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36 落幕
    末日真理教的幸存者竟然招来了一个难以想象的东西,从宏观层面上扩散到整个战场的压迫感侵蚀着每一个人,而通过神秘的特殊性,更为靠近这种怪异的意识行走者,不得不承受认知上的痛苦,从而真正认识到,人类的认知究竟是多么脆弱的东西。当一个人必须用尽全身的力量,去寻找一个解释的时候,他便是疯狂的——这和被灌输教导某种已经存在的认知,以及习惯了某种认知截然不同。

    意识行走者们歇斯底里地叫喊着,而这个时候,反而是神秘性越弱小的人,所受到的侵蚀就越小。锉刀小队的摔角手和清洁工用愕然的目光眺望着席森神父等人所在的地方,在怪异真正降临在和人类同等级的维度,成为真正可以彼此接触的对象前,她们大概很难明白,意识行走者们此时的痛苦吧。

    我能够想象和理解那些提前接触到这个宏观怪异的人们此时的痛苦,可以为当前笼罩战场的可怕压迫感,以及从冥冥中宣泄出来的存在感找到一个让自己认可的解释。如今,那一直在保护我们的认知大坝,已经缺了一个口子,宏观怪异就好似江水一样,从大坝的缺口中流淌出来,哪怕只是一角的体现,也已经让人不得不联想到整个大坝垮塌之后的灾难景象。

    当然,我并不认为,自己对此事场景的解释和认知,就是完全正确的。我同样只是人类,同样缺乏对宏观事像的本质的认知,也同样缺少将广阔事像联系起来的联想能力。我对自己的联想力有自信,但是,这种自信是限于一定范围之内的。科学理论上,任何一个再渺小的事物所产生的变化。例如一个沙粒的掉落,都会通过连锁反应,将这种活动的影响力扩散到无限远的其它物事身上——你可以认为这个过程越是遥远,这种连锁就越是虚弱,却无法肯定,它必然会达到“零”。而这种连锁就像是构成了涵盖万事万物的巨网,而人类是无法企及这张巨网的边界,或者可以认为,这张网根本就没有边界,而人类所能认知的部分,仅仅是以自身为中心的极为渺小的一部分。

    我的连锁判定,就是借助这张网的力量,尽量缩小认知的范围,而将其中所涵盖的反应精细化。不再宏观上去认知更多的连锁活动,而是从微观上去认知更复杂的连锁活动。

    我对宏观的认知,和其他人一样,而我身为意识行走者的一员,之所以没有和其他意识行走者那般变得疯狂,仅仅是因为,我并非是直接去接触这种宏观存在,在我的意识态世界中。拥有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一种防火墙——江。

    如今出现的,这宏观而看不到的怪异。的确让人感到悸动,但是,我仍旧不觉得,它是一种可以摧毁我们的威胁。我甚至认为,它连席森神父的等人都摧毁不了。正因为,它是这种宏观的。在维度上本该不应和我们产生接触的东西,所以,即便花费巨大的代价召唤出来了,也是难以维持的。

    我隔着这道防火墙,可以窥视这个宏观怪异的边角。并用足够冷静的心态,去弥补认知上的缺陷。那些意识行走者并不是自己想要疯狂,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必须冷静下来,只是彼此之间存在性的差距,让他们不堪一击。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在末日幻境中,以宏观高纬度的状态体现的怪异,也许在本质上,比任何存在,都要接近“江”和“病毒”的本质。我甚至不得不猜测,从“现实”层面为基础探讨“病毒”,或许,“病毒”就是这样的一种存在——只是,“病毒”在不知道什么缘故的情况下,从“对人类单体的认知活动不存在意义”的存在方式,跌落到了人间,就如同从天堂上坠落的天使,亦或者,从地狱里爬出的恶魔——用这样的理由,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病毒”是无法观测,只能从“现象”的一些相似特性做出判断,因为,它即便落入人间,也仍旧是这样一种仍旧需要透过一定宏观高度,才能认知到的东西。

    我不得不假设,如今末日真理教的召唤,有可能会换来比如今这个宏观怪异,更为可怕的东西——例如,非以最终兵器来体现,而是以宏观概念来体现的“病毒”。高高在上的东西,因为距离太远,反而不会产生太剧烈的影响,而一旦以更具体切实的方式,走进我们的生活中,那么,一切都会天翻地覆。

    这个时候,我不由得想到了上一个末日幻境的最后一次冒险,在玛尔琼斯家遭遇的那种奇特的,又令人绝望的病毒。

    “沙耶?会是沙耶吗?”我现在回想起来,沙耶病毒的特征,的确是一种宏观的恶意,下降到更近更切实的方式的体现——它直接就以人类自身为载体,以认知的扭曲为终点,其余的那些恶性反应,只不过是症状达到**前的过程而已。

