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二百七十六章 帝女(月票三千加更)
    楚阳静静的看着画面,不置一言,他甚至努力的将自己隐去,削弱存在感,让火舞仙帝将他忽略过去。

    周一仙也看着,可他神色不停的变化,时而狰狞,时而迷茫,时而露出恍然大悟之色。

    画面有声有色,十分逼真,继续演绎。

    黄龙被打成了粉碎。

    火舞仙帝被撞的身形涣散,几乎彻底的散掉,石门震荡。

    这算是一场两败俱伤的争斗。

    “该死!”

    火舞仙帝咒骂一声,当他看到石门上的六块奇石消失之后,脸色狂变,正准备去寻找,发现力量已经削弱到极致,随时都会崩溃消散。

    “那一场搏杀,我身体崩溃,元神重创,勉强逃了出来,准备涅重生。如今六大奇石被震散出去,消失各处,我还如何抽取天地本源之力?我何时才能涅成功?”

    “还有这棵树的力量,竟然被地脉锁死,好狠的树灵!”

    火舞仙帝咬牙切齿,“难道我就要被困在这里?直至最终消亡?”

    她的残念,力量已经不足。

    “这个树灵,虽被打灭了孕育的灵智,可本源尚在,又有地脉之力孕育,定然会转生而出,因我的力量特殊,肯定会抹去他的记忆。这棵树是他的本体,他必然被吸引而回,而这方世界的极限,似乎只是大仙层次,难以伤到这棵树本身蕴含的力量,既然如此,我就助你回来!”

    火舞仙帝已经平静下来,想出了对策。

    她手中流光一闪,便是五道符文闪烁,被她随手打了出去,跌落世间各处。又回转身来,在石门正上方写下天书五卷。

    天书五卷,来源于火舞仙帝。

    “我再设置个宝库,就不信将你吸引不到这里!”

    她一抬头,施展秘法,在古树顶端造就了一座石屋:天帝宝库。

    “以我之力,还是能够吸收一部分这里的力量,支撑下去!”火舞仙帝身形一闪,融入了石门中,“我就以寂灭之状态,等你归来,那时,六奇石归位,吞噬天地之力,必然涅成功,而我也为你准备一份大礼。树灵,我必将你奴役,成为我涅之身的护法,受我奴役千万载!”

    画面戛然而止。

    “是你、是你、就是你!”

    周一仙彻底的恢复了记忆,他望着火舞仙帝,露出狰狞之色,“我生长千万年,诞生灵智,庇护一方生灵,终于得天地眷顾,能够调动天地土之本源,却被你入侵!”

    “当初你若是老老实实,等我涅而归时,定会给你一场大造化,将来成就仙君、仙王不在话下,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最终被我奴役!”

    火舞仙帝冷漠的说了一句,她一指点向了周一仙的眉心。

    “你休想!”

    周一仙咆哮,他自我封印的元神之力彻底的爆发出来,却没有挡住这一指。

    “我虽是残灵之身,又经历数万年而凋零,可我曾经毕竟是仙帝,哪怕如今只剩下一击,也能将你奴役!树灵啊,你就乖乖的成为我的护法吧!”

    火舞仙帝说罢,她的手指已经点在了周一仙眉心,莫名的力量涌出,将周一仙的真灵奴役,化为了奴隶。

    她的身形也一阵涣散,似成了一股青烟,就要湮灭。

    “如今大事已成,我就点化我的涅之身,恢复真我,吞噬天地本源,快速的成长起来!”

    火舞仙帝一转身,走向了石门。

    周一仙静静的站着,脸上的呆滞之色已经彻底的定格。

    已经被奴役,生死不由己。

    火舞仙帝暂时也没有管他。

    “你好似忘了我?”

    楚阳突然出声。

    “一个蝼蚁罢了,你还能逆天?以你的力量,无法阻挡我!”

    火舞仙帝头都没回。

    “是吗?”

    楚阳不置可否,却一拳轰出,穿过了火舞仙帝的身躯,没有让对方受到丝毫伤害。

    “力量本质的差距,我这又是残灵之体,你如何碰得到我?等我涅回归,真我复苏,就将你纳为麾下,成为我座前仙将!”

    火舞仙帝已经走到了石门之内,来到了燃烧着火焰的巨蛋之前。

    “是吗?”

    同样的声音再次响起。

    楚阳祭出了心灵之剑,跨越空间,直斩而去。

    噗嗤……!

    火舞透明的身躯被一分为二。

    “这是、这是传说中的心灵之力,你怎么会、怎么会?”

    她被斩为两半,竟还能发出声音,让楚阳骇然失色,就看到对方的身躯飞速的愈合,朝着巨蛋疾驰而去。

    “再斩!”

    心灵之力何等快速,又是无形一剑,再次将火舞仙帝的身躯斩为两半,本要消散的身子,更加单薄了,宛若一缕青烟。

    这次没有了声音,却见两半透明的身子各自化作一股青烟,融入了红色的巨蛋之中。

    “不好!”

    楚阳眼睛一眯,心灵之力全部流淌出来,涌向了红色的巨蛋,遭到了极大的阻挡。

    “心灵之剑,斩!”

    所有的心灵之力化为一剑,破入了进去,就发现了一个正在蕴生的灵智,当即融入了其中。

    “心灵奴役!”

