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九章 终极一战之卷尾(二合一五千字)
    “不……!”

    碧瑶惊呼一声,委顿在地。

    张小凡一呆,摇头不已,哀叹一声,蹲了下去,将碧瑶搂在了怀里,不停的安慰。

    楚阳神色不动,却看向了陆雪琪,复杂道:“你可知道青云门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

    陆雪琪摇头:“我突然接到师父的传信,说有大劫,让我千万不要回来,至于具体事情,我却不知!”

    “我给你说过长生盟的事情吧?”

    “嗯,说过,有什么关系吗?”

    “有!长生盟已经被我灭了,却逃了一人,正是青云门的青叶祖师!”

    “青叶祖师?他还活着?”

    “他确实活着,只是他已经心性扭曲,走入了极端,逃回青云门后,为了对付我,就将青云门上上下下,屠了个七七八八!”

    “不可能!”

    陆雪琪惊叫,她脸色却煞白。

    “青云门并没有死绝,还有万剑一护着林惊羽逃了出去,至于其余等人……!”

    楚阳没有说下去,而是一把搂住了陆雪琪。

    “不、不可能,楚大哥,你这是和我开玩笑对吗?”

    陆雪琪已经流下了两行清泪。

    “你还有我,还可以重建青云门!”楚阳说着,将肩头上的火舞轻轻的抱了下来,放在了陆雪琪的怀里,“将小舞照顾好,我这就去为你报仇!”

    “周一仙,看好雪琪!”

    楚阳转过身来吩咐道。

    “唉,放心吧!”

    战舟已经到来,周一仙早已落到了楚阳身边,他答应一声,又冲孙女招招手。

    楚阳拍了拍陆雪琪的肩头,二话不说,腾空而起,朝着通天峰而去。

    当得知红袍老者就是青叶时,他想过对方会回到青云门,甚至想到接管掌教之位来对付他,却怎么也想不到,对方会将整个青云弟子屠了个七七八八。

    简直丧心病狂。

    楚阳也早已发现青叶站在广场之上,背对大殿,在他旁边趴窝着水麒麟,这也是他将万人往一掌拍飞到此地的原因。

    青叶容不下青云上下,又怎能让万人往落下?

    “我替你杀了一人,你要怎么感谢我?”

    看着楚阳从空中落下,青叶淡漠道。

    “待会儿我自会感谢你!”楚阳冷漠道,“我不明白,你怎么会屠戮青叶上下?毕竟现今的青云门,可以说是你一手创建而成。”

    “我能创建一次青云门,就能创建第二次,只要我活着,青云门就不会衰落,自会更加兴盛!”

    青叶理所当然道。

    “可惜可叹,道玄真人他们,每一个节日都对你祭拜,可到头来,却被你亲手送到了断头台!”

    楚阳叹道,“杀了他们,你是想用他们的血煞之气,来开启诛仙剑阵的真正威能吧?”

    “不错,对付你我实在没有把握,只能走最后一步!”青叶道,“你到底什么来历?那又是什么力量?为何能悄无声息的将我的手下尽数的掌控?”

    他这是他一直疑惑的地方。

    那种力量太过恐怖了,让和他都几乎差不多的强者毫无还手之力,简直匪夷所思,还有令他的那些手下,悄无声息的叛变,这犹如鬼神之威了。

    “你也想知道?那就尝尝吧!”

    楚阳说着,就是心灵之剑。

    无声无息,穿越时空,却在青叶身前遭遇了阻挡。

    一道七彩光罩凭空产生,涟漪荡漾,层层波纹,却没有破开。

    “好诡异的力量!”青叶瞳孔一缩,又稍微放松,“幸亏我早有准备,否则就被你给莫名的杀了!”

    “现在依然能将你杀掉!”

    楚阳踏步上前,眸光如刀。

    “那就试试,谁杀谁?”

    青叶举起了诛仙剑,青云七山同时震颤,喷吐出地脉煞气,汇聚而来,让他的气息攀升到了巅峰,周围都当荡起了空间涟漪。

    “万剑归宗!”

    虚空中,立即出现了密密麻麻的剑气,剑尖纷纷指向了楚阳。

    “杀!”

    青叶爆喝之下,剑气如雨,纷纷落下,笼罩了整座通天峰,想要躲避都不可能。

    每一道剑气,都远比道玄真人曾经催动的诛仙剑阵强大五倍不止。

    “好一个青叶!”

