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四一七章 三成实力
    “有意思!居然要本座卑躬屈膝,当你这个小小灵师的魔奴?”

    断山看似在大笑着,可眸中的火焰,却似已吐出数尺,

    他只觉自己的心胸快要气炸,这一生还从没见过像张信这样大言不惭,荒诞狂妄之人。

    “可我看你是不知天高地厚!”

    此时的断山,几乎将后方的紫玉天置于不顾,躯体之前的六把大刀挥动,展出了一片刀雨风暴,将张信的身影完全覆盖,

    可却毫不意外的被张信的金灵力士拦截,那面巨大的盾牌或遮或挡,密不透风。斩钢戟则时不时的挥动,悍然反击,与对面的长刀碰撞交斩。

    同样是高周波系统,雷电七型的二型斩钢戟,切割力还要凌驾于张信手中的两把高周波刀之上!

    便是断山那三对强度可比十四级灵兵的长刀,竟也无法抵御,仅仅一击之后,那刀身之上,就已现出了几个让人触目惊心的豁口。

    断山本人却毫不在意,他已将全身的力气激发,不但那刀速一刀胜过一刀,力量也是以每隔一击,就往上攀升一层。

    仅仅只是五次斩击后,他身前这尊金灵力士,就已在巨力冲击之下立足不稳,身影偏斜,暴露出了后方张信的身影。

    而此时的断山,则是浑身上下血气燃烧,双目似如铜铃的瞪视着前方的张信!

    只要再有一击,他就可将这个竖子,斩于刀下。

    而此时唯一让他疑惑的,就是后方的紫玉天,攻击的力度,竟是大不如前。他现在只凭自己的后半身就可抵挡,且至今都是毫发无损,这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他先是不自禁的猜测此女是否借刀杀人,借他断山之手,诛杀其主?

    可这念头才起,断山就觉荒谬。有灵契存在,张信如是死去,遭遇反噬后的紫玉天,与死无异!

    随后他隐然间心头肉跳,感觉这位曾经的北海天翼似在准备着什么,且极其的危险。

    可此时的断山,非但未有停止之意,反而刀势更为刚猛,更为坚决,带着一往无回的酷烈与霸道。

    这是再简单不过的抉择,无论这紫玉天在准备着什么,都没可能对他一击必杀。可如张信死在他手,紫玉天也必死无疑!

    只是下一霎那,他却见眼前的张信昂着下巴,轻蔑冷笑:“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说本座不知天高地厚,既是如此!”

    随着他微一拂袖,瞬时无数的光束,蓦然从天而降!总数赫然达近三百余道。洞穿了天穹,也刺穿了云层,密集轰击在了张信的身前十丈!

    断山毫无防备,直到那些红白二色的光束降临之时,才猛然惊醒,开始极力的退后躲避。

    可即便如此,断山仍被上百道光束轰中,使他的周身,出现数以百计的创口。或大或小,有些深可见骨,有些只浅到皮层,使得断山发出了一声闷哼,剧痛难当。

    不过更让他惊悸的是,他后方的紫玉天,身外竟赫然延展出万千道雷电,随后又在她的身前凝聚,形成了一把把巨大的雷刀。由那一双双从骨翼之内伸展出的骨质手臂虚握着。

    “无上极招,修罗之舞!”

    只一霎那之后,断山就迎来了紫玉天那狂暴至极的刀雨,那并非是真正的刀,而是真空斩与雷刀的结合,铺天盖地,仿佛可无穷无尽,使得断山浑身血肉横飞,身躯断碎。

    仅仅三十分之一个眨眼,他的身上身下就已鲜血淋漓,许多地方甚至是白骨森森。而在其胸腹处,更是出现了一个惊人的窟洞,那里的四颗心脏,都已被紫玉天粉碎!

    而紧随其后,则是已重新稳定住身影的金灵力士。斩钢戟悍然轰下!高频震荡的刀刃,轻而易举的就将断山勉力抵挡的两口长刀,一举斩断。随后余力未尽,那大戟又从金灵力士的腰侧斩入,直接将断山神魔那山一般的躯体,彻底一分为二,

    此时的断山已心念冰冷,浑身发寒,却勉力的压制住了所有因慌乱惶恐而升起的意念。他先是目光冰冷的注目了紫玉天一眼,随后就探一招,左侧一只还算完好的手中,蓦然多出了一枚紫色玉符。

    “白痴,难道就没人告诉过你?绝对不要在身具天元霸体之人面前,使用乾坤神符?”

    随着这满含不屑的声音传来,断山终于眼现绝望之意,面目恐惧扭曲。他已发现自己手中的乾坤神符,并未如期启动!

