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八章 通神天视
    “可我感觉不太像,如果真是上官玄昊的安排,这位到底意欲何为?”

    幻血神魔北冥非提出了疑问:“看他们的情形,有些似乾坤斗转阵发动时的状态,应该是借助了虚空石的力量。可其实已后力不济,并无法做到虚空挪移。”

    说到这里,北冥非又语声一顿:“你们可能不知,在三昧神眼的极限状态下,周围百里之内,任何灵术都难施展。即便能够使用,也将损耗之前数倍,甚至数十倍的法力。俱比罗早有布置,以分身坐镇于此,就为防备这个诱饵,从这里逃脱。”

    这位可谓是在场几人中,最了解灵师与灵术,以及俱比罗这次谋划之人。

    故而当他语音落时,在场的几人,都不禁大皱眉头,更加疑惑起来。

    “也就是说,此子并无可能借助此法逃离?”

    炎骨农轻蚺若有所思:“所以他的法力,也终将有耗尽之时。说来这家伙的手中,其实也不可能有更多的乾坤神符了。至于其余的遁符,就更无可能。”

    “无论怎么看,此子都已是陷入绝境。除非是他另有援手,或者日月玄宗之人赶至”

    北冥非摇着头:“或者这真是他无可奈何之策也未可知,如果真是别有所图,我想不出他要图谋什么,又该以怎样的方法办到。”

    在他想来,当张信法力耗尽之刻,就是此子授首之时。

    这里有着三位天域在场,其中任意一人,都可轻而易举的取去张信的性命。

    而据他所知,此刻的赤月剑仙皇极,仍被赤熊神魔拦在一千多里之外,因双方这场大战而掀起的灵潮,已然蔓延至此。

    “你们管他那么多做什么?”

    楚平波肥胖的脸上,满含嘲讽:“他是别有所图也好,是殒命在即也罢,关你们卵事?”

    在场的三人,都被他的说的一楞。随后幻血神魔北冥非首先哑然失笑;“确实与我等无关,只是有些可惜,此子的悬赏,我等有缘无分。”

    说完这句,北冥非又以怜悯的目光,眺望四方:“也该回去了,俱比罗那边已经准备周全,随时都可开始。”

    在他的视野之内,除了薛智,司马绝与那面具人三位天域。这里还有将近十二位的法域圣灵,四十位的顶级魔将,高达二十五位的顶级神师。都或潜伏隐蔽,或明目张胆的盘踞四周,对谷地中央的那蛋形黑幕虎视眈眈。

    而这些人的随从同伙,则更多达七百余位。其中九级以上修为的,占据了七成以上。

    农轻蚺这时也忍不住,深深一个呼吸,心中升起了一股不真实之感与忐忑之意。

    他眼前的这些,尽管缺乏真正的天柱级,却也都是当世少见的强者,或是一地之主,或是名扬一方。合起来的战力,足可覆灭几个小型的宗派。

    可他的好友俱比罗,却已准备将他们血肉元神,铸成他登顶神威遗族之主的王座。

    理论而言,一旦俱比罗的布置发动,那么此间除了法域之上有着一定抵抗能力。其余人等,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只怕都将凶多吉少。

    不过这终究是理论,最终能否成功?

    “那就走吧!”

    似乎洞察了农轻蚺心绪一般,楚平波依旧是怪异的笑着:“我其实也想看看,咱们这位俱兄,到底能否如愿,在今日加冕为王?”

    ※※※※

    司马绝是看着楚平波与农轻蚺等人,从这山谷退离的。

    这样的举动,其实并不起眼,之前就有不少人在进入谷中后,就知难而退。

    可司马绝却本能的,嗅到了一股奇怪的气味。

    心想其他的人,可能真没有勇气,在他们的面前虎口夺食,却绝不包括俱比罗与楚平波这二人。

    前者以法域之身,自成一方势力,与他们抗衡;后者则特立独行,我行我素。

    二人在以前,就不是很忌惮他们。而如今,他与薛智已经羽翼断折,并且内伤沉重。

    这几人本当是此地最有希望,夺得张信人头的。

    且后者被困在谷中,俱比罗居功至伟。正是这几人连续数日不停顿的追杀,才让张信暴露形迹,才使张信最后被困于此地。

    司马绝心想换成是自己,是必定不情愿的,不可能甘心做人嫁衣。

    可这些家伙,却偏偏这么做了

    “八臂,你是怎么看的?”

    “什么怎么看?”

    薛智确实是全神贯注,盯视着那蛋形黑幕,所以当司空绝发问之刻,他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片刻之后,薛智才回神,眼望向农轻蚺与赵平波等人离去的方向:“你是说他们?”

