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35 宏观怪物
    七名末日真理教的幸存者汇合一处,为此他们甘愿承受一些代价,为了突围而受到重伤的人,足足有四人,他们勉强构建出的防御系统化作一片半透明的圆形薄膜悬挂在头顶,所有针对性他们的攻击,宛如被一股看不见的强大吸力牵引到薄膜上,溅起一阵阵的涟漪。然而,他们的确抵挡住了试探性的攻击,在那片薄膜之下宛如有一口深潭,吞没了所有带有敌意的神秘。施展出这种等级的神秘,他们所要承受的负荷也相当严重,从他们的状态来看,如果再持续一段时间,不需要我们继续动手,他们也会自取灭亡。尤其是受到重伤的四人,他们的身体已经呈现出一种奇特的龟裂状,那幽深的裂痕,没有任何血肉的色泽,就像是连带空间一起割裂,才造成了身体的伤势般。

    七人的决意已经从他们的行动体现无疑,除了我在维持火力网,给予其一定程度的压迫,以及后方的席森神父等人,仍旧必须排除死体兵之外,其他人都已经暂时停息行动,聚集在一起等待着末日真理教幸存者们的反击。我们都知道,花了那么大的代价也要争取到喘息的时间,就意味着他们可以利用这点时间,来揭开必然存在的底牌。我也从来不觉得,这股末日真理教的大军仅仅是人多而已。

    这个时候,也凸显了之前率先解决两名三级魔纹使者的重要性,如果那两名三级魔纹使者仅仅是受到重创的话,必然会加入这些人的行动中,为他们的底牌赋予更强的力量。对于擅长仪式化配合的末日真理教来说,将不同能力,不同水平的神秘持有者的力量集合起来。施展出超常的神秘,已经不是什么稀罕的事情。而这种驾轻就熟和种类多样,的确是网络球和黑巢难以做到的。在某种程度上,如同狂信徒一般的末日真理教教徒,的确比网络球更具备一种灵魂上的凝聚力,而完全由个性构成的黑巢。则更加不如。

    无论从什么角度来看,末日真理教之所以可以如同癌细胞一般在全世界肆虐,都是有其必然的缘由的。

    每个人都神情凝重,在战役之处,奋勇杀敌,不顾牺牲,是为了争取到生存和胜利的机会。而在战役必然胜利的,自己也存活下来的末尾,如果只是因为冲动了那么一点。就让自己陷入人生旅途的终点,那就是极为懊悔的事情了。这个时候,不能说,为了保存自己而放过敌人,就是错误的选择。在这里的所有人,并不来自于同一个组织,也没有同一个纲领和目标,仅仅是拥有同一个敌人而已。如何处置最后的敌人,完全是以自己的标准来进行。这一点是谁都无法辩驳的。

    没有人可以责备他人的谨慎,哪怕是胜利的终局就在眼前。即便在上一个末日幻境中,以大义统合全球大部分神秘组织的网络球,也不能要求自己人在危急关头必须做到什么地步。所有的牺牲,完全都是当时参与者可以预想,并甘愿承受的。正因为拥有这样一批明白自己在做什么。需要承载什么的战士,网络球才能和那般疯狂的末日真理教分庭抗礼。而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网络球的处境却不是那么好,大多数神秘持有者,仍旧缺乏同一的理念和组织性。即便有同伴,但在大多数时候,也只能算是孤身奋战而已,在这样的环境下,所培养出来的求生本能,自然会在重要关头,去选择一条看似更为安全和中庸的道路。

    没有其他人的支持,即便青年高川也只能停下紧逼的步伐,近身战中最强大的攻击力,把持在锉刀的手中,而锉刀更需要照顾她的两名弱小的同伴,完全没有理由冒进。从“神秘”的特性来说,除非可以抢在末日真理教七人揭开底牌之前,就将他们干掉,自然是最好的,但是,也必须考虑到无法做到的情况。一旦底牌在僵持不下的时候揭开,可以规避这张底牌的可能性就会大大降低。

    停一下,让敌人喘口气,让自己有机会看清他们想要做什么,也并非完全错误的选择——预想中最差的情况,就是敌人可以借此机会逃脱,但是,在末日真理教大军已经全灭的现在,就算四名二级魔纹使者和三名精英巫师成功逃离,也不是不可以接受的。这场战役的胜利,早已经伴随那场可怕的神秘冲击,以及两名三级魔纹使者的死亡而注定了。