    一瞬间,便将刚刚诞生的灵智掌控,也是在这一瞬间,一股庞大的记忆涌了过来,被新生的灵智接纳,也融入了他的心海之中。

    楚阳身子一僵,脸色变幻。

    许久、许久,他恢复了平静,露出了喜色,又有些古怪。

    “这样的存在,就能称为仙帝?还有那个张三丰,真的是他?甚至还有那些人?”

    他摇了摇头,看向了周一仙,问道:“如何?”

    “已经被她种下了生死禁制,不能伤害她,还有完全听从她的命令,十分歹毒!从今以后,我就不为我了,唉!”

    周一仙叹息。

    他的一切都没有改变,只是多了一个完全掌控他的主人。

    就在刚才,他想过去毁了红色的巨蛋,可念头一起,这种想法就立即泯灭。

    楚阳古怪的笑了笑。

    咔嚓……!

    脆裂的声音响了起来,红色的巨蛋刚刚裂开,里面就发出了庞大的吸力,将蛋壳整个吸收进去,这还不罢休,就连石门上的六块奇石都吸引而去,还有一股股莫名的力量从虚空流淌而来,流入进去。

    “变异?”

    楚阳一惊,就露出好奇之色,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巨蛋。

    不过十余个呼吸,就恢复了平静,巨蛋已经变作了一堆火焰,流光一闪,火焰消失,原地出现了一个两三岁大小的小女孩。

    “拜见主人!”

    周一仙不由自主的跪拜下去,随后就是一僵,露出悲哀之色,就认命了一般,跪着不动。

    小女孩十分精致,圆圆的脸蛋儿,粉嘟嘟的可爱,还有一头宛若燃烧着火焰的头发,她迷茫的揉了揉眼,好似刚睡醒了一般,当看到楚阳时,眼睛一亮。

    “咿呀,爹爹!”

    小女孩凌空飞起,扑了过来。

    “这……!”

    楚阳一呆。

    小女孩已经飞了过来,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在脸上先亲了一口,就往他脖子里亲昵的拱来拱去,还不停的咿呀着:“爹爹,我刚才做了个噩梦呢?脑子里有个凶巴巴的女人,不停的说着什么本命神通,仙帝传承,种族秘法之类的,好烦呢!”

    楚阳又一呆,他能感觉到和小女孩的心灵联系,却想不到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莫非最后将火舞仙帝斩了,引起她早已准备的涅之身变异?成了一个独立的自我?还有六枚奇石都被吸收了,当真怪哉?”

    他想不明白。

    至于小女孩对他的亲昵则很好理解,毕竟在对方空白的心灵之上率先奴役,他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她最亲近的人。

    “你有名字吗?”

    楚阳接受了现实,可看着腻在身上的小女孩,就一阵头疼。

    “爹爹,还没有呢!”

    小女孩的声音十分清脆,分外好听。

    “就叫……!”楚阳略微迟疑,就道:“就叫火舞,对,就是火舞!”

    “火舞?好亲切的名字,爹爹,人家好好喜欢!”

    小女孩欢呼一声,又在他脸上吧嗒一口,她身上也自动的出现了一身火红的连衣裙,精巧可爱。

    “这、这是怎么回事?”

    跪着的周一仙呆了。

    “你是我奴隶,他是我爹爹,以后你就要听我爹爹的,要是不听话,哼哼,我打你屁屁!”

    火舞一翻身坐在了楚阳的左肩上,指着周一仙颐指气使道。

    楚阳嘴角抽搐,他已经明白,火舞接受了不少‘火舞仙帝’的记忆,却只是当做一场梦而已,可也保留了很多东西。

    正如火舞仙帝所说,她要唤醒涅之身的真我记忆,显然她失败了。

    “小舞,他年纪大了,以后要礼貌一点知道吗?”

    楚阳扭头说道。

    “我听爹爹的!”

    火舞乖巧点头。

    “那就好!”

    楚阳点点头,指着石门道,“你能将它收了吗?”

    “它就是我的,当然可以了!”

    火舞理所当然道,她一挥手,石门化作一道流光,没入了她体内,消失不见,也不知藏在了什么地方。

    失去了石门镇压,周一仙就感觉和古树水到渠成般的联系一起,他身形一阵涣散,整个消失不见。

    楚阳和火舞也被排斥出去。

    “小周,你竟赶我走?哼,待会儿我打你屁屁!”

    火舞撅嘴道。

    “刚才我怎么说的?”

    楚阳心里感觉好笑,却脸色一沉道。

    “爹爹,人家错了,人家错了!”

    火舞连忙低头。

    “知道就好!”

    楚阳点了点头,看着大树,等待着周一仙的出现。

    一直过去了小半天时间,周一仙才从古树中走了出来,此刻他的气息之强,生机之旺盛,已经超过了青叶祖师,达到了此方天地的极限。

    “我这条命,以后就交到你手上了!”

    周一仙看看火舞,又望向了楚阳,苦笑道。

    “我还不至于虐待你!”

    楚阳满面笑容。

    “希望吧!”

    周一仙无奈叹息,他冲身后一招手,巨大的古树爆发出一阵青光,骤然缩小,最后成了半尺高下,落在了他的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