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76 死星坠落
    月球再次出现的时候,用肉眼只能看到一个全黑色的轮廓,宛如一张大嘴源源不绝地将战争兵器吐出来。所有关注着月面异变的人们都看到了那“卐”字的洪流,镶嵌着巨大铆钉的飞艇和浮空城在下降,战斗集团的铺开,宛如在幽深的宇宙空间中盛开了一朵充满死亡气息的花朵。敌人到底有多少?每一个关注着局势变化的组织都在进行统计,即便是网络球也不例外。然而,敌人尚未完全进入正常空间中,已经可以观测到的敌人,就已经超过了上万艘飞艇和上百座浮空城,尤其是那居于部队核心的超巨大空城,更是让人感到颤抖和绝望。单纯以正常科技,要制造出如此数量的巨大兵器并非不可能,但是,联合国的战争潜力才刚刚释放,各方面的产量完全跟不上。敌人的力量蓄积已久,看上去是要一口气释放出来,用一波压倒性的攻势,妄图直接摧毁联合国的大部分战争潜力。

    “果然又是闪电战吗?来来去去就只懂得玩这一套吗?”目睹这个场景的人已经明白了纳粹们的战略,但是却不得不承受这次打击。联合国的内部关系太过复杂,即便考虑到敌人真的会再次使用这个战略,也没有办法将己方的战略改造得针锋相对。

    “核弹已经升空!”报告的人及时传达了资讯。

    在纳粹们的月面战争兵器开始下降之前,藏于全球无人带的核弹发射井已经全部就位。当全球的电视广播中被莫名的信号侵占,传达疑似纳粹统领的男人发表开战宣言时,六千枚箭载核弹在明晃晃的焰火中加速上升,宛如一张巨大的渔网,直扑月球而去。

    “拦截机已经就位。”另一名报告员高声喊道。随之而来的,还有各个作战部门的报告,在联合国针对这次战役而特别设立的临时统一指挥所中,被敌人的规模和出场景象所震撼的人,都迅速回过神来。他们明白,任何激动的情绪。都对打赢这一场战斗毫无作用。敌人的部队之庞大,所采取的降临方式之诡异,其实都早已经在预料之中,吃惊只是因为单纯看数据和报告,没有直接看到实际的景象所带来的那份冲击而已。

    二战时期,纳粹们已经将闪电战用得炉火纯青,但是,这种战术伎俩和战略规划,完全是基于当时德意志本国的国内和国际处境才研究出来的。是一种不得已而为之的方略。他们当时被局限于一地,没有足够的资源,而现在的纳粹,虽然成功躲藏了半个世纪,但是,他们的处境和过去那时并没有太大差别。以有限的资源,夺取更大的胜利果实,以战养战。就必须最大限度压榨自身的战争潜力,在对手的战争潜力没有发挥出来之前。就送对手进地狱。

    这是一种赌博性的战略,但是,当敌人的内部结构太过臃肿的时候,却是至少在前期无解的。联合国就是这样一个臃肿的庞然大物,敌人用蓄谋已久的主力剖开联合国的防线,就如同切开一块巨大奶酪般容易。先期的失败早已经在预计之中。虽然很残酷,但是,联合国认为,要取得胜利,就必须用空间换取时间。这是总结了过去战争经验所得到的最佳答案。

    对于二战时期的胜利,每个国家都记忆犹新,反复研究了无数次,在所有面对闪电战却能取得最终胜利的战役中,没有一个是可以一开始就能顶住对方攻势的。利用庞大的土地面积和苛刻的环境,采取残酷的消耗战,是唯一取得胜利的方法。当年美利坚利用海峡的地理环境,成功躲过了纳粹部队最锋锐的时期,而这一次,从外宇宙降落的纳粹们,拥有在全世界选择目标的能力,海洋已经不再是屏障,制空权才是最重要的。

    六千枚核弹瞄准了月面,但是,它们必然首先和下降的纳粹部队发生碰撞。选择直击月球,无疑也是考虑到纳粹的行动方略,无论如何,六千枚核弹都不会落空,即便敌人拥有神秘,但是面对六千枚核弹,纳粹们想要完全防守下来,应该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就是联合国的想法,虽然网络球反复提到过中继器,认为纳粹会直接通过空间跳跃的方式进入地面,但是,联合国统一指挥部的参谋系统,却提出了不同的建议,至少从当前的情况来看,联合国的判断才是正确的。

    “如何核弹打击真的生效了,哪怕无法彻底打击到敌人的根本,联合国那边的话语权也会增强吧。”网络球的干部皱着眉头,凝视着显示屏上,越来越接近的核弹和纳粹部队。他当然不希望联合国的势头压过nog,一个庞大的试图脱离控制的神秘组织联合,根本就不受联合国的欢迎,却符合大部分神秘组织的期待。神秘圈一直游离于政府管制之外,只有网络球从一定程度上打破了这个潜规则,并且成为了nog中的巨头,一旦nog陷入被联合国大幅度压制的状态,网络球恐怕会里外不是人吧。

