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55 阵线转移
    我上前询问电梯维修人员关于电梯通道的情况,但是工作人员并没有意识到这并不是一起简单的事故,我提出一些细节,他们虽然也有些奇怪,却也觉得不值得大惊小怪。公寓大楼的一层处处都是线索,不过对于这些普通人来说,能够避开麻烦还是这么做比较好,他们只专注于自己的工作,并对我的咨询隐隐有一些不满。我环顾四周,摄像头正在工作,如果真的是网络球处理了这里的异常,那么,继续监视后继情况的可能性极高,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网络球的工作流程往往会在事件解决之后还延续一周到一个月的时间,避免当时解决问题的人出现疏漏。

    达芙的情况可能有些糟糕,我想着,心中却没有任何焦躁的情绪。无论当时发生了什么事件,网络球应该有能力妥善处理,如果乔尼没有带走达芙,那么,达芙被这起事件波及的几率很大,网络球的出现反而是最好的状况之一。更甚者,达芙就是整个事件核心的可能性也达到百分之五十,尽管在和达芙相处时,我并没有察觉到她异于常人的地方,不过,既然她的身边出现了乔尼这个二级魔纹使者,那么她被卷入神秘事件也是早晚的问题,从这个角度来看,如果网络球真的通过这次事件,及时将达芙纳入保护名单,反而是一件让人庆幸的事情。

    一开始我希望乔尼将达芙带离这个城市,乃至于这个国家,或许并不是最好的办法。

    要确认达芙的情况还是很容易的,我回到这里,不可能真正隐瞒网络球,恐怕当我接近这座公寓大楼之前。就已经被网络球锁定了。我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行踪,和末日真理教的一战,已经足以释放我的善意——尽管这种善意不可能保持到终点,我身上的种种古怪,也不足以取信网络球,不过。就我对网络球的行事风格的了解,暂时让步的几率反而比一个劲儿地追捕我的几率更大。

    这里所发生的事情,只要网络球上门就可以从他们那边了解一二了,即便他们不会提供所有的情报,但是,要推测出完整的情况,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踏上楼梯。尽管还有其它电梯可以直达达芙家,不过。楼梯处或许会残留一些细节,而这些细节可以进一步让我推测当时的情况。连锁判定如同透明的圆球张开到最大,最初的几层楼并没有什么异常,不过,越是接近达芙家,战斗的痕迹和异常的残留就越是浓重。尽管有人在之后试图抹去这些痕迹,但是,他们的动作有些匆忙。也许是因为敌人太强了,也许是善后的人力不足。也许是兼而有之,不管怎样,如果这里的情况是由网络球进行掩饰的,那么,至少可以看出,网络球的人力资源似乎有点紧张。

    这种人力紧张的原因应该是多方面的。再怎么说,这个城市也是网络球的根据地。从现有的线索来判断,我觉得网络球就如同一个拉伸到极限的弹力球,也许网络球还有更多的底蕴,让它足以承受更重的压力而不会崩断。但是,我仍旧觉得,网络球的处境已经十分危险了。以我对网络球的认识,如果它们无法突破外界的压力,那么,就会在最短时间内完成收缩——对我来说,这无疑是个好消息,收缩的网络球对于可利用资源的争取是十分强力而高效的,这意味着我也有很大几率会被网络球拉拢。

    诚然,网络球不太可能信任我这样的无论来历还是行动都有些古怪的家伙,不过,至少不会把我当作第一目标,甚至有可能会通过一些平等合作的行动,将我的注意力转移到其它方向——只要不是在伦敦生事,怎样都好。

    我推了推达芙家的门,没有上锁,门前留下了一些不太显眼的痕迹,负责善后的人没有处理掉。灰烬和烧痕应该是乔尼留下的,我可以在脑海中刻画出当时的景象了。达芙的警惕心很强,没有开门,可能也没有意识到来者是乔尼,因此,乔尼习惯性利用燃灰化身进入达芙家中。我觉得有些奇怪,如果达芙是意识到来者的身份,而做出这种抗拒的举动,那就让人不得不琢磨一下了。

    在昨晚之前,达芙和乔尼的关系相当亲密,尽管这份关系是以性工作者和客户的关系为基础展开的,但是,以达芙的性格,如果不是发生了什么特别的情况,就算意识到乔尼的特殊,也不应该会在短短时间内就产生如此之大的排斥和防卫心理。我不得不认为,发生在这里的神秘事件,可能根本就是以达芙为核心——尽管我并没有察觉到达芙身上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但是,恐怕达芙的情况比一般的神秘更加特殊。考虑到刚来到她家时,电梯就发生事故,此时已经证明,这起事故有可能是神秘事件的开端,那么,有某种神秘力量在很早以前就盯上了达芙的可能性极高。

