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48 合众2
    “他的力量用来压制我们得到的那东西了。”席森神父说:“**的力量有多强大,我想你们应该明白,而且,毫不客气地说,为了强化这种力量,我们不得不进行了一些仪式,即便如此,l的现况你们也看到了,他已经不比普通人强多少了。保存并压制那东西,需要多大的力量,我认为你们的心中,应该有一个概念。你们没有可以处理这个东西的人,走火那边应该有,我觉得你们可以作为中介,为我们牵桥搭线。”

    雅克顿了顿,库拉那嘲讽的神情没有任何变化,说:“这个时候,你们倒是不怕和网络球打开天窗说亮话了?”

    “是的——”陡然间,一个沉着的声音自门外响起,“因为,他已经不需要再担心了,我们决定以平等的身份和他们合作。”来人的声音在屋内众人的耳中十分熟悉,除了席森神父之外,就连火炬之光的行动负责人雅克,也不由得有些动容。

    “走火?”q已经站起身来。潜伏在网络球的日子中,要说和这些经常接触的人没有丝毫交情,完全是骗人的,即便一开始就带有目的而来,但是,假死脱离,并带走情报,仍旧是他心中的一个梗。他一直都试图避免再次相逢时的尴尬,甚至于,不想和任何网络球时的朋友会面。如今走火就在门外,他心中的情感既复杂又灼热。

    众人面面相觑,走火的声音再次传来:“q,给我开门。”语气一点都不客气。

    q和席森神父对视一眼,席森神父的笑容有些戏谑,q则有些尴尬,但是。从对方的语气来看,这一次并不是找茬而来。走火也从来没有用话术欺诈他人的过往,可以说,这是一个比大多数人更表里如一的男人。虽然他的到来,也意味着网络球已经锁定了这里的所有人,但是。就短短两句话的内容来看,更像是境况得到了转机。暂且不提,这个转机的出现令人何等诧异,但是,既然对方已经正大光明来到自家门前,不以同等坦荡的表面去应对,反而显得自己的气量不足。

    q只是一个眼神交汇,甚至根本就没打算确认席森神父的想法,便站起来开门去了。果然。打开门的时候,门口处只有走火一个人,车子停在大马路的一侧,司机丝毫没有关注这边的意思,点着香烟吞云吐雾。

    走火用严厉的目光扫过q的脸庞,让q有些讪讪,侧开身让出道路。在走火进入之后,他和司机看似偶然投来的目光对了一下。各自点头显礼后,他再次将门关上锁好了。

    “席森神父。高川先生已经去过我那边了,但是,我仍旧希望,你可以从自己的角度,将那份战斗报告提交上来。”走火说:“完成桃乐丝计划后,带走你的人。”

    席森神父沉默了不到三秒。回答道:“没有问题,我会以黑巢的名义,申请参与今天召开的会议。我不会为你们投票,不过,我觉得你们不会想要我们的这一票。”

    “我们已经决定停止竞争最高席位。”走火说:“如果你们愿意。可以参选常任理事一职,我们网络球,逐日者和耳语者的高川先生可以为你们提供支持。”说罢,又对雅克和库拉说:“你们火炬之光也是一样。但是,联合组织总部必须设在伦敦,担任常任理事的组织有责任维持总部所在地的稳定,必须提供不低于二级魔纹使者的队伍力量。”

    “你们要放弃这个城市?”雅克的目光立刻尖锐起来,“不列颠政府知道吗?”

    “不,我们并没有放弃这个城市,反而是出于这个城市的安全性,选择了更好的处理方式。不列颠政府会在会议结束后得到通知,我相信他们会十分高兴见到一个平衡的首都。”走火沉声说。

    库拉发出冷嘲声,但没有说话,雅克细细思量了半晌,缓缓对走火说:“他们会认为,你们背叛了他们,事实也是如此,你们的立场,已经不再坚定了。”

    “其他人的想法虽然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我们自己的立场。”走火的态度坚硬得犹如磐石,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意识到,网络球的确已经打定主意要这么做了。转换角度去猜测网络球的变化,其他人多少可以捕捉到一些线索,但是,网络球的动作就如同隐藏了自己强力的爪牙,收缩自己的身体,更让人感到无机可趁。

    作为美洲的顶级神秘组织,火炬之光是否要接受网络球放出的收缩信号?其中的付出和收获是否成正比?单从表面上来看,进驻伦敦将要面临的危险是可以预见的,不过,火炬之光在伦敦的情报网相对薄弱,如果网络球的决定,是因为从更多的情报中预见了更大的危险,那么,网络球释放出来的“同心协力”的态度,是否有助于度过这种危险,亦或者会将火炬之光拖入更大的泥潭中呢?这些问题在考验着雅克,而他的时间不多,网络球不会给予他们太多的时间,会议在九点就会召开,在那之前,总部必须做出决定。雅克可以断定,只要超过这段时间,网络球释放的妥协态度就会收回,在各方面力量的作用下,网络球必然登上那个最高席位。

