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二章 云开雾散
    在一万两千丈云空之上,皇极身前的青色剑光分化,一分为二,二分为四。转眼之间就是一百零八道青色剑华,呼啸成群的,往前方云层深处斩击。

    而就在那云雾缭绕中,响起了无数的铿锵声响。如雨打芭蕉,连绵不绝,同时爆开了无数的火花。

    就在一瞬之后,一个赤红色的身影,突破了重重云雾,硬顶着那,成百上千的青色剑光,往前方冲击。

    随后那身影,蓦然将硕大的拳头挥动,遥空轰向了皇极的面门。这一个刹那,整片天地都似为之晃动了一下。而皇极身边的所有事物,都在这一刻化为更加微小的芥子微尘。

    可这并未能将皇极撼动,在他的身前,闪过一道凌厉刃光,轻而易举就将这拳劲一分为二。

    那道赤红色的身影,一共轰出了三拳。而皇极身前的青色刃光,则是出现了三次。

    到得此时,那身影距离皇极,已经只有不到百丈之遥。可皇极这次面色不变,冷冷的注目着对手。

    随后那把苍天剑,稳稳地落在了他的手心之内。

    “给我滚回去!”

    随着这一声叱咤,空中那诸多的青色剑光,四聚为二,二合为一,聚为一体,一道匹练般的剑华顿时割裂了云空,就仿佛是天河倒悬。

    那道赤红色的身影,也果然是‘滚’了回去,在一声震动天地的轰鸣声中,他的整个人彻底失控,往后抛飞。

    皇极立在原地。脸色只稍稍青白,就完全恢复如初。随后他的视线。冰冷的扫望了四周一眼,使得周围附近那些隐约起伏的气机,都暂时恢复了沉寂。

    不过他的目光,随即就又被那道赤红色的身影吸引。当皇极移目下望,只见万丈云空之下,那人已经再次稳住了身影。一双眸子,正战意熊熊的向他打望。

    可随后这位身形魁梧,仿佛巨型熊罴般的神魔,却只朝他挑衅的笑了笑,身躯就再次隐入到了云雾之内。

    皇极没去理会,他把苍天剑收起,随后就拍开了旁边,一张早就停留在他身侧的信符。

    而仅仅须臾之后,就有一个年轻人的身影,以云气投影的方式,出现在他的眼中。

    这人一身月白长袍,背负着手,气势渊岳峙,目光慑人。哪怕只是水汽结成的影像,也依旧给人以锐气十足之感、

    “抱歉,刚才遇到一些小麻烦。”

    “我看到了。”那年轻人赞赏的笑着:“先消磨那位锋芒,再挫其势。刚才那一剑。师叔真是斩得漂亮。”

    “取巧而已,赤熊神魔在荒原十九位天域魔主中,战力可以稳入前五。预计双方都没保留的情况下,他与我战。最多只是四六开而已。

    皇极说完之后,就又关切的问着:“你以信符找我。是不是找到了张信的下落?

    ”找到了,那个家伙。正在被神眼俱比罗,混沌楚平波等人。衔尾追杀。”

    皇极闻言,顿时脸现喜色。可他随后,就一听那月白袍的青年人笑道:“不过我暂时不准备出手,准备先看看再说。”

    “先看看?”皇极的脸色,有些不虞。“你应该知道,张信他现在,对我日月玄宗是何等重要吧?”

    “正因为知道此子,很可能决定我日月玄宗的兴衰气运,我才会出现在这里,否则我哪有空闲?”

    那年轻人毫无异色的回复后,就又显露出若有所思之色:“可我还是不打算现在出手。时机不到,贸然行事,可能反而会害了他们。我倒是有自信,可以蔑视此间一切,却没信心能保住他的命。而且看起来。那个家伙好像是在谋划些什么?”

    “谋划?怎么个谋划法?”

    皇极倒不觉意外,早在鹿野山一战,他就知张信,绝非是莽撞愚蠢之人,反而是极有心计。

    如真有人以为那家伙是个只知横冲直撞,跋扈无脑的蠢蛋,那可就上了张信的恶当。

    “我也不太清楚。”

    年轻人摇头:“总之很有意思的样子,我看他好像完全没有依靠宗门援手之意。自己在准备脱困解围之法,可到底是否能够凑效,还是未知。”

    “是吗?”

