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61 L的进击
    龙傲天和l是同一个人,义体高川察觉到这一点,更多是出于主观的直觉,但是,网络球的人和龙傲天有过深入接触,却明显没有察觉到,猫女愈发对黑巢的渗透能力感到心惊。不过,现在的确不是追究过去那些矛盾的时候,换做其它神秘组织,黑巢和l的所作所为都可以上升到死仇的地步,立刻付之行动,而在网络球的规矩中,却不能立刻将这种仇视的情绪上升到具体的行动中。就义体高川的观察,龙傲天必然是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即便在车内的气氛变得十分紧张时,仍旧平静得游刃有余。

    黑巢从爱德华神父手中抢来的东西,的确是极好的筹码。因为,即便看似不怎么在意一个“废弃项目”的网络球,其实对桃乐丝计划也充满了期待。过去的态度掩饰了这种期待,但如今网络球的选择,已经充分证明了这种期待。义体高川在心中猜测,席森神父做出这个判断,其实在当时并非拥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否则他们就不需要采用那些迂回的方式,虽然没有目睹到黑巢和走火当时的谈判,不过,义体高川仍旧可以勾勒出一个大概的轮廓——是网络球方面采取主动,让黑巢降低了戒心。如此一来,席森神父和黑巢的关系,大概在更早的时候就暴露了,网络球唯一不确信的,就是黑巢在网络球中到底有多少潜伏者。

    双方的谈判,不仅仅在于放过谁,l这个**持有者的身份也不是最重要的,而在于网络球决定通过这次机会,抑制膨胀到极限的身体,确保组织内部的纯洁性。在义体高川看来。这是很有远见的决定,网络球也不可能真的可以无视黑巢的行为给自己带来的伤害,只是在清算之前,选择了巩固自身,而黑巢方面恐怕也意识到,网络球有可能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因为,从当时接二连三的事件中,大多数聪明人都能看清网络球当时的困境。不了解网络球的人,或许会觉得这个强势的神秘组织会一挺到底,暴力破局,不过,对于和网络球有着极深合作关系的席森神父来说,“网络球会收缩”的可能性,反而比较大。

    义体高川设身处地。代入席森神父的角色进行思考,仍旧觉得很难从这两种可能中筛选出一个,因为,无论哪一个都必须承担极大的风险。因此,义体高川觉得,席森神父应该还准备有备用行动,以保证在判断失误时,黑巢不会被网络球重创。或者干脆就此消化掉——只要网络球是胜利者,很多在紧张时候做不到的事情。一旦喘息过来,就拥有更多更好的处理方法。

    席森神父的决定,其实是不得已而为之,黑巢虽然暴露了,对网络球的渗透也必须中止,甚至于好不容易扎根在网络球内部的情报网都要断裂。可至少保证黑巢成员的安危,对于他于组织中的威信来说,也能起到极好的推动作用。

    在事后根据蛛丝马迹来推断两个神秘组织之间的互动相对容易,但也正因为进行了代入式的思考,让义体高川进一步认识到。将博奕者的一方换做是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自身的决定,必然会有更大的缺失。耳语者的确不应该继续扩大自己的组织结构,因为,目前的管理者包括自己在内,都没有支撑一个庞大组织,参与到这种规模的博奕中的能力。以精巧而相对完整的结构,以及相对突出的先锋实力,游走于这些庞然大物的博奕中,才是耳语者最好的选择。诚然,局势的愈发激烈,会让游走的空间变得狭隘,不过,耳语者已经获得的身份,以及表现在他人认知中的力量,应该足以在确保自身立场的自由度下,承受一定的冲击了。

    当然,相比起这个世界线的耳语者,仍旧是上一个世界线,依靠近江的能力渐渐转型为真正意义上的“神秘组织”的耳语者,处境最为宽松。

    义体高川虽然觉得龙傲天和丘比的身上有大秘密,不过,他并不在意秘密,因为,这些秘密大概是不会波及到耳语者的。所以,即便识破了龙傲天的伪装,对义体高川来说,也只是随手下的一步闲棋而已,其本身对龙傲天没有好感,也谈不上恶感。

    义体高川可以用最客观的角度去看待龙傲天,不过,网络球大概就不可能了,而制造这种不得不压制下来的矛盾,以耳语者副会长的身份来看,是一种很好的,对nog成立之后,避免耳语者的活动空间被压制的手段。