    而沙耶病毒的感染者,其症状的一部分细节,和末日症候群患者是极为相似的。和沙耶病毒比起来,反而是之后将我杀死的最终兵器,显得稍微远离了“病毒”的体现。我于那个时候,被杀死,进入“现实”层面,明白关于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点点滴滴,关于咲夜、八景、桃乐丝、玛索和系色的变故,或许,有着更深层的原因——例如,当时我必须退出,因为沙耶的出现,证明了“病毒”的活动正在加剧,为了避免末日幻境整个结构的感染,必须对其重新格式化——这样的理由,也是有存在基础的。

    如果,现在的这个宏观怪异的被召唤,也的确意味着,沙耶将会重新降临这个世界的话,是否也可以认为,这个世界也终于重蹈覆辙了呢?而这一次,已经没有会把我拉出这个末日幻境的人了。系色在什么地方?它一定。也在宏观的维度,观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吧?如果这个世界,将会在沙耶病毒出现后继续发展,是否也可以认为,所有可以从宏观层面去理解这个世界的人们——系色、桃乐丝、高川、病院、江、病毒等等,终于积累够了自认为足够的筹码。决定过来一次终局胜负了呢?

    此时此刻,我除了“江”之外,感知不到系色她们在什么地方,但是,我知道,她们从来都没有离开过我的身边。

    我一直没有放松火力网,而当其他人明白过来时,也开始疯狂地试图打断那三名精英巫师的行为。之前的谨慎,在此时看来。更像是一种放纵敌人的愚蠢。然而,虽然从结果来说,给予敌人喘息的时间,是一件错误的行为,但是,这也仅仅是基于“无法想象,这些敌人竟然可以做到如此程度”的理由才成立。从未来看向过去,自然可以从结果去否定前因。但是,这个过程却是无法倒转的。人类向来缺乏从过去的前因,确定未来的后果的能力。

    我觉得不应该因为此时的困境,而去否定之前的判断,因为这更是徒劳又荒谬的,即便回到过去,在所有外在和内在条件都无二致的情况下。也只会做出同样的判断和选择。假设,一个人认为自己可以回到过去挽回自己的错误,大都是基于自身拥有“已经确认过的未来”这样的记忆,而这便和“回到过去”产生了悖论,因为。构成行动者本人的要素并没有彻底回到过去的状态。

    因此,我们可以做的,就只有承载过去的愚蠢所带来的危险和困境而已。而我也相信,现在开始尝试反抗的这些人,也绝对没有时间去反刍和后悔曾经做过的蠢事。

    在宏观怪异降临之前,疯狂的攻击一下子就超出了三名精英巫师所构造的防御的极限,那片悬挂在他们头顶上方的薄膜,在吞噬了巨量的冲击后,显得更加饥渴,在所有人回过神来之前,陡然从三名精英巫师头顶上方落下来,而我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三名精英巫师的身体从头部开始,迅速消失的场景。

    而这片薄膜的动静,也更加让人确信,这就是不知名的可怕召唤法术的核心——它或许是一扇门,或许是一个桥梁,或许是宏观怪异坠落到人类观测范围内的只鳞片甲的体现。不管它是什么,破坏它,就能阻止这个宏观怪异的降临。

    但是,之前施展出来的神秘,都被证明了,只会让这片薄膜获得更多的能量。它就像是黑洞一样,饥渴地吞噬着所有针对它和不针对它的神秘力量。灰雾的涌动越来越剧烈,如今,席森神父等人必须避免这个战场上任何携带神秘性的东西进入它的口中,包括那些死体兵,如果说,他们之前对死体兵的排斥,是针对死体兵本身的话,那么,此时对死体兵的排斥,则是针对这片异常的薄膜。

    所有拥有自己想法的人,都在精英巫师们彻底灭亡的下一瞬间,再一次行动起来。

    我在一瞬间进入速掠状态,其他人的发动并不比我更慢,但是,行动的过程却如同龟爬一样缓慢。我奔驰在废墟般的广场上,绕过锉刀的身边,从她手中夺走了刀状临界兵器,她当然不可能没有感知,只是,等她激起本能反应的时候,我已经来到那片薄膜的下方,持刀跃起。

    高周波泛域切割装置——在抓住刀柄的一瞬间,魔纹又一次好似火烙般灼痛,随之而来的,还有关于这把临界兵器的大量信息。这些信息无法一一去解读,但是,关于这把武器可以做些什么,却以一种概念化的方式,直接传达到我的大脑中。