    四名重伤的末日真理教幸存者很快就在迅速恶劣的伤势中化作飞灰,当那种漆黑的裂缝不断在他们的**上蔓延时,那种死亡的气息就已经不可回避了。那么诡异的伤势,只需要目视就能确认毫无挽回的余地,至少,在对方幸存的战斗力中,不存在治愈这种神秘伤势的可能。当这四人的死亡成为必然时,他们会将自己献祭也就不是什么不可想象的事情了。反之,将每一股力量利用到彻底,也一向是末日真理教的风格。这四名重伤者化作的飞灰,会成为引动并强化最后底牌的力量,而最终负责解开这张底牌的三人,全都是精英巫师,也完全没有任何奇怪的。

    尽管在献祭仪式中,魔纹使者也可以成为统合的力量,但是,说到仪式的执行,当然是巫师这种神秘职业更为专业。在古怪的,无法理解的咒语声中,战场上的灰雾似乎终于摆脱了席森神父等人的牵制,从呼啸的风中,找出了脱身的缝隙,进而化作一汩汩溪流汇入三名精英巫师头顶上方的薄膜中。正如这片薄膜之前的力量体现,它正在吸收力量,无论敌我亦或者看似中立的灰雾,无论这股力量是何等庞大,密集、锋利亦或者满是恶意,都只会证明它无比贪婪,而没有填满一刻的本质。

    薄膜的背后,已经不再像是一汪深潭,给人的感觉。更像是一个看不到底部的漆黑深渊。我听到了若有若无的声音,具体是什么听不清楚,但是,从其他人的表情来看,并不只有我一个人产生了幻听。而一股股汇入末日真理教三人那边的灰雾,也在蠕动中。愈发呈现出那种孕育怪异的特殊。原本条理分明的战场,在这一刻变得光怪陆离起来,那些扭曲的声音和画面,并不是通过视觉和听觉传达的,更像是直接渗透在灵魂中,充满恶意地呈现在人的脑海中。

    咕叽咕叽——

    好似有什么看不见的怪物在吞咽,这样的感觉,已经不单纯是从前方的三名精英巫师处传来,它极为庞大。仿佛从上空笼罩了整个战场。之前那邪恶的低语,就像是这个东西尚在沉睡时的腹鸣,而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似乎正在醒来。

    神秘持有者的感觉,比他们的五官可以接受到的信息更加直观,对于常人无法观测到的怪异,也总能通过这种独特的感觉,化作一个更加具体的形象。这种形象是骇人的。颠覆人们心中最疯狂的臆想,在察觉到这个形象的一瞬间。会让人觉得一种恍然大悟——它明明就在那里,所有的特征都摆在眼前,为什么自己无法事先串联起来呢?从而让自己明白,自己到底是如何缺乏事物的联想力。而这个看不见的怪异,正是这种庞大的,明明极度突兀。却又理所当然存在着的东西。

    我看不到它,但是,我知道它是存在的。在末日真理教的三名精英巫师动手前,我无法察觉到它的存在,仅仅是因为。构成它的因素,太过分散、复杂而庞大,就如同洒落在一片草原上的草籽,只有将它们用其它浓重的颜色熏染,于高空中俯瞰,才能察觉到,它们其实并非毫无联系,甚至于,它们所构成的图案,仿佛也有某种深刻的意义在其中。

    这种宏观上的怪物,在更多时候,是以人类所无法察觉和干涉的维度进行活动的,它的每一个部分,都隐藏在我们之间,甚至于,就是我们的一部分,只是,人类无法脱离自身的高度,去俯瞰它所存在的维度,所以,在很多时候,即便明白彼此的存在性,也更趋向于一种“无法干涉”,“没有意义”的认知。基于这个理由,末日真理教的三名精英巫师此时所做的一切,是无比荒谬的,而当他们成功的时候,就更加显得荒谬。

    然而,能够做到正常理论下无法做到的事情,这就是“神秘”的力量。末日真理教在这种神秘上的孜孜不倦,让他们成功将一个从宏观维度上审视,才具备活动意义的怪物,拉扯到了这个低级的战场上。

    它的存在性和人类的存在性之间的差距是如此巨大,当这种巨大以更明确的方式摆在眼前式,那种无法理解,无法置信,先天上就存在的压迫感,顿时我们之间的几个人陷入了疯狂,其中还有几个意识行走者,或者说,正因为是拥有意识性神秘力量的人,更会切身感受到理论上不该出现的东西,出现在自己身边时,直接造成的冲击——因为,他们比其他人,更接近这种怪异。正如雾里看花,或许会因为想象而产生恐惧,但是,比起确认想象,乃至于超乎想象所造成的恐惧,还是远远不如的。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东西!”席森神父那边有人尖叫起来。

    “不过是精英巫师,精英巫师而已……”也有人这么喃喃自语。

    疯狂的气息,从压抑的,邪恶的低语中散发出来,而从那些看似要崩溃的人们身体中所散发出来的癫狂,则更加地让人感到恐惧。他们的神情扭曲,语无伦次,情状让没有那么深切感受的人感到诧异,也更加感到一种深入骨髓的无形恐惧。