    龙傲天和猫女似乎也意识到义体高川的小动作,不过,这本身就是一种阳谋,义体高川对两人仿佛偶然般的侧目审视无动于衷。

    一路无话,抵达桃乐丝计划的实验室时,近江已经等待在桃乐丝的维生舱旁了。和上一次看到的实验室风景不同,这一次,许多设备被启用,而让空旷的厂房空间变得狭窄起来。合金门打开的时候,低温而沉重的空气,让众人的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经过特殊处理,隐约倒映出人影的地面上,流淌着冰冷的白雾,各式各样的设备闪烁着红光和绿光,就如同镶嵌在一堵堵隔墙上的星辉,初次之外,没有更多的灯光。光线有些昏暗,整个实验室弥漫着一股,和运作设备数量相反的寂静。

    合金大门和桃乐丝维生舱之间只剩下一条只容三人并排行走的通道,两侧的设备就好紧挨着叠放起来的箱体,然后,以桃乐丝维生舱为中心,周边十米范围有可以落脚的空间,之外的空间都已经被正在运作的设备填充满了。

    近江双手插在白大褂的口袋中,仰头眺望着,明显升高了一截,也宽阔了许多的桃乐丝维生舱——它被镶嵌在一个纺锤形的金属机器中,粗大笨重的管道和细密繁多的导线,从金属外壳延伸出来。攀爬到房顶,蔓延到机器后方那因为昏暗的光线而给人一种深不可测错觉的空间中。这个背影让人觉得有一种震撼感,就像是一个创造者将要实现一个伟大的创造,而被时光铭记下这一刻。

    不过,义体高川觉得,这是近江故意摆放的姿势。在上一个世界线。近江也经常会私下里研究如何才能让自己的背影显得更加高大伟岸,更能凸显“一名伟大的疯狂科学家的风范”。虽然这个世界线的近江出于境遇的不同,而有了一些改变,不过,义体高川却觉得,自己过去对近江本质的认知,仍旧是有效的。

    众人来到近江的身后,近江仍旧没有转过头来,宛如雕像般以四十五度角仰望着维生舱中。那个抱着膝盖,悬浮在淡黄色液体中的十一二岁的女孩。

    “所以,你用了多长时间来调整站位和姿势?”在其他人开口之前,义体高川面不改色地问到。

    “十分钟,可惜,布景太单调了,可选择的角度不多。”近江的回答让人感受不到任何情绪上的波动,大多数人在这样的情况下。会尴尬地辩解吧。不过,对于近江来说。这只是不需要掩饰的个人兴趣而已。

    龙傲天不由得看了一眼猫女,其中的味道难以言喻,猫女倒是很了解近江的这个兴趣,所以只能耸耸肩,她的眼神,倒是有些尴尬。

    沉默了三秒。猫女咳了一声,转回正题说:“近江,东西给你带来了。”

    “我知道。”近江转过身,审视着龙傲天,锐利的目光就算经过眼镜的削弱。也仿佛可以将这个男人从**到灵魂解剖开来。义体高川敏锐地察觉到,龙傲天似乎有些不自在。他没有回视近江,目光停留在这台纺锤体机器上,浮现了一种难名的色彩。

    义体高川突然有一种感觉,龙傲天真正的秘密,有可能并不是之前所认为的,和瓦尔普吉斯之夜有关,而是和桃乐丝计划有关。可是,这种感觉并没有充分的证据,桃乐丝计划是被网络球严密封存着的,即便龙傲天是活了许多年的老怪物l,但也并不能说明他和桃乐丝有怎样的关系。

    龙傲天的表现,也的确像是因为终于参与到桃乐丝计划中而感到兴奋。那种不对劲的感觉,并没有让义体高川产生危机感,更难以立刻进行确认。敏锐的直觉可以将人带往正确的方向,可是它的局限性也在于,在很多情况在都无法给出一个具体的说明。逻辑上的认可和认知的深入,最终还是要依靠思考才能完成的。

    就在义体高川出于直觉,而格外留意龙傲天的动静时,近江开口了:“把你拿到的东西给我。”

    龙傲天看了近江两眼,不动声色地说:“那是意识态的资讯,没有特殊的容器无法保管。”

    “**不就是最好的容器吗?”近江毫不迟疑的说:“席森神父千方百计让你跟过来,不就是为了让你把整个**送过来吗?”

    “你知道?”龙傲天的眼神变得锐利起来。

    两人的交谈似乎透露了一些更加深入的情况,让人不得不意识到,龙傲天此时站在这里,很可能是精心设计的结果,而并非表面上看来的那么偶然。不过,其中的弯弯道道到底是怎么回事,无论是猫女还是义体高川,都很难在第一时间想明白。义体高川唯一可以确定的,就是黑巢想要对桃乐丝计划进行干涉,其真实目的尚不明确。

    这时,近江的目光转到义体高川身上,仿佛看穿了他的想法般,说到:“不,不是黑巢想做什么,而是这位龙傲天先生想做什么。席森神父大概也是被利用了吧,这个家伙散发着一种让人作呕的味道,凡是经常和他接触的家伙,智商都会降低,下意识看重他的提议。龙傲天这个称呼,可不是随意起的。”