    楚阳脚步一顿,身躯一震,体外出现了五道光芒,五行轮转,形成防御之光。再次踏步上前,气势如虹,威势滔天,拳头上五行归一,打穿空气,直取青叶面门。

    青叶根本不抵挡,腾空而起,来到了高空。

    砰砰砰……!

    这个时候,剑气彻底的落下,让楚阳的防御之光荡起一片片涟漪。

    剑气太多,涟漪越来越大。

    “好强的剑气!”

    楚阳微微吃惊,头顶上出现了佛光珠,发出金色光芒,将剑气挡在了外面。上品灵器的防御,同样的力量,远比以自身真元防御的效果好太多。

    脚下微微一动,腾空而起。

    “楚阳,尝尝我为你准备的诛仙一剑!”

    青叶高喝一声,再次举起了诛仙剑,虚空中的剑气微微一顿,瞬间流向了诛仙剑,化作了一道千丈剑光。

    “斩!”

    整个剑阵之力,化为通天一剑,通天彻地,狠狠斩下。虚空裂开,万法退避,诸道崩碎。

    在这样的力量下,个人力量太过渺小。

    青云山下。

    “竟然催动了诛仙剑阵,这等威能,远超当初!”

    张小凡已经扶住碧瑶站了起来,当看到远处山峰上腾起的七彩光华将青云山笼罩,他吃了一惊。

    “这样的力量,他能挡住吗?”

    悲伤下的陆雪琪,露出了深深的担忧之色,她一咬牙,果决道:“不行,我要去看看!”

    她刚要腾空而起,却被周一仙喝止。

    “你现在过去,能帮上忙吗?”周一仙凝重道,“你去了,除了让他分心之外,还能有什么作用?”

    “可是、可是!”陆雪琪犹豫,“这样的剑阵,比当初何止强了几倍?他怎能挡住?”

    “要相信他!”周一仙深沉道,“你别忘了,他还让你照顾火舞呢!”

    提起火舞,周一仙就嘴角抽搐。

    “他不是短命之人!”

    小环插嘴道。

    她的命算之道,因为特殊的体质和天赋,已经超越了周一仙。

    “希望楚大哥不会有事吧,否则,我穷尽天下,也必将仇人斩杀!”

    张小凡前所未有的露出了杀心。

    对楚阳,他是真正的感激。

    几次救命之恩也就罢了,特别上青云山上的那一次,救了碧瑶,他是真正的将楚阳当做了亲大哥一般的存在。

    “你们都放心吧,哪怕有了万一,他也不会死的!”

    周一仙回头遥望,在远处的天空中,有一大块白云凝滞不动。

    在那里,正停着战舟。

    通天峰上。

    楚阳取出了天戈战戟,神色凝重,落下的剑光给他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体内神源震荡,力量汹涌,融合为一,灌入了战戟中。

    “给我开!”

    一戟裂开,落在了剑光上。

    砰!

    楚阳被震飞出去,跌落高空,在地上砸出了一个深坑,他又迅速的腾空而起,只是嘴角多了一丝鲜血。

    上空,通天的剑气也骤然黯淡,并迅速的消失。

    “你果然能够挡住!”青叶真人被七色光芒笼罩,不类凡尘,犹如真仙,他手舞诛仙剑,高高说道,“这个诛仙剑阵,虽不如战舟上的诛神一剑强大,但也差不了多少?你能抵挡一剑,还能抵挡十剑不成?”

    “你还真能发出十剑?”

    楚阳毫不在意的冷笑。

    “那你可以试试?”

    青叶真人的诛仙剑再次落下。

    吸收了七座山脉的地气,又化作了通天剑光,剖开苍穹,裂开大地,斩破乾坤,无物不斩。

    “你没有机会了!”

    楚阳冷笑一声,陡然喝道,“爆!”

    轰隆隆!

    通天峰后山,原先的幻月古洞之下,传出了一声爆响,山峰震荡,岩石滚落,有种地动山摇的感觉。

    就见青叶祖师体外的七色光芒,其中的一道陡然黯淡,让剑阵不稳,隐隐有崩溃的趋势,也让他发出的这一剑彻底的胎死腹中。

    “怎么回事?”

    青叶大吃一惊,十分不解。

    楚阳却笑了:“当初我到过幻月古洞之下,意外的发现了地脉中有布置过的痕迹,一旦调动,威力无穷,为了防青云门一手,我就在地脉中做了些小手段!”

    “你竟然、竟然……!”

    青叶手指楚阳,不知该说什么好了,“你的运气还真好!”

    “我的运气向来都好!”

    楚阳已经来到了高空之上,平视青叶,体内力量震荡,气血翻涌,力量攀升到了巅峰层次。

    “不过,少了一山的地脉,照样能将你斩杀!”

