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二四章 灵宠魔化
    “六十五级的金神符,炼制此符之人,至少有九十级以上的金系等级,且精通符。你这次,真是赚得大了~”

    可说到这里,紫玉天却又语声复杂的评价道:“说来主上你还真是狡诈,明明对上官彦雪解析的那些神文势在必得,只愁没有插手的借口。如今却反倒是从她手里,敲诈了这么多的好处,”

    “这你可就错了!这一次我可能非但没赚,反而血亏。”

    张信微微一叹,脸色凝肃:“我知道那位委托上官彦雪解析神文之人,到底是谁了。”

    借助上官彦雪的阵盘确定方位,再以叶若的感应器拍摄,他很轻易的,就找到了此人,并且得到了这位的影像。

    “是谁?”

    紫玉天也是眼现好奇之色,她知张信对这件事的在意,也知此事,可能与张信那些藏在暗中的大敌有涉。尤其是神教

    张信却不说话,直接一拂袖,以灵术在身侧映射出了一个人影,

    而紫玉天看了一眼之后,顿时微微失神:“竟然是他?”

    她现在知道张信之前,为何是那样沉重的表情了。

    影像里面的这个人。她非常熟悉。之前在海眼的时候,她就曾经见过。

    正是那位统领所有神教祭司的面具人,被人尊称为神使的存在。

    足足片刻之后,紫玉天才回过神,再次惊讶的问着:“怎么会是他?这毫无逻辑。”

    “我也不解。”张信看着身前的影像,神色怪异地答道:“常理而言,这位只要见到了上官彦雪。就可以拿到她的研究成果。封口也很容易,他们签订的灵契之中,必定有着相应的条款约束,所以不构成杀人灭口的理由。再以这位的身份,又何必要请人,为他破解神文?”

    说到这个时候。张信又面露深思之色:“我仔细想过了,现在有两种可能,一种是这位别有用心。至于另外一种,则是这位神使”

    张信的话音未落,就蓦然神情微动,若有所思的看向了虚空。他稍稍犹豫。就探手一招。大约一刻时间之后。就有两张符飞空而至。落到了他的手中。

    紫玉天不禁好奇地望着,心想能够让张信不惜暴露方位,也要接收的信符,想必是极其重要。要么是发送这信符的人身份不凡,要么是在信符中记录的信息,对张信很重要。可她虽是好奇,却未开口询问。这么多天相处,她已大约知道了张信的性格为人。

    该让她知道的事情。自己哪怕不问,张信也会告诉她。可如是不该自己知道的,那么自己再好奇也没有用。

    而就在下一刻,随着张信的法诀激发。一道光影,立时从这信符中投射而出。里面现出的人影,赫然又是一位她极其熟悉,且才分别不久的。

    “司空皓?”

    紫月天注意到这位的神色。大异于往常,面上泛着不正常的红晕。似乎正处于极度激动的状态,眼神亢奋。

    此刻张信,则已施展幻术。借助叶若的全息投影技术,使上官玄昊的影像,出现在这张信符之前。

    “这么急着联络,可是有什么?”

    说话之时,上官玄昊的脸上,微有疑惑之意:“可是北海那边,出了什么变故?”

    司空皓闻言,先是一阵愣神,随即他的面色就又恢复了平常:“陶曼雪她已安全抵达,也确实已解除了魔化之症,所以这里特意向你道一声谢。”

    “这是你我约定之事。何须致歉?”

    上官玄昊一声失笑,眼神微含不虞:“在这个时候联络我。难道就是为了向我致谢?”

    那司空皓的神色,明显有些尴尬。不过这位只稍加思索,就声音清冷道:“不止如此,此外还有一个机缘。想要提醒一下上官师兄。”

    “机缘?”上官玄昊微扬眉:“不知是什么样的机缘?”

    司空皓却没立时答言,转而问道:“不知,师兄你可听说过雷山月平潮。”

    “自然听说过,当世七大散修天域之一。”

    张信目现疑惑之色:“据我所知,这位不知什么缘故,已不问俗事多年,便是他旗下的独尊堡势力,也日渐萎缩。你提他做什么?这所谓的机缘,难道与他有关。”

    说到此处。张信又心神微动:“你的意思,莫非是想说这个人,可能为我所用?”

    “正如师兄猜测。说能为我所用有些过了。不过师兄若能办成一件事,却不难让这位,成为我等的奥援。”

    司空皓笑道:“没有天域支持,师兄如今形势,只怕也是束手束脚,难以破局。”

    张信越发的感兴趣了,双眼微微眯起:“你可以把详情道来了。这位多年消沉,可是有什么特别的缘由?”

    司空皓一声赞叹:“师兄你果然敏锐!这与他的本命灵宠有关,别人只为他全盛时期的消沉避世,几近退隐而惋惜,却不知道他为何而退。只有很少人知道,这位之所以会这么做,是因他的本命灵宠,在七十年前,忽生魔化之症。”

    “本命灵宠魔化?”

    张信吃了一惊:“这可是件很麻烦的事情,”

    本命灵宠与主人共生,一旦魔化,也很可能影响其主,甚至一人一兽的元神,也都将异化冲突。

    “谁说不是,所以月平潮不能不避世隐居,哪怕独尊堡南面的一座灵山失陷,也不能不忍气吞声。”

    司空皓叹息着:“不过这位隐瞒的很好,哪怕是时隔七十年后,也依旧很少有人知晓此事。我也是因曾祖父月灵与他,有着过命的交情,才在几十年前,看过他的那头灵宠一眼,能略知一二详情。说到底,还是那位太贪心了。”

    “我没有把握,但是或可一试!具体如何,先要看看情况再说,”

    ‘上官玄昊’的眼中,现出深思之色:“那么为兄之后,又该怎么做?”

    “这件事,就交给我吧。”

    司空皓大包大揽的说着:“曼雪她与月平潮也颇有渊源,她罹患魔化症之事,月平潮只需稍稍查探,就可知真假。我可以此为引,诱他上钩。接下来师兄无需做什么,只管等他来求就好,”

    张信不禁失笑,心想确实,自己送上门去,又哪里能及得上月平潮自己来求?

    毕竟自己,并没有完全的把握,陶曼雪只是孤例。且也只有抬起自己的身价,才有可能拿捏住一位真正的天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