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五章 起源之地
    紫玉天听到这里,不禁唇角微撇。她知道张信语中的‘有人告知’是什么回事,这其实是对上官彦雪的说辞。

    不过随后她的眼神,也渐渐释然。司神命不但是曾经的第六天柱,也曾经在七年之前,担任过藏灵山的知事。与俱比罗有过交手不奇怪。而上官玄昊与司神命二人,乃是莫逆之交。

    上官彦雪则心想,告知张信这件事的人,想必就是那位上官玄昊无疑了。

    又忖道怪不得,张信在准备第一个藏身地的时候,会那样的慎重,这应该是知道了俱比罗的‘天视’之能,所以极力防备。

    “可还有一个问题。”

    紫玉天又提出了疑问,而在她说话之时,也同时把目光,看向了上官彦雪:“此间群雄觊觎,我看他是疯了才会这么做吧。这几乎就没有成功的可能!”

    “你是说那些天域?”

    张信了然的说着:“正因为看起来没有可能,才不会让人心生防范,不是么?这个并无需你我为他担心,他自然会有办法解决。而且我也差不多,猜到了他的打算。也准备好了顺水推舟,推波助澜。”

    ※※※※

    “你果然是一个疯子!丧心病狂!”

    楚平波的脸色清冷:“血咒石那东西,你居然也敢用。好好的聪明人不做,要做一个疯子!”

    “别人不敢,我却是不怕的!”

    俱比罗笑着回答,也在这刻,他眉心间的第三只瞳孔正在缓缓打开,内中也吐出了一抹青蓝光泽。

    楚平波看了一句,就不禁再次吃了一惊:“你这是,通神天视?”

    “所以说了,那血咒石,与我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俱比罗的唇角微挑:“我也没发疯。要用血咒石的话。我们北地那么多的邪兽,那么多的同族,都可以作为原料的。真要是丧心病狂,我十年之前就把自己的部下给血祭了。你应该能想象,我这些年是多么辛苦,才能忍受得住这样的诱惑。之所以等到现在,是不愿流本族之血。”

    楚平波一阵哑然无言,数息时间之后才再次开口问道:“可你不该骗我!既然从始至终,你都没打算拿下那家伙。就不该谎言欺骗,与我结盟!”

    “可其实与楚兄订约之时,我还没这样的想法。直到见赶来的人,越来越多,才想这说不定,是一次绝佳的时间。这么多的原料,以后很难找到这机会了。所以到了后来,我是不愿楚兄单独行动,坏了我的大事。”

    俱比罗解释了这句,就又反问:“原因我现在已说清楚了,就不知道楚兄现在,到底是怎么想的?是与我携手,共成大业?还是打算离我而去?”

    也在这刻。一道剑意从后方将楚平波锁定,那幻血北冥非的周身,也现出了一丝丝血光,目光幽然的,看着他们两人

    楚平波也感受到这两位的杀机。却毫不在意,只冷笑着问道:“那么我如不愿呢?你要在这里杀了我?也把我作为原料。”

    “不会!”

    俱比罗毫不犹豫的答着,语声坚定:“我们神威王朝的血,流的实在太多。尤其是在鹿野山之后,我们现在甚至连这荒原北方都已经守不住,何苦再自相残杀?我只要楚兄,陪我在这里呆上一两个时辰,让我能顺利完成所有谋划就可。又试问楚兄,你可愿见我们的祖先故地,被南面的那些蛮夷占据?”

    听到这里,炎骨农轻蚺也默默的把目光,移向了楚平波。同时苍白色的火焰,在他的身侧凝聚成团。他目中虽无杀意。可表现出来的意图,却已经再明白不过。

    “楚兄是我神威皇朝遗族中,硕果仅存的法域神魔,也是未来最有望天域的人选之一。我是真心期冀,楚兄能够助我一臂之力!”

    俱比罗说话时,又毫无防备的将手伸出,做出邀请之态:“薛智司马绝之所为,我俱比罗也绝难认同。我神威皇朝的血,绝不该消耗在北方藏灵山的坚壁之下,也不该为人棋子,做人嫁衣。楚兄,如今我等如再不能携起手来,只怕一百年之后,就再无神威遗族。”

    楚平波陷入凝思,几个呼吸之后,他终是把手臂收起,散去了指尖前的黑光。

    不过他随后的语气,依旧饱含讥讽:“可现在这周围天域七人,像我这样的深渊天柱,也不下九人,法域则至少五十位,顶级神师更多。你要怎样,才能将他们全数血祭?”

    “我有自知之明,血咒石这东西,一开始也不需要质量太好的材料,能够炼化一些魔将,神师我就心满意足了。”

    俱比罗的目中饱含自信:“至于你说的这些,其实很好办,解铃还须系铃人!”

    ※※※※

    “顺水推舟,推波助澜?”

    紫玉天很是不解,语气不悦:“不要卖关子,给我说清楚!”

    上官彦雪也同样好奇万分的看着,紫玉天的问题,正是她之前感觉荒谬的原因之一。

    那个俱比罗,可能实力确实很强,可无论怎么看,那家伙都没可能完成这么大规模血祭的。

    即便有血咒石,有那座阵法,俱比罗的实力,能够大幅度的增长强化。可此处几位天域,又有哪一位是好惹的?

    张信则完全不以为忤:“这就得从周围那些妖邪散修的成分说起了,你说他们,有多少是为我而来?又有多少,是为上官彦雪?”

    紫玉天微一愣神,随后就明白了张信的意思:“你的意思是说,这些人中其实绝大部分,都是以上官彦雪为目标。”

    “不是绝大部分,而是绝大部分的法域,还有那些天柱深渊级的魔将散修。”

    张信进一步解释道:“一百多滴,灵渊神露,确实是吸引人,可在这些真正的强者看来,最吸引人的,只怕还是上官彦雪本身吧?你们最近,都为与外界联络,所以不知详情。可其实最近,北方已经有传言,说上官彦雪她现在,就掌握着通往起源之地的钥匙!”

    上官彦雪闻言,不禁‘啊’的一声惊呼,面上已无人色。

    而此时叶若,已经在张信的视界中好奇的问着:“主人,主人!你说的这个起源之地,到底是什么地方?”

    这个问题,早在她把这个消息,传递给张信的时候,就已问过一次了,可却未得回答。

    不过这次,她不用等张信的答案。在张信的对面,紫玉天蓦然深吸了口气;“起源之地,传说是人类与魔灵,乃至所有邪兽灵兽的生命源头,也包含着所有灵能的奥妙与长生之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