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一九章 致命通缉
    第七章新的文字(6)

    大约半个时辰之后,断山与鬼见陨灭之地,五个形态各异,大小不一的身影,陆续降临于此。

    “断山那个蠢才,就是死在这里吗?”

    “人已经死了,何需如此刻薄?这个断山,蠢材谈不上,只是太贪心而已。”

    “他的对手,也不是什么凡夫俗子。那可是日月玄宗近二十年来,最出色的天才,还有一位曾经的北海天翼。”

    “可我仍旧难以置信,一个张信,一个紫玉天,就让断山陨落在此,”

    最后说话的,是一位红发黑肤,面目却俊朗之极的瘦弱青年,这位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看向角落里的人影。

    “俱比罗,你可看出什么了?”

    此人注目的,是一位同样五官俊美,身形瘦削的男子。五人之中,只有这位是一头苍白色的头发,眉心之中也有着一道刻痕。

    随着那黑肤瘦弱青年的言语,此处其余几位,也纷纷眼含期待的看了过去,显然对这位的能力,极有信心。

    可这俱比罗,却微一摇头:“看不出什么!对方的手法老到,我的三昧天眼,无法复原当初的战况。”

    不过随后他又语声一转:“不过想要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其实不难。”

    声音落下之刻,俱比罗就眼含深意的,看向了前方。而就在数百丈外,一个身形魁梧肥胖,远观宛如一个圆球般的人影,正从空中坠落。

    而在其身后,则是一位青面魔将。

    俱比罗不禁失笑:“混沌楚平波,断山他既然邀你前来分一杯羹,看来也不是不谨慎。”

    “可惜的是,他还是低估了对手。”

    那楚平波一声冷笑,眼神怪异:“神眼俱比罗,炎骨农轻蚺,幻血北冥非,青剑越山,悍骨巴图鲁,啧啧~那位可真是好大的能量,居然能将这荒原之北几乎所有的魔种深渊,都全数请到了此地。本座如今已在好奇,那个上官彦雪,到底掌握着什么秘密,竟然让人如此不惜代价,兴师动众。”

    他的语声尖利阴柔,刺人耳膜,使得在场之人,无不都微微皱眉。

    只有俱比罗不在意:“这个我也好奇不解,可他们的报酬,实在是丰富,让人无法拒绝。不过如今,目标已经换了。日月玄宗的摘星使张信,加上一个上官彦雪,总计三百滴灵渊神露,十二件十五级的灵装,分给能将他们生擒之人。想必只需再有半日,整个荒原所有人,都会知道了。”

    “也就是说,首要的目标,已经换成张信?”

    楚平波倒也不觉意外,只冷笑着反问:“他们能够拿得出来?”

    三百滴灵渊神露,一个二等大宗的所有积蓄,也不过如此了。

    而在人族灵师中,一滴灵渊神露,就可让一位道种级的神师,为人效力至少二十年时间。

    “拿是拿不出来的,可他们承诺可以用同等价值之物抵扣。”

    那俱比罗说完这句,就以问询的视线,看向那青面神魔:“我记得,你是断山的谋主罗青?可否告知本座,这里到底发生了何事。”

    那青面魔将闻言,却是保持着沉默,直到楚平波挥袖示意,这位才终于开口:“事发之时,是在一个时辰之前”

    大约半盏茶时间之后,俱比罗就面现释然之色。

    “原来如此,那紫玉天的战力,完全未受奴契的影响么?还有这个张信,能够已举斩碎七位魔将的术法,可以抗衡一位神魔的金灵力士,有些意思!”

    可他说完之后,就又笑着问:“罗青你也算是尽责了,断山之死,咎由自取,怪不得你。所以本座多事,想问你一句,如今你可有主人,是否愿为本座效力?”

    罗青不禁神色微动,眼中现出惊喜之意,可随后他又身躯僵硬。一言不发的立在原地。

    可俱比罗却似早有所料,转目看向了眼神不善的楚平波:“混沌兄既然肯让他将实情相告,想必是有与我等联手之意?将这人让于我,俱比罗可从事后的报酬中,拨出十枚灵渊之露赎人。”

    那楚平波闻言,这才面色稍缓,双手背负于后,一副无所谓的神情。而俱比罗则继续询问罗青:“你说那些人踪迹难见,地面百寻不得,天上也无遁光。那么你猜他们,到底在何处?”

    “应是在地下无疑!”

