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二九章 镇魂神玉
    “是刚才使用神符的时候,被人干扰了。”

    张信的目光晦涩,这就是他不愿意使用乾坤神符,带上官彦雪她们逃离的原因。一个是因乾坤神符远距传送的方位不定,自己无法控制,而且很容易被人锁定轨迹,推断落点。另一个就是担心在传送过程中被人干扰,浪费了一枚价值无量的乾坤神符。

    从今日的情况来看,也果然不出所料,对方早就已经有了准备,防备着上官彦雪与他,借助乾坤神符脱身。

    此外让他在意的是,今日干涉他使用乾坤神符之人。居然又是一位天元灵体。

    且感觉与之前他在海眼时的那次完全不同,对方的修为,远远凌驾于他之上。不出意料的话,此人定已是顶级神师。

    可这当世排名第一的灵体,何时变得这么不值钱了?

    这个时候,上官彦雪也终于注意到了张信的手。发现在张信的手心之上赫然有一个深蓝色的印记,就仿佛是一只眼瞳形状。

    “你这个印记是,三昧锁神咒的咒印?”

    她不禁骇然失色,瞳孔剧烈收缩。

    “没事的!”

    张信神色淡然的随手一挥,将手心中逼出的法力收回,顿使那眼瞳状的印记消散,再次化为丝丝灵光,随着那些灵能流入体内。不过此时他的右手手背,却现出了一个隐隐约约的瞳形印记,

    这咒印已与他元神贴合,难以驱除,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暂时镇压的。

    不过就在他有所举措之前,上官彦雪就急急的从她乾坤袋里取出一物,塞到了张信的手里。

    “拿着这个!应该能够帮你镇压一阵”

    那是一块青色的宝玉,巴掌大小,被雕成了狮子形状,通体晶莹剔透,绝无瑕疵。

    “镇魂神玉?”

    张信感觉心塞,这又是一件不得了的至宝。九级以下的灵师持此物修行,可得事半功倍之效。不过他也懒得跟这位土豪客气,直接就拿在了手中,有了这东西,他又可以多撑个几日了。

    “走吧!此地已不可多留。”

    此时张信,已感应到这附近,有人在以神念往这边感应观照,

    随后他就强拉着上官彦雪,往北面方向疾飞。

    他此刻毫不吝啬。直接就使用了之前缴获的一张六十级的雷遁符,身影如风驰电掣,往北方行进。

    这次传送,让他远离藏身地足有四千余里,这很麻烦,也是好事。返回的路程虽是远了点,却能更好的掩饰住他们的藏身地。

    可惜这边没有叶若的探测器,拍摄的卫星图像也是延时到了四个小时之后。张信不得不更加的小心,以避开周围妖邪的灵觉。

    所以他们两人,明明都有着大把的高阶遁符,也依然用了足足一天时间,才返回到了那处地下石窟。

    当张信小心翼翼的,遮蔽住了自己的形迹气息,潜行到那石窟之前,就见紫玉天,与左易吴波二人,都是神色凝重的,在窟门之前等候。

    那紫玉天还好,除了脸上冷肃一点外,就并无其他。可后二者,却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

    直到见张信二人返回,他们才神色舒缓。

    “之前整整一天半,不见你们的踪影,又不知你们两人去了何处。所以有些担心。”

    吴波解释完,就又担心的问:“你们在外面,没遇到什么事吧?”

    “还好!是弟子的过错,抱歉让两位师叔担忧了。”

    张信看着这二位全不做假的关切神色,倒也不好再装出跋扈无理的模样,笑着回应:“路上确实经历了一些风波,不过总算能安然返回。”

    上官彦雪则是强笑着答道:“是我任性,拜托摘星使大人陪我去办一件事情。”

    她心想自己两人在一路有何只是经历了一点风波而已?不过这些话,她却不敢在这两位面前说。她在古器楼虽很少与外人接触,可多少还是能有些察言观色的本事,

    “原来如此。”

    对面吴波闻言,只是神色微沉,可左易却是毫不掩饰自己的不满之色,直话直说道:“上官师匠,行事之前可否三思而后行?摘星使大人,是我日月玄宗的擎天支柱,肩负我宗未来千年气运,身份贵重,怎可以轻赴险地?”

    他是真的很恼火,尽管这位是他师尊请来的客人,可在左易的眼里,张信的性命,无疑要比上官彦雪更重要百倍。

    尤其是在亲眼看张信,斩杀了鬼刀之后,他就更认定这位,是群山之灵赐于日月玄宗的魁宝,绝不容有失。

    而上官彦雪,则更加的尴尬。好在张信,随后就出言为她解围:“她的事情只是顺带。弟子之所以外出,是另有他事,必须走一趟不可。”

    说完之后,张信就又笑着保证:“只此一次,下不为例。除非是逼不得已,弟子在外出之前,定会向二位请示。”

    可这吴波左易二人,却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被安抚下去。这二人互视了一眼,就欲言又止。

    最后还是吴波开口道:“其实摘星使大人,真无需顾忌我们。你与上官师匠如果能逃,那就直接离去就是。”

    左易也皱着眉头说道:“我也是此意,身为灵师都该知轻重取舍之道。该取则取,该舍则舍,摘星使大人一身干系甚大,决不能为了我们几人,殒身在此。”

    说到这里,语声一顿:“且我看这里,确实隐蔽,我们藏身在这里,未必就会有事。”

    “那么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张信挑了挑眉,看向这两位的后方,只见那几位玄宗弟子,虽是面无血色,隐含绝望,却无一人有惊恐动摇之色,

    “摘星使大人无需再问!”

    吴波的语声低沉,不容置疑:“我与他们几人,都已议过此事,都无异议!请摘星使大人,速离此间!如真有什么意外发生,大人日后记得为我们复仇就是。”

    “原来如此!”

    张信哑然失笑,心想这就是他们日月玄宗的弟子!是他们日月宗的心胸气概!

    尽管宗门之内,危机四伏,可宗门九万年来积累的底蕴,蕴养的正气,却依旧非是那些魑魅魍魉能够撼动。

    “可本座拒绝!”

    张信大袖一拂,语声不屑一顾:“本座虽入门不久,可门中的规矩义气,却还是懂的,绝没有独自逃生的道理。且这个世间,还没有能难倒本座之事,这区区困境,本座稍后自能化解,何需要死要活?堂堂日月玄宗,什么时候轮到属下,替上司做主了?”

    吴波听了,不禁哑然无言,看着张信,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后方那几位灵师闻言,则都为之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