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巨星 >正文 第264章 挑拨离间
    回葡萄牙的飞机上,高小冬和胡尔克、萨普鲁纳坐到了一起,两人的前面是门将赫尔顿和费尔南多、罗德里格斯。

    通过这段时间的比赛、训练和昨天任命队长事件,高小冬认识到了南美帮的势力的强大,也发现南美帮也并不是铁板一块,高小冬觉得,如果自己要是转会不了,这个南美帮非拆散了不可,不然,这比赛没法踢。

    “原来我听说在南美,巴西人、阿根廷人和乌拉圭人是死敌,看起来传言都不可信啊。”

    起了这个坏心眼,高小冬在和胡尔克聊天的时候就有意识的挑拨巴西人和阿根廷人之间的关系。

    胡尔克比较憨厚,哪知道高小冬的花花肠子,道:“怎么不可信了?”

    高小冬道:“你看咱们队,你们巴西人、阿根廷人、乌拉圭人相处的多亲密。”

    胡尔克嘿嘿笑道:“都是南美过来的,当然要互相帮一下。”

    高小冬道:“我有点不是很明白的是,在南美,你们巴西不是老大吗?这二十年,拿了那么多的世界杯,美洲杯,阿根廷什么冠军都没拿过,为什么你们都尊阿根廷为老大呢?乌拉圭我就不说了,在都世界二流了,不依附阿根廷不行……”

    高小冬还没说完,罗德里格斯就火了,道:“我们世界二流,你们华国连三流都算不上,自己家门口的奥运会都不能小组出线。”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我们国家队是差,但我们谁都不依附,无论在哪里混,我们都是独立自主得一条汉子。不像你们,拿了两个世界杯冠军,却给别人当小弟。”

    罗德里格斯本来就心高气傲,不然也不会跟高小冬抢10号球衣,闻言怒道:“你说话注意点,我依附谁了,在哪里我都靠自己的能力混饭吃。”

    高小冬笑嘻嘻的道:“好吧,我说错了,你是一条汉子。”

    罗德里格斯本来对高小冬就有些畏惧,看高小冬认错了,也就不说话了。

    高小冬笑眯眯的向胡尔克道:“看看人家乌拉圭人,自己一个人出来混,也不依靠任何人,你们巴西人就不能组成一个巴西帮,非要跟着阿根廷人混。”

    胡尔克道:“高,别胡说,我们谁也不跟着混。”

    高小冬故作神秘的低声道:“那怎么球迷都说你们南美帮,阿根廷人卢乔是老大。”

    坐在前面的赫尔顿虽然是好脾气,但泥人还有三分土性,这时候也受不了了,转过头道:“高,你不要胡说八道,我们巴西人在任何一个联赛,任何一个球队都有重要地位,梅西在巴萨的时候都是跟着我们巴西巨星罗纳尔迪尼奥混的,我们需要跟别人混吗?”

    赫尔顿说话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机舱里并不闹,而且因为高小冬和他说话,阿根廷球员都在支起耳朵听着呢,所以大多数阿根廷人都听到了,也都很生气,近二十年,阿根廷在世界杯和美洲杯战场一事无成,现在梅西就是阿根廷人的希望和骄傲,赫尔顿竟然说梅西跟着罗纳尔迪尼奥混得,这刺激了阿根廷人敏感得神经,卢乔、里桑德罗等人虽然没有说话,也不好说话,但心里都很不悦。

    胖子皮厚心黑,达到了目的,便笑嘻嘻的道:“好吧,是我对南美了解太少了,胡尔克,你跟我说说南美的史吧。”

    胡尔克虽然比高小冬还大了三岁,但要论玩心眼,两个他加一块也比不上商贩出身的胖子,还以为高小冬真的想听史,便卖弄仅有的一点知识,跟高小冬讲起了南美的史。

    一路无话,4个小时后,飞机抵达了波尔图机场。

    波尔图现在正处于多事之秋,接机的球迷不多,简单的应付了一下球迷,球员教练工作人员们就各自回家了。

    高小冬是猴子开着他的x5接回去的,回到家高小冬才发现,肖乐回来了,精神还好,不过人清减了不少。

    这胖子想逗肖乐开心,道:“小乐姐,来,抱一个。”

    肖乐过来跟高小冬拥抱了一下,高小冬松开手,忽然道:“不对啊,我听说女孩子的胸部是软的,刚刚拥抱的时候怎么是硬的呢。”

    猴子一听,捂着脸道:“上帝啊,这简直是本世纪最悲伤的问题。”

    肖乐又好笑又好气的道:“小流氓,你是真不懂还是装得,女人不戴罩罩啊。”

    胖子笑嘻嘻的道:“猴子,这不是本世纪最悲伤的问题,如果小乐姐这么问,才是世界上最悲伤的问题。”

    肖猴子贼机灵,一下反应过来了,顿时捧腹大笑。

    肖乐也马上明白过来了,扑过去追着胖子狠锤。

    胖子连连求软,但肖乐就是不依,最后肖乐拧了胖子两圈耳朵才算罢休。

    家已经打扫干净,饭也早已做好,这是三个多月来,猴子和胖子第一次在家里吃饭,两人激动的那是热泪盈眶啊。

    吃完饭,猴子很高兴的道:“小冬,你没去国家队和国奥队还是对的,奶奶的,国奥队问题大了,临阵换帅,性丑闻,更衣室内讧,踢不过踢人被罚下,最后三战一平两负,小组垫底,你特么要是去了,估计也是跟着背锅。”

    进了门德斯的公司半年后,猴子就不在叫高小冬胖子了,不过高小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

    高小冬手一摊,道:“我不是不想进,是不让咱进啊。现在丢人肯定找不到我背锅了。”

    肖乐道:“谁说找不到的,现在网上不少球迷都说家门口遭遇这样的惨败都是因为你没有进国奥队的原因。”

    高小冬一听怒了,道:“我去年买了个表,当我是万能的上帝啊,上帝那时候去都不好使,别说我了,特么我这是躺着中枪吗?”

    猴子笑道:“没事,那是足协的水军扰人耳目的,我和小乐姐正带着正义的水军跟他们战斗呢。”

    肖乐道:“也有一些是脑残的黑子,看不清是非,不懂得道理。”

    正义的水军?高小冬差点笑喷了,道:“跟足协水军斗斗就行了,别和脑残的人争论,你没看网上说,脑残会把你拉到跟他一个水平,然后用丰富的经验打败你。”

    猴子道:“脑残黑子最不好对付,尤其是有时间的脑残。黑起你来没完没了,如果能找到他,我一定找人打他一顿。”

    高小冬道:“算了,几个黑子改变不了大局,小乐姐,家里没事了吧。”

    肖乐道:“家里没事,谢谢你小冬,那个钱暂时还不了你了。”

    猴子笑眯眯的道:“其实你可以卖身抵债的,我觉得小冬肯定很乐意。”

    “你个死猴子。”

    肖乐起身又去追打猴子。

    听着客厅里的欢声笑语,高小冬很舒心,觉得,这更像一个家,而不是一套冷冰冰的房子。(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