    皇极的眼中也现出了半信半疑之色:“他能有什么脱身之法?他现在的对手,可是那些天域。是神眼神魔俱比罗,而非是断山鬼见。”

    “我知道,所以我也不太看好。不过倒是能由此,看一看这位摘星使的层次器宇。至少到今日为止,他一切的表现,都很让我满意,放心。”

    说到这里,那年轻人的语声微顿:“你在担忧什么?即便他失败了,至不济还有我为他兜底,不至于输到太惨。而且,你不觉得,他自从入门试以来。这一路实在太过顺畅了?年轻人遭遇一点挫折,并不是什么坏事。”

    皇极闻言不禁苦笑:“你总说什么年轻人,可你自己又有多大?”

    随后他又摇了摇头:“总而言之别太过分。”

    “我心中有数。只要时机合适,自然就会救他脱困。”

    那年轻人语气淡淡的说着:“这次良机难得。总要让这家伙知道,没有足够实力支持的自负与骄横,只会是愚蠢。再还有,他现在耍的那些阴谋诡计,也陡惹人笑。”

    皇极不以为然,心想力量固然重要,可智慧也同样不能缺。

    他张了张口,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却还是忍住了:“还是那句,别太过份,这边的事情,及早解决为佳。如今宗门动荡,你我早回本山一日,北边的压力,就可减轻一分。”

    当他说完这句,年轻人的眼里,又流露出几分凛然之意。

    北面其实没什么,问题是玄宗内部萧墙之祸

    ※※※※

    张信在追杀中,狼狈不堪的度过了两天。

    这两天之内,他需要不停的飞遁奔跑。各种遁符,不要钱的连续打出,以帮助他在围追堵截中脱身。

    然后每过半个时辰左右,他就要小心那突兀而至的袭击。

    他身上的‘三昧锁神咒’,每隔半个时辰就可发动一次,锁定他的方位。随后那几位神魔,就会借助此咒,远程发动一次袭杀!

    张信现在唯一庆幸的是,那位俱比罗的属下,并没有法域级的灵师。

    尽管这几位神魔的天生神通,也同样可怕,且威力不俗。比如那炎骨神魔农轻蚺的‘跗骨之火’,幻血神魔北冥非的‘血神幻’,混沌神魔的‘噬天变’等等,都是很难抵御的极招级神通。

    可因变化较少的关系,远隔数百里的张信,不难闪避。

    尽管如此,当张信连续两日无停歇的奔行,连续两日的高强度戒备之后,他的一身精神,却还是近乎虚脱崩溃了的感觉。浑身上下,更是遍体鳞伤,甚至还有部分躯体,呈现焦黑之色。

    这都是被那五位神魔所伤,随着灵能的大量损耗,他的反应速度也同样大幅降低,没法再完全规避这几人的隔空打击。

    其实绝大多数伤势,张信已经利用疗伤丹药,以及若儿的细胞修复液恢复。

    剩下的这些,都是普通的方法,恢复不了的。

    而这些轻重不一的伤,也让他的精神状态,进一步的恶化。

    故而当他再一次,被俱比罗锁定住方位之后,张信就毫不犹豫的再次动用了‘乾坤神符’。

    这一次运气不错,张信被传送到了五千里外。他也得以暂时不用担心被俱比罗他们追袭,好好休息一阵,

    双方远距五千余里,加上张信将自己藏在了毫无任何地理特征的地下,他预估对手,至少也得用了三五个多时辰,才能赶到这里。

    这段时间,足够他恢复元力,修养真元了。

    接下来的形势,也一如他的预想。‘三昧锁神咒’的效果,会随着距离的增加而削弱。之后的三个时辰里,‘三昧锁神咒’一共发动了六次,可对方没能锁住他的方位。一直到张信,使一身灵能,都恢复到鼎盛状态,才感觉到那几位神魔在接近。不过双方的距离,应该还是有千里之遥。

    这个时候。叶若又为他带来了好消息。她忽然将一系列的图纸,显现在了张信的眼前。

    “主人,我找到你说的地方了!”

    叶若期待的说着:“我搜查过这附近所有地方,发现这里,果然有主人说的这个东西。”

    张信仔细看了一眼,就眼神微亮,急急问道:“这个地方是哪里?”

    下一须臾,他的视界之内。就又出现了一个卫星地图。随后叶若,又在这上面,标记了一个红点。

    就在这里,距离主人大概四千七百五十里的样子,那里有一处巨大的山谷,与主人说的环境相似。

    张信释然,接下来又继续问道:“能不能把我这两天遇袭的方位,都在这张地图上,标注出来。”

    “是主人手臂上那个眼睛发动的时候吗?”

    叶若说了这一句之后,就蓦然挥手。使那图纸上,又增加了四十几个红点,并且还有数字标记。

    张信眉头一挑:“再帮我整理一下,周围所有妖邪散修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