    “我无法立刻做决定。”雅克仍旧无法立刻做出决定,他虽然是火炬之光的全权代表,但是,在这种至关重要的问题上,做出的决定和之后必须肩负的责任,同样是成正比的。扑面而来的压力,让他选择了将这个决定的责任分摊出去,而这样的态度,并不出走火的预料。

    “你有四个小时,我需要一个确切的答案。”走火冷静地说。

    这一次,就连一脸冷嘲的库拉也收敛了自己的表情,她同样感受到网络球的认真,以及己方必须在四个小时内做出选择的压力。如果说可以轻易判断好坏的话,选择自然是十分容易的。但是在多方利益的纠葛下,仅凭己方的情报在短时间内做出这个选择,则是十分考验神经的事情。

    雅克和库拉站起来,问席森神父借了内间,准备将网络球的提议传回组织总部,为席森神父等人和走火的交谈腾出空间。不过。对于q来说,这种会面反而有些让人不自在,他是潜伏在网络球中的间谍,但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完全抛去潜伏期间,网络球对他的影响,如果有可能的话,他当然希望避入内间中,但在走火的注视下。他仍旧放弃了这种逃避的行为。他唯一庆幸的是,走火并没有在话题中牵扯他的事情。

    网络球的诚意至少在表面上,是十分足够的,走火并不打算追究间谍的问题,这让大厅中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那么,继续我们的话题。”走火说:“无论席森神父你是如何打算的,我都不觉得,在当下将我们之间的矛盾摆上台面。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也许我们的行动并不符合你的观点和宗旨,但是。单纯为了生存的话,我们需要更进一步的合作,为此,我们愿意支持你的一切行动,哪怕这种支持会在未来对我们产生极大的冲击。我们需要影响力和话语权,但是。并不会将影响力和话语权凌驾于我们的宗旨之上。在当前,我们认为,为你的想法提供支持是有必要的。”

    “我明白了,那么,我必须要知道。网络球对我们的支持会达到怎样的力度。”席森神父开门见山地说:“在度过危机之后,你们的态度又会如何。虽然,那或许是未来的事情,而未来拥有很强的不确定性,但是,我仍旧希望知道你们的想法。网络球的诚信是我十分赞许,也十分信赖的,我可以相信你们许下的诺言。”

    “如果你们打算争取常任理事的席位,我们会在不动用武力的限度内,通过政治协商和立场态度为你们提供支持。我们将会成为盟友关系,而这种关系将会维持到你们率先对我们采用武力为止。”走火严肃地说:“网络球永远不会对盟友打响第一枪,我们相信,通过沟通来分配利益,应该是盟友之间优先选择的方式,我们也不会干涉盟友的内部调整和外部行动,尊重盟友的宗旨。即便是宗旨上的差异,造成行动上的冲突,我们也会优先选择退一步,将矛盾摆在谈判桌上来解决。”

    “如果是谈判无论如何也无法解决的矛盾呢?”席森神父进一步追问到。

    “我们仍旧不会率先打响第一枪。网络球在对待盟友的态度上,自卫反击永远是第一准则。”走火回答到。

    席森神父低头沉思了半晌,在其他人的注视中,说到:“我基本认可,但是,我仍旧希望,你们可以对我们进行一些援助,在盟友有困难的情况下坐视不理,还不如当一个态度冷淡的陌生人。”

    “可以,但是,援助的程度必须进行交涉。”走火说:“在不违背我方宗旨的情况下,我们会尽可能提供援助,如果你们的行动符合我方的宗旨,我方可以全力支持。如果需要一个确切的范围,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基本上,所有利于维持一个稳定的,可持续发展的秩序行动,都是可以得到我方支持的。而所有试图搅乱已有秩序,抵抗秩序恢复稳定的,在社会发展科学中没有可持续性的行为,都是坚决反对的。”

    “你们觉得,秩序可以阻挡末日?”席森神父微笑着说。

    “不,我们只是觉得,混乱是末日最直接的体现,而秩序正好相反。”走火掷地有声地回答。

    “有秩序地步入死亡,也同样是末日的一种。”席森神父的眼神十分锐利:“很多时候,秩序也是盲从的一种体现,盲从反而会促成末日的降临。”

