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249章剑无双,来了
    一名穿着粗陋布衣的男子,在无数强者的注视下,被缓缓带到了校场之上。

    这男子有着一头银白色的头,面容沧桑,还留着唏嘘的胡渣,身上没有丝毫灵力波动,被带到校场中央之后,这白男子缓缓抬起头来。

    他的眼眸深邃仿佛包含无尽虚空,目光从绮罗生,从那左右二使,随后从在场所有强者的身上扫过,可至始至终他的目光都平静无双,没有丝毫变化。

    扫了一眼后,他便当着这么多强者的面,直接斜躺了下,一翻手拿出一壶酒,自顾自的开始喝了起来。

    这一幕,令周边众多强者都感到古怪。

    “这人,便是剑南天?”

    “剑无双的父亲?”

    “他就是剑南天?看上去似乎很一般啊。”

    在场众人几乎都是在一个月前才听到剑南天的名字,之前对剑南天倒是有着一丝好奇的,可现在真正看到了,大部分人都暗暗撇嘴,认为这剑南天,也不过如此罢了。

    全身上下根本没有任何出奇之处,若不是因为早知道他的身份的话,恐怕所有人都只会将他当场一个普通人,甚至当成乞丐。

    “一个月前我听到这剑南天的名字,知道这剑南天会在这次聚会上被血羽楼处决,还以为他有多大能耐了,可没想到是个这样的人?”

    “剑无双的父亲,就这种货色?”

    “太一般了,放到大街上,恐怕跟叫花子都没什么区别。”

    不少人都这样说着,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大多是那些有着极高见地的强者看到剑南天后,眼瞳都微微缩起。

    “这个人……不简单!”

    “被我们这么多人盯着,甚至马上血羽楼便要处死他了,可他目中竟没有异样的情绪!”

    “淡漠,对,他太淡漠了,仿佛世间一切都与他不相干一般,不管是我们这些来自各方势力的强者,还是血羽楼的人,在他眼中,似乎并没有任何区别……”

    “是淡漠,但换句话说却是有点,然!”

    然!

    一提到这个词,这些人内心都无法再平静下来。

    没错,他们扪心自问,如果他们现在跟剑南天一样的处境,那将如何?

    他们谁有那份然心理,能够无视在场所有人,淡漠的躺在那里自顾自的喝着酒?

    谁能够做到?

    单单这一点,便已经说明,剑南天,的确不简单!

    “少主,那个人便是你兄弟的父亲吗?”虚空之上那名灰袍老者此刻目光微微眯起。

    “怎么了?”王源朝灰袍老者看了过来。

    “没什么,只是觉得他的心境非同一般,我活到现在都两百多年了,可在心境方面上,恐怕也比不上他,可惜他的丹田被人毁掉了,不然以他的心境,今后完全有机会凡入圣!”灰袍老者郑重道。

    “哦?”王源神色一动,目光微微眯起,“老三的父亲,之前血羽楼一直用锁灵法阵关押的,而现在血羽楼将他父亲直接带到校场上去了,也不曾动用夺灵法阵,是怕老三不来啊?”

    ……

    无心岛校场高台上,那血色妖异身影绮罗生也看了剑南天一眼,旋即冰冷的声音便在这校场上回荡响起。

    “诸位,这个人,或许对你们大多数人而言并不熟悉,本座可以在此给他介绍一下,他叫剑南天,多年前在天宗王朝也有一定名气,不过后来他落在了我血羽楼的手里,我血羽楼当初为了抓他,可是废了不少的功夫啊。”绮罗生冷笑着。

    “另外,这个人,还是这几年时间里,在整个天宗王朝闹出极大动静,被誉为天宗王朝有史以来第一天才的剑无双的父亲。”

    校场上的众多强者都仔细听着。

    “最近几年,整个天宗王朝都不太平,我血羽楼更是频频遭到挑衅,甚至有人在那大肆屠戮我血羽楼的据点,杀戮我血羽楼的强者,这个人是谁,想来不用本座说,大家也都应该知道。”绮罗生道。

    这话,却是令校场内不少强者嗤之以鼻。

    因为很多人都知道,是血羽楼频频暗杀剑无双在先,剑无双才会疯狂去报复的。

    而这绮罗生,却说是剑无双主动挑衅血羽楼?

    绮罗生那冷冽的眸子环顾开来,低沉道:“本座今日邀请各方强者来到这无心岛,除了给诸位讲解自己的一些感悟心得之外,最重要的便是向告诫那些近段时间来蠢蠢欲动,想要浑水摸鱼的那些势力宗门一件事!”

    “血羽楼,还是那个血羽楼!”

    “作为天宗王朝的霸主,血羽楼,绝不允许任何人挑衅!”

    “胆敢挑衅血羽楼的,不管是谁,都得死!”

    话音落下后,顿时自绮罗生身上,一股恐怖的威压降临了。

    这股威压覆盖整个校场,令校场的众多强者在这一刻神情都变得无比肃然,一些实力弱的,更是露出惊恐之色。

    然而这绮罗生的话才刚刚说完,突兀的,一道仿佛来自九霄之外的清冷喝声猛然响起。

    “挑衅血羽楼的,都得死?”

    “我看不见得吧!”

    声音响起的瞬间,轰隆隆一股恐怖至极的杀意也自不远处的一个方向徒然升起!

    可怕的杀意,在杀戮本源的席卷下,直冲九霄云外。

    霎时间,整个天地都沉寂了下去。

    “来了!”

    “终于来了吗?”

    “但求一剑在手,笑傲亘古无双!”

    “剑无双!”

    整个校场立即变得骚动起来,所有人的目光在这一刻都齐刷刷朝那股杀意的源头看了过去。

    那股杀意,是从无心岛外传来的,甚至距离无心岛还有一段距离。

    嗖!嗖!嗖!

    大量阴阳虚境在这一刻纷纷踏空而起,站在虚空看向那个方向。

    “嗯,竟然还在山后边,那么远?”

    这些阴阳虚境都感到无比震撼。

    无心岛周边是湖,湖边四面临山,而那股冲天杀意便是自其中一座大山背后传来的,距离无心岛还有非常远的一段距离,可即便隔着这么远传来的杀意,已然惊天动地。

    所有人都看着那杀意所在的方向,但他们现在看到的却是挡在前方的一座大山。

    可就在这时,轰!

    天边的尽头,突兀出现了一道参天的剑影,这道剑影即便隔着老远依旧令人感到震撼,感到心悸,而随后这道剑影在这一刻竟是直接朝前方的大山劈了过去。

    “他在做什么?”

    所有人都感到莫名其妙,可紧跟着他们便看到那道参天剑影无情的从那座大山中间笔直掠过,那座巍峨的大山轰隆隆疯狂震颤着,下一刻竟是被从中直接竖劈开来。

    大山的最中央,自上而下都被劈开了一条足足有着十米宽的道路来。

    而在那被劈开的通道尽头,一道背负着长剑的人影出现在所有人的面前。

    他,便是剑无双!

    一剑在手,亘古无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