    罗青的语声,斩钉截铁:“他们之所有在事后,远遁到东面三百里外,正是为施展土遁术,担心施术之时引发的灵能余波,被混沌魔主察觉。”

    当他此言道出,在场几人都面面相觑,眼现惊讶之色。

    ※※※※

    “原来是神眼神魔俱比罗!”

    在地下深处,紧随在小吞天后方的紫玉天,正眼透哂笑之色:“你对这位,就这么忌惮?”

    “在我看来,南面荒原内所有神威皇朝的余孽中,只有此人,对日月玄宗的威胁最大。此人不但血脉纯正,战境强大,天赋与你相当,都是上位深渊,有望问鼎神域之人。性情也是宽厚大气,有担当,能服众,善笼络人心,兼且行事公允,此外”

    张信说到这里后,又语声微顿:“关键是他这个人,远比你紫玉天聪明得多。”

    紫玉天听到这里,面色顿时有些发青,气机也略显阴冷。

    可张信却只作不觉,继续赞誉道:“我感觉即便没有神鹿原之战,这北方荒原的霸主,也必将在未来一百年换人。薛智与司马绝以前就奈何不得他,以后就更拿他没办法,”

    在这之前,这位俱比罗及其朋党,可是北方唯一独立在薛智与司马绝之外的势力。

    “你对他就这么高看?”

    紫御天的面色冷肃,眼中却含着满满的不服气:“可我看这人也只是一般。在荒原之地,并没什么出众之处,以往也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事迹。”

    “所谓善战者,无赫赫之功。他的能力都在水面之下,你自然是看不到的。总之这个人很麻烦就对了。”

    张信笑着说道:“不过这次之所以急着逃命,倒也不是全因为他。当时还有另一位棘手人物,混沌神魔楚平波,已经到了那附近不远。这个人的实力。可不是断山能够比较的。

    “混沌神魔?刚才在我们后面大呼小叫的,竟然是那个家伙?”紫御天蹙了蹙眉头,就不再质疑。转而问道:“可你又是怎么知道的?”

    她其实一直都在好奇,张信的灵感距离。尽管还不错。可无论如何都没法和那些真正的灵感师比较。

    “我自有办法。”

    张信笑了笑,保持着神秘。也就在这刻,前方小吞天的身影微微一震。然后整个躯体,就趴倒在地,神态萎靡不堪。

    这一点都不出人意料,从它开始使用土遁到现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小时,他们也从之前那飞梭坠落之地,逃遁到了五千多里外、

    可小吞天的法力尽管已经超出了张信不少,却也不是无穷无尽的,能够支撑到现在,都是依靠他那天赋异禀的体质,

    换成正常的五级灵师,使用这种等级的土遁术,最多也只能穿行一百多里路,就会进入油枯灯尽的状态。

    “接下来该怎么办?”

    紫玉天询问着:“我估计只要半个时辰,你这个摘星使的悬赏金,就会传遍整个荒原。一百滴灵渊神露,即便那些天域魔主也会动心的,估计现在北面,所有通往日月玄宗的道路,都将被堵死。”

    “那是我以前的悬赏价格。”

    张旭摇着头:“就在刚才不久,有人通知我,我在北地的悬赏单又有了变化,现在三百滴灵渊神露,十二件十五级的灵装。”

    这个通报之人,其实就是高元德。这位的消息渠道依然很灵通,远胜过司空皓。通过叶若的渠道,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把消息传到他这里。

    那只是不到一百个字节的短小消息,根本不需要通过卫星转接。叶若借助西海沿岸各个分基地的激光通讯系统,就能够清晰的传递。

    “三百滴神露?”

    紫玉天不禁倒吸一口寒气,下意识的目光向后,斜视上官彦雪道:“只你张信一人,不值得这么多吧?”

    所以有必要与她谈一谈,

    张信说做就做,直接闪身到了上官彦雪的面前。之后就用审视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这位,

    上官彦雪被他看得莫名其妙,不满的微微蹙眉:“你这是在做什么?”

    “我在看你到底是哪里值得八十滴灵渊神露。”

    张信笑着回应,却见上官彦雪,仍旧是一脸迷惑,神色不解,他于是继续追加了一句,“这是北方黑市,不久前对断山等人开出的报价。如能将你生擒,就可获得八十滴神露,二件十五级的灵装的报酬。不过这是以前,自从你与我汇合之后,如今又行情看涨,身价应该是一百五十滴左右吧。”

    上官彦雪闻言,顿时脸色发白,眼神惊悸,好半晌才回过神:“他们能够拿出这么多东西,那还不如直接当成薪酬,请我为他们效劳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