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525章 巨龙之战(中)
    双方的实力实在太悬殊了,这完全称不上是一场战斗,非要为这样的对决加上一个定义,那就是‘戏耍’。

    再加上守护巨龙本身的特性三条巨龙实际上都不是专精近战的,即便诺兹多姆也不是,他更倾向于技巧和特殊能力。

    结果明明是万年前齐名的三条守护巨龙,打起来如同被死亡之翼撵兔子一样,追得到处乱飞。

    这个画面任谁看到,都会觉得一阵心塞。

    连身为对决一份子的死亡之翼都看不下去,忍不住发出嘲讽了:“可怜又可悲的家伙们,这就是你们力量的极限了?你们的力量连跟我瘙痒都做不到,这就是你们以必死的决心做出来的攻击?可笑太可笑了!”

    没有真正的动怒,也没有不顾一切的死亡冲锋,三大守护巨龙如同憋着一口气似的,跟死亡之翼展开了游斗。

    这让死亡之翼感觉有点不妙。

    “哈哈哈!你们在等什么?是等我疲惫衰竭露出破绽吗?是等所谓的奇迹发生?还是等阿莱克斯塔萨也解脱囚笼加入到围攻当中?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对于我来说,多一只蝼蚁加入战斗又能怎样?”

    “蝼蚁?那可不一定哦!”伊瑟拉罕有地将眼睛睁开一条线,迷幻的光华从龙的眼睑下流泄而出,显得非常的神秘:“本来我都做好了劝服诺兹多姆和玛里苟斯跟我一道,与你拼死一战的准备,但某个有趣的人类给了我们一个更好的选择。”

    “人类?等等!你说的是杜克?”死亡之翼似乎有点儿惊慌。

    是了,唯有人类的梦境,才能绕过他的监视,直接跟伊瑟拉联系。

    “没错!”

    这时候,这条狡猾的黑龙之王突然露出揶揄讥讽的表情:“白痴!我从来就没信任过这个小滑头!他根本就不知道我的目标是什么。他也不可能控制【恶魔之魂】,更不知道控制阿莱克斯塔萨的咒语。”

    耐萨里奥提出了好多的论点论据,听上去真像那么一回事。

    这时候,首先是魔法之王玛里苟斯啐了一口:“那小子不需要那些东西。”

    时间之王诺兹多姆冷笑起来:“对于一个本来不存在于时间线上的人物,他拥有着无视谎言的迷宫,直接从起点走到终点的能力。耐萨里奥,你似乎忘记了吧,你给了那小子一片你的鳞片。而【恶魔之魂】是无法抵抗你的力量的!”

    “不可能!?你们怎么知道的!?”

    “嘿嘿!我们就是知道。”诺兹多姆的话语如同死亡的诅咒,牢牢抓住了耐萨里奥的心脏,他忽然发现,自己只能指望那个被他催眠诱惑后堕落的女精灵了。

    可惜,他注定会失望。

    几乎是诺兹多姆用话语对他判刑的瞬间,一股绚丽多彩的光华从要塞地底下升腾出来。

    “吼!吼!吼!”三声几乎不分先后的龙吼。

    眼前的三条守护巨龙现在看起来变大了,如同充气一般蓦然体型变大了足足三圈,变成与耐萨里奥差不多大小的存在。这不是单纯的、无意义的变形术。这是力量层面上的变化。

    从质到量一起变强大的变化。

    不是一条巨龙,而是三条一起,发生了相同的变化。

    “不可能”

    黑龙之王陡然被寒意所俘虏,这种级别的力量,既陌生又熟悉。

    一万年了!

    足足一万年了!

    自从一万年前的上古之战,他欺骗了四大守护巨龙把灵魂和力量注入【巨龙之魂】后,他再也没把他的四位兄弟姐妹当成是对手。而现在,感受到眼前三条巨龙发生的变化。耐萨里奥哪怕不想承认也必须承认,他那个本是完美无缺的计划似乎出了个致命的错误杜克!

    “喂!伊瑟拉!诺兹多姆!你们感受到了吗?你们感受到了吗!”玛里苟斯神经兮兮地重复询问他的兄弟姐妹:“我回复力量了!所有的魔法元素在我面前匍匐!啊!多么完美!”

    “是时候了!”诺兹多姆回道,他宝石般的眼眸闪着异常明亮的光芒,如同神棍似的发出了断言:“没错,命运已经偏移!我看到耐萨里奥你的死亡大幅度提前了!对!是时候了!”

    伊瑟拉睁开了她那双迷人的眼睛,此刻她的双眼是如此地引人注目,以至于死亡之翼只能竭力地避免与她充满迷幻色彩的目光相接。

    “万年的噩梦结束了。”她喃喃道:“我们万年来,希望回复龙族光辉的梦想终于要成为现实了!”

    这时候,下方的格瑞姆巴托要塞里,一声清越的龙吼直冲云霄。不消几秒,一条巨大的红色龙影,在四大巨龙的视界中开始急速扩大。

    生命赐予者,红龙女王阿莱克斯塔萨登场!

    这一刻,如果耐萨里奥依然保持着人类的形态,那么他的脸色应该会比锅底还黑。可惜他已是一条丑陋狰狞的黑龙了,自然没办法更黑。

    “姐姐,你没事了吗?”

    阿莱克斯塔萨点了点巨大的龙头:“相比我所承受的折磨,我获得的更多。一万年前我们所失去的,已经归还于我们。【恶魔之魂】……那个该死的【恶魔之魂】已经不复存在了!被你所轻视的渺小人类杜克*马库斯毁了他!”

    阿莱克斯塔萨的宣言获得了其他三头守护巨龙的共鸣,他们齐齐雀跃地低吼了一声。

    “不可能!”死亡之翼咆哮着:“谎言!全都是谎言!睿智如我,怎可能被一个小小人类戏耍?不可能你一定是在欺骗我!”

    红龙女王张开她那对遮天蔽日的双翼,亮出了她的锋利巨大的爪子。尽管在被囚禁时备受折磨,但此时的她看起来一点虚弱的迹象都没有。

    “不!”阿莱克斯塔萨纠正道:“唯一需要被纠正的谎言就是你所谓的不败之身。现在你就用你的身体,好好体会下,我们是否已经恢复力量吧!”

    “没错,”诺兹多姆恨恨道。“我一直想证明那是个荒谬的理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