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九章 血祭开始(第二更)
    ps:明天有事,提前更

    张信的现身,只让周围之人关注了片刻,可随即就再无人理会。

    他们也无力来理会,就在这片刻时间过后,这山谷之内,就有数以十计的魔将神师倒下。

    都是毫无预兆的昏迷了过去,并且一身血气被抽出,元神纷散。这情景,使得这峡谷之内的大部分人,都一阵心慌意乱。

    “怎么回事?”

    “该死!我动不了了”

    “三昧神眼?是三昧神眼!”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警醒,可却只有那些真正修为高强者,有能力往山谷之外飞速撤离。

    在场的绝大多数,都已感觉到自身气血与灵能的紊乱。那分明是比之‘雷天神寂’还要更为霸道的神通,不但是没办法施展灵术,就连控制自己的躯体血肉都很困难。

    不过那些顶级的神师魔将中,也有一些性情凶悍之辈,直接就把目标转向了北面那处山壁。

    十几道身影直接往山壁方向冲飞过去。可随着那竖眼中的眼瞳转动,向不断接近的几道身影盯视,这些人都大半从空中栽落,纷纷摔落在地。只有几位法域圣灵,在身形略窒之后,得以突破那竖瞳的拦截。可仅仅一瞬之后,当一道紫色的光波从那石壁中穿透照出,这几位都无一例外,口鼻中爆出丝丝鲜血。

    而此时那混沌神魔楚平波,也已冲出了石壁之外,裹带着漫天的黑气,一拳重轰在其中一位法域神魔的前方。随着罡气潮卷,气芒爆裂,那人当即就发出了一声闷哼,整个右臂,竟都被那楚平波的一拳,轰成了粉碎。

    再紧随其后,则是一片苍白色的火潮,漫卷数十里,将那半空中的十几道身影,都全数吞没在内。

    “三昧神光!”

    司空绝脸色难看的注目望着,眼中满是阴霾:“果然是通神天视与血咒石!”

    楚平波确实是这大荒原中,少有的深渊级魔将,甚至接近于上位深渊。可即便如此,此子要在一击之内,将那位法域神魔的身躯轰残,也是绝无可能之事。

    这正是因三昧神光的干扰,使得后者的实力,下降了七成不止。

    可这情景,并没能让周围诸多强者生出退意。更多的人在暴怒之下,往那石壁方向冲击。

    尤其是那些阶位较低,已经没法动弹的神师魔将,更是不断的有人自爆身躯元神。化为一道道血光,冲入他人的体内。

    这些无不都是性情勇悍绝伦,刚毅果决之辈,心知自己难免一死,宁愿爆了自己的血肉元神,助周围之人一臂之力,也不愿便宜了算计他们的神眼俱比罗。

    不过此时,随着这峡谷之内更多的人死亡。空中的那枚巨大眼瞳,愈发凝实了起来。

    “八臂你意如何?这次你我,只怕还得联手一次”

    司空绝自问自己,再无法坐视,绝不能眼见俱比罗事成,从此一步登天。

    可他的语声才落,就发现不对。薛智从始至终都未看那竖瞳与石壁的方向,而是注目着张信,目中战意充斥,似在化火燃烧。

    司空绝微一蹙眉,顺着薛智的视线看了过去,然后也是一阵愣神。

    心想那个家伙,到底在做什么。

    只见张信,正肃容立在那尊金神力士身前。手持印诀,似在灵能同调的状态,元神正与那金神力士,共鸣呼应着。

    而在他们的后方,一位面具女子同样是手结印法,操控着上方呈正三角排列的三座硕大阵盘,使一团团青光,往那尊金神力士的身上照射着。

    使人吃惊的,正在于此。这些阵盘的背面,正在如轮盘般的转动,产生着一股强有力的吸力,在吸收着周围的那些‘东西’。也就是被那三昧神眼,强行抽取出来的血气与元神碎片。

    在这山谷之内,至少有三分之一的‘祭品’被此女截留,往那阵盘的方向聚拢。随后被转为点点青光,注入到那尊金神力士的身后。

    不过如注意看,这些青光其实并不纯粹,仍有一丝丝的血线混在其中。

    显然这三座阵盘,并没法做到完美的提纯。可承受这些青光的对象,毕竟不是张信本身,而是一尊金神力士。对于一尊由金铁凝聚的力士而言,根本就无需挑剔。

    除此之外,张信与他身边的两人,都是无一例外的,完全不受那三昧神眼的影响。

    “血祭金神?”

    司空绝再次吃了一惊,已经明白了张信的打算。显而易见,此子也是对今日的情景早有预料,做足了准备。

    借助这次血祭,俱比罗可一步登天。张信却也能顺势取利,收获一门在他那个境界,可谓绝世无双的神通术法!

    他甚至不排除,这二人有默契配合的可能!

    就在他思索的时候,那边的薛智就已身影瞬闪而出。这位并不出他所料的,对那俱比罗完全不敢兴趣,四双长矛所指都是下方的张信。

    哪怕是有重伤在身,薛智的遁速依旧快极,只千分之一个弹指,薛智就已借助雷电,冲击到了张信身前千丈,

    不过在这个距离,薛智就被拦截。紫玉天瘦削的身影,山一般屹立在他的前方。

    她的浑身上下,覆盖着一层白色骨架,脸上也罩着骨质面具,一双长刀挥斩,带动了一条条不可视的真空刃影。竟是半点不让的,与薛智的长矛对撼轰击。空中爆出的刀气余波,将周围的地面,‘刮’出了一道道深不见底的深痕。

    便连薛智蓄势已久的两口‘赤电飞矛’,都被紫玉天拦下。无数的真空刀斩击,在短短的十分之一个呼吸之内,将这口坚硬相当于十二级灵兵的骨矛,切斩成了三十余段。

    而尽管在短短的交手之后,紫玉天暴露在外的肌肤,就不断的爆出血雾,可却仍如一面坚不可摧的铁壁,牢牢的阻挡着薛智的冲击。

    让人吃惊的是,二人虽都属骨系一脉。可薛智的骨矛,却完全不抵紫玉天的一双长刀,那些矛尖,往往只需三五击就被削断。

    这意味着至少在骨质的品质上,身为天域的薛智,几乎被紫玉天完全压制!

    尽管这也有刀之锋芒,本就胜过矛杆的纯圆之故。

    而此时司空绝,只是略一思忖,就也闪身往张信狂扑而去。

    他的想法很简单,只凭他自己一人,很难压制得住有血咒石相助的俱比罗。倒不如先尽快将张信解决,二人能够在之后联手。

    所谓先易后难,相较于前者,他们要解决张信,无疑更轻松许多。何况这里除了薛智之外,还有那位观澜神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