    神秘组织之所以组建联合,并不是为了被人控制,而是为了让自己拥有更多的自主行动权限。如果加入nog反而要受到更大的桎梏,那么,nog的崩溃就近在眼前了,为了nog投入了大量精力的网络球,无疑会遭到历史性的重创,从第二大神秘组织,变成第一大的笑话。这绝对不是网络球的成员所希望看到的,走火和梅恩先知的指挥权也会受到强烈的质疑。

    然而,如果核弹真的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却的确可以大幅度削弱纳粹们的战争力量,让接下来的战斗平添胜算。对于必然要加入战场的nog来说,也可以相对减少损失。面对即将到来的胜负,不仅仅是网络球的成员,nog中所有在关注结果的人,乃至于非nog,却采取中立态度的人。都很难说明自己到底是对结果有怎样的期望。

    就在大部分人心中纠结的时候,走火却一如既往,面不改色地注视着画面,没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但是,他的积威让他看起来仍旧充满了出乎意料的镇定。仿佛一切尽在掌握之中,可是,到底是什么,让他在这个他人难以抉择,备受折磨的时候,仍旧有如此的心态呢?所有了解走火,知道其战绩的人,都明白走火的决定从来都没有出错过,但是。这种不出错必然拥有一个基础。那么,这一次让走火信心满满的基础,又是什么呢?

    而且,在知情者的了解中,走火过去从未失误的记录已经被打破了,就在这三天,网络球的活动重心和目标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即便是不清楚其中细节和缘故的人。只要拥有一定的情量和分析能力,都能判断出。这是因为走火为了弥补自己的失误而不得不做出的重大决定。如此一来,走火从不失误的神话,已经宣告终结,那么,他此时即便看起来镇定,实际又是否真如他所想呢?

    作为网络球的掌舵者。走火的失误对组织带来的伤害,和一个普通干部的失误所带来的伤害是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上的。部分人开始担心,但此时也无法可想,唯有等待结果。

    在每个人都注视着即将到来的碰撞时,近江的注意力仍旧放在自己的研究中。她对网络球应尽的责任和必须的工作,都已经完成了,结果无论是好是坏,对她而言,没有任何决定性的意义——网络球或许会因为失败而受到巨大的伤害,但是,要让如今的网络球消失,不,仅仅是让网络球跌落顶级神秘组织的圈子,都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中继器的力量,在真正发挥出来之前,除了她和玛索之外,大概就只有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中继器负责人才了解吧。网络球中,就算是走火、常怀恩和梅恩先知这样的高层,在深度接触中继器之前,也是无法真正明白其中的问题的。

    这个世界,始终是人类的世界,所有改天换地的力量,科技也好,神秘也好,都依附于人类自身才能展开。而人类的行为,根源在于意识和本能。对集体潜意识拥有巨大影响力的中继器,从源头进行防御和攻击,那是一种直达本质的力量。很少有人可以直观对这种力量产生明确的认知,除非,他们有意识地体认到这种本质力量发挥作用的一瞬间。问题就在于,这种直接从集体潜意识上进行改变的力量,甚至可以产生额外的现象,进而对世界线产生影响。近江尚不清楚其中的缘故,但是,对义体高川的研究,却让她察觉到了什么诡异却可能是真相的东西。

    近江觉得,如果真的有人可以真正明白中继器的力量,那么,那个人必然就是自己的高川——甚至于,唯有高川,连制造这台中继器的自己都不是其中的一员。

    有了中继器,无论这次核打击计划的成效如何,都没有任何意义。这庞大的部队,真正的意义很可能不在于他们自身的战斗力,而胜负的标准,也不在于纳粹们是否可以在大地上扎下根来,即便这支庞大的部队,乃至于月面基地全部被摧毁,只要纳粹的中继器还在运作,战争就不可能真正分出胜负,甚至于,所有的牺牲,都有可能被献祭为运作中继器的能量。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无论敌人还是自己的大规模的死亡和毁灭,才是纳粹的最终战略所渴求的。**和意志的毁灭,都能产生能量,而中继器可以最大程度上利用这种能量。参考统治局遗产中的灰雾神秘技术,这种基于生命死亡所带来的力量,以及由此带来的神秘,和由天门计划制造出来的中继器,有着藕断丝连的关系。

