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七章 天元黑障
    万丈云空之上,皇极依旧盘膝而坐。只是此刻他的眼中,却现出了几分狐疑之色。

    也在这时,两道剑符飞空而至,飞临到了他的面前。

    皇极看了一眼,就不仅一挑眉。随后他大手一挥,就将两张符,都全数激发。

    瞬间之后,就有两个身影出现在他的眼前。一位是之前那位月白袍的青年。另外一位则是外情司的副司主李天乐,此人一身紫袍,年貌三旬左右,面色枯黄,神色清冷,让人莫测高深之感。

    “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月白袍的青年一现身,就满眼疑惑之色的问着:“我这边盯着的几位,突然就跑得没影没踪,有何缘故?

    “师弟的问题,我也想知道。我这边的情形,只会比你那边更夸张。”

    皇极一边说着,一边望向那位紫衣神师:“天乐,你那边可有什么消息?”

    他知道这位外情司的副司主主动联络自己,必定是有重要的情报禀告、

    随后那位紫衣神师。果不出他意料的说着:“正要通告二位,半个时辰之前,有人在南面两千三百里外。发现了上官彦雪的踪迹。”

    “上官彦雪?这是真是假?”

    那青年的眼中,现出狐疑之色。

    “真假我不清楚,可据说是有很多人亲眼目睹。而且”

    那紫衣神师面无表情的说着:“据说是有人找到了她的尸体,此女不知被何人所杀。死后留下了一副血图,疑似起源之地的地形图。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奇怪的文字,仿佛神教的神文。”

    “竟有这种事情?”

    皇极第一时间就感觉怪异:“可这不是很奇怪?既然有人动手杀了上官彦雪?为何就不顺手毁尸灭迹?为何就任她留下地图?且再怎么说,此女的尸体都能换个几十滴日月神露?”

    “确实有许多人怀疑,可有人验过了,那确实是上官彦雪的尸体,且言之凿凿。即便是那张图与神文,也不像是伪造。”

    紫衣神师似乎猜到皇极想问什么,又继续说道:“据说现场被破坏了,当世发现上官彦雪的那些散修为争夺上官彦雪的尸体,在那里大战了一场,将所有的痕迹,都全数毁去。”

    “所以这些人,是为此事离去?”

    月白袍服的青年,此时是一副见鬼了的神情:“那些人都是蠢货?这也能信?”

    “所谓利益动人心,起源之地,在某些人的眼中,确实胜于一切。”

    皇极微微摇头后,又神色不虞:“李副司主,此事你该更早对我二人通告的。”

    “此事不查证清楚,李某不敢担虚报之责。”

    李天乐的目光闪了闪,冰冷的答着:“天乐随皇师叔南下,是为寻回摘星使。至于上官彦雪,不在属下的职责之内。”

    “呵!”

    那青年闻言,不禁讥诮挑起了唇。皇极的眼里,亦现出几分阴霾。他随后就一拂袖,将其中一道信符挥灭。

    待这李天乐的身影消失,那青年则是眼神古怪的说着:“我只知道,上官彦雪现在还活着,好端端的待在张信的身边。”

    “张信没这么大的能耐,看来有人猜这位摘星使与上官玄昊有着联络,并非是空穴来风。”

    皇极若有所思的说着:“可否说说,那边的情形,到底如何了?”

    “已经身陷重围,难以脱身了。他已经用掉了三枚乾坤神符,不可能再有第四枚。”

    月白袍服的青年说到这里,却忽又语声微顿,眼中现出惊讶之意:“有意思,太有意思了!居然还有这一手!前辈,我这边就先不奉陪了”

    随着这位的语音,那最后的一枚剑符,也骤然爆碎。

    眼看着这位的身影在眼前消失,皇极先一阵错愕,随后就也目光远眺,看向了此时张信所在的方位。

    可就在皇极也欲动身前往的时候,他却眉头微蹙,发现了几十里之外的那道血红色身影。

    “赤熊?”

    皇极微微一叹,知道今日的这一场苦战,已是难以避免。之前这头神魔,多半是因感觉胜之不武,不能公平较量,所以只稍加试探,就主动退离,

    可当这方虚空中的诸多天域退离,这头熊罴反而是又有了与之再战上一场的兴致。

    果然下一刻,一条巨大的血色飞斧从那血色身影的方向,猛然轰砸而至!

    皇极此时亦无留手之意,不过他这一次并未出剑。而是往前方并指一点。随后十里之外。那道血色飞斧,顿时整个炸裂,爆散出无数的金属粉末。

    皇氏一脉。可不只是精通御剑术而已。这门远超常规的金爆术,也同样是皇家的绝学之一

    像对手这种毫无半点‘技术’含量的兵器。简直就是金爆术的绝佳目标。

    ※※※※

    当薛智楚平波,赶到那处不知名的峡谷内的时候,就也与此间,早早赶至的诸人同样,都眼现惊奇之色。

    他们确实找到了‘张信’,可现在的张信,却是他们完全无可奈何的状态。

    就在这峡谷的中央,这一个方圆二十丈大小的蛋形黑幕,将张信与他身边的两人,完全隔绝在内、

    显然在他们临来之前,已经有人以术法尝试破解,可看来没什么作用。这蛋形黑幕的下方的泥土,已经往下坍塌了二十余丈,那那黑幕却岿然不动,飘浮在空中。

    即便是道场的三位神域,都没有动手之意。薛智与司马绝,都立于两旁山壁之上,脸色青冷的,看着下方的这个黑色巨蛋。

    还有位面具人,则是悬浮虚空,同样眼神冷冽,似在等待时机、

    “天元黑障?”

    楚平波毫不意外的一声冷笑:“果然也是一位天元霸体。”

    “一时半刻,看来是拿这位摘星使不下。可要做到这个地步,必须有阵盘辅助不可。这个家伙,分明是早有准备。”

    炎骨农轻蚺,则是脸色奇怪的说着:“你说这位摘星使,是否也看穿了俱比罗的图谋?”

    “只凭这个毛都没长齐的竖子,他能知道什么?”

    楚平波语含不屑,可随后他就语声一转:“可如果他背后站着上官玄昊,我不会感觉奇怪。”

    他知道这位农轻蚺,为何会这么说的原因。那是源于不久前,上官彦雪死在二千八百里外的消息。

    可问题是俱比罗虽然安排了假象,以吸引周围那些天域天柱的视线,可却并没有上官彦雪身死这一出。

    而就在不久之前,他还借助俱比罗的三昧神眼,见到过上官彦雪。尽管这女孩,当时带着面具。

    可他们几人,又有谁认不出此女的身份?那完全就是多此一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