,成为自己的助力,

    尽管这尊金神不受操控,不分敌我,会疯狂的攻击周围一切。可这家伙,却绝没有噬主的可能。

    只因这尊金神的元神主体,就是来源于他本人。司空绝与薛智的意志与残灵虽然强大,可却无法喧宾夺主。

    所以在周围没有友方的情况下,这尊金神,还是一尊很可靠的战力。

    而且

    张信接下来,竟然把那尊金神力士头顶上的封印符,又撕了下来。而就在这尊力士眼冒红光之时,张信又手持灵诀,双眼定定的与这尊金神力士对望。

    而他们两者之间的无形气场,也在逐渐的重叠,共振响应着。

    这正是灵能同调,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尊金神力士眼中的红光,竟然渐渐消退了下去、

    随后这尊两丈高的庞然大物,就在张信的意念指引之下,忽然出拳,忽然踢腿,摆出了各种姿势。随后又将那什么电磁炮,狙击炮等等,各种由张信以术法创造出来的武器装备在身,并且一一施展。

    “感觉主人好狡猾耶。”

    这时叶若的身影,又以投影技术显化在了他的旁边:“这尊金神力士,你明明还是可以控制的喵。结果还敲诈了那个巩师叔祖那么多东西。”

    “谁说我敲诈了?”

    张信微摇着头:“没发现吗?这是在我灵能同调的状态下。而真正的金神力士,是不需要主人操控,就可以遵循自主意识进行战斗的。这尊‘金神’,尽管我还能控制,可现在却是平添负担,向巩天来要点补偿,岂非是理所当然?”

    刚好他那位师叔祖,也因诛杀两位天域神魔,赚到盆满钵溢

    “可我总觉得主人你这样,有点得不偿失耶。”叶若摇着头很不解的说着:“这个人,那么厉害,天域修士说杀就杀。按照你们人类的逻辑,一般来说,不应该是尽量对他巴结讨好,攀交情吗?如果能让他欠下人情什么的,以后也可以成为主人你的助力啊喵。”

    “巴结讨好那也得有用。”

    张信失笑:“这次我的目的有二,一个是向别人强调我的这尊七十级金神,其实是用不了的。至于另一个,正是为了巩天来,你是不知道这家伙的性格,你如果对他太好,他多半会瞧不起你,不愿意搭理。可如果像我这样,反而会让他很不服气。”

    他说话之时,眼里面满含着戏谑之意。

    他对巩天来这个人,其实极其重视。这毕竟是日月玄宗的定海神针,也是玄宗有史以来第七位以法域之身,而能在一定程度上抗衡神域者,也是第二十九位神宝之主。

    “总之此事,我心中有数,你别管了”

    张信说完,就又排除了所有杂念,继续与眼前这尊金神同调共振。

    他前世修有一门功法‘洗心诀’,虽只是一门较为简单的心灵秘术,可以纯净心灵杂质,增加修行的效率。

    而这门功法,其实也可用在‘金神’身上,用于化解金神力士身上的戾气,融合薛智司空绝这两位天域的灵魂残质。

    不过这却需水磨功夫,张信估计,等到自己完全将这金神炼化,至少也得两年时间。

    张信却甘之如饴,这可能是自己日后,通往第九战境‘法天象地’的台阶。这是他前世,还未达到的境界。

    薛智与司空绝的灵魂残片,将会成为他日后迈向‘圣灵’的绝佳食粮。

    强如雷照,也必须在积累百年,达到法天象地这一境之后,才会考虑晋升圣灵之事。

    这是因灵修自身的战境越高,他们在渡劫之时,能够保存下来的根基也就越多。

    这就是道种与天柱之间的根本区别

    而他张信,要想将自身的根基完完整整的保存下来,只怕得至第十战境,才有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