    如果事实真是如此,那么,我留在达芙的身边,将她带进网络球寻求庇护,反而才是当时的最佳选择。我参与了针对末日真理教的行动,主动闯入敌人的陷阱中,未尝不是敌人刻意布置的调虎离山之计。重新思考自己昨晚遭遇的始末,爱德华神父这个人物再次走进我的视野中。在同一地区中,看似没什么关联的神秘事件,往往不是孤立的,也不太可能是孤立的,如果盯着达芙的神秘力量就是末日真理教,乃至于就是爱德华神父本人的话,我的遭遇和达芙的遭遇,从时间线上完全可以将因果关系串联起来。

    爱德华神父通过一个陷阱,试图将水搅浑,他几乎成功了,我和黑巢等人,以及其它五十名神秘组织成员与末日真理教大军的战斗,哪一方的胜负。对于爱德华神父来说,很可能并不是最重要的。爱德华神父设下的陷阱,完成了调动我方力量,造成大量伤亡,以及用死亡将自己掩藏起来等等多重目的,我无法确定。哪一些是他故意去做的,哪一些又是他无意中的收获,而哪一些目的对于他进一步的行动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但有一点毫无疑问,爱德华神父没有死亡,而达芙很可能在他的计划中,占据很重要的位置,而乔尼也有很大可能已经出问题了。

    我巡视着达芙家的现场,将已知的线索一点点拼接起来。用猜测和推断的情况,将空白处补完,最终在脑海中勾勒的整体,也许在细节上和事实有些出入,但是,却已经足以让我相信,这就是整个神秘事件的大致轮廓。宛如蜘蛛网一般贯穿整个伦敦的阴影,并没有因为末日真理教大军的灭亡而销声匿迹。反而进一步发酵了。我、黑巢和其它神秘组织,在网络球的阳谋下。为它们解决了一些问题,但是,解决问题本身,就是进一步引发更多的问题,甚至引发的问题,会比已经解决的问题。给人带来更大的压力。

    假设这个城市中,试图搅风搅雨的最强敌人,就是爱德华神父的话,那还是最好的情况。

    在这种风雨欲来的状况下,之前认为的。网络球将会收缩的可能性,已经增加到了百分之九十。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最多五分钟,网络球的人就会敲响达芙家的大门。

    我走进自己的房间,从这里遗留的痕迹来看,达芙曾经躲藏在床下,可能她当时已经意识到什么异常的情况。而乔尼也已经进入这里,却没有发现藏在床下的达芙,之后,有人再度进来,却刻意保护了现场的状况,我觉得这个陌生人没有发现达芙——有可能达芙那时已经从窗口逃离了。我只是仔细观察了现场,没有破坏这里的痕迹,不过,放在床脚的重锤可不会继续留在这里。

    无论从网络球的立场思考,还是从自己的计划思考,我没有太多时间可以留在这个城市了。虽然我的行动,并没有让这个城市平静下来,但也只能说,敌人的准备实在太充分了。即便没有我的参与,情况大概也不会更好。即便我受限于情报,无法破解敌人的陷阱,反而成为战略上被利用的一员,不过,我也不认为,自己的行动是负面而错误的,之所以没有更好的成效,仅仅是因为,伦敦的大漩涡实在包含了太多的东西,让单方面的影响,变得极为有限。想要在这个战场上取得整体优势,需要付出更多的心力,我此时的个人力量,不足以改变太多的东西。

    在我的心中,没有因为认知到这种个体相对整体的微渺而产生任何负面情绪,因为,这样的情况,在我过去已经经历得足够多了。我的死亡,再生,乃至于末日幻境的重复,本就是个体无法影响全局的体现。如果我真的可以凭借自己的力量,去颠覆战略上的状况,那么,高川的愿望早就可以完成了。

    如今,我还在坚持,还能看到希望,已经是足以庆幸的了。

    一时的片面战场上的战略劣势,根本就无法让我产生半点失落。我此时更加确定,单凭自己是绝对无法完成“高川”的愿望的,因为自己并不具备从整体上影响全局的力量,如此一来,“江”的力量果然是必须的,也是最保险的。我能做的,必须要做的,就是确保“江”的存在和最终胜利——这并不是什么易事,“江”和“病毒”的关系,虽然我已经有过很多猜测,但是,真相到底是什么,却无法肯定,我无数次思考,无数次推翻自己的想法,无数次重建猜测,要将一个“无常因素”确定为“常态因素”,仅仅依靠个人对无常因素的理解,是一件十分冒险的事情。