    龙傲天竟然没有反驳,仍旧那副平静的表情,宛如谈日常般的说:“这是我最根本的神秘——一呼百应,天下景从。**只是一件特殊的神秘性武器而已。”

    “你——”猫女在这个时候,也察觉到了一些荒谬又令人不安的东西。她无法确定,龙傲天这个时候的态度是敌是友,但是。近江和他自己的说法,都证明了一件事——这个男人别有目的,而且,其为人和能力,也绝对不是之前的认知那么简单。然后,如果他真的欺骗了这么多聪明人。又为什么在这里暴露出来,对于近江的暗示供认不讳呢?

    “首先,我不敌人。”龙傲天在这时,伸出了两根手指,“其次,我真的希望桃乐丝计划可以成功。”

    猫女还想说些什么,肩膀就被义体高川按住了——这个投影出来的身躯没有质感,但也并非完全没有质感,其构成的方式是“神秘”。而效果也让人感到惊讶。猫女回头看了他一眼,义体高川说:“相信近江。”

    “……你说的对。”猫女点点头,终于放弃了做点什么的想法。她意识到,在当前的情况下,无论这个龙傲天到底想做什么,自己才是最束手无策的人。而先后识破了龙傲天的秘密的近江和高川,一定有着自己的判断。这个时候,这两人才是真正的“专业人士”。

    “其实。要唤醒桃乐丝,需要的不仅仅是从爱德华神父那里取来的东西。”近江推了推眼镜。“虽然我暂时也不清楚细节,但是,**应该也是重要的素材,而你以l的身份进行的杀戮,表面上是在提升**的力量,实质也是如此。不过更进一步的目的是为了让蓄积起来的力量,用在桃乐丝计划上。”

    “精彩的推理,或者说,猜测?”龙傲天露出微笑,轻轻拍掌。“那么,你是否要接受这个别有心思的赠与?说实话,其实从爱德华神父那里得到的东西,早就已经和**融合了,即便是你,也很难分割出来——而且,无论你信不信,我都必须告诉你,没有**的话,那东西是没有意义的,那只是一个钥匙,而**就是一扇门,两者结合起来,才是一个整体。现在的你,大概没什么动力根据这扇门和钥匙,重新制造一个看起来更安全的替代品。”

    “你很了解我?”近江第二次审视龙傲天:“我们认识吗?”

    “认识,也不认识。”龙傲天回答到。

    暧昧的答案,让人难以估测背后包含的真相。不过,龙傲天说得没错,义体高川也不觉得,近江会浪费时间排除**可能携带的问题,猫女倒是觉得应该谨慎一些,不过,在她提议之前,近江就决定了:“把**拿过来吧。”

    “近江——!”猫女急切地喊道,不过,随即就被近江锐利的目光逼了回去,她毫不动摇地说:“我才是专家,如果是对网络球有损害的情况,我也可以控制住。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协约,就算是走火来,也没有例外,除非你们立刻中止我于桃乐丝计划的研究权限。”

    猫女和近江的相处也不是一时半会了,她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有用,但是,她还是可以通知走火的。其他人没有理会她的动作,义体高川只是旁观者,而近江已经朝龙傲天伸出手了。

    龙傲天勾了勾嘴角,一副尽在掌握中的神态,摊开手掌,一股灰雾从掌心涌出,翻滚了一阵,凝结成笔记本的形态。

    这个时候,猫女已经用简明扼要的用词,将情况复述给走火。

    “不用理会,相信近江。”走火的回应同样十分简明扼要。虽然猫女心有异议,但是,比起自己的判断,她显然更加相信走火的判断,最终还是决定保持沉默,继续充当监控者的身份。

    近江毫不客气地取走了龙傲天手中的**,尝试翻开来检查一下,不过,笔记本的页面就好似牢牢粘在了一起。

    “那东西进入**后,**其实就已经无法使用了,就算我这个主人也不例外。”龙傲天说:“我也是当时才发现的。”

    “看起来,就好像这本**本来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存在的。”义体高川插口到。

    “是的,它本来就是为了这一刻而存在的,作为武器使用,不过是一种附加能力的体现。”龙傲天显然知道更多的真相。然而,更多的情况,除非龙傲天自己说明,否则是很难想象的——从**的第一次出现,到如今发挥“真实作用”,其时间的跨度实在太大了,也许**中有说明,但是,这个时候也已经无法勘察。而且,龙傲天又是为了什么,决定完成**的真实作用呢?如果是为了更多的利益,那么,相对而言,此时利用**去完成桃乐丝计划,是必须承担很大风险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