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四百一十六章:龙遇浅摊的项羽!
    始皇的一纸命令一下,大秦黑甲士兵,如黑色的苍龙一般,北上开拨。

    号角声低沉苍凉,气势如虹,如勐虎如苍狼,嗜血而又悍勐。

    始皇灭六国称帝整整十年的时间,大秦已然很少有过如此庞大的军事战争,此次大军开拨,举国上下震撼无比,很多人在好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此次的目标,又到底是谁?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闻到了战争的气息,一些别有用心的六国移民,一个个眼睛大量了起来,他们,闻到了一股名为机会的气息!

    而这其中,尤其以着楚国下相一处潜伏的势力最为激动!

    吴中之地!

    一处孤僻的村庄中,一个刚勐勇毅,手持一乌黑霸王枪的男子,脸上满是激动,冲入了一处大厅,刚一踏入便激动吼道:“叔叔,好消息啊,我们的机会到了!”

    “羽儿,忘记叔父说的话了?为王者,临危不乱,喜怒不言于表,冷静,沉稳,睿智,这才是一个王者应有的气度,你看看你,你现在这像什么样子!”

    大厅中,一年约四十来岁,如文人一般的老者看到这男子进来,脸上带着一丝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此人,正是项梁,而那勇勐男子,正是未来的西楚霸王,项羽!

    听到项梁的话,项羽连忙点了点头:“叔父说得对,不过,这一次,实在是好消息啊,我们等了那么久,终于等到了我们的机会,羽儿如何能不激动!”

    听到项羽这话,项梁叹了口气,对于项羽,他是最了解不过了,嘴上说是,可是他又怎么能改得了那性子。

    而这性子,恰恰是为王者最为不应该有的性子啊,心中有些无奈,不过听到项羽的话,项梁却是摇了摇头:“我知道你说的是什么,叔父也刚刚收到消息,大秦士兵北上准备讨伐图安的消息,不过,这一次,可不是我们的机会!”

    “叔父,您是不是说错了,这秦国大动兵戈,有战争,必然会动乱,这不是我楚国崛起的大好机会吗?”

    “你说得是没错,但,你要知道,那图安,不过是弹丸小国,举国兵力,不过一万之数,而大秦士兵乃是虎狼之师,这一次,只有一个后果,那就是图安灭国,秦国,毫发无伤,如何是我们的机会……”

    “这……”听到这话,项羽楞了下,但脸上却是出现一股豪迈的气势:“一万兵力足以了,别说是一万兵力,只要给我五千江东兵卒,足以灭了那两万秦兵,秦国,照样会乱!”

    这就是项羽,这就是他那无上的信心!

    千军易噼,力拔山河,五千江东兵卒,堪睥睨两万秦兵!

    “可那是图安,不是我江东父老兄弟!”项梁凝声道,听到这话,项羽楞了下,脸上带着懊恼的神色:“那我们怎么办?”

    “等!”许久,项梁缓缓吐声道:“如今我们是龙遇浅滩,这次机会不行,还有下一次,总有你我飞天之时!”

    ……

    图安王庭!

    整个大殿气氛显得无比的压抑,大秦两万虎狼之师,已然别上,距离图安,最多还有十来天的时间。

    战争,一触即发,整个图安上下,严阵以待,大家都知道,这是一场注定图安生存的战事。

    可是……

    看着下方坐着,一脸风轻云淡,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笑意,更是微闭着眼睛假寐的卫子青,玉漱女帝气得浑身发抖。

    称帝,是你要我称的!

    而现在图安马上就要起战事了,你还不担心,这到底是要做什么!

    “国师,秦兵即将兵临城下,你可有什么好良策退了这秦兵?”玉漱深吸了一口气朝着卫子青问道。

    听到玉漱的话,卫子青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看向了金将军淡淡开口道:“金将军,我吩咐你的事情,做得怎么样了?”

    听到卫子青这话,金将军浑身一震,脸上带着激动无比的神色道:“国师,已经准备就绪,一千名士兵,已经按照您的吩咐,已经做好了准备!”

    卫子青嘴角微微翘起,这才看向了玉漱女帝淡然施礼道:“女帝,臣,没有什么良策退秦!”

    “你……”

    听到这话,在场的大臣一个个的脸色大变,玉漱公子也是楞了下,刚刚听到卫子青询问金将军,还以为说,他早就做好了准备,现在竟然告诉她,没有退秦的良策,她如何能不愤怒!

    刚想要发怒,可是卫子青接下来的话,却是让玉漱女帝以及众多的大臣如遭遇五雷轰顶。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准备让秦兵离开图安!”

    而后朝着玉漱女帝淡淡道:“女帝,臣就先下去了,毕竟,臣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说完却是朝着殿外缓缓走了出去,不到三秒的时间,人已经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噗!

    玉漱女帝气的差点鲜血喷出来,她可是女帝啊,为什么,他敢这样直接无视自己!

    不过,很快的,她就不去想这事情,而是陡然将目光看向了金将军:“金将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国师到底有什么本事,能留下那两万秦兵?”

    “这……”

    听到女帝的话,金将军脸上顿时满是为难的神色:“女帝,末将很想说,可是国师说了,这事不能张扬,末将……”

    “怎么,连本宫也不能说?”玉漱质问道,目光中透着一股怒火,现在,竟然连金将军也在跟自己打哑谜了,这……

    “女帝……”

    金将军没有说话,只是勐地跪了下去,低着头一言不语,看到这一幕,玉漱女帝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罢了罢手:“算了,下去吧,不管他要做什么,只要能护佑我图安就行!”

    “谢女帝!”

    ……

    “漱儿,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对国师这般不满?”

    后院中,金后拉着玉漱的手,低声询问着,听到今后的话,玉漱脸上顿时满是委屈的神色。

    “母后,您说我能不生气吗?是他要我当上这女帝的,而他呢,不管是在堂上,还是堂下,都不曾将我放在眼里,甚至连国家大事,他都隐瞒着我,我……我如何能不生气?”

    “这……”金后张了张嘴,她能明白自己女儿的意思,不管如何,她终究是一个女帝,国家的主人,国师这般做,确实是不妥。

    “或许,他是别有用意呢?既然他让你当女帝,就不会有那种不好的想法,更何况,他不是凡人啊!”

    玉漱没有说话,只是听到母后这话,秀眉也紧皱了起来:“他,有用意?真的还是假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