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444章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张信就在受了离恨天一顿劈头盖脸的怒骂之后,形状狼狈的跑下了神海峰。

    好在他离去之前,离恨天又很简短的嘉奖了一句。说他在荒原之中救助左易吴波之事,做的很不错。这才不愧是他们神海峰的男儿,有着‘道种’的担当。

    又说之前不久,古慧上师还亲自上门道谢,并且让离恨天转交了一些东西给他,算是嘉奖。

    这让张信离开的心情,不至于太糟糕。而当他来到山下的时候就,更是喜笑颜开。

    一是李元阳,将巩天来承诺之物,提前给他送了过来。这里面包括三枚乾坤神符,两枚六十级的雷神符。此外还有两枚太乙聚元丹,以及万载雷龙石。前者可以大幅增长灵能修为,后者则能作为法宝,法器,以及雷土二系灵装的材料。且是接近最顶级的那种,锻造十二级的复合灵装毫无压力。

    大约就是弥补了张信这次的损失之后,再厚加补偿。

    不过那两位顶级神师,却没有一并过来。按照李元阳的说法是,神万峰接下来要好生为他物色,不能滥竽充数,以免丢了巩师叔祖的脸面。

    对此张信毫无意见,他也不想要不可靠的人,效力于自己的麾下。那对他非但毫无帮助,反而会让他碍手碍脚。

    再之后雷照,也引领着一位头有青痕,浑身上下覆盖着紫色鳞片的青年,走到他的面前,并且将一枚整体天蓝色的玉佩,交到了他的手中。

    张信一看就知道,这是离恨天亲自出手,为他炼制的那个魔奴。

    “师弟想必也听说过了?此人名为薛冲之,是八臂神魔薛智的族人,也曾经是八臂一族,最杰出的后起之秀,天赋可入下位深渊。这次你师祖,为他可是费了不少心思与人情,邀请数位好友一起出手,将他的肉身血气强化到极限。如今此獠,等级虽只十四,可战力却能与绝大多数的十五级的魔神抗衡。”

    “师弟你也可放心使用,他的心脏之内,嵌有着一枚龙血石。元神也被洗心露炼化过,只要你能掌控好这枚玉佩,就不愁他有反噬的可能。”

    雷照说完,又好心的询问着:“还有你现在,可有什么合适的供奉人选?如果没有,这几天可以过来寻我。之前师尊与我,为你看中了几人,都实力不俗,也很可靠,可以由我为你引荐。”

    张信自是感激不尽,他知道雷照所指的供奉人选,只可能是说顶级神师。

    可他现在,在日月玄宗的根基孱弱,势单力孤,只凭自己的力量,还真找不出合适的供奉。

    “除此之外,还有刑法戒律二堂的传唤。此事师弟定要小心,不可大意。”

    雷照也提起了,张信被传唤之事,神色肃然的交代:“以我的预料,他们要问你的问题,多半是与上官玄昊有关。所以师弟答话之时。必须得慎而又慎。尽管近日宗法相,已经在极力为上官玄昊翻案脱罪。可在此事未尘埃落定之前,他仍是宗门叛逆。师弟你最好不要与他扯上关系,至少台面上不可以,以免给人可乘之机。”

    张信闻言,不禁又心生感激:“弟子多谢师叔指点。”

    当雷照离去之后,张信就见紫玉天,正眼神复杂的看着薛冲之。

    可后者却是神色木然,毫无反应,整个人就像是一个活死人一般,毫无生气。

    这薛冲之的情形,明显与紫玉天不同。紫玉天虽为魔奴,却还能保存灵智,可这个薛冲之,却明显已经是被抹去了所有的灵识意志。说是魔奴,其实更像是一尊有着战斗意识的傀儡。

    这也是灵师们通常的做法之一,如此一来,可以最大程度的保留魔奴的战力。

    “你这是在物伤其类?”张信挑眉问着:“这有何必要?我们灵师落在你们手中,后果也好不到哪去。且你与他,情形也不相同。”

    紫玉天一声轻哼,收回了视线,可她的神色依然郁郁。

    张信却没再理她,径自飞空而起,往自己的灵居方向飞遁过去。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他现在已经换了住处,也不再是之前那处,原本给外宗使者居住的馆舍。

    日月玄宗在他回来之后,就重新为他划拨了一座新建好的灵居。也同样在距离日月双峰不远处,灵居的等级,虽比之前那座稍微差点,只有十二级,可里面的面积,却广达三百余顷,足够广阔。且法阵也更加严密,号称是水泼不进,针插不入。

