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二三章 金神神符
    “可是主人你,不是已经在设计新的法宝了吗?若儿感觉超棒的。”

    叶若笑嘻嘻的说着:“有了那东西,雷电七型的威力,一定能百分百的发挥出来。”

    “说到这个,之前的设计,怕是要修改了。这次断山真给了我一个不小惊喜。”

    张信说到此处,目中微现精芒。

    那日在断山的虚空袋里,他看到的是一枚十五级的雷鹏心脏、

    他不知断山,到底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东西,可以此物作为法宝的核心,实在是再合适不过。

    雷鹏是神兽,而十五级的雷鹏心脏,无疑是最顶级的雷系奇珍。

    “除此之外,还需要有个合适的炼器师”

    张信正想到上官彦雪,就忽然间神色微动,看了身后,只见数里之外,上官彦雪正神色匆匆的飞遁过来。

    张信的眼中,却不禁现出不悦之意。他之前就对这几位有过交代的,在自己练习灵术的时候,尽量不要来打扰。

    关键是这个家伙,身上也不知带着什么样的器具,不但行动时无声无息,灵能气机也微乎其微,他直到对方接近到三里内的时候,才发现了这位的踪迹。

    不过只片刻之后,张信就顾不得自己的秘密,可能被人窥破的事。

    “我找到那个人了,我找到了”

    上官彦雪一路奔行到张信的面前,脸上满是兴奋的红晕。

    “那个人就在这附近,距离这里还不到二百里!”

    “那个人?你是说,让你破解神纹的那位?”

    张信眉头一挑,眼现意外之意:“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这人给我招惹来了一个这么大的祸患,又是刺杀,又是掳人什么的,我当然也想找到这家伙,从源头上把这麻烦事情解决。所以六个月前,我炼制一个阵盘,同以通过我之前签下的灵契,感应到另一人的方位。不过也没什么用就是了,除非对方进入我周边的千里范围内,不然这东西就是无能为力。”

    上官彦雪解释之时,眼中满是欣喜之色:“可刚才我用阵盘,发现这个人,就在南面不远,”

    张信眼神释然:“可你告诉我,不怕违背灵契?”

    “那灵契又没规定,我不能透露他的位置。只需能找到他,我”

    上官彦雪正说到这里,忽然瞳孔微凝,定定注目着张信身后的某个方位。

    直到许久之后,上官彦雪才眼神不可思议的,再次看向了张信。

    “这个灵能反应,至少是四十七级的金灵力士!之前突围的时候,你居然还隐瞒了实力?”

    她记得之前不久,张信与断山神魔战斗时,那尊金灵力士,只不到四十。

    可那时她对张信,就已惊为天人。

    认为七大玄宗,所有新一代天柱弟子中,张信绝对能入前十。

    可她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有隐藏。

    张信闻言暗暗头疼,

    其实之前他就想‘毁尸灭迹’的,可雷电七型这么大的块头在这里,总会留下痕迹的。且自己刻意为之的话,反而会引起上官彦雪的注意怀疑。

    故而他只是施展了两个雷系幻术,稍作遮掩,可结果还是被上官彦雪识穿。

    幸亏是自己没有借用‘星殇剑’的金系外灵体,否则只会更加的麻烦。

    “就不能是本座最近的法力,又见增长?”

    张信还未说完,就见上官彦雪一脸的不信,一副‘你在骗鬼’的神色,于是他就连‘这不是四十七级金灵力士,而是十六级庚石傀儡’的话都懒得再说了。

    只因他的‘雷电七型’的情况太过特殊,外表是全金属覆盖,甲胄鲜明,至于那些稀土元件,则是集中在雷电七型的内层,根本没有庚石傀儡该有的模样。

    “本座就隐藏实力了,你想怎样?区区一个断山鬼见,怎够资格让本座全力出手?”

    说完这句,张信就继续旁若无人的练习着‘造物术’,心里则在想着转圜封口之法。

    可随后他就又听上官彦雪说道:“还有第五战境!既然是四十七级的金灵力士,那么你现在一定是第五战境灵能入微了,还有一层灵体战境,一层雷天战境怪不得你能击杀鬼见!只论战境层次,你与他最多只差了一层。”

    说到后面,上官彦雪自己又倒吸了口寒气。

    张信则是眼神无奈,可他面上却是漠无表情,毫不以为意的模样:“这个好像与你无关!”

    之后他不等上官彦雪继续说话,就又把话题拉回到正轨:“然后呢?你说的这个人还有这些神文,与我有什么关系?”

