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四一章 天元战圣
    “你倒是见机得快”

    就在这话音传来之时。一个身穿着月白袍服的青年,赫然出现在了张信的上方。

    这位一边说话,一边步空而下:“暗罗天遁,你们北神玄宗已经很久没人修成这门功法了。今日换成我们日月玄宗其他的法域天域,可能都奈何不得你。可惜见到了本尊,那便是你的死期!”

    就在他话落之刻,那李天罗所在的方向,就再次传出了爆震之音。不过早在那边强光爆发散射之前,那暗影天刃李天罗,就已经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手中的一枚玉质符,身化暗光,整个人消失在了原地。

    那月白袍的青年,顿时脸色嘲讽的发出了一声冷哼。而这时十里之外李天罗的身影,再次显现。他的浑身上下,爆射出大量的血雾,却没有半点耽搁,身躯幻化分成数十道黑光。往四面八方散去。

    那月白袍青年,这时才显出了几分诧异的脸色,还有着一丝丝的恼火之意。

    “嘁!这些北神玄宗的杂碎,就是麻烦。”

    这位先不满的咒骂了一句,而随后他就把目光,又转向了张信。

    “险死还生的感觉如何?今日如果非是本座在这里,你张信已是死无葬身之地!”

    那月白袍的青年,语中依然饱含讥讽:“我倒是没想到,你这个家伙。居然胆大包天到打算在三位天域的眼皮底下,截取俱比罗的血祭元力。可到底是什么给你这么大的胆量?是上官玄昊那个把自己玩死了的混账?还是你那进了水的脑袋?还真以为自己可以料算一切?可以傲视所有当世英杰?策反了一个观澜神使,就以为可万无一失?总之今日之事,我希望你能引以为戒,记住这次的教训。”

    张信听他这一番长篇大论,则一阵无语,心想这算是什么教训?又戒什么戒?如果只是这位暗影天刃,自己还是有办法应付的。

    可他也从来没打算以自己的性命,去赌观澜神使的可信度。而是早就有了万全的把握,从这里脱身逃离。

    而此刻叶若,则在他脑海里面。满怀好奇的问着:“主人主人,这个痞里痞气的家伙,到底是谁呀?又是一个超厉害的人物耶,居然能够操纵大气里面的氢同位素,制造小规模的剧变核爆。还可以把那个人体内的水分,强行抽出来”

    张信没有答话,神色略有些无奈的冲着对方一礼:“弟子张信,见过巩师叔祖。”

    他面前这位,正是巩天来,日月玄宗另一位身拥天元霸体者。

    也是玄宗之内,最让他头疼的几位人物之一。

    而接下来,他就生出几分不妙之感。只因这位月白袍的青年,已经把目光转移向了他的金神力士。

    那巩天来的眼中,也首次现出了感兴趣的光泽。

    “你这家伙虽然狂妄不知死活,不过这想法倒还是不错的。借助这里的血元精气,灵魂残片,强化这尊金神力士。就不知是别人教你的,还是你自己想到的?可无论是哪一种,都必须深研过分身化神之法。”

    “唯一的缺陷,大约就是这尊金神力士的等级了,只有七十,稍微低了点,你现在的修为,也实在太差,只有五级。日后这尊金神力士,不会有再进一步的可能。”

    上官彦雪闻言,就不禁一撇唇。心想七十级的固化金神,已经很强了好不好?至少可以让张信,在顶级神师之下横着走路。

    至于日后,固化金神只会在张信的一身实力中,占据很小的一部分,而且这个家伙,分明是没有看全,对阵符之道,一知半解。

    且即便是顶级神师,又有多少人能拥有七十级以上的固化造神术?

    “不对”

    蓦然间巩天来的话音一顿,眼中现出了然之色:“原来如此,你把这些天品魂晶也融入了进去。这么一来的话,这尊固化金神,至少可随你到法域之境了。而在这之后,这家伙还有继续成长的空间。唔~这些符文,也很不错。也就是说,它吸收的血气越多,魂质越强,这尊金神力士的力量与防御能力也就越强?这简直完美!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而随着他就嘿然一笑:“日后你这尊金神力士,倒是蛮好玩的。也罢,本座今日在此,就助你一臂之力如何?”

    说完之后,他的目光就转向了远方的薛智。

    那位纵横方圆数百年的天域神魔,在见到这巩天来的一瞬间,就已经神识清明,战意全无。不但主动停止了与紫玉天的激战,身影更在短短十几个呼吸内,飞行到了几十里外。在夜空之中,带出了一团青蓝色的光影。

    而此刻当巩天来的目光望来,那薛智的气机就不禁再次大变,身影在电光的推动之下,以更快的速度,往北面谷外飞窜、

    “你们两个都已经伤成这样,逃得了吗?明明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还偏要在外面乱跑。这次死了,也怨不得他人。”

    巩天来毫不在意的笑,随后他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捏拳头,那薛智周围的虚空,就蓦然爆震,放出强烈的光焰。

    张信聚灵于目,远远瞧了一眼,依稀望见那薛智的胸前,赫然爆出了一个巨大血洞。

    而那个方向,也传出了薛智的惨烈嘶吼。

    听着这声音,巩天来的眼中也现出了满足的笑意。随后当他的目光移动,那边的爆炸与强光,也连绵不绝。仅仅只是不到七个呼吸,那位八臂神魔的一身气机,就已经黯淡消无。

    巩天来接着又探手一招:“给我过来!”

    赫然言出法随,瞬时就有一团浓厚的血气精元,从薛智身殒之处升空而起,往这边飞凌而至。

    张信初时不知道这位,到底意欲何为。可当见到那团血光之时,就已知道了这位的打算。

    可他却没有半点惊喜,反而面色大变:“师叔祖,还请停手不要”

    只是张信的语声未落,眼中就现出了痛苦之意,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而当他抬头上望,只见北面那只巨大的竖眼,正冰冷无情的注目过来。浩大的压力,让他心中烦恶。身上那些用于对抗三昧神眼的符,也在片片粉碎。

    “不要什么?”

    巩天来毫不上心的问着,此时他已把注意力,转向了更远处的司空绝。

    后者逃命的时间,虽然要比薛智更早。可一方面是因遁法稍逊数筹,一方面则是因后力不继。到此刻也还只是逃到了百里之外,距离这座山谷的谷口,还有一段不小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