    张信对于这座新居。是极其满意的。毕竟等级足够高,地盘也足够大,并且不用他自己掏钱。那里不但可容纳自己雇佣来的供奉,还能让紫玉天这样的十五级强者,在里面修行。

    而就在他飞行到距离日月双峰不远的所在时,却见前方忽然有三道遁光正面迎来,张信看了一眼就眉头微皱。

    只见前面的那道红色光华,正是他许久不见的朱八八。此刻这位,正一副很不耐烦又无可奈何的神情。至于后面那两位,他都不认得,不过看起来都似乎家世不凡的样子,那一身灵装服饰,不比他现在骚包的模样差多少。而其中一位白衣男子,正紧随在朱八八的身后与她说话,尽管后者,全无搭理之意,可此人依旧笑意温和,似乎全不以为意。

    张信原本下意识的想要避开,看到了对面的那丫头,他就感觉可能会遇到麻烦。可他想了想之后,还是大模大样的往前飞行。这是自忖狂刀张信,怎可以避让眼前这样的小人物?那实在有**份。

    可仅仅两个呼吸之后,他心里就后悔不迭。那朱八八看见他之后,顿时眼神一亮,直接朝着他飞奔过来,神色惊喜,兴高采烈的说道:“信哥哥,你果然回来了!我这几天可找你找的好苦。”

    张信唇角一抽,被朱八八那甜腻的声音,电到浑身发麻,尤其那声‘信哥哥’,是与谢灵儿完全不一样的感觉。他心知警兆大生,很是警惕的看着这个小丫头:“有话好好说!别娇柔做作的,这样好恶心。”

    朱八八的脸色一青,不过她随即就又喜意盈盈的,主动往张信身侧依靠过来,更一把抱住了张信的左臂。

    “信哥哥你是不知道,这几个月我可担心了。每天都没法安心入睡,生怕你出事。幸亏群山之灵保佑,让信哥哥你安然回归。”

    张信原本是想要一把将她推开的,可想想自己不久前,才收到的那枚乾坤戒,就只能作罢,

    没办法,吃人的嘴软。自己收了归真子的好处,总不能对他的玄孙女太过分。

    不过朱八八这家伙,明显是不识得人脸色。见他没有反抗之后,就更加的肆无忌惮,得寸进尺了。居然又一脸的幽怨,把螓首也依靠在他的手臂上。

    “可信哥哥你也太无情,都回来这么久了,怎么就没想过来找我?发信符给你,也没见回。”

    张信正觉浑身肉麻,可下一刻就听对面,那个白衣青年,冰冷冷的说着:“你是张信?那个所谓的摘星使?”

    张信眉头一挑,回望了过去,随后疑惑的问道:“你又是谁?”

    这一句,却似乎让这白衣青年,感觉到了羞辱。他的脸色瞬时转为铁青:“本人月崇山,算是朱八八的未婚夫婿。”

    “才没有!”朱八八立刻反驳:“你这个人怎么这么厚脸皮?你们是求亲了,我可没答应,玄祖父大人,也只说是考虑,才没有答应你们。”

    说完这句,她又把张信的胳膊抱的更紧了:“早就跟你说过了不知多少次,你最好死心!我才不要与人双修什么的,即便本小姐以后要寻道侣,也不会寻你这样的。一定得是像上官师叔,或者张师兄这样顶天立地的盖世英雄。”

    那月崇山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先看了张信一眼,随后又望向朱八八,语声阴冷:“八八你即便不喜我月崇山,又何需找他来气我?我不会就此罢休的,八八你迟早会知道,我对你的心一片赤诚,”

    说完这句,月崇山便蓦一挥袖,架起了剑光,飞身离去。

    而在他身后,那另一位青袍少年,则是眼神阴厉,带着几分审视的注目张信,良久之后,这位也是冷笑着飞身离去。

    等到这两位远离,张信就用戏谑的眼神。看着朱八八:“看来你倒是长进了,这套又是从哪里学来的?可惜的是,演技还不到家,别人一眼就看穿了。”

    “什么叫我的演技不到家?是你不配合!”

    朱八八哼了一声,随后很嫌弃的把张信的手臂松开:“我这也是不得已,这个家伙,实在太烦人了。纠缠不休的,我都很有诚意的说过好几次,他都不肯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