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三零章 跗骨之火
    张信足足用小半刻的时间,才用软硬兼施的手段,将这几人的情绪安抚妥当。

    可当这几位离去之后,紫玉天与他们二人独处时,就把眸色一沉:“你身上的三昧锁神咒,是怎么回事?”

    张信在左易等人面前,虽是故作轻松,可却绝瞒不过身为魔奴,与主人元神紧密联系的她。

    “还能是什么?自然是在见那位神使的路中,被那位神眼俱比罗给找到了。”

    张信苦笑了笑,将这次与那位神使见面的所有详情,都在紫玉天面前详细叙说了一遍。

    随后他面前的北海天翼,就一脸的懵懂,神色怪异:“你是说那位神使。很可能是被人控制,甚至取代夺舍?可这怎么可能?”

    身为天域圣灵,怎可能会被人轻易的控制住心神?这哪怕是最高明的幻术师,也没法办到。他们或者能够迷惑圣灵一时,甚至做到短时间内的操控,却绝没可能,永久的压制住圣灵的神识。

    到了圣灵这一境,已经有了‘唯我’的特性。

    除非是像他们这些魔灵,高阶的血脉,可以借助一些方法,在一定程度上压制低血脉的意志。

    “我也知道不可能,不过”

    张信想到了那位神使扯下面具的时候,从他脸上突然生长出来的无数肉芽。

    “在对方有更多举动之前,不妨姑且信之。那很可能是你我不了解的,操控人意识之法。”

    “我没见过他,不知详情。不过主上你既然觉得这人可信。那就暂且这样吧。”

    紫玉天认为上官玄昊的智慧见识,都在自己之上,所以并不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结,转而问道:“也就是说主上其实已经有机会,借神使之力脱身,却被你放弃了?只因主上你,另有图谋?”

    “差不多是如此,不过那绝非是最佳选择。就不说本座,绝不可能将自己的生机,寄托在一个随时都可能失去意识的家伙身上。只这次脱身之后,本座该怎么对同门解释?别人如构陷我与神教之人勾结,才得以侥幸脱身,那我该如何应对?”

    张信冷笑着反问,见紫玉天气机略窒,无言可对,他才又皱着眉,看向自己手上的瞳型印记。

    “不过有了这东西,确实很麻烦,这次我可能会有失算。”

    紫玉天一声叹息:“那么我该怎么帮你?”

    “暂时什么都不要做,就只需坐镇这里,让我有充裕时间练习灵术,让她能安心炼器!”

    张信指了指上官彦雪:“我这件法宝,越早炼成越好,能否在十五天内完成?”

    后面的这句话,却是问上官彦雪的。

    后者却是答应的极其爽快:“你提供的那个什么小型核熔炉,温度很高,可以相当于十四级的火脉。就是附灵方面,稍微差了点,里面太干净,不过我有办法弥补。你要求不是很高,又不吝惜材料、十五天时间,绰绰有余。顺利的话,十天左右就可出炉。”

    “十天之内?“张信的语声惊喜:“那是最好不过,可除此之外,还有我们约好的东西”

    这次他语声未落,上官彦雪就已承诺到:“那个也很简单的,最多三天就可以,可以与炼器同时进行的。”

    “可我要你做到以假乱真!”

    见上官彦雪面色凝肃,却并没有收回之前的言语,张信不禁满意的一笑:“之后就是与日月本山的来人联系了”

    他说到一半,就见上官彦雪面现不解之色,张信于是有解释道:“荒原里这么大的动静,本山那边总不可能只来一位赤月剑仙。我猜他们,必是选择一明一暗。不过能否成功联系上,还是两说,总之我会尽力。”

    如今这周边数千里,实在有太多的妖邪散修。被悬赏吸引,似猎狗一样的翻找着每一寸土地。

    叶若的那些监控器已没法明目张胆的活动,这意味着他再不能像之前那样,掌控周围一切。

    而只凭视频影像,想要从那数以万计的散修中,辨识出一位同样在藏踪匿迹状态的顶级神师或者圣灵,谈何容易?