    “所以,我们讲究的是,人类社会科学中呈现出可持续发展状态的秩序。”走火十分认真的回答道:“我们使用神秘,但并不会将神秘作为最高准则,因为,神秘本就是不可测的变化,一种短时间内剧烈的动荡。对于如何判断秩序是否符合我们的标准,我们更倾向于使用现有的。已经归纳总结出来的科学智慧。”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们擅长于和政府打交道的原因。”席森神父点点头。

    “强大的国家总会渴望一个强有力的秩序规则,哪怕这种秩序在一定程度上,禁锢着人们的心灵。”走火毫不避讳地说:“对许多思维敏捷,心灵活跃的人来说,迟钝的秩序就如同末日一般。但是,对我们来说,那样的世界,也比激进的混乱更好。人类社会无论如何蹒跚,也会悄然进步,源于内部的拘束,更像是一种抵挡外部灾难的克制本能。突飞猛进时,所招来的灾难,比源于内部的自我拘束而受到创伤更加可怕。”

    “真是消极的观点。在我看来,就如同亚洲那个庞大国家的历史写照。”席森神父笑了笑,“他们的封建秩序比欧洲更加持久,正是因为他们对待进步,总是瞻前顾后,即便是革命之后,本质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比起拓展,更注重守成。这本就是他们强大了几千年,从没有灭亡的原因。”走火毫不在意地说:“他们可以忍耐更苛刻的环境变化。可以在更剧烈的动荡中,拥有超乎其他社会形态的防御力和恢复力。末日是人类想象中最为激烈的动荡,我觉得在对待这个问题时,参考他们,比参考欧美地区的社会结构,更有价值。”

    席森神父突然发出一声叹息:“果然。你们和亚洲那边早有联系了,是吗?这一次,你们得到的支持,是全世界的。不列颠不会支持你们的让步,可是。退一步的思维,却符合亚洲的决策美学。不列颠的反对,根本就无法动摇你们的根基。”

    “是的,但是,我们不会去亚洲。他们不会欢迎我们。”走火笑了笑,“欧美社会喜欢散播自己的价值观,把其他人改造成自己的亲戚。但是,那个国家却不喜欢外人长得和自己相似,因为他们觉得自己是最好的,而一旦他人变得和自己一样好,反而会对他们造成威胁,他们的自闭性太强了。亚洲文化的散播,仅仅是因为,他国钦慕他们的强大,而自主将自己改造,其中很少有欧美这边的主动性。一旦我们转移到亚洲,受到的打击和桎梏,可比其他神秘组织大得多。即便从广义的角度来说,我们更容易融入他们的世界,可是对他们的世界中,那些已经享受固有利益的人组织来说,我们就是争夺他们饭碗的最大威胁。”

    “我很高兴能有这次深入交流。”席森神父中断了这个话题,因为双方的时间,都没有必要浪费在意识形态的差别上。每个组织都有自己认可的发展方向,交流可以促进理解,缓和矛盾,但是,在外来危机的强大压力下,这种需要长时间持续进行的交流,就显得有些不合时宜,“我一直都希望能以平等的立场,成为网络球的朋友,也一直在朝这个方向努力。走火,你的坦诚让我看到了希望。在这次交流之前,我就已经在释放诚意,而现在,这个诚意已经不会再被蒙蔽。”他朝走火伸出手,走火也没有犹豫,抓住了这只手。

    “合作愉快。”两人齐声说。

    而其他几人看到这一幕,也露出松了一口气般的会心笑容。之前所有的担心,都在这个笑容中宣泄出来,再没有明明是帮助他人,却会遭到他人的抵制和反感,甚至于承受性命上的危机,更让人难受的了。双方的隔阂,只有在各自的坦诚中,才有消除的可能,而信任本就是坦诚最大的阻碍。黑巢就如同寄宿在网络球身上的吸血虫,网络球抱有敌意是十分正常的,而这也更体现出,主动退了一步的网络球,的确拥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气质,这种气质时刻影响着和它们接触的人,q等人也是其中之一,他们十分明白,网络球这个组织的魅力,也愿意在对方主动释放信号时,去相信对方。

    “我将那个东西交给你。”l主动对走火说。

    “不,我们暂时没有保管的力量。”走火却推辞了,他认真的眼神,让每个人都确认,他的确不是在假意推让,而是真的不打算就此接过,“我希望你们可以加入桃乐丝计划,我相信,这可以成为我们合作的最好开端。”

    “你们的意识行走者出问题了?”席森神父却十分敏感地问到。

    走火沉默了一下,回答到:“他的精力,已经不允许他在这个时候分心于其它计划。”

    席森神父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