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四三章 祖师之训
    张信返回神海峰的时候。就见雷照一脸无奈的在山腰之下等着自己。而当见面之后,雷照更用复杂的神色,上下打量着张信,语气怪异的说到:“你这家伙。还真做得出来呀。”

    “弟子只是表达一下正当诉求而已,师叔也不愿意见我后面的东西,让我耽误半年吧?”张信厚着脸皮说着:“我如果不这么做,我们的巩师叔祖。哪里还会有心思理会我这个地位微不足道的小虾米?”

    “可我看着不对,感觉你这个家伙仿佛是故意要让巩师叔出丑似的。”

    雷照语声狐疑的说着:“这次巩师叔因你这尊金神,可是丢人丢到家了。”

    张信眼神闪烁,有些心虚。心想他还真是在报复,能够让巩天来丢人现眼的机会可不多。谁让他前世开始,就与这位犯冲了呢?

    每次见面都没好事。偏偏自己都拿对方无可奈何,让他好几次郁闷极了。

    再说了,这次自己不这么闹一闹,巩天来又怎肯出血?

    不过他的脸上,却是一副很委屈的神色,义正词严的回复:“是师叔你想多了,怎能有这样的想法?而且我与巩师叔祖以往也没恩怨,没有这次的事情,我何苦要这么得罪他?”

    “是吗?”

    雷照依然很怀疑的样子:“可我怎么感觉你这家伙没说实话?看你这么兴高采烈,可完全不像是金神被毁,道途受阻的样子。倒像是恶作剧报复成功的小孩,蛮得意的。”

    “说了这是师叔你的错觉。”

    张信有些尴尬的笑,随后他就主动转移了话题:“说来还没恭喜师叔,几个月不见,雷师叔居然就已经晋升第九战境了。想必不久之后,就是师叔晋升圣灵之时。”

    “你居然能看得出来?”

    雷照惊讶的看了眼张信,随后他就摇了摇头:“自身任天柱之日起,你师叔积蓄百余载才到这个地步,实在惭愧,还没什么好欢喜的。”

    随后他又凝声道:“先随我见过师尊吧,他等你已经很久了。”

    语声落时,他便大袖一卷,以法力裹挟着张信,直往峰顶方向飞去。

    大约小半刻之后,张信就又在那峰顶处的山崖之旁,见到了离恨天、

    而此时他这位师祖,也正面色铁青:“听说你今日,又去神万峰那边胡闹了?”

    之所以说是‘又’,是因张信日前往神万峰下堵门,已非第一次。

    张信不禁心神一凛,他对离恨天,无论前世今生都很尊重:“弟子这可不是故意闹事,只是想为自己讨一个交代而已,谁让他一直对我避而不见来着?”

    “你怎就这么顽皮?以巩天来的为人,难道还会亏了你?”

    离恨天定定地瞪了张信一眼,随后他就有些无奈的以手抚额:“也幸亏天来师弟的性情豪爽大气,雅量宽宏,不会与你这个小辈计较。换一个性格狭隘一点的,这次必定会让你好看!”

    “师祖说的是,这次是弟子鲁莽了。”

    张信脸色诚恳,一副老实受教,深切反省的模样:“等到弟子这尊金神力士的事情解决,弟子必定登门向巩师叔祖致歉,也再不会有下次。”

    “你这混账!”

    离恨天听不出张信有多少诚意,而且还在话中预设前提,可最后他也只能摇了摇头,懒得再训斥了:“只希望你最后这句,是真心实意。”

    接着他又将几十张符,还有一枚古铜色的指环,送到了张信面前:“你看看这些,此为掌教真人亲自为你出手炼制之物。虽没法完全解除你那金神力士的问题,却可作为临时之策,让你能够正常的修行,还可在一定程度上,让你借助这尊金神之力。”

    张信接过那些东西,仔细扫望了一眼,就心中有数了:“这就是要将我这尊金神力士,封印到乾坤戒里面?”

    至于那些符,则是为镇压金神力士的神念,使其陷入到沉睡的状态。

    除此之外。这乾坤戒的表面还有一些极其特异的符文。张信判断它们的作用,应该是将金神力士的部分力量抽取,并且作用到外界。

    “如果我是你,近日就该登门,谢过掌教真人的厚爱。此次如非是他出手,这日月玄宗之内任何人,都拿你那尊金神力士无可奈何。”

    “弟子明白”

    张信对归真子,确实很佩服的。

    此刻距离他返回宗门,只有七天而已。也就是说掌教真人归真子,从知道他面临的问题,到出手为他解决,只用了七天时间。

    七天之内,这位掌教真人,就为他炼制出了这一枚功用特殊的乾坤戒。

    可虚空石一类宝物,任意一种都需阵符师与炼器师的数月之功。

    似归真子这样的效率,简直堪称恐怖。

    这还不计那些符,能够镇压住一尊高达七十级,并且融入两位天域残灵的‘金神’,那可绝不是寻常符。

    这虽比他期待中的要稍微差了一些,没能彻底解决自己这尊金神力士的问题,可此物接下来,确实可保证他修行无碍。

    “明白就好,为人要知感恩,绝不可将长辈的善意与帮助,当成理所当然。”

    离恨天眼神严肃的告诫了张信这么一句。随后又语气一转:“还有刑法戒律二堂的传唤,张信你可准备好了没有?”

    张信也神色微肃,躬身一礼:“弟子平日里可能为人骄狂了些,可却自问行得正,坐得直。平生未做亏心事,自然也不惧鬼敲门。无论刑法戒律二堂,到底是为何事要质询弟子,弟子只如实回答就是。有师祖照看,谁能颠倒黑白?”

    “说的好!”

    离恨天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又吩咐道:“你把风雷四斩练习一遍,今日为师恰好有空,想看看你在外这几个月,刀法上可有长进?”

    张信闻言,却是气机一窒,用满含无辜的眼神,看着离恨天。

    他这几个月在外面奔波逃亡,即便有空闲的时间,也是用来参悟大风诀与金神诀,再还有就是琢磨从神天上师洞府学来的那套古怪刀诀。算起来自己练习风雷四斩的次数,还不到十次。

    要说有长进的话,他现在御刀时的力量大增,不知算不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