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923 绝对死亡
    l终于向众人表明自己的能力是**,我已经评估这种能力的可怕程度,但事实上,他的能力认知度比我预想的还要凶名远扬。从其他人的无法维持镇定的神情来看,其中想必还有我所不知道的原因,站在这里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是身经百战的意识行走者,他们能够在残酷的战斗中存活至今,并来到伦敦,插手黑巢和爱德华神父的争斗,即便是情报工作上不够充分,但是,也至少证明,他们本身足够优秀。对自身的优秀没有信心的人,是绝对不会在这个时间地点,主动踏入这个漩涡中的,他们大可以等待伦敦事件落下帷幕,再根据结果决定自己的行止。

    然而,即便可以明白,他们绝非弱者,但是,在得知“**”之后,他们的表现仍旧让我感到吃惊。他们对l的猜忌,是基于对“**”的忌惮,但是,对一个充满缺陷的神秘感到忌惮,并不是常态——按道理来说,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已经展现出更全面,更有压倒性的实力,这些人敢于直面这样强大的敌人,却对“**”表现出高于“六百六十六变相”的警惕。

    问题只在于,爱德华神父并非意识行走者,而l是意识行走者,是他们的同行吗?我觉得,绝对并非如此。

    无论如何,当l展现自己的能力时,队伍中的气氛已经有所改变。其他人彰显自己的力量,为的就是争取自己的话语权。而在l当面将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吸入**中后,他们本来已经确立的声势,立刻就产生了相当清晰的滑落,尤其是在l对自己的能力进行解说后。他们对那种“不用担心,我需要的,只是真名,而并非临时的假名。”的说法,很明显得嗤之以鼻。

    他们在担心自己的假名,也会成为“**”利用的东西。这样的担忧当然不是无的放矢,但是。事已至此。却没有更好的办法。他们看向我的时候,眼神有些奇特,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高川”这个名字应该不是什么秘密。而他们认知中的“高川”。和我现在的样子并不相符。无论他们是否相信我就是“高川”,将“高川”作为自己的名字,或许在他们看来。意义并不单纯。

    不过,我对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没什么兴趣,我报出“高川”的名字,并没有多么深刻的算计,仅仅是因为,我就是“高川”,这是一种我对自己的承认和认知,我很难想象,自己在报上名号时,否认和遮掩自己的名字是“高川”的情况。

    六百六十六变相的力量,让我们必须面对六百六十六头恶魔。我们解决的这头山丘巨人恶魔只是孤身一人,但之后的情况,很可能会产生变化。爱德华神父的防御策略虽然保守,但也不会死板到,将六百六十六头恶魔彻底割裂开来,给予他人各个击破的机会。如果接下来,我们需要面对复数的恶魔,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而在我们还停留在这里的时候,或许爱德华神父已经完成了恶魔体系的调动。

    这个时候,l的能力终于展现出它应有的价值。

    “我可以通过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碎片,追溯其他恶魔的真名,然后快速解决这些麻烦。只有在彻底击破恶魔的力量后,才能真正攻击到爱德华神父的意识碎片。现在,这个人格意识碎片虽然在我的手中,但是,我也最多可以追溯到恶魔的信息罢了。”l当初是和我这么说的,如今也是对其他人这么说的,而这样的能力,正是这个斩首计划的关键。这场战斗的胜负关键,很大部分就在于是否可以打破六百六十六头恶魔的数量优势和彼此联合起来时所可能产生的化学反应。

    l的信心,似乎在证明“**”的致死能力是绝对的,而其他人对此也相当认可。我没有真正见识过“**”的力量,所以也只能保持沉默,拥有信心和计划,总比没有信心和计划要好。

    我用连锁判定“聆听”观测着他们,驾驭着原始天尊压在山丘巨人恶魔身上,一起朝灰雾大漩涡的下方坠落。这头恶魔身强体壮,即便先被防毒面具的神秘侵蚀,又被辣椒在体内一阵破坏,接着遭受原始天尊的直接撞击,仍旧没有死去。它的身体继续剥落,心脏部位出现一个大洞,后腰更被撞出一条条的裂纹,似乎随时都会瓦解,但我怀疑,它根本就没有实际意义上的致命处。它看起来就像是一座大山的生灵化,如同神秘学中描述的“土元素生命”,却让人无法确定,它是否真的具备一个统合生命活动的“核心”。

    我觉得它是没有的,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它或许是一定意义上的不死,就算将它打得粉身碎骨,却不可能真正消灭它。这并非毫无理由的臆测,爱德华神父的六百六十六变相体系,如果缺损了其中一头,就会出现力量削弱的话,那么,爱德华神父就会在构建防御体系的时候,就预想到它被“各个击破”的情况,并采取一些手段,削弱和避免这个可能。

