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四章
    第二十二章新的文字(21)

    四天之后,当上官彦雪再次见到张信的时候,当场吓了一大跳。

    此时的张信,她简直就认不出来。浑身上下鲜血淋漓,至少有二十余处可见到里面的白骨,就连脸上也没几块好肉,使张信的形象,显得狰狞而狼狈。

    她知道张信的再生能力极其强大,与鬼见一战,他手臂损毁后能在顷刻间,就恢复过来。

    可此时张信,却似对身上的这些伤,完全无能为力。也由此可知,这位到底伤重到了何等程度。

    不过,想想张信这几天,面临着何等层级的追杀,上官彦雪也就释然。这个家伙能够在这连续七天的逃亡中安全无事,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随后上官彦雪才似是反应了过来,忙不迭的从自己的乾坤袋里,翻出了一些堪称是‘疗伤圣品’的丹药。

    “没你想的那么严重!”

    张信失笑,并未伸手去接,他闭目盘坐,静静入定,大约一炷香时间,就蓦然从口中吐出了一口血液。

    那血液落定,就‘轰’的一声,爆出一团苍白色的火焰。熊熊燃烧着,在土地上蔓延,毫无熄灭之兆。

    而后张信,也弹指一挑,使自己左臂的伤口,蓦然喷出了一道青色的剑气。

    那剑气瞬闪,最后轰击在了旁边一个小山丘上,瞬时烟尘飞扬。这个有四十多丈高的小土丘,顿时被生生的夷平。

    不过此时张信的一身血肉,都在蠕动恢复,一身伤口在转瞬间就恢复了大半。

    随后张信就睁开眼,凝声询问:“这几天你可遇到什么意外?”

    “没有,这个峡谷内很安全。这几天也不是没有人进来,不过有幻术,他们的感知能力很低,”

    上官彦雪眼现异色的摇着头,她初时借助爆炸脱离之刻,在外面藏了两天。直到四天之前,才接到张信的指示,来到这个地方。

    初时她也是提心吊胆的,毕竟常理而言,这种环境绝佳之地,可不是什么很好的藏身地、

    可随后她就发现,自己在这里,竟然是远超她想象的安全。

    “还有你吩咐的事情,我都已准备好了。不过那个地方,有好几位顶级魔将看守,我进不去。只能按照你提供的图形推测”

    说到这里,上官彦雪的语声微顿,眼含迟疑:“我还是不敢相信,这个地方,会有这样的布置?”

    “我也怀疑!”

    就在上官彦雪的语声落时,二人的后方,出现了紫玉天的身影。这位身后一双骨翼伸展,裹挟狂风,只一个振翅,就飞掠过十余里空际,落在了张信他们二人所在的这个石林之内,

    不过张信并无答话,而是以询问的视线看过去:“他们怎样了?”

    “我已交代过,一个时辰之后,让他们全速往北逃。不过这几位是否听令,我就不知了。”

    紫玉天语声平静的回应:“看那两人,对你的处境极其担忧,未必就会这么离开。”

    张信微微皱眉,就微一摇头:“无所谓了!”

    他倒不是无所谓吴波左易等人的性命,而是认为这两个时辰内,这边的事情就可了结。

    事后无论成败,吴波左易等人都再无关紧要,也极易脱身。

    “的确,他们现在距离这里数千里之遥,一时之间,确实赶不过来。”

    紫玉天微一颔首后,就又继续追问:“你还没答我与上官彦雪,那位神眼神魔俱比罗,真有你说的这么丧心病狂?”

    “事实为证,你来之前,应该已偷偷去看过了吧?”

    张信目视着紫玉天,见后者气机一窒,就知自己猜中了:“我说过的,不要太轻视他,那个家伙的气魄与胆略,都是当世少见。”

    紫玉天默默无语,上官彦雪则是倒吸了一口寒气,怔怔失神:“这也未免心狠手辣,太大胆了。”

    可之后她又不解的问:“可张信你又是怎么猜出来的?”

    ※※※※

    大约四百里外,一颗巨大的竖瞳,正在俱比罗的身前成形。而中央处的‘瞳孔’,已经将张信,紫玉天与上官彦雪这三人的身影,映照了出来。

    可这一次,站在俱比罗附近的‘混沌’楚平波,却并没有按照之前的约定,轮流出手。而是一只臂膀伸出,指尖一点黑光显现,指着俱比罗的眉心。

    见得此景,幻血神魔北冥非,青剑神魔越山,都不禁神色僵硬。而远处的炎骨神魔农轻蚺,则是神色复杂。

    俱比罗白眉轻扬,眼中似乎很是疑惑,不解的问着:“楚兄,你这是要意欲何为?是我俱比罗有什么对不住你?还是楚兄现在,准备毁约?”

