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二八章 神眼天照
    张信见上官彦雪道歉,也就不为已甚。这个女孩的遭遇,也确实比较凄惨无辜。

    “话说回来,那位前辈把你的安危交给我与上官玄昊。不知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上官彦雪听了之后,就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看着张信:“难道摘星使大人就要反悔?你明明就已经答应过那位前辈,刚才还在说,要保证我的性命无忧,怎么现在就要变卦了?”

    “张某并无反悔之意,只是问问看,是否有更好选择而已。你也应该知道我那上官师叔的处境吧?他如今自顾尚且不暇,只怕没法为你分出太多的心力。所以,如果你有更信得过的人或者藏身之地,岂不好过于依靠上官师叔?”

    张信语声平淡的说着:“当然。如果你能信我,我等自然也会倾尽一切保护你的安全。不过那也需你配合才行,需得听从我们的安排,不得任性妄为。”

    上官彦雪这才面色稍缓。她皱着眉头沉思了片刻。最后却是沮丧的低下头。“我还是跟着你们吧!放心,我知道轻重的,不会乱跑,在解决这次的祸事之前,也绝不会让你们为难。”

    她是十三级的炼器师,炼造法器法宝的能力,堪比那些炼器宗师。所以交友广阔,人脉丰富。但是说到能够完全信任的人,却是一个都没有。且这些年她呆在古器楼很少外出过,在外面也没有什么经营。根本就没有信心,躲过那些天域追杀。

    “能有师匠这句,我也就放心了。请勿介意,这也是为师匠你的安危着想,”

    张信说到此处,又继续问道:“还有一事,现在师匠的手中,有着什么样的逃命之术?最好连你防身的器具,也一起说说。你可有保留,可我至少得知道八成。”

    上官彦雪稍稍犹豫,还是决定如实相告:“我现在手里,有三件十三级的太乙天罗盾,且都是渗入过部分‘九霄天尘’;有二件十三级的‘八极分光镜’,以及各种十三级的灵甲四件;还有五十级的光遁符四枚,五十级的雷遁符二十二枚,六十级的土遁术,都可用于遁逃。再还有就是这个了”

    张信听在耳中,不禁一阵咋舌。

    心想自己出生入死,也才勉强凑齐了一件十三级法宝的资源。虽说这自己的定制版与上官彦雪那些量化版法宝,质量完全不能相比,可这还是太让人震惊了。

    且‘太乙天罗盾'这种法宝,也是十三级法宝中,公认防御力可排入前十等级的灵盾。如再加上‘九霄天尘’,那么这盾的防御能力,至少还可增强一倍以上。

    而随手他又见上官彦雪,取出了一枚金色令牌:“这是我们古器楼的乾坤金令,由数位绝顶的炼器大师联手制作,将一整座完整的乾坤斗转阵,浓缩在这一枚令牌内。一旦使用,就可从天穹大陆的任何地点,传送到古器楼的总堂。”

    张信再次眼神微凝,仔细注目。他不是第一次听说这东西,却是第一次看到实物。

    也没想到,古器楼对此女会如此的看重。

    传说这乾坤金令只有二十七面,只有古器楼中的真正大师,以及被评估为拥有宗师资格之人,才能持有,用于保障这些人的性命。直到他们身死之后,才会被古器楼收回。

    可上官彦雪,居然能这么早,就从古器楼中获得此物

    这想必也是她,敢于答应古慧上师的邀请,北上日月本山之因。

    “那么之前被断山围杀之时,你为何不逃走?有这东西,你脱身应该很容易。”

    “可我在那时候,就已经用不了了!”

    上官彦雪的神色沮丧不已:“不知道怎么的,这乾坤金令,我到北方之后,就没法使用。本来我手中,还有四枚乾坤神符的,可我因法力不够,带在身边也没法使用,所在放在我的灵居里没有带来。光遁符倒是可以,可也最多只能让我逃到百里外。而且”

    说到这里,上官彦雪的眼神闪烁,她真没法做出抛下同伴的事情,独自离开。

    张信则是无语,心想他现在,也才攒了三枚乾坤神符。不过也对,不是每个人在五级灵师的时候,就能拥有他这样接近二万点的法力的。乾坤神符这东西,也没法用灵装中储存的各系法力来激发。

    上官彦雪用不了,才是正常。

    “师匠心性高洁,对同伴不离不弃,让人佩服。”