    可事实是,这头山丘巨人恶魔,似乎真的没有任何支援。因此,也只能说,这头恶魔的确很有可能存在“不死性”。

    l所暗示的,“**”所具备的那种无视任何存在方式的绝对致死性,的确是针对这种一定意义上的不死性。不过,既然其他意识行走者都忌惮于“**”的力量,那么,至少可以证明,“**”的力量,在高端战力的圈子中并不是什么秘密,爱德华神父不可能没有相关的情报。也不可能没有考虑过,两者遭遇的情况。

    到底是谁布下陷阱,是谁的策略失误,暂时来说,还不是十分明确。但是,站在我们这一边来说,l的能力,的确是相当“鼓舞人心”。

    我快速思考着,在“原始天尊”的压迫下,山丘巨人恶魔本就龟裂的腰部。终于在跟进的集中火力下断裂。它的上半身撕开灰雾大漩涡。和“原始天尊”一起坠落这片宽阔的雾海,一路上,汹涌的怪物浪潮猛烈扑击在它的身上,随后又毫无声息地消融在它的体表。从它的腰部断截处。浮现出重重的人影。阵阵的蠕动,就好似这些怪异在试图穿透那里的山体,却丝毫不得寸进——它们被彻底关在里面。并在承受着可怕的酷刑,那些蠕动,就是它们的挣扎,让人下意识感觉到无比的痛苦,而这种痛苦,似乎也有形有质,如同利剑一般,直刺观测者的心灵,让人产生感同身受。

    我早就觉得,这头恶魔不会轻易就完蛋,此时的变化,并没有超出预期,我并没有任何动摇,只是在做好自己的事情——我不知道该如何解决它,但是,却知道如何让它更痛苦一些,原始天尊的炮口方向,已经再次分配,负责扫荡怪异的比例减少,将更多的力量集火在这头恶魔的伤口处,一层层地加速这个巨大身体的腐蚀和剥落。

    即便山丘巨人恶魔断成了两截,防毒面具的破坏力仍旧在持续,而我只是在加快这个过程,并尝试引动被这截身躯吞下的怪异。我已经察觉到了,这些被吸入恶魔身躯中的怪异,有加快恶魔力量恢复的迹象。

    不过,虽然怪异们的挣扎,让这截恶魔身躯的断裂处,看起来十分脆弱,但是,将那里一层层打穿后,才察觉到,这个大家伙根本就是实心的,怪异看似被“吞进肚子里”,实际上,却没有“肚子”这样的空洞。这些怪异,就好似被囚禁在一个可视却不可接触的另一层空间中,以待这头山丘巨人恶魔的消化。

    山丘巨人恶魔和这个战场的相适性十分惊人。

    看似缓慢,实则快速的下坠,花了十多秒才穿越这片灰雾大漩涡,就如同穿透云层般,下方是更广阔的空旷,而我甚至看不到“陆地”到底在什么地方。本应该藏在灰雾大漩涡下方的“恶魔下半身”,此时也看不见踪影,只有它的上半身,仍旧在承受“原始天尊”的压迫。

    从灰雾大漩涡中诞生的大量怪异,仍旧契而不舍地追击而来。如果眼前的一切不产生变化,那么,我毫不怀疑,我们会在无休止的下坠中,等到山丘巨人恶魔复原的时刻。防毒面具的神秘,虽然足够持久,但不可能会永无停息地持续下去,原始天尊的火力或许可以永无止尽,但是,自身却不是“无形无状”的,而是可以被捕捉到的实体。如何摆脱实体束缚,并进行反击,绝对不会难倒这头恶魔。

    它在这个时候,已经在尝试着掉转身体,对付原始天尊这个如附骨之疽的麻烦了。在它的双手挥来的时候,我也不得不操纵原始天尊加以回避。原始天尊的优秀性能,并不在于它有多坚固,而在于它是一个藏匿庞大火力,没有死角的武器阵列基座,和一个拥有强大身躯的恶魔近战,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

    在这支七人的队伍中,每个人的“神秘”,都有其优势所在,我的ky3000进化型“原始天尊”,是唯一可以在面对群攻的局势下,保持僵持的力量。其他人的能力,就算同样拥有群攻的特性,但是,持久性也好,方位性也好,都远在原始天尊之下。面对几乎看不到尽头的怪异浪潮,自身的防线只要存在一丝漏洞,就会被渗透凿开,当数量密集到几乎没有缝隙,彻底填充可以感知到的空间的地步,就算是速掠超能,也不可能完全抵抗。

    浑身无死角的原始天尊,是这个局面下,最好的堡垒。

    其他人无视时局的交谈,正好说明了,他们对当下立身之处的信任。

    “高川先生,还能坚持多久?”在充分解说了自己的计划后,l终于将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