    “然后”

    上官彦雪的神色万分惊讶:“你之前不是很好奇吗?”

    “只是事前了解一下,你上官师匠是因什么事情被人袭击,是否我日月玄宗的过错,对手又是什么样的而已。”

    张信的语声淡淡:“说句不好听的,本座之所以出手救你们出来,只是因同门之义。为的是左易吴波等人,而非是师匠你。可眼下的局面,我也有些无解。本座固然是做不出来,将师匠丢下这种事情。可最多也只会尽力带你前往日月玄宗暂避追杀,可其余的事情,与我无关。”

    “你还想过将我丢下?怎么能这样?”

    上官彦雪顿时花容失色,她之前虽是开玩笑,说那一百五十滴灵渊神露,那还不如直接用来请自己为其效力,可自己心里却清楚,自己真要是落在那幕后之人手里,多半没有好下场的。

    不过随即,上官彦雪就又恢复了镇定:“摘星使大人最近,是否在准备要炼制一件法宝?”

    张信闻言故作讶然的转过身,眼中暗藏笑意:“是有此事,可你是怎么知道的?”

    “可能摘星使大人自己不觉得,可我却不难通过一些蛛丝马迹推测。”

    上官彦雪的的目光闪闪,语声诚挚:“这件法宝,我可以帮你炼成,你助我解决这次的祸端怎么样?”

    可张信却仍是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我日月玄宗,也不是没有高明的炼器师,又何必求助于你?你的事太过凶险,本座难道还要为一件宝物,拿性命去拼?且为何一定要本座出手不可?以你的身份,日后寻一二法域解决此事,不是很容易?”

    “可如果错过了这次的机会,我担心自己日后,可能就再寻不到这人。”

    上官彦雪深吸了一口气,极其自信的说着:“古慧上师会邀请我去为他炼器,自有其因,彦雪炼器术的等级,虽只有十三,可因彦雪身具的两门灵体,自信实际炼造的效果,绝不会逊色于真正的十五级大师。想必摘星使大人,也很难寻到一位炼器大师,为你出手?”

    说到此处,上官彦雪却仍未见张信有半点动摇之意,她毫不觉意外,继续说道:“当然除此之外,还有额外的报酬~”

    ※※※※

    当紫玉天赶至于那地下瀑布的时候,就见张信正脸色凝重的端坐在一块岩石之上,眼现深思之色。

    不过随后这位,就清醒了过来。

    “小吞天怎样了?”

    “它还好,精神不错,看来元神是已恢复了。”

    紫玉天回答之时,脸色有些发青。她刚才,就是做的‘放牛娃’的工作,带着小吞天去某个隐蔽的空旷之地,让那头小犀牛尽情撒欢,活动身体。

    “他的元神与其祖灵,让人意外的契合,所以负担较轻,反噬也几乎没有。不过你知道的,这样的状态,反而易于与祖灵同化。祖灵加持这种事,还是能免就免。”

    说到这里,紫玉天又微微蹙眉:“只是这个家伙,神智好像不对劲,一直狂奔乱咬,很高兴的样子,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张信自然是心知肚明,叶若已为小吞天更新了虚拟实境。‘游戏’更好玩了,小吞天自然欢喜,不过这件事,就没必要对紫玉天道明了,

    而随后紫玉天,又转而看向了身前:“这是什么神符?看起来等级很高的样子?”

    其实在她来的时候,就已注意到了,那是三张紫金色的玉符。以她的经验,这至少也是六十到七十级左右的符。且里面记录的,必定是极招绝式一级的术法。就不知是真传,还是秘传,

    而符这东西,只要是六十级以上,记录有真传级的绝式极招,都可称得上是神符。

    “是六十五级的金神符!”

    张信淡淡说着:“这是她给我的报酬之一,必须尽力助她解决有关那些神文的事情。”

    “六十五级的金神符?”

    紫玉天不禁‘嘶’的一声,倒吸了一口寒气。

    若是其他的神符,那也就罢了。可她却知这金神符,对于张信的价值。

    六十五级的‘金神’,那也就是等于七十级的金灵力士,且可配合庚石力士一起使用!

    想想看张信的雷电七型,如果本身术法的基础,就有七十级的强度。那该是何等的恐怖,

    一旦施展,便是强如天柱法域,也可一战,甚至可在短时间内,抗衡体术型的天域!

    除此之外,张信还可借助这神符,参悟金系极招‘金神’之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