    泛域切割,这就是它的力量。无论是有形的事物还是无形的现象,无论是正常的物质还是非常态的神秘,都能够被它所具备的特性斩断。二级魔纹使者的锉刀所拥有的权限,让她只能发挥这把临界兵器百分之七十的力量,而三级魔纹使者的权限,可以在更高限度内驾驭这把临界兵器。

    当我挥动刀状临界兵器,从这片薄膜上一划而过时,完全没有感受到任何阻滞感,就像是劈砍空气一般。然而,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这片薄膜的确呈现出被割裂的迹象。那深邃的裂缝,好似贯穿了薄膜之后连接的无法观测到的另一端。我在速掠中返身,从另一个角度跃起,劈落。在短短的零点一秒的时间里,重复了十六次。

    十六分割的伤痕,将这片薄膜平均肢解,当我脱离速掠状态时,它的崩溃就好似从定格的画面中,再次获得了继续的时间。

    没有任何声息,这片薄膜好似镜子一般,发出直接传达人心之中的碎裂声。之后,那种宏观怪异在尝试挤入我们的观测和认知中的压力。也随之烟消云散。当精英巫师将它召唤出来时,它的存在感是难以形容的沉重,然而,当薄膜崩溃的时候,这种存在感却顿时烟消云散,轻易得就好似雪花堆积而成的一般。之前所感受到的一切,仿佛是一阵短暂的幻象,只有缠绕在心头的痛苦和疯狂。才能证明的确曾经有这么一种东西,试图来到我们的世界里。

    我回身看向其他人。对他们来说,这样的变化应该是极为突兀的,前后感觉上的极端反差,让他们之中的不少人突然全身松软,跪倒在地上,然后整个身体都躺在了地上。从他们的反应来看。这些人所承受的压力,比我之前预想的还要大。那些疯狂的意识行走者们,也好似彻底从这种疯狂中解脱出来,却变得好似傻子一般呆木静立。不管怎么说,这场战役。终于还是结束了。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并不比预估的好上多少。

    宏观怪异的降临,就是末日真理教最猛烈的反扑,他们几乎要成功了。在这个短暂的激变中,所隐藏的一些东西,例如末日真理教大军存在于此的意义,或者说,爱德华神父是否还活着,他最初引诱我们到此的时候,是否就是提前准备好了这些变化,我们所做的一切,是否都在对方的预料当中,以及末日真理教对伦敦的威胁,是否真的彻底解除,网络球在之中又扮演者怎样的角色,这些问题,在这个时候,也彻底失去了线索和证据。

    我们只能往好的方面去想,等待时间为我们的疑惑给出回答。至少,我们在这里的确剿灭了末日真理教的大军,打得爱德华神父生死不明,更破坏了宏观怪异的降临。我们所取得的成果是确凿的,即便在未来,这个成果的正面影响会大打折扣,那也是必须在未来才能证明的事情。

    我走回锉刀身边,将刀状临界兵器抛回她的手中。她起先错愕的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我做了一个友善的手势。我来到席森神父等人的身边,对他们说:“怎么离开这里?”

    席森神父点点头,回答道:“是该离开的时候了。”

    这个时候,突然有人紧盯着我和l,颇有敌意地问到:“你们之前保证过,会解决爱德华神父的。”

    他的意思,大概是“正因为我们的失误,所以才让所有人落到如此局面,本该更轻易的胜利,却让大家付出了更大的代价”吧。而他的判断,更是基于“一切都是爱德华神父的陷阱”这个认知上。先不提他的认知是否准确——我也曾经用这个解释,去认知宏观怪异的降临——只凭他会把这话说出口,就足以证明他的心智已经受到了极大的创伤。

    只是,同样心智受创的人,并不在少数。他们身上的疯狂,让他们有种一言不合就要动手的气势。而我的选择,则是直接发动速掠,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全都击晕了。剩下还能维持正常判断水准的人,都没有任何异议。

    “你们必须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网络球。”能够维持理性的人对席森神父说到,“因为,我会把这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不在这里的其他人。网络球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他的话充满了暗示性,不过,这里有谁会在意呢?就算是席森神父,也不是完全站在网络球一方的。如果爱德华神父真的还活着,准备发动进一步冲击时,就必须是网路球打前锋了。这个城市,是网络球的大本营,在他们做好表率之前,没有人会再鲁莽地参与其中。这一次的战役,对这里的许多人来说,都算是无妄之灾。这些人本想挑起网络球和末日真理教的冲突,却没想到将自己陷入其中,死伤惨重。

    我懒得理会这些事情,我相信网络球和席森神父,会做出各自的正确选择。我已经为这个城市做了自己应该去做的事情,接下来,我将会离开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