    “要持续多久都没问题。但是,我们没有这个时间。”我的回答让其他人的表情再次变得有些怪异,我觉得,他们对我所说的真实性表示质疑和惊讶。

    “可以彻底消灭这头恶魔吗?如果可以的话,需要花费多长的时间?”l再次问到。

    “如果你的**已经可以使用,那就请快点解决。只靠原始天尊的话,将是一场持久战,我不觉得爱德华神父会给我们那么多的时间。”我一边说着,一边操控原始天尊脱离了山丘巨人恶魔的身体,它的巨手擦着我们拍下。掀起的劲风让站在原始天尊外壳上的六人都尝到了苦头。不过,这只手随后就被原始天尊的集火打得随碎石四溅,指头都缺了半截。

    在怪异浪潮的层层包围中,原始天尊只能分出三分之一的火力针对恶魔。其余的三分之二。维持着对怪异的防御圈。否则,我有信心一口气将恶魔的手臂打断。当然,我也清楚。就算打断了它的手臂,也没什么用处。这头山丘巨人恶魔正在通过吸食怪异恢复自身的伤势,它的食物源源不绝,自身的恢复速度也比最开始时加快了许多。几个眨眼间,被打残的手臂就恢复原状,腰部的断裂处,也已经恢复到胯下。

    “看到了吗?如果继续在这个战场上,我没有干掉它的方法。”我补充到。

    “果然还是不行吗?”l似乎在犹豫,我不清楚他在犹豫什么,也许,他的**真的有太多限制,让他对每一次发动的机会,都抱有谨慎的心理。

    “你说过,可以通过**,一口气杀光所有的恶魔,然后干掉爱德华神父的人格意识。”我冷静地驾驭着原始天尊和这头“不死”的恶魔交战着,一边再次强调“计划”。

    “如果有可能,我希望可以找到这些恶魔的关联,一口气消灭它们,而不是一只只地写上它们的名字。”l说:“但是,就如你说的,在那之前,错失消灭一头恶魔的机会,让六百六十六变相保持完成,也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l不慌不忙地说着,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他翻开笔记本,灰雾从他的手掌中钻出,纠缠在一起化作一只笔。

    然后,他开始写字。

    山丘巨人恶魔似乎预感到了我所察觉不到的厄难,陡然转过身,顶着原始天尊密集的炮火,双手一撕,前方的空间便裂开一条正好容它出入的裂缝。它要跑了,上一次,它在撤退时并没有展现这样的能力,因此,只能说是战略性撤退吧,但是,这一次,它真的是要跑了。

    以“原始天尊”为躯,我观测到了裂缝的另一边,不再是空旷的世界,而是一片广袤美丽的草原。我没有理会这头恶魔到底察觉到了怎样的危险,它的行动表明了,l的能力,的确对它产生了致命威胁。我不再怀疑它是否会被**干掉,问题只在于,它什么时候才会被干掉,而在那之前,不用l催促,我已经驾驭“原始天尊”紧随它的身后,突入了那片广袤的草原。

    空间裂缝在我进入之后迅速关闭,怪异浪潮在无死角的火力下,始终无法接近原始天尊的身周十米范围,在空间裂缝关闭后,它们便再也无能为力。即便这些怪异,都是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诞生的原因也十分复杂,但是,它们也并非无所不能。

    防毒面具施加在山丘巨人恶魔身上的破坏力早在之前就已经结束,正因为如此,恶魔的恢复力才变得尤为快速,但是,它的双脚仍旧没能长出,一离开空间裂缝,便轰然倒在草原上,宛如塌山般掀起一片沙尘草屑。原始天尊持续的火力一直都没有中止,在没有怪异浪潮的牵制后,终于可以将全部火力集中在这个敌人身上。我冷静地驾驭原始天尊悬浮在空中,一边倾泻着炮火,一边等待进一步的变化。

    山丘巨人恶魔这一倒下,就再也没能爬起来,距离它被写下名字的五分钟后,l对我说:“可以停止攻击了。”

    我在心中停下扳机,在草原之风吹来时,如同马蜂窝一样的恶魔身躯暴露在硝烟中,它这一次,真的是毫无生息,直觉告诉我,不死的它,终于还是死掉了。显然,并不止我有这样的感觉,其他人都面色异常地看了一眼站在身旁,不动声色的l。

    “位置。”我扼要地提醒到。

    “这边,我觉得它们不会主动找上门来了。”l指了一个方向。

    的确,在山丘巨人恶魔还存活的情况下,很可能会在这个地方得到支援,但也有可能,仅仅是山丘巨人恶魔想要抵达其它恶魔所在的位置。但是,不管怎样,彻底死掉的山丘巨人恶魔,绝对不会成为被救援的对象。六百六十六变相或许是一个严密的体系,不,应该说,我希望它是一个严密的体系,只要失去一个零件,就会运转不良。

    这么想着,我驾驭着原始天尊,调动所有的喷射口,沿着l所指的方向飞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