    从中继器产生的历史来看,这种关系几乎是必然的,因为,最初制定了“天门计划”的末日真理教玛尔琼斯家,正是得到了统治局的遗产,从而才能进行研发。

    单纯以“死亡”为目的的战争,根本就不会因为某一方的死亡而决定最终的胜负。

    所以,这场战争的本质,一开始就注定了,尽力杀死敌人。彻底杀死敌人的一方,没有得到胜利的必然。

    近江抬起头,环视着关注核打击的众人,露出冷笑的嘲笑。网络球会不会是最终的胜利者,她不清楚,但她相信。自己一定会是最终的胜利者。

    在众目睽睽中,六千枚核弹先后抵达恒温层,一头扎入迎面而来的纳粹部队中,虽然纳粹的部队已经分散开来,每一艘飞艇和每一座浮空城之间的距离,都至少有成百上千米,但是,精确制导的核弹仍旧准确地和它们发生碰撞。纳粹制造的全球性电磁效应和信号入侵,都证明了他们在电讯技术上的高水平。而且,那绝对掺杂了神秘性的技术,想要通过正常科技破解是完全不可能的。不过,联合国最终还是没有彻底拒绝nog的帮助,在最终发射期限前,nog已经临时提供了相当的神秘性,以保证核弹可以准确击中目标。

    nog的应急技术是十分可靠的,巨大的闪光。伴随着可怕的冲击波,在恒温层以上的空间中绽放。六千枚核弹并非全在一次攻击中被引爆。精确制导的神秘性,让最前排的核弹成功穿过了纳粹部门,直扑月面而去。在显示器中,代表敌人的红点和代表核弹的绿点,有相当一部分安全交错,虽然不清楚纳粹们为什么没有直接攻击。以在撞击前引爆核弹,但是,能够穿越战线的核弹,的确成功逃离了连锁引爆,一部分直直没入那扭曲的空间中。一部分则一头扎入月面,产生第二波可怕的爆炸。

    数据部门紧张地统计,计算,确定核弹引爆的效果,所有可以监视纳粹部队的仪器,并没有因为核弹的成功爆炸就脱离岗位。纳粹们的不作为实在太怪异了,而且,即便是在先期最好的预测中,核爆对大气层产生的冲击,同样十分危险。在大气层的变化,连锁波及到地面之前,相关研究部门必须得出一份更确实的预估报告,以让联合国对下一步的行动进行细节上的调整。

    地面必然要承受相当的灾害,而关键在于,这种灾害将会抵达何等程度。

    从地面上仰望夜空,沉沉的黑幕一下子变得明亮起来,随之到来的是可怕的轰鸣声,仿佛连天空都碎裂了,云层好似被一只燃烧的巨手猛然一拨,立刻就被撕成碎片,就连暴雨和雷鸣,也在这难以想象的巨变中被吞噬了一般。风暴从天而降,带来一种沉重的,毁灭性的感觉。当地面的树木在飓风中摇摆、断裂、拔地而起的时候,恒温层中所有遮掩了视野的变动渐渐缓和下来,因冲击而扭曲的空间和烟尘,好似膨胀到了极限,进而被金属色的固体从内部戳破了。

    在火焰和圆锥状云团的包围下,飞艇群和浮空城继续下坠。它们的身上经历过核弹的洗礼,看起来已经不如刚出发时的新鲜亮丽,而是遍体鳞伤的样子,更为它们增添狰狞。就好似血腥厮杀过后,非但不觉得疲累,反而因为血腥和创伤,愈发狂暴的凶恶。

    “报,报告——”报告人的声音有些干涩,“战损统计出来了。”

    “你在说什么废话!”聆听者恼怒地责问,如此吞吞吐吐地言辞,根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地方,这个时候。

    “是,是的,长官!”报告人定了定神,说:“彻底击毁飞艇五百架,重创三百架,预计将在大气层中解体,另外,轻伤八百四十九架,伤情不会妨碍降落。浮空城没有任何损伤。”

    听众不由得哑然,核弹爆炸之猛烈,即便在地下基地中也能清晰感觉到,然而,直接和核弹发生碰撞的纳粹部队,竟然只有这点战损,连其规模的十分之一都不到。无怪乎报告员的话音颤抖,正因为了解核弹的威力,所以才会对预想之外的战果,感到难以置信。

    “再统计一次。”聆听者发话了,声音仍旧冰冷,没有任何动摇。

    “是,长官。”报告人退下,整个大厅中顿时一片骚乱,但在聆听者冷厉的目光中,又渐渐安静下来。没多久,进一步的详细报告再次呈现上来,但和之前的结果没有太大的出入。月球表面的爆炸,对月球本身造成了巨大的伤害,就连月球的运行轨道,似乎也有那么点偏移,但是,在爆炸中毁损的纳粹部队,远没有想象的多。至于进入吞吐纳粹飞艇部队的异空间中的核弹,则无法统计效果,但大概也不会有太大的不同。空间本身,同样没有因为剧烈的爆炸而发生崩溃性的不稳。

    气氛开始变得燥热而窒息,有人用力扯着领带,圆瞪着眼睛,注视那一艘艘突破烟尘而出的飞艇和浮空城。

    夜空中,仿佛群星坠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