    青叶再次催动剑阵之威。

    “少了一脉,剑阵就有了漏洞,给我死吧!”

    楚阳脚步转动,身形骤然消失,再次出现已经来到了青叶的身后,高举的天戈战戟同时落下。

    砰……!

    剩余的六色光罩剧烈的颤抖,差点要破开。

    青叶吓了一跳,转身就是一剑,挡住了第二戟。

    两人同时倒退。

    “剑阵之威,也不过如此!”

    楚阳长啸一声,再次攻击。

    “是吗?”

    青叶长剑一指,万千剑气凝聚,犹如波涛,席卷而去。

    这些剑气虽对楚阳构不成威胁,却也将他阻了阻。

    “九天玄刹,化为神雷,煌煌天威,以剑引之!”

    青叶趁此机会,以诛仙剑阵,催动了神剑御雷真诀,上空立即乌云密布,雷霆滚滚。这次出现的雷云,将整座青云山都笼罩住,远超陆雪琪施展时的百倍之威。

    “诛!”

    剑尖一指,雷光就落了下来。

    “以剑阵之威驾驭雷霆之力,青叶,你当真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楚阳眼睛一眯,心念电转,当即水火真元融合,化成了雷霆之力,大戟一甩,便是一道雷光飞了出去,顷刻间就是接住了落下的九天雷电,引向了远处。

    轰……!

    雷光落下,直接将远处的一座小山头轰塌。

    “还能这样防御?”

    青叶眼睛一突。

    “同源相吸,有什么不可能?”

    楚阳淡定一笑。

    “斩鬼神真诀!”

    一剑斩鬼神,在青叶手中的威力,远比万剑一强大,楚阳祭出佛光珠,以攻对攻,这才勉强防御住。

    “青云有四大真诀,让我瞧瞧,剩下的两决威力如何?”

    楚阳大笑,豪迈干云。

    这一次硬碰青叶,就是想检测一下自身的力量,有个度量,也磨练一番,能够更好的掌控自身。

    修为接连提升,若是不磨练,难免有瑕疵。

    青叶这个对手,再好不过,而对方也没有让他失望。

    立于不败之地,何乐而不为!

    “好,我成全你!”青叶脸色早已变了,他的气息也已经不稳,驾驭诛仙剑阵,若不是他法力深厚,精纯无比,早已受到了反噬,如今也感觉到气血浮躁,他大喝道,“剑引苍龙真诀!”

    “再来!”

    楚阳被轰飞十里开外,手臂震荡,几欲裂开,他却丝毫不惧,返身而回,再次迎击。

    “天冰坠地真诀!”

    一剑出,竟然冰封千里,高空白雾,温度骤然下降,也让虚空荡起的涟漪更加剧烈。

    “青云四真诀,果然不同凡响,佩服!”

    楚阳再次抵挡住,也不禁气喘。

    这四大真诀,在青叶手上,彻底的绽放了光芒,对手若不是楚阳,谁能抵挡?

    “你的境界明明不如我,怎么会这么强?”

    青叶脸色苍白,额头上都冒出了冷汗,他喘息一声,看着楚阳问道。

    一直呆在玉清殿外的水麒麟飞了起来,自动的落到了他脚下。

    “自古正不胜邪,你为邪,我为正;你被天地压制,我被天地增幅,自然你不是我对手了。”

    楚阳笑道。

    “正邪?”青叶嗤笑一声,“我们操控神州浩土不知多少年,哪有什么正邪?我统御天下就为正,我被镇压就为邪!”

    “力量至上!”

    楚阳收敛了笑容,“你还有力量催动剑阵吗?”

    “已经耗费了七七八八!”青叶叹息一声,“你却还有余力,而且,我也感应到了战舟就在不远处,这一局,我败了!”

    “为长生,舍弃了宗门,舍弃了底线,舍弃了正邪,舍弃了天下,也舍弃了自我,到头来依然一场空。”

    青叶长叹,他扬起头,看向了高空,“我隐隐感觉,近来天地大变,似乎能够破碎虚空,飞升成仙,只是力量还是不够。不过我感觉,要不了多久,以我的力量就可以打破虚空,成仙而去,眼看希望就在眼前,却败在了你的手中。”

    “时也,命也,运也!”

    青叶落寞道。

    楚阳沉默,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放弃了一切的追求的东西,眼看即将出现,自己却黯然凋零,说不出的讽刺。

    “可我不信命!”

