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一章 彦雪失踪
    “雷之战境,还境界不低,麻烦!”

    就在农轻蚺说话之时,在他的眼前,正有一枚巨大的青色竖瞳,正在散化消失,

    “这是金风未动蝉先觉啊,怪不得他能够胜鬼刀,他应是拥有雷灵体无疑了!鬼刀的战境,还未必能压制得住他”

    七丈之外,幻血神魔北冥非,也头疼的揉着眉头。

    金风未动蝉先觉,是第三战境发在意先的特征。而雷之战境,是指高明的雷系灵师,可以在与人对战之时,拥有更快的反应速度,相当于一层伪战境,

    可除此之外,一些在雷法上有特别天赋的灵师,还可将二者结合,获得非同一般的感应能力,可以预知危险。

    尽管他很奇怪,以张信现在的年纪,如何就能拥有如此高超的雷法造诣。

    可现在最重要的,还是怎样将这位摘星使诛杀或者捕捉。

    在黑市的悬赏单中,哪怕只是将此子杀死,也能得到七十滴以上的灵渊神露。

    可此时便是混沌楚平波,也皱眉不语。

    雷之战境加上雷遁术,极致的速度与高速的反应,这确实异常的棘手。

    他们非是灵师,在几百里外以自身神通,借‘神眼天照’之助远程出手,很难伤到张信,

    “关键是这家伙的手里,可能还有着一枚以上乾坤神符,以及数量不明的遁法类神符。”

    农轻蚺说到这里,却又眯起了眼:“看起来那位上官师匠,还有他的魔奴,都不在他的身边?”

    “可俱比罗激发血咒,是在半个时辰之前!”

    楚平波冷笑:“半个时辰,哪怕是以最隐蔽的遁法,也可让他遁离原地六百到一千余里,且可能是东南西北各个方向。我们该怎么找?让俱比罗放弃‘三昧锁神咒’?”

    即便是上位魔灵三眼族的三昧神眼,也不是没有极限的。

    “或者可以把消息传出去,借人之手”

    可北冥非说到一般,就苦笑着否决了自己的言语:“还是算了,我忧最后做人嫁衣!从七日前开始,就至少有五位天域,盯上了我们。俱比罗的三昧神眼,大名在外,不能在这时候,招惹更多麻烦。”

    “总之,慢慢来吧”

    农轻蚺轻声一叹,也压下了从上官彦雪那边下手的念头。“那位摘星使才进入日月玄宗多少年?我不信他的身家底蕴,能够在俱兄的神眼追击之下,撑过三日以上!”

    此时他又看向那一直沉默着的俱比罗,眼中深处现着猜度狐疑之色。

    只是极其隐蔽,周围的几位,除了俱比罗之外,无一察觉。

    ※※※※

    几乎在同一时间,在那地下石窟中,左易与吴波二人,正神色铁青的盯着紫玉天,都气势慑人,隐有兴师问罪之意。

    自从张信上次私自行动之后,他们就时时在关注这位的动静。所以这次,张信‘失踪’仅仅一个时辰之后,二人就已察觉到了不对。

    “三昧锁神咒,为何之前不对我们说?”

    此刻的左易,神色是恼火之极,恨不得扭下紫玉天的脑袋:“你知道这咒印,意味着什么?”

    “很清楚,此后主上的一应行踪,都将在神眼俱比罗的观照之下。”

    紫玉天漠无表情的回应:“可之所以对诸位隐瞒,是主上的吩咐,紫玉天不能违背。而且”

    她的语声一顿:“即便告知了你们,难道二位上师,还能有什么办法可想?能够化解这三昧锁神咒!”

    “你!”

    左易勃然大怒之余,又一阵凝噎,无言以对。

    “这在主上的预料中,没什么好惊慌的。说实话,如今事已至此,二位现在再怎么担忧,也无济于事,倒不如安心等候结果。”

    紫玉天的语声毫无起伏波动:“至少我在这里,主上他如有什么意外,你们会立刻知道的。”

    吴波皱眉,随后转身就走。紫玉天见状,不禁柳眉微扬:“劝你们现在,最好不要外出,这会连累主上。主上他是极度骄傲自负,且看重情义之人,如若你二人在外落在妖邪之手,后果可想而知。”

    他语声未落,吴波的足部就骤然顿住,二人的眉头,也在打结。

    而也就在片刻之后,几人忽听一声轰鸣暴震,至不远处传来。随后又是一股巨大的冲击波,横扫这地下石窟。

    远处的几位灵师,都被那狂猛罡气生生掀翻,口出溢血。吴波左易二人,亦一声闷哼。浑身上下,赫然也现出了一道道刮痕。这是因二人联手,将这个方向绝大部分冲击力,还有那些可以洞金穿银的碎散飞石,都全数抵挡化解之故。

    也正因他们的举措,才使后方几个灵师弟子,未遭重创。

    只有紫玉天不受影响,第一时间,就闪身到了那爆炸发生之地,也正是上官彦雪的临时炼器室。

    而吴波左易二人则紧随其后,他们先是神色败坏,可当仔细看了周围一眼,又都各自疑惑的微一扬眉。

    “看起来像是炼器失败,导致灵能暴走。只是”

    “没有上官彦雪的气机,也没有尸体,”

    吴波的眼神,更显疑惑:“这种层级的爆炸,应该也伤不到她。”

    “不用猜了,她还活着,不过已经离去。”

    紫玉天说这句话的时候,正立在爆炸的中心处,从那地下火坑之内,取出了一物。

    那赫然是一枚玉玺形状的法宝,玺上九只大鹏盘绕,正散发着青冷光辉,显得高贵不凡,

    看起来是通体玉质,触摸的感觉,也是如此。可紫玉天却知此物的基础,是一颗十五级的雷鹏心脏。

    这位上官师匠,应该是以某种玉髓与金属合炼,替代了这雷鹏的血肉。

    了得!

    紫玉天心中暗赞,再以灵能聚于双目,再次细观。隐隐可见这玉玺之内,赫然有着一只形态栩栩如生的金色雷鹏,倨立其间,双翼伸展,目光透着紫金光泽。姿态高贵,仿佛一位王者,在俯视臣民。使得紫玉天,亦觉自身神念,似被这只灵鹏压迫。

    紫玉天心忖上官彦雪刚才刻意掀起的爆炸,多半就是为掩饰这器灵成型的动静。

    既然有了器灵,那么这件伪神宝,必已功成!

    她不禁心情复杂的,将这枚法宝收入到了怀中。

    张信一旦得到此物,必是如鱼得水,如虎添翼。可哪怕现在,那个家伙就已强到不成样子了。

    不过随即,紫玉天就按下了心中的小念头,转头对身后几人道:“此处已经暴露,不可再留,我们必须得及早赶去下一处据点。”

    吴波微一愣神,心想张信在这里之外,居然还准备了第三个藏身地么,感觉这位摘星使,早有预谋似的。

    左易则依旧看着这满地残骸,心想上官彦雪的离去,到底是信不过他们?还是有其他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