    这次张信的语音未落,就忽的神情一变。随后他毫不犹豫的就将一枚黑色的玉符从袖中取出,并且当场就将之捏成了碎粉。

    而就在这枚乾坤神符被激发,周围一片黑幕笼罩周围的瞬间。几道刀光突兀的的出现在附近,斩向了他们的立身之地。却被外面的那一层黑幕阻隔,难以寸进。

    随后当几个形状各异的身影,陆续在这片空间出现的时候。张信已经带着上官彦雪,离开了这处所在。

    当这二人的身影消失,那陆续现身的几人,都是微微蹙眉。其中身躯肥胖如山者,更是一声怒哼,微一挥手,使之前张信立足的地面,无声无息的现出了一个巨大深坑。

    不过这几位,却都没有多少失望懊恼之色,

    也在这时,天空中忽然传来了一声凄厉的尖啸。众人抬头上望,只见北面方向,有一团可以与大日比拟的阳光闪耀升腾。并且从内斩出一道道凌厉无匹的剑光,总数成百上千,横越空际,往四面八方穿飞而去,气势摄人。

    其中之一,就直接穿空七百余里,坠落在附近的一处小山丘上。那剑势余波,依旧强横之至,竟然将那一片十数个山头,都全数夷平。使得大量的烟尘飞扬,掀起足达三千余丈。

    “厉害呀!”

    那红发青年农轻蚺吃了一惊,凝神的看向高空看着那团刺眼强光:“苍天斩月剑,应是皇极。”

    “这位是七天之前到的吧,看来是已经忍耐不住了。”

    幻血神魔北冥非,也用嘲讽的语气说着:“我看他这是想对张信说,我已经到了,你无需惊慌?“

    “这是无可奈何之策,那位赤月剑仙被人盯的太紧。所以也无需在意。“

    农轻蚺嘿然一哂:“所以现在的关键,是尽快再找到他们两人的踪迹。我推测他们,应该就在南面三千多里外,位置就不知道了。灵法感应,非是我等所长。”

    他说到这里,就把目光,转头看向了后方。而周围几人,也纷纷转头回望。

    此时在他们身后,一位有着一头苍白色头发的清隽男子,正将眉心中张开的第三只眼瞳收束。

    “幸不辱命,我这里已经成功下印。所以诸位,可稍安勿燥,”

    当俱比罗将他的第三只眼完全闭合,就大袖一拂,似笑非笑的说着:“这场猎杀的游戏,到现在才刚刚开始。”

    农轻蚺不禁一笑,正因有他们眼前这位,他与此间诸人,才不担忧猎物偷逃走。

    “我倒是希望能快点结束,”

    那楚平波再次发出了一声冷哼,语声不但刺耳,更是阴阳怪气:“不止是皇极,我听说薛智与司马绝,已经赶回荒原。时间拖延越久,我们的机会,只会越发的渺茫。”

    “我知道的。”

    俱比罗眼神幽幽,语声莫测:“他们这次,一定都逃不掉”

    ※※※※

    当张信周围的黑幕消散之时,他们二人的眼前,却是一片起伏错落的低矮丘陵。

    张信站定之刻。也同样注意到了天空中的异变,还有那数量成百上千的霸道剑光。

    “这好像是苍天斩月剑。”

    上官燕雪神色微喜:“我听说过你们日月玄宗的这位天域,号称赤月剑仙!曾经在不久前的鹿野山一战,以一敌三,大战三名中位天域。”

    “没用的。”

    张信微微摇头。淡淡看了上空一眼,就收回了视线:“他如果悄悄的来,倒是可以冀望一二,这么大张旗鼓,最好是别指望了。”

    这意味着皇极的行踪已经暴露,且无法摆脱。

    显而易见的是,在很多人的眼中,只要跟紧了皇极,就不难找到他张信的下落。

    上官彦雪神色一愣,随即就暗然的低下了头。也猜到皇极的身边,现在必定是群雄环伺的状态。如非是不得已,这位赤月剑仙,也不会以这种办法来提醒张信,他皇极的到来。

    他们二人如果主动去寻,只怕还未靠近皇极的身边,就有身殒之厄。

    更何况,如今这附近的天域,又何止是三人?

    而此时张信又铁青着脸,眉头紧皱成了一个川字,看向了自己的手。眼神冷冽,透着几分深思之色。

    “可这是在哪里?”

    上官彦雪并未注意到张信的异常,她压下了胸中失望感,就抬起头,仔细辨认着,片刻后就再次吃了一惊:“这好像,还是在三千里距离内?距离刚才那地方不远。”

    可一枚乾坤神符,最短的传送距离,也是在一万几千里外,甚至二万里也是稀松平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