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四十九章 逼迫(四十八)
    浓重的血腥气息,一直被传到了壬午寨寨墙之上。

    一名火长,已经被火势烤得满头满脸斗大的汗珠,铁盔都摘了下来,头发被烤得蜷曲起来,一边继续持弓射击,一边不住回头张望。

    这名火长是梁亥特部出身,叫做纳尔出海,还保留着几丝当年东迁而来的祖宗血统,高鼻深目,发色微红。九姓鞑靼,不少部族有高加索血统的特征。

    回望之际,就见临时堆垒起的胸墙之前,已经堆满了青狼骑的尸首,而自家弟兄,阵列完整,长矛如林,逼住山道。黑压压一片的青狼骑,就被压在山道之上,一时停顿,不敢上前。

    纳尔出海精神大振,用生硬的汉话呼喊:“乐郎君打得好,咱们这儿也加把劲!”

    身边近十名儿郎,在寨墙上奔走游射,每人背着的四个撒袋,都射空了快一半。纵然带着保护手指的扳指,不少人手指都被弓弦勒出了血。他们一边甩着胳膊huo血脉,一边大声应和:“他们活不了!”

    壬午寨中,火势熊熊,似乎每一处都有大大小小的火头燃动。寨门之前死马已经堆叠如山,只是发出难闻的焦糊味道。寨门都被带着燃烧起来,火苗直蹿而起,在寨门之上的一处哨棚,已经烧得跟火山爆发也似,火势再蔓延开来,这寨墙上都要站不住脚了。

    寨墙处都变成这般景象,壬午寨中更是火炎地狱一般,被点燃的人马到处乱窜,然后扑倒在地,烧成黑炭。每处建筑都变成了火把,只有一些石头堆垒起来如望楼一般的建筑,还暂时能够支撑,残存的守军都拥挤在这些残存建筑当中,绝望的看着周遭越来越大的火头。

    这些残存守军,也曾经试着在火场中扑出一条道路来,至少能逃上寨墙,但是寨墙上留守的那一火玄甲骑,就用羽箭,浇灭了他们这一丝期望。最接近于成功的,也在距离寨墙还有十余步的地方中箭倒下!

    寨墙上这一火玄甲骑,大部分都是梁亥特部出身,都是当年族中出名的神射手。雪原猎狐,除了陷阱之外,更多时候还要动用弓矢,射中这些奔走的雪狐,还不能伤损皮毛过甚,就可见梁亥特部弓矢上的本事。一个不足千人的小部族在九姓鞑靼中有如此地位,自然有他们的底气在!

    壬午寨中这些残兵败将,已经陷入了绝境。若是说还有那么一线生机的话,就是山下的青狼骑赶紧增援上来,击退这些太过于凶恶的敌人,在火场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出来,才能将他们救出。

    但就算一切顺利,这壬午寨中本来塞满的数百精锐,最后能不能剩下两三成,真是难说得很!

    这些被烧得焦头烂额的残兵,缩在石制建筑之中,忍受着灼烧之苦,等待着援军的到来。山下青狼骑的呼喊怒号之声传来,给了每个人支撑下去的信心。但是这呼喊怒号之声,一直在远处盘旋,到现在还没冲入到壬午寨中!

    此刻在不远处的一个丘顶,全金梁和曹无岁也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这处丘顶甚高,火光映亮天空,壬午寨和胸墙处的战事,可以清楚尽收眼底。而在丘下,数十恒安甲骑已经披挂完毕,凑在一起避风,上百匹战马也聚于一处。这里不仅仅是设下的马桩子,而且还能随时向着穿过山间的大道出击,死死控制住可以退往壬子寨的道路。

    全金梁和曹无岁冻得浑身冰冷,脸上如刀割一般。却仍然尽力伸长颈项,想把这场战事看得更清楚些。

    徐乐亲自带队突袭,将壬午寨点燃。

    壬午寨中守军太过密集,也没想到恒安鹰扬兵来得如此之快,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在沉睡中就沦入火海,被烧得焦头烂额,走投无路。

    站在丘顶观望这一切的全金梁和曹无岁估计,至少两三个百人队,还有更多数量的突厥战马,在这场大火之中,至少要折损大半!

    这已经是一场难得大胜了。要知道这可是执必家直属的青狼骑,是突厥各部的根基武力。战阵之中,若能斩得数十名执必家直属青狼骑的首级,已经足够一营人马从上到下得到相当赏赐!

    徐乐驱使大家累死累活的赶路,毫不停歇的直扑壬午寨,自己冒着奇寒摸上寨子放火,最终取得这样的大捷,已经挫动了南下执必部的锐气。如若是全金梁自己来指挥,就会带领人马掉头便走,有多快跑多快。回归壬子寨中,若是执必部恼羞成怒来扑,就据壬子寨死守,等候大军到来。

    若是因为锐气被挫动,执必部干脆就北撤了,那自己就是成就了天大的功劳!

    火烧壬午寨这样的胜利,对于全金梁而言,已然是太足够了。当看到壬午寨火起,夜袭成功之际,全金梁只恨自己为什么一路过来和徐乐一直保持距离,所以徐乐才没带上他,没法参与这场痛快淋漓的厮杀,没法分润这场大功!

    而曹无岁在一旁就是挥拳击掌,单纯的为徐乐这场夜袭大捷叫好。这里打得越痛快,给青狼骑损伤越重,则他的壬子寨就越安全,天幸恒安鹰扬府派出了这等英雄人物,在危难之中,就这样保住了壬子寨!

    可兴奋没有持续多久,就又变成了惶恐。

    这位乐郎君,真的是胆包着了身子,烧了壬午寨犹自还不满足,留一火兵马继续守在寨墙之后,自己又领主力转向上山道路堆垒胸墙,准备打反扑的青狼骑。

    壬午寨几百条性命,似乎远远不能满足这位乐郎君的胃口,只要出击,他就想杀个尸山血海!

    入娘的这真是一把凶兵,真不知道是何人才能打磨出来,这个恒安鹰扬府,也不知道能不能容下这把绝世凶兵!

    在两人呆呆的注视当中,厮杀仍然在持续下去。

    青狼骑黑压压的涌了上来,但在胸墙之前,被长矛阵顿时就捅倒了数十人,胸前之前尸积如山。而寨墙之上,留守的玄甲骑仍然用弓矢在牢牢控制着寨中残兵。徐乐按剑在队列之中,指挥所部,牢牢控制着战场,给优势的青狼骑不断带来死亡和杀戮。这雪夜之中,此间已经变成了执必家青狼骑的积尸之所!

    全金梁和曹无岁对望一眼,目光中满是震惊。

    这位乐郎君,平日里温温和和的,一到了战场之上,就仿佛成为战神一般的存在!

    全金梁猛然转身下山,曹无岁惊问:“怎么了?”

    全金梁头也不回的道:“集合弟兄,等乐郎君号令。乐郎君心大,咱们这支人马他也必然要用,这些青狼骑算是倒了霉了,今夜还不知道要丢下多少性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