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37章 硝烟的味道(伪)
    “咳咳!得救了。”杜克挣扎着爬出来,然后,他就看到了试图装作不嫌弃,但捏着鼻子,以看不洁物的眼神看着他的温雷莎。

    而罪魁祸首的红龙女王,居然像只蜷缩起来的猫咪,身子自己缩成一团,径自睡死了。

    尼玛!

    打又不能打,现在骂了也没用。

    旁边还有一个温雷莎在看着,杜克只能自认倒霉。

    “呜呜!好吧,我这就去洗澡,我这就去洗,行了吧?”这一刻,觉得人生都灰暗了的杜克,认命地滚去浴室。

    这个世界并没有什么自来水,能在浴室里有两捅干净的水就不错了。

    幸好这天时还很热,如果是冬天,一桶冰水浇到头上,那场景想想都想死。

    没有喷头难不倒杜克。

    对于水元素的操控,杜克还是相当得心应手的。远离了那个浑身是火的死酒鬼,魔法回路的运作也变得正常起来,坐在浴缸里,杜克轻灵地操纵着一条水柱从水桶里升起,均匀地浇在自己身上。

    那边,温雷莎看着睡死在杜克床上的阿莱克斯塔萨,怎么看都觉得不顺眼。

    她也不顾那么多,直接打开杜克的房门,然后看到了目瞪口呆的加文拉德和凡妮莎。

    加文拉德的嘴巴张得老大,心道:这剧本不对啊!刚刚老大不是才跟红龙女王大战吗?怎么又换成了奥蕾莉亚的妹妹了?呃,老大威武霸气啊!

    “哼!”温雷莎一声冷哼,把明显想歪的加文拉德吓了一跳。

    “阿莱克斯塔萨陛下在里面发酒疯,现在睡着了,麻烦你们帮忙把陛下抬去客房。”

    外面两个家伙脸上都有着大写的‘’字,不过谁叫他们一个是保镖,一个是侍女呢?

    折腾了好一会儿,把女王抬走了,也换上干净的床单。回到杜克房间的温雷莎赫然发现房间里还是有着馊味。在用风之力驱散之后,还是有点儿味道,温雷莎发现味道来自浴室……

    杜克还在洗。

    在艾泽拉斯世界可没有什么洗发露,连肥皂都没有,只有最为简单的水洗。

    可是那股味道啊!

    想起温雷莎那个装作不在乎实则嫌弃的表情,杜克只想叫救命!

    突然间,正背对浴室大门的杜克听到了门开的声音,下一秒,几根柔嫩的指头轻轻擦拭着杜克的耳背。

    “这里还有一点脏东西。”说话的,自然是温雷莎。

    “呃。”杜克完全无法淡定了。

    虽然知道原本史上的温雷莎,有着满满的人妻属性,但杜克万万没想过,温雷莎竟然会跑来帮他洗澡。

    杜克的身体瞬间僵硬,只能木头人一样任温雷莎折腾。

    “别以为我想帮你洗澡,你现在是大人物了。我可不想走出去看到堂堂联盟大英雄因为身上一股馊味,被周围的人嫌弃的样子。”

    呃,这也是理由么?

    好吧,女孩子不想为男生做事的时候,或许可以找到一万个理由。

    当然,想要做的是时候,却只需要一个理由她愿意。

    杜克如同中了诺兹多姆的时间魔法,整个人的思维都迟滞了。

    温雷莎也没有多说,就这样蹲坐在浴缸外面,细细地帮杜克擦拭着上半身后半面一切有馊味的地方。

    这个场景并不香艳,反而有种淡淡的暧昧在。

    总感觉有哪里不对。

    这难道不是已经到达本垒之后的亲密爱人才做的事吗?

    杜克的脑子里恍如都装着浆煳。

    “喏,转过来。”

    杜克傻乎乎地转过来了。

    温雷莎的脸红红的,明明已经羞不可耐,偏生她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其它地方了。

    “其实,我们还是要感谢女王陛下了。那么严重的生命流逝诅咒,她竟然也可以帮你恢复。你看看你的手臂,之前这里全是干枯的老皮……”杜克中诅咒之后,全身各处的变化,被温雷莎如数家珍地数着,检查着。

    好多地方,甚至连杜克自己都没注意,温雷莎却注意到了。

    如果说奥蕾莉亚是女英雄的典范,同样出名的温雷莎更像是温柔似水的小妻子。如此出名的女英雄,拥有一个已然是万幸,谁会想到,自己连温雷莎都招惹上了?

    就在这时候,温雷莎露出一个非常满意的笑容:“好了,检查完毕,脏东西都没有了,你的身体状况也完美地恢复了。”

    曾经有那么一句话,叫做‘回眸一笑百媚生’。这一下,温雷莎对杜克露出一个毫无保留的纯美笑容,如同电击一般直击到杜克内心深处最柔软的地方。

    笑容的美丽,最美的地方不在于颜值,而在于那份发自内心的美丽。

    哪怕是傻子都能感受到,温雷莎是为他的身体而担心,是为他身体的恢复而庆幸。那种源自最纯粹感情的祈愿,一下子把杜克内心最后的障碍都冲开了。

    “温雷莎。”

    “嗯?”

    本来温雷莎以为自己等到的会是一句‘谢谢’,没想到,杜克轻轻抚上了她的脸庞,然后上半身前倾把脸凑过来。

    温雷莎的身子就是一颤,然后缓缓闭上眼帘,以最幸福的表情等待这一吻的到来。

    没错!两人不是第一次接吻了,但回想之前的都是她硬来,杜克没有拒绝,或者是来不及拒绝。

    这一次是杜克真真正正,第一次主动去吻她。

    这当中的意味,在各种意义上都是关系的一大跨越。

    杜克的嘴唇有点儿笨拙,温雷莎却不讨厌这种感觉。从轻轻接触,到热烈地彼此回应,彼此交缠。

    浴室的温度似乎在上升。

    良久才分开的两人,都唿嗤唿嗤地喘着粗气。

    有些事,似乎就差临门一脚了。

    温雷莎精致的锁骨上,滑落着水珠子,这一幕看起来是何等的性感。很显然,温雷莎也做好了心理准备。

    偏生杜克在这时候明明看着的是妹妹,可是风行者姐妹相似的绝美容颜,却让杜克想起了奥蕾莉亚。

    “抱歉,今天就到这里吧,我不知道明天会怎么样。最起码,我还是希望先跟奥蕾莉亚沟通下。”

    这时候,窗外蓦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嗯嗯,还算杜克你有点人性,不然在我身边的大姐要发飙,我可不会救你。”

    这是……希尔瓦娜斯的声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