    至于符联系,就更不可取,他不打算放弃现在这个藏身地,也不愿再暴露方位。

    且即便联系上,又是否可信?所以张信,从没指望过本山那边的援手。

    而接下来,他又用手摩挲着自己袖子里的一枚玉瓶,眼含期待。

    那里面是天品魂晶,这次他提供给上官彦雪,作为法宝材料的天品魂晶,只有他在神天洞府内收获的三分之一。

    其余六成,此时都仍在他的手中。

    张信自料自己,是暂时没法赶回日月玄宗了。既是如此,那他也不妨顺势而为,趁乱取利。

    如果自己的计划,有可能成功,那么自己或可在灵师之境,就再修成一门公认的绝顶秘术。

    只是他想要修成这门秘术,却需付出极大的代价。不过不是自己,而是别人

    ※※※※

    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张信就一如他对左易等人的保证,一直都待在这石窟之内,闭门不出。

    上官彦雪也沉寂的很,这位在张信为她开辟出的炼器室内,全神灌注的,为他炼制着那件法宝。且已完全进入状态。

    最初几日张信前往旁观的时候,上官彦雪还会与他说说话。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后者已经察觉不到他的存在。

    不过也可能是上官彦雪不愿搭理,张信感觉自己每次进入,都被这间炼器室隐隐排斥着。而他眼中的上官彦雪,就好似是一个绝顶的强者,竟与这间炼器室中的所有事物,融为一体。无论是鼎炉也好,那锤钳之类的工具也罢,都似已与上官彦雪血肉交融。甚至这里面的任意一粒芥子微尘,微小火星,也都在她的控制之下。

    甚至叶若提供的那些工具,也似与上官彦雪,产生了某种共鸣。

    总之此间的气场,异常的圆融和谐,而他张信,就成了这里面的唯一异类。

    张信感觉这是与他某位好友,完全不同的炼器手法,大感好奇。更惊讶于此女,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如此大规模的灵能同调。

    可他担忧自己待在这器室,会干扰到上官彦雪,在之后的几日,也就再不去亲自观看了。只命叶若,全程记录上官彦雪的炼器过程,还有那器室里面,各种磁场与暗物质的图谱,准备等以后有空,再详细参研。

    而张信自己,此时也是全神投入。他把所有的精力,都灌注在金灵力士与造物术上。

    如果说有什么方法,能够让他在最短时间内,获得可与那些顶级神师,甚至圣灵们抗衡的力量。那既非是他前生擅长的雷法,也非是他曾经登峰造极的风术,而是这雷电七型!是他从上官彦雪手里,获得的两枚金神符!

    张信甚至让叶若在这段时间内,再次为他设计了两张图纸,一张是将几乎所有装备,都改为外挂安装的‘纯净版’,装甲与内骨骼则在他能力的范围内极限强化,还有内部电路元件,也加以增改,留出一定的余量,整体与传统的金灵力士相似;另一张图纸,则是在原本雷电七型的基础上,将各种搭载的武器,继续强化完善了一次,以大幅激增战力。

    可其实张信心知,即便自己将他的金灵力士,强化到极致,也没可能大杀四方,在这里所向无敌的,不过他却另有目的。

    只是时间才堪堪过去九天,张信就感觉到自身的元神,仿佛有‘沸腾’的迹象。

    此时他正在施展灵术,召唤一尊金灵力士,可张信却冒着灵术反噬的风险,强行中止了术法。随后身影化为雷光,一个闪烁,就到了上方四百丈的石层。随后又接连不断,以那‘瞬影雷身’不断的挪移。持续整整二十余次之久,直到来到万丈之上的地面,才更换了术法,转而以雷遁之术,继续往南面飞奔,

    也就在他远离开那处藏身地大约一千二百里地时,张信手背的上的眼瞳印记,突然离体显化。赫然化作一枚巨大的竖瞳,用冰冷的视线注视着张信。

    张信的口中,也蓦地将一口鲜血吐出,面色灰败。

    不过到了这地步,张信反倒是放松了下来。对手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强行激发了‘三昧锁神咒’。

    可只要不是在藏身地被人发现踪迹,张信就不甚在乎。而接下来他也不再追求速度,随着张信将一枚黑色的符化开,他的整个人,立时身化暗影,隐入到了此处的浓黑夜色中。也使得周围因感知到张信动静而纷纷赶来的妖邪,都纷纷失去了对他的感应。

    如此再往南潜行四百里,张信心中,突然再升警兆。身影再化雷电,遁离了原地,而就在霎那之后,他原本所在的位置,赫然无数的赤炎爆开,使得周围百丈之内,都尽化赤红火海。

    张信漠然的看了那些火焰一眼,又目含冷光的,望向自己手臂上那颗再次显化出那颗竖瞳,随后就毫不留恋的,离开了原地。

    而此时就在四百里外,张信首次被‘三昧锁神咒’发现的那处原野之上。炎骨农轻蚺‘嘁’了一声,收回了自己那满布着赤红火焰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