    的确,对方明明只是三名精英巫师,从单体实力,乃至于三人联手的实力上,也在理论上不具备召唤这种怪异的可能性,但事实就摆在眼前,让人不得不去寻找一个可以解释的理由。彻底的毫无道理,虽然也是“神秘”的一种体现,但是,对于大多数人,乃至于神秘持有者的大部分中,也是很难接受的——明明是“无法解释”的神秘。却仍旧需要一个让自己觉得有“可能性”的解释的人,在这个世界上占据着绝大多数,而对于“神秘”的研究,也是基于这种认知行为上才能产生的。因为,如果本身就绝对信奉“神秘”是“绝对不可解释,也不需要解释”的现象。那么,“研究”这种理性而逻辑的行为,就从根源上没有产生的可能。

    能够在认知到“神秘”的时候,给自己一个符合自己认知,或者仅仅是自己可以接受的理由,对许多人来说,是生存的第一步,否则,更多时候。只会一步步陷入疯狂之中。

    而现在,末日真理教三名精英巫师的召唤,以及召唤的结果,对于深信“不可能做到”的人们来说,绝对是一种穿透灵魂的打击,一种认知上的崩溃,进而将会产生的可怕后果,他们本身已经无法去思考。但是,本能已经警笛厉鸣。从这个角度来说,他们的疯狂情况,其实也是一种拼命进行自我挽救的正常现象。

    我不知道这些人是否可以成功,我无法体会到他们那般严重的冲击,所有还能保持镇定的人,都无法想象和体会。那些疯狂的人到底遭受了多么严重的冲击。即便理性上可以思考他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但是,除非自己也面临崩溃,否则是无法感同身受的。因为,这种崩溃。是极度个人的事情。

    我只是确定了,末日真理教的这三名最后幸存者,的确掀开了一张难以想象的底牌。至于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之前的军队!爱德华神父那个混蛋!”终于有人叫起来,他似乎找到了一个理由,“他们献祭了所有的死者!没错,这一定是爱德华神父的陷阱!他一开始,就打算牺牲所有的人,以六百六十六变相为桥梁,把这个怪物召唤出来!他们就是个疯子,完全不顾自己也要毁灭世界的疯子!还有什么是他们做不出来的?还有什么是他们不敢去尝试的?”

    这样的说法,倒是让少数几个疯狂的意识行走者渐渐恢复了理智。只要有一个说得通的理由,不,是可以让他们自我逻辑圆满的理由,就可以在崩溃的认知中,维持一个立足点

    “没错!一定是这样没错!”立刻有人附和起来:“该死的混蛋,他肯定没有被干掉!这里就是一个陷阱,如果是网络球的人过来,一定更合乎他的心意。我总算明白网络球的家伙为什么一点动静都没有了!那些该死的伪善者,他们利用了我们!”

    还有更多的人也说了许多涉及网络球的偏激话,从某种意义上,他们是故意的,必须的,因为,如果他们不这么想,或许自身就会陷入疯狂而崩溃。在求生本能下,他们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和机会,无论之后怎样,现在必须要抓住这根救命的稻草。我冷眼观测着他们,发现以席森神父为首的黑巢等人,则是漠然又平静地置身事外,我觉得,这种平静的态度,必然会在之后,让这些发疯的家伙选择加入黑巢之中——有些时候,当对比产生,认知也产生偏差的时候,一些过去自己不屑一顾,乃至于难以接受的东西,总会莫名其妙有一种强大的吸引力。

    如今出现的,这宏观而看不到的怪异,的确让人感到悸动,但是,我仍旧不觉得,它是一种可以摧毁我们的威胁。我甚至认为,它连席森神父的等人都摧毁不了。正因为,它是这种宏观的,在维度上本该不应和我们产生接触的东西,所以,即便花费巨大的代价召唤出来了,也是难以维持的。那些看似找到机会活下来的疯子倒是说了一些让我认同的话,这个战场本来就是陷阱,只是,充满攻击性和杀伤力的并不是末日真理教自身的大军,而是他们的疯狂,爱德华神父或许真的连这支庞大的军队,也当作是诱饵来使用——或许,他唯一没有预料到的是,吞下了这个诱饵的家伙们,不是网络球的大部队,而是仅仅五十多人的临时团体。

    但是,如果这个宏观高纬度的存在,就是爱德华神父的目标的话,即便现在它的出现只是惊鸿一瞥,没有任何用处,也已经从理论上完成了目的。只要爱德华神父仍旧活着,仍旧在观测这个战场,那么,他就有机会将这个成果拓展下去。

    从某个角度来说,这个在末日幻境中,以宏观高纬度的状态体现的怪异,也许在本质上,比任何存在,都要接近“江”和“病毒”的本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