    楚平波闻言,则是冷笑:“你打算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真当我是蠢人,看不出来?”

    “楚兄之言,让我不解。”

    俱比罗依旧语气平静的说着:“我想可能是楚兄,对我有什么误会。”

    “俱比罗,你也未免太小瞧人了。连炎骨这个蠢货都看出的事情,我又岂会到现在都还懵懂不知?”

    楚平波说话时,斜了那炎骨神魔农轻蚺一眼,随后就一声哂笑:“你刻意把张信逼到前面的那个峡谷,到底是什么用意?”

    “楚兄为何这么说?”

    只是俱比罗的话,才说到了一半,就被楚平波打断:“废话少说!你这一路,一直对张信手下留情,网开一面。又有意无意的借助这摘星使,把我们周围那些渣滓蠢货,吸引到这里。这些举措,真当我看不出来?我记忆中的神眼,可不是这样没有担当之人。俱比罗,你不要让我楚某瞧不起,”

    俱比罗顿时一阵沉默,而这里的气氛,也在渐渐变化,压抑低沉,幽冷肃杀。

    “其实也猜到可能瞒楚兄不过,可我实在不愿意在这个地方与楚兄翻脸.“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俱比罗的眼眸中,现出不一样的亮泽。

    他的气质陡变,就好似完全变了一个人。之前的俱比罗,寡言睿智,自信而又温和。

    可此时的他,却是让人感觉到一股难以言喻的霸道与邪魅。

    “的确,我是有意如此。不但对张信手下留情,更是有意放纵,并且早在二十天之前,我就已找到了他的藏身方位,”

    楚平波的瞳孔顿时一缩:“为何如此?这对你到底有什么好处?”

    “我当然不可能无缘无故要做这些。”

    俱比罗的唇角微挑:“不知道你们可听说过血咒石,我俱比罗在十年之前机缘巧合,得手了一枚。”

    此言一出,农轻蚺与楚平波都是一阵愣神。

    “血咒石,你得到了这东西?”农轻蚺先是一声惊呼,随后用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俱比罗:“你这是疯了。”

    ※※※※

    在峡谷之内,张信也正在侃侃而言,对紫玉天与上官彦雪二人解释着。

    “我恰好知道俱比罗那个家伙,得到过一枚血咒石。也知道这位,有着足够的胆魄与野心使用这东西,而这一次,他就有着绝佳的机会。”

    张信笑问:“你们估计不知道血咒石是什么吧?”

    紫玉天的面色青白,她的确没有听说过血咒石此物,可今日到那边看了一眼之后,就差不多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在他们魔灵之中,类似作用的东西,不是没有。

    可上官彦雪的知识渊博,还在张信之上:“我知道血咒石,是神威皇朝末年出现的东西。你们日月玄宗的祖师,召唤群星天降。一次,粉碎了北方四十七座魔渊,使得这神威皇朝由盛转衰,陷入到灭亡境地。不过在这之后,神威皇朝的残部还是活跃抵抗了,将近四千年之久。期间也有尝试过反扑抵抗,血咒石就是当时神威皇族的一位绝代天才铸造。使得衰亡的皇朝残部,在短短的几百年内,出现七位了天域。可最后他们,终究还是没能敌得过,你们的祖师,还有日月双祖。”

    说到这里,上官彦雪的语声一顿:“传说此物,是结合了古代的一种秘传之法。可以通过大规模的血祭,吸收血元与元神之力。让人拥有天域,甚至神域级的力量。”

    “差不多,大致就如你所说,我这里已没有需要补充的。”

    张信笑望紫玉天:“你难道要问我,又是怎么知道他拥有血咒石这东西的?”

    紫玉天轻哼了一声,不说话。她当然知道。这又是张信的前身,上官玄昊所知的信息。

    “至于我是凭什么判定的,是因为我在二十几天之前。就已经知道俱比罗的意图,并不在于追杀我与上官彦雪。他对黑市的那些悬赏,也毫无兴趣。”

    张信的眼里,现出莫名之意:“那个时候,有人告诉我,我们日月玄宗曾经的第六天柱司神命。早在七年之前,就曾经与他交手过一次。早在那个时候。此人的三昧神眼,就已经达到‘天视’的境界。所以常理而言,我们的第一个藏身地,他可以在五天之内找到。可我们在那里,安安稳稳的呆了十三天,这岂能不让人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