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盛唐风华 >正文 第二百四十七章 逼迫(四十六)
    玄甲骑成军之始,第一仗就是停军山下和马邑越骑对冲。

    虽然最后获胜,但是靠的是墙式冲锋战术。这是老徐敢潜心钻研出来的骑战之法,虽然老将身故,但仍然一战而功成。但是真论起来,玄甲骑这些骨干,马术上面比之那些似乎长于马背上的老骑军还差得甚远。

    因为击败马邑越骑,又以数十骑击破马邑鹰扬府选锋营,最后又让数千马邑鹰扬兵大溃的战绩,整个马邑郡,都将玄甲骑当成了一流骑军。

    但是对于玄甲骑而言,至少此刻,双脚牢牢的站在地面上,结成阵列,准备迎接青狼骑的反扑,倒是让他们更觉得自在一些。

    玄甲骑的骨干,正是徐家闾中人,这些人在桑干河谷中,被老徐敢操练之余,就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耕作。骑战他们不惧这些成名已久的各路强悍骑军,到得要打步战,玄甲骑营却更是强悍!

    山道之中,短短时间内,已经搬来土石,堆叠在一起,构成胸墙,牢牢封死住山路。玄甲骑营分成四列阵容。第一列将长矛架在这临时构建而成的胸墙之上,第二列将长矛架在第一列战士肩上。第三列摘弓在手,第四列持刀执盾,以为游兵,防止对手绕过山道从两翼绕行过来。

    四列骑士,人人穿着厚重布甲,戴着兜鍪,站得肩膀靠着肩膀,呼吸稳定,目不斜视,只是注视着被火光照亮的山道。

    而徐乐这次没有身先士卒站在队列的最前头,而是居于队尾,随时准备带领最后一列游兵,应付突发的危机。

    数十双眼睛,死死看着面前的山道。背后火光熊熊,人垂死的惨叫声,和战马嘶鸣声不断传来。火星纷纷从天而降,落在每个人的兜鍪之上,构成了一副有些超现实的场景。

    数百青狼骑的嚎叫声从远处响起,从低到高,渐渐接近。越来越是清晰。

    突然之间,这些嚎叫之声骤然停歇。冰冷的空气,在这一瞬间反而却绷紧。因为谁都知道,也许下一刻,就是数百青狼骑的黑影出现在眼前!

    最前两列的玄甲骑,下意识的就握紧了手中长矛。硬木矛杆几乎都要被攥出水来。

    山风突然转得剧烈了起来,夹着雪花扑在每个renmian门,玄甲骑战士,下意识的就闭上了眼睛。

    山道之中,突然响起了一连串的蹦蹦蹦蹦响动之声。

    火光照亮的天空之中,突然升起了数十个黑点,这些黑点锋尖处却反射着闪闪的寒光。转瞬间这些黑点就爬到最高处,接着就俯冲下来!

    这些黑点,正是青狼骑抛射出来的羽箭,寒风之中,这些羽箭带着尖利的呼啸之声,洒落而下!

    玄甲骑的带队火长,早就在弓弦响动之声传来之际,就已经大声下令:“低头!”

    所有玄甲骑,包括徐乐韩约步离在内,都低头下来,羽箭落下,大多数都砸在了兜鍪之上,叮叮当当响声不绝,溅出点点火星,不少人都被震得摇摇晃晃。

    青狼骑由下而上攻来,只能取抛射之势,抛射不能用重箭,只能用轻箭。轻箭本来就难以存速,加上强烈的山风干扰,不少羽箭落下都东摇西摆了,不要说上好精铁打造的兜鍪了,连玄甲骑身上厚重的布甲都难以贯穿,如此天候地势,这羽箭抛射实在难以ti足够的杀伤力。

    轻箭抛射,接连三轮。

    站在胸墙之后的玄甲骑,不少人身上就挂着好几支箭矢,胸墙之上更是如突然间长了一层草也似。但队列当中,连一声惨叫都未曾发出,就算有些倒霉负了点轻创的,也仍然站在队列当中,这点伤势,远远未曾到要退出战列的地步。

    三轮羽箭过后,青狼骑似乎也知道这样的羽箭抛射,在大雪狂风天气,并不会起到什么作用,嚎叫声又猛然响起,接着在山道之中,人影升起,戴着铁盔的人头黑压压的冒了出来,这些青狼骑,终于准备正面硬攻上来!

    徐乐在最后一列,地势反高,将青狼骑的动向看得清清楚楚。

    外间天寒如冰,而徐乐只觉得身上血液,在这一刻都燃烧了起来。

    每当临战,都是如此。这点感觉,徐乐从来没对任何人说。自己真的喜爱这种临阵厮杀的感觉!

    这种感觉,说出来的话,大概会被人当成变态吧…………不知道自己爷爷年轻时候,是不是这样?而自己未曾谋面的父亲呢?

    徐家一族,是不是命中注定,只有战阵之中,才是徐家的归宿?

    而青狼骑中,走在前头的,正是执必思力。

    此时此刻,执必思力重重的喘着粗气。

    身披铁甲,手持兵刃,在雪地中攀援而上。体力消耗之大,可以想象。这一刻执必思力已经完全感受不到冷了,身上已经汗流浃背,里衣全部都被打湿,肺里面有如火烧一般。

    此时此刻,可以望见一道匆匆垒起的胸墙,木石堆垒,上面插满了羽箭。

    胸墙之后,则站着几排身影,前低后高,长矛向前伸出,架在胸墙之上。火光从这戴着铁盔的身影之后闪动,将他们身影轮廓映照得分明,甚至可以看到他们肩上铁盔之上,积下的一层白雪。

    这些身影,一动不动,稳定如山。

    就是这些突然冒出来的敌人,偷袭了壬午寨,将整座军寨点燃。数百执必家的儿郎,现在还在被烧得声声惨叫!

    执必思力血红的眼睛,死死看着对面,一声怒吼,下意识的就从胸腔中挤了出来,在山道中炸响。他猛然扬刀,就要率先冲杀上去。可一只手突然从后伸出,将执必思力狠狠一拽。

    这一拽力道好大,将执必思力整个人都扯到后面,踉跄几步,才算是站定。拉扯执必思力之人,正是那名头发花白的老亲卫。他面色狰狞的从执必思力身边冲过,大声怒吼:“杀光他们!”

    青狼骑同声怒号,蜂拥而上。涌在最前面的,全是身披铁甲,一手持盾一手持刀。准备用来推架长矛,跟在他们后面的,则是穿着皮袍,身形更灵活一些,持着长矛的青狼骑。准备在这些刀盾手的掩护下,捅垮对面的守军,杀出一条血路来!

    青狼骑战士,在执必思力身边蜂拥而过,狼嚎一般的怒吼声在执必思力耳边响动,执必思力几次想抢上去,都被青狼骑有意无意的挤到了后面。

    青狼骑的怒吼声在山道中滚滚响动,就是一个意思,杀光对面的那些敌人!壬午寨遇袭,已经是十余年来,执必家直属青狼骑最为惨重的损失!

    为了执必家的声名,为了突厥人的荣光,无论如何,也要将这些冒出来的敌人斩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