    他略作沉吟,便又微一摇头:“确实有点奇怪,可我不管。无论他们是怎样的打算,今日只要不干涉本座取那竖子的性命,就与本座无关。”

    司空绝微一蹙眉,听出薛智语中的恨火怒焰,以及必欲得张信而诛之的信念。

    他也同样恨极了张信,恨不得生噬其血肉,以这世间最残酷的酷刑,折磨此子的元神。

    可这仇恨,并非是他的全部。司空智还有些野心,对于这个神威遗族的后起之秀,有着本能的防备。

    尤其是当此人,与楚平波合流之后,更让他警惕。

    薛智则是浑然不觉司空绝心意,冷声说着:“说来我们这次,能寻到张信的踪迹,这几人功劳不小。此次本座如能成功将这张信擒杀,可算是欠他们一个人情。”

    司马绝没理会这位的言语,自顾自的陷入了深思。片刻之后,他就一边扫望着这谷内,凝眉问道:“你可知俱比罗的三昧神眼,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俱比罗的神眼境界?”

    薛智先奇怪的问,随后回思着道:“我与他最后一次交手,是九年之前,为争夺一处矿脉,有过一次隔空交手。那时俱比罗的三昧神眼,已经有了‘化神’的神威,加上那个家伙善于交友,居然拉来十多个神魔级的小辈,联手与我作对,逼得我不得不放弃。至于现在,他必定已是到了地眼的层次,总不会上推到了天视”

    说到这里,薛智忽然沉默了下来,目里的情绪,波澜起伏。

    “我在他身边布置过几个棋子,听说这家伙的手中,有一枚血咒石。可一直以来都没见他使用,所以也就没在意过,”

    “血咒石?好一个竖子!好大的气魄!他到底是想做什么?”

    因实在太震惊,司空绝的浑身上下,赫然同时睁开了上千颗眼瞳,也无一例外,都是饱含震撼与惊悸的眼神。

    也在这刻,一股宏大的波动,蓦然从山谷内的某处,扩散开来。司空绝只觉浑身上下,都生出过电般的感觉,一身血气灵能都出现了刹那的紊乱。

    他判断这股波动,应该是来自于这里北面的一座山壁之内,立时往那边眺目远望。而后就见那处所在,一只长达千丈,宽亦达三百丈的巨大竖眼,蓦然显化。而内中那黑色的瞳孔,正无情的盯视着下方的所有人。

    “三昧神眼,通神天视!”

    就在薛智口中吐出这句时,完全没有半点的预兆,远处数里外的几名一级神师,就已神色萎靡的瘫倒在地。可见那一丝丝的血气,正从他们的体内溢出,元神亦在散化,化为点点灵光,往那竖瞳所在的方向汇聚过去,

    ※※※※

    “所谓三昧,就是精气神。心者君火,亦称神火也,其名曰上昧;肾者臣火,亦称精火也,其名曰中昧;膀胱,即脐下气海者,气火也,其名曰下昧。”

    就在那竖瞳显化的稍早一些时间,张信正以意念交流,对叶若解释着:“而这俱比罗的三昧神眼,故名思议,是融合了精气神三种力量的瞳术类神通,也是魔灵中一种极其强大的血脉。可以通过干扰对手精气神的手段,造成杀伤,使对方无法施展神通术法,效果类似于雷天神寂;还可统合精气神之力,对敌人进行意念冲击,极其的可怕。此外这三昧神眼,有分好几层境界,炼精化气,炼气化神,炼神还虚,藏灵地眼,通灵天视。据说之后,还有天地合一等几重境界,可我不太清楚。不过仅凭他的通灵天视,加上血咒石与他的其他布置,足可将此间七成的魔灵与散修埋葬。”

    而此时叶若,也已通过她的通讯手段,看到了外面的那个巨大竖瞳,不可思议的说着:“主人,外面已经开始了喵!这也太变态了,刚才那几个神师,都已经很强了,战力值也有二百多点,可这一下就没了命。”

    张信闻言,不禁眼神一亮,下一霎那,那就果断的解除了这天元黑障,使得自己与上官彦雪及紫玉天三人,暴露在所有人的眼前。

    “所以我们灵师与魔灵,绝不能以战力与境界来论高下。有时候一个**级的灵术,就可轻易夺去一个法域,甚至天域的性命。”

    就在周围之人纷纷注目过来的第一时间,张信就已将一枚金神符启动。

    而上官彦雪,也伸手利落的配合,三座三丈大小,银色的阵盘,蓦然玄空而起,各自透出一团清光,往张信招出的金神力士照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