    另一个我不希望冒这样的风险,是可以理解的事情。我虽然假设“江”的存在,是出于我对“病毒”的观测而产生和维持的,也就是一种量子力学的观察者效应,但是,过去的遭遇,也证明了,我的“观测”本身就是一个极为主观而极易中断的,有太多的因素。足以让“江”消失。“江”的确很强大,但是,不稳定就是最大的弱点,也便是我的计划最大的缺陷。

    伦敦的情况也许很糟糕,但是,从“现实”的高度纵览全局。也不过是一个事件节点而已,即便如此,我在这里投入跟多的精力,也不可能在这里引发更大的连锁反应,没有一个稳定输出的“江”,我的影响力实在太小了。

    所以,无论这个城市的未来会变得如何,我继续停留在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益处。对其他人来说。例如另一个我和网络球,恐怕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我收拾好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就是取了达芙留在房间里的零花钱,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将重锤打包好。而在我刚刚完整离开准备时,外人一如所料地走进客厅中。来者身穿黑色西装,一举一动和表情都显得干练。脸上挂着礼节性但也不让人讨厌的笑容,让人一眼望去就觉得是个很好说话的沟通者。他礼貌地跟我打了个招呼:“高川先生,很高兴见到你。”语气听起来就像是对熟人说话。

    “网路球?”我平静地问到。

    “是的。看来高川先生已经知道我的来意了。”来者掏出一张网络球的名片递过来,没有任何惊讶,“之前和您发生的冲突,只是出于一些误会,您为这个城市所做的一切。我们都记在心中。网络球不是您的敌人,也不希望把您变成敌人。我们彼此之间,理所当然会有许多分歧,但也不是没有共同点,而我们也十分期望。用更和平的方式,接触彼此之间的分歧。网络球欢迎任何具有共同点的朋友,我们并不是一个狭隘的组织,相信您也已经知道了伦敦会议,我们相信,在会议结束后,我们可以团结更多的力量,而高川先生,您虽然只是一个人,却也是我们渴望争取的对象。”

    “我了解你们。”我耐心听他将开场白说完。虽然他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号,但我也没有刻意去知道的想法。网络球的判断和行动,从他所说的情况,就已经和我所预料的相去不远了。我没有理会那些弯弯道道,和网络球合作,并不是表面上说来这么容易的,我十分直白地告诉了他,关于我的下一步动向:“我今天就会离开伦敦,前往拉斯维加斯。”

    来人显得有些惊讶,他仔细思考了半晌,我觉得他正通过一些隐秘渠道聆听上级的指示,之后,他的表情平静下来,对我说:“可以告诉我们,您去拉斯维加斯的目的吗?那里正在和纳粹的先锋部队打仗,十分混乱。负责那个战场的五十一区,是美利坚的政府部门,也是我们网络球的长期合作伙伴,我们不希望再次和您造成误会。”

    “那里有我需要的东西。”我隐晦地说:“虽然你们这里也有,但是,对我来说,拉斯维加斯那边的更容易获得,我并不希望和你们成为敌人,但是,未来会变得如何,谁也不能确定。”

    来人不动声色地又沉默了半晌,说:“我明白了。我们不会阻止您,但一定会将您的情况通知五十一区。毕竟,无论是您还是五十一区,都是我们渴望争取的对象。我们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出于我们的立场,完成我们对朋友的职责。”

    “既然我都已经在这里明说了,那就没什么好隐瞒的。”我平静地回答道:“我对你们的了解,比你们想象的更多。如果你们已经收缩了,那么,我也可以放心了。”尽管没有太过刻意去观察,但是,来人的瞳孔明显紧缩了一下。

    “我没有恶意,只是证明,我对你们足够了解,所以,有什么问题的话,还是开门见山的说比较好。”我顿了顿,问到:“达芙的情况如何?”

    来人眨了眨眼,说:“我们正在排查。”虽然有些掩饰,但是,已经足以让我肯定,达芙已经被他们控制起来了。不过,网络球对达芙的情况,似乎也没有掌握太多。不管怎样,我能判断出这里所发生的事件和爱德华神父有关,那么,网络球那边只会追查得更加深入。如果达芙真的是这么重要的人物,她呆在网络球里,远比在其他任何地方更加安全。

    我放心下来,提起行李箱和重锤,对他说:“那么,再见。”

    男人愣了愣,似乎没有预料我竟然这么干脆。我没有理会他还想说些什么,径直出了房间。

    现在,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这个城市的理由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