    这刻他也终于想起了一事,那据说是从日月玄宗内部传出的,关于这张信的情报日月玄宗的这位摘星使,很可能身具天元霸体!

    就在下一刻,断山的一颗头颅,就已被一道刀光削断!那正是张信的独霸刀!

    可紧随其后,真正夺去断山性命的,却是紫玉天。真空之刃与雷刀挥斩,不但将断山的另两颗头,无比利落的绞碎,也在片刻之后,使这位断山神魔的元神,彻底归于寂灭!

    ※※※※

    等到大战初步了结之后,张信浑身已是大汗淋漓,面色潮红。

    这是一身体力,剧烈损耗之因。待在断山的法域之内,普通灵师连行走都是妄想。

    而他虽能借助自身战境,与之对抗,可一身气力,却也大量的消耗。

    尤其是在最后,断山把他作为目标的时候,只那短短的十几个呼吸,张信就感觉自己一身元力,至少折损了将近七成。

    不过在斩杀了断山之后,此处的战局,就已基本落定。

    随后张信只回过头,拿眼睛往背后冷冷的一瞪,后方那些断山神魔的部属,就纷纷作鸟兽散,往远处疯狂的逃窜,

    就是那些魔将,也未有丝毫的停留之意。之前断山遇险的时候,这些魔将就已放缓了奔袭过来的速度。再当断山身死之后,他们就更是唯恐逃得不够快。

    张信也没有理会之意,他与紫玉天联手匆匆收拾了一下战场,就带着身后上官彦雪一众人等,急忙往南面的方向狂奔而去,

    叶若的探测器,已经发现一位神魔,到了极近的位置,只需再有半刻时间,就会赶到此间,

    故而张信不敢多留,甚至都没时间去仔细搜刮那些死去魔将的身家,

    才走出不到二十多里路,上官彦雪就面色微凝,看到不远处,有三只巨大的碎山蚁。

    所谓碎山蚁,其实是一种军刀蚁的蚁后,虫体身长大约三十余丈,有些像是一条巨大的毛虫。可在其浑身上下,却有着硬度惊人的甲壳。而在它们头颅的两侧,则各有八个巨大的喷管。

    张信见到之后,也是毫不留情,直接就命他的雷电七型,将这三只碎山蚁都全数摧毁。

    人类灵修以攻山舰攻城略地,轰击群山,覆灭魔渊。而魔灵们的反制之物,就是这碎山蚁。

    那些年岁久远的碎山蚁,甚至有着比肩顶级攻山舰的威力。

    不过碎山蚁的繁殖不易,每年供养所需的损耗,更是一个天文数字,并非是那些普通的神魔能够承担。

    除此之外,碎山蚁对于灵修的法阵,也有着极强的效果,

    之后一行人又继续北逃,可在往北走了一阵,与等在这里的小吞天汇合之后,张信就又往东面转向。只余那金灵力士,继续南行如故,一路走,还一边故意做出摧毁他们‘行踪痕迹’的架势。

    再当他们往东面狂奔出二百多里,后方处的战场方向,蓦然传出了一声咆哮。巨大的声浪远远传至,使得这附近的所有的草木,都是纷纷颤动不休。

    这刻上官彦雪彻底沉寂,而左易吴波与那几位日月玄宗的弟子脸上,则是纷纷现出了侥幸之色。

    都知那身影的主人,必又是一位实力强悍的魔主。

    三只碎山蚁,加上两位法域神魔,他们已经想到了继续停留于那飞梭残骸内的下方。

    紫玉天则是对身后的怒啸声毫不介意,她感觉到了安全距离,就一边走一边好奇地问着:“这次为何突然变了主意?”

    在他们突破重围,进入飞梭之前,张信还没有出手诛杀鬼见与断山之意。

    否则的话,早在他们与上官彦雪她们汇合之时,就已经将鬼见诛杀,

    在紫玉天看来,如果没有特殊的缘故,这一战无疑是很不划算的。为诛灭断山,张信几乎就将他的一身底牌,全部用尽,

    这无疑会影响到张信日后的处境,一方面他们的对手会更加的忌惮张信的才能;另一方面,他们日后将面临的敌人,也会更加的强大。

    “是不得不这么做。”

    张信苦笑了一声:“这次有一个很麻烦的对手,不比几年前的你差多少,不尽快除去这断山的话,我们很难在他的纠缠之下,迅速脱离。”

    所以他当即就做出了决断,知晓一旦被那人追了上,他与紫玉天等人,都必是十死无生。

    随后张信,也同样语含好奇的问:“这一次,紫玉天你用了几层实力?”

    “大约三成吧?”

    紫玉天说话时,语气略含不屑:“像断山这样的,我四年前就可斩杀了,又何况现在晋升法域,有了你的天翼二型之后?”