    青叶忽然咆哮,脸色扭曲,“我青叶笑傲古今,不服逝者,超脱未来,怎能黯然收场?既然老天和我作对,我就灭了这个苍天!哪怕死,我也要将这个贼老天捅破一个窟窿!”

    话音落下,他手中的诛仙剑插入了脚下水麒麟的头颅中。

    吼吼吼……!

    水麒麟惨叫一声,艰难的仰起头,看向了头顶上的青叶,露出迷茫不解之色:为什么?

    “为了逆天!”

    青叶神情扭曲,就见水麒麟迅速的干瘪,一身精气飞速的流逝,他体外黯淡的六色光芒骤然增强。

    “地脉,给我爆!”

    青叶发出了绝望之后的疯狂咆哮。

    青云七山,除了通天峰之外,其余六座主峰剧烈一颤,纷纷倒塌。与此同时,从下面飞出了一道道地脉之气,跨越虚空,流淌而来,没入了青叶体内。

    他的力量迅速暴涨,可身体也开始龟裂,一身上下,裂出了上百道口子,鲜血汩汩而流,好不凄惨。

    强大的力量,让虚空都无法承受,剧烈的波动,隐隐有破碎的趋势。

    “楚阳,接我最后一剑!”

    青叶宛若厉鬼一般,发出了沙哑的声音,携带着青云地脉之力,一剑落向了楚阳。

    “这一剑,我接下!”

    这一刻,楚阳对青叶生出了敬佩之情。

    此人有大勇气,大魄力,大悟性,大果决,大无畏,可惜生不逢时,被天地禁锢,最终舍弃了一切,眼看希望在眼前,又走入了绝望境地,却也发出了不甘的怒吼。

    面对这一剑,楚阳感觉到了莫大的危机。

    他的心神却骤然平静,古井不波,没有一丝涟漪。

    压力之下,体内却发生了莫名的变化。

    心念和元神沟通,真元和法力形成共振,两种力量在体内相互交融,让他的力量暴涨,气势攀升。

    体外的虚空,涟漪骤起,隐隐有密密麻麻的空间裂隙。

    “青叶,我送你一程!”

    楚阳的状态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力量攀升到无法想象的程度,在这股力量下,天戈战戟第三层的封印也应声而破。

    轰……!

    诛仙剑和天戈战戟碰撞一起。

    青云山下。

    六座山峰崩塌,彻底的震惊了周一仙等人。

    “青叶还真疯狂,竟然以毁青云之根基爆发了这样一击,令人佩服,也令人不齿!”

    周一仙幽幽叹道。

    “楚阳他、他……!”

    陆雪琪却面无人色。

    尽管对楚阳很自信,可在这样的力量下,谁能抵挡?

    “好人总会有好报的!”

    张小凡低喃。

    小环抿嘴。

    碧瑶依然呆滞。

    火舞还在陆雪琪怀中安静的睡着。

    远处的战舟朝着前方缓缓移动。

    轰……!

    通天峰上,一道光芒陡然冲霄而起,直达万丈高空,让陆雪琪等人眼前都是一白,紧接着便是一阵狂风吹来,让他们隐隐都站不稳。

    可接下来的一幕,却让他们惊骇。

    偌大的通天峰,剧烈的摇晃,整座山体,裂开了一道道巨大的缝隙,似要崩裂一般。

    “不好,楚阳,你千万不要有事啊!”

    陆雪琪脸色狂变,再也顾不得其它,腾空而起,朝着山峰上飞去。

    周一仙等人紧随其后。

    他们来到山峰上后,却发现哪还有人影?

    “没有血肉尸骨,只有诛仙断剑,他们去了哪里?”

    周一仙寻觅许久,却没有发现楚阳和青叶,只有在地上有断成两截的诛仙剑。

    “师父死了,师门没了,楚阳他、他也……!”

    陆雪琪露出悲苦之色,两行清泪无声无息的流下,瘫倒在地。

    “他不是短命之人,怎么会消失了?”

    小环却低喃。

    “莫非是……!”周一仙想到了某种可能,骤然抬头,“破碎虚空,飞升而去?”

    “飞升?”

    绝望的陆雪琪,落寞的张小凡,失神的碧瑶,疑惑的小环通通精神一震。

    “天地已经解开了枷锁,如今的我,都能撼动虚空,以他们两个最后爆发的力量,打破虚空也情有可原!”

    周一仙眸光闪闪,带着兴奋之色。

    “咿呀,爹爹的气息怎么消失了?”

    陆雪琪怀中的火舞忽然揉了揉眼睛,不解的嘀咕。

